日定姻缘:男主要出嫁 第30自走棋攻略 是何道理

    这几日止风精神疲惫,她想小憩一会儿,结果睡着了@这会功夫,又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

    她梦见楚暝变成了扁平多足的怪物,只有上身是人,其余全是扁平褐色,尾端尖尖的东西,终天缱绻在水池中,触爪伸出可杀人@她费尽心力去寻找他,然后在一个雾气氤氲木屋内的池子中遇到了他,他却什么也不记得,是那么冷血可怖,伸出触手要杀了她,就这样从喉咙伸进去,她感到浑身发抖,恶心蜷缩,那种感觉可怕得很,最后她也被变成了怪物@梦境中,她身体好像适应不过来,不断的挣扎,不可能的,她怎么会变成怪物?突然一阵头疼难受,然后惊醒,额头上还冒着一层细密的冷汗@

    她心不安,就会做噩梦,希望接下来,没什么事发生@

    这会儿洛桑来报,说陛下已经查清楚,使臣案件与祁王无关,还是皇后亲口承认的@

    皇后允诺和契丹合作,可以给突莫·丹图尔通商利益最大化,可是突莫太贪心,要分得更多利润,为此她才会借机除掉他,但是契丹使臣在南楚出事极容易引起风波,只好将事情都推到楚暝身上,她看不惯楚暝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只恨自己百般纵容对他的放纵,他居然没有变成一个彻底的废物,微信群二维码,捧杀一个人没有成功,如今她也是破罐子破摔,承认那些所有的暗害,都是她一个人做的@

    皇后心态崩了,但还是在维护他儿子,哭着求皇帝不要针对楚炎,他什么都没有做过,皇帝也念及亲生儿子无太多的过错,只能怪他有这么一个女亲,楚烈答应她,不会为难楚炎,只要不生事端,楚炎还是可以踏踏实实的做他的晟王@

    这时候,崔坚也从门外步履生风的进来@

    “来了,老弟!”妙止风精神好了许多,问道:“你不会也是来告诉我好消息的吧?”

    今天的崔坚看起来好像又不一样了,她只发现他看她的眼神不一样,多了些恭敬和疏远,不像前两日相处的时候看她那么温柔@

    崔坚笑了笑,“看情况,想必是洛桑都说了,那我来陪王妃一同去日牢接祁王出狱吧@”

    洛桑却骄傲的道:“不用啦,主子已经回来了,现今在沐浴,然后还要斋戒,微信红包群,今天是明德皇贵妃的忌辰@”转而对止风说:“王妃,你也去沐浴吧,王爷说要带王妃亲去皇陵祭祀,在伏羲山上的日玺宫住几日@”

    日玺宫是皇家修建的避暑山庄,离皇陵很近,楚暝应该是打算离京几天,清净清净@

    妙止风遵从习俗,乖乖去沐浴了@

    过了一会儿@

    “主子,你怎么那么快就洗好了?”洛桑见主子突然出现,有些不解,赶紧行了个礼@

    楚暝骨骼朗朗,身型流线养眼,很有精神气儿,一身黑蟒深衣,金丝线绣成双蟒绕金珠图案,增添了他本人的暗黑气质,但与这气势不相符的是,在自己家里,一个王爷,还躲躲藏藏从装饰的帘布后面出来,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让洛桑他们别声张,然后悄悄往妙止风房里去了@

    妙止风不知是听了楚暝回来了的消息抑制不住内心激动,还是因要离京出行而雀跃,此时沐浴喋喋不休:“真不知浴桶里撒花瓣这等无用的辙是谁想出来的,还不如西域进贡的精油好使@”

    青篱掩嘴笑她:“男主,微信红包群,王爷才有用精油的习惯,你什么时候也学他了@”

    “谁学他了,我只是觉得这花瓣没效用,它可用来欣赏博人眼球,用在泡澡上就着实浪费了@”

    “行行行,就许你嘴硬@”

    “水不够热,去加点儿热水@”

    青篱摸了摸水温,说了声“好@”就提着桶出去了@

    “快点啊!”

    “知道啦!”青篱嘀咕:“我怎么发现男主和祁王结婚以后,连洗澡都变刁了,搞不懂……”

    不得不说,这夫妻俩是挺难伺候@

    妙止风抓了两瓣玫瑰花瓣,贴在闭着的双眼之上,享受着泡澡之乐,仰着头靠在浴桶边缘@

    忽然有搅动水的声音,有人拿毛巾在给她擦背@

    擦得还挺舒服,她都快睡着了@突然想到什么,才问道:“青篱,你那么快就打好水回来了?”

    她没听见开门的声音,按道理,以青篱的龟速,没那么快吧,那这个擦背的是谁?

    不会是鬼吧?

    来者悄无声息,一声不吭,吓得妙止风把眼睛上的玫瑰花瓣摘掉,慌乱的捂住自己前胸,猛的一回头……

    这一回头,对上一双晶亮的眼眸,饶有兴味的看着她@

    甚至,那家伙的目光好像在往下移是怎么回事?

    她赶紧将前胸捂得严严实实,大喊了一声:“啊!”

    “流氓,你给我出去!”她一只手噼里啪啦的拍打水面,溅起水花,自己反倒是先闭起了眼睛,像极了掩耳盗铃@

    “哪有这样说自己夫君的?”某人不满意她赶人的态度,还跟她理论:“你的背是我擦的吧?你住的王府是我的吧?所以,你也是我的吧?你不但不感谢我,还我要出去,这是何道理呀?”

    开口连环问,他嘴巴最是不饶人的,妙止风被问懵了,哇哇哭喊,声音大却不见掉眼泪,跟个没糖吃的小孩子似的@

    青篱打了水回来,见此情景,不知道该是撤退还是前进,妙止风像见着救援一般,赶紧喊:“青篱,快将此人给我拖出去!快快快!”

    青篱第一反应是“哦,好的@”准备执行任务@

    楚暝指尖将一滴水珠弹迸而出,凭内力将纱帐打了个窟窿,再口头威吓她说:“青篱你再近一步试试?”

    青篱脚步滞住,呆了一瞬,双脚像安装了电动小马达一般,飞速退出去顺带将门关好,马上消失不见@

    妙止风还在喊叫:“青篱,你怎么那么怕死,不靠谱的猪队友!”

    “呼呼,还好我跑得快@”门外青篱气喘吁吁,俩爪子捂住左心口,耸肩抖了抖,自说自话:“男主,红包接龙群,你自求多福吧,我管不了了@”

    屋里气氛暧昧@

    “本王突然对鸳鸯浴有点感兴趣@”楚暝看着自己夫人妖娆一笑@

    妙止风摇头如波浪鼓,“啥鸳鸯浴呀,我不感兴趣@”

    “调皮@”楚暝还在笑,觉得自个儿的王妃真逗@

    他移步过去@

    手一伸,出其不意,将调皮的妙止风一把从水里拎了出来@

    此刻,王爷对门外放话了:“青篱洛桑,你们给我守住门口,谁都不许放进来!”

    “是!”门外两只猛的一点头,回答也大声,两个身躯一高一矮,老老实实堵在门口@

    屋内楚暝一手抄起浴巾,另一手拎住妙止风,一条大浴巾将她从肩膀裹到大腿,包大粽子似的,不过没包全,只包了一半@

    妙止风在他怀里挣不动,两颊气鼓鼓的,又咬牙切齿要吃了他的样子,脑子不知道在想什么骂人的词@

    正在她想要开口骂的时候,楚暝突然一低头,跟她咬耳朵说起了悄悄话,“别乱动,屋顶有人@”

    “没骗我?当真有人?”妙止风瞬间变了乖乖大白兔,也学着他压低声音说话:“那洛桑在外面怎么会不知道,如果他知道,红包接龙群,有他在就好了,让他去看看呀@”

    “来人武功不低,没有任何动静,我只是感受到一股熟悉气息,洛桑尚且不如,他一时没发觉@”

    楚暝将她往衣服架子那一推,冷眸眯起,拾起一片花瓣朝屋顶扔去@

    “啪啦”一声瓦碎,上面掉下来一个人,正好砸在楚暝脚边@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