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为魔王 第75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 战后

    大陆西北,塔克拉岛

    赫伯伦·凯德伦萨·贝纳特低垂着头,等候着统领的责罚。

    没能完成族内赋予的任务,而且还是极其重要的任务——寻找王的踪迹,并将王迎回魔族。赫伯伦觉得自己辜负了族内的期望,应当受到责罚。

    他们等待着王的回归已经太久了。

    原本这次魂葬破除封印,便是王降临的征兆,于是才派了他一人去寻找。

    结果,别说将王迎回族内了,他甚至连王的踪迹都没能找到。

    想到这赫伯伦心里就充满了内疚。

    都怪自己没用。

    另一边,统领则是盯着赫伯伦的报告仔细研究了一下,忽然,他眼睛一亮。

    “你说,王阵曾出现反应,甚至崩坏?”

    赫伯伦愣了一下,点头说是。这个他倒是印象深刻,毕竟当时他也是激动了好半天,结果却是白忙活一场。

    得到确定后,统领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良久,挤在一起的眉毛才松开。他放下手中的羊皮纸,说道:

    “赫伯伦,其实,你已经找到了啊…”

    统领揉了揉眉角,叹了口气。

    能让王阵有反应的,除了王之外没有其他人。

    按理说,在魂葬破除封印之后,王就应该接收了魂葬之中的信息,传承魔族的王位和权柄。

    可是现在看来,王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

    而这也是他叹气的原因。

    不论是传承中断,还是王主观上抗拒魔族,对于他们来说可都不是好消息。

    但是不管怎样,他们需要王的回归,他们已经龟缩在塔克拉太久了。

    打定主意的统领当下做出决定:

    不管怎样,必须让他们的王回归魔族,为此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

    兽潮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在各处避难的康特塞诺居民也陆陆续续地回归了自己的城市。

    在看到自己的家依然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时,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除了南城墙附近的房屋稍稍出现了一点裂纹之外,其他都无伤大雅。

    不过那些裂纹也在战后被奥兰贝特组织的土系魔法师团给修复好了。

    他们原来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而冒险者们在战后领取到了各自的报酬后,除了少部分外来或是有别的打算的冒险者,其他的大都选择放松一段时间。毕竟这次兽潮的经历实在是过于惊险,那反转不断的发展就像是街头吟游诗人添油加醋的史诗故事,他们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活在了故事了。由此看来,他们确实需要好好放松一下。此外,这次的酬劳十分丰厚,也足够他们安逸潇洒一段时间了。

    军队方面,送进入战争警戒之后就一直处于高压状态,直到现在也仍处于紧张地运作中。

    现在倒不是为了防备兽潮的袭击,他们已经派出侦察员前去安格里斯打探情报,发现魔兽已经不像之前那般躁动,强大的魔兽也回到了自己的领地内,安分下来,这说明兽潮已经结束了。

    他们现在如此紧张,则是为了清理城外荒野中满地的尸体。两万余的军队持续运作,不停地清扫着城外的尸体。(将人类和魔兽的尸体)分类、(分别)搬运、处理(出有价值的部位)、最后焚毁。尽管已经是在尽全力清扫,但这速度和铺了荒野好几公里的尸体数量来比还是相差太远。

    为了防止瘟疫的爆发,奥兰贝特只得再次发布委托,让刚放假没几天的冒险者也参与进来。

    冒险者也倒乐得参加,毕竟这个工作实在是太简单了。安全无危险,又能领取报酬,最重要的一点,他们从魔兽尸体上搜刮下来的好东西都归他们所有!

    这种肥缺他们当然不会拒绝,毕竟休假放松虽然重要,但毕竟没人会和钱过不去,而且还几乎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钱。

    于是,在众多人员的参与下,历时一个多月,康特塞诺外那铺了一层又一层尸体的状况终于改变,变回了原先的样子。

    也不能说变回原样了,在兽王、苍刃以及超阶魔法的轮番洗礼下,城外的地貌已经有了挺大的改变。不过这都不是事,反正南城墙往外除了冒险者也没谁会走那了,而地形改变对于冒险者来说连事都算不上。

    而在这一个多月里,冒险者除了进行这简单又高报酬的委托之外,在茶余饭后他们也都讨论起这场战争。

    讨论的重点自然是最后关头出现的路凯锋。

    有不少人认出了那一头标志性的黑发,原本在击败豺狼时他就得到了关注,如今更是以一人之力,斩杀所有来犯魔兽。其中,就包括那头连苍刃都不能抵挡的食人魔王。

    而且,还都是在几百米开外进行的攻击!

    要知道,当年苍刃击杀那两体巨龙,也是用了计策才将它们分开单独击杀,并且借助了许多的魔法道具。甚至是当今世界公认的最强者——剑圣,纳特尔雅·维托拉·伯莱顿,虽然不像苍刃那般借助了外力,但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击杀了兽王。

    而他,仅仅挥了两剑!

    一剑,无数魔兽一分为二;再一剑,兽王陨落。

    这份战绩,足以成就新的传奇!

    康特塞诺大街小巷随处可以听到冒险者在感慨着当时的情景,吹嘘着自己当时和那位传奇有多近,怎么套得近乎。甚至有人开始贩卖关于路凯锋的小道消息...

    当事人路凯锋当然知道了外面的情况,现在只要他往外面一走,就会有无数道或好奇或崇敬的目光直唰唰地盯过来,搞得他都不好意思出门了。尽管如此,凭着剑魂,他还是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焦点,甚至远在伽凌汶都有人在传颂他的功绩。

    这下倒是更加坚定了他宅在家的想法。虽然受人景仰很爽,但是...

    这次的兽潮追根到底貌似还是他引起来的...

    要不是他触动了魂葬的封印,就不会有那场暗元素的爆发,同样也就不会引来无数人的窥探,自然,这场兽潮也就不会发生。

    尽管别人不知道,但是他自己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

    于是,他这一宅就是一个多月。

    直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