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850游戏下载官方网站 差错

        祝同强冲着同伙说道:“事情就坏在这个上面了!你既然动了东西,那么很快他们就会找人门来,我觉得你还是走吧”。

        “走?你觉得我是那么好打发的人么?”同伴轻蔑的看了一眼祝同强之后,继续说道:“刚才那个小子要是放倒的话,我们还在那个什么捞什鬼的宗祠里呢,反正我不拿到足够的本钱是不回离开这里的。那地方果然像你说的那样,肯定会有金银财宝什么的,只是这一趟去的有点急躁,过了午夜拿天再去好了”。

        “午夜?你以为今天这时机很好得么?”祝同强不屑的说道。

        现在祝同强的心中十分不安,他不知道这是出于对边家村乡亲们的愧疚还是什么的,总之现在心跳的十分厉害。

        “我不管他什么时机不时机的,今天晚上我去取了家伙,你去不去都无所谓,反正今晚老子一定要再一次进去,好好搜一下那里,每一块砖我都不打算放过,如果再什么都没有老子烧了他们这个鸟宗祠”这位恶狠狠的说道。

        “你……”祝同强大惊失色。

        “我怎么啦,不是你让我过来的,咱们求财,不是求命,但是如果有人挡住了我的道,那么爷只好不客气了”这位淡淡的说道,虽然话声很淡,但是里面充满着浓浓的火药味儿。

        此刻的祝同强心中别提多后悔了,原本他只是想趁这个机会进宗祠去看一看,哪里想到自己惹来的是这么一个人。

        祝同强可不知道,自己的位’朋友'可真的不简单啊,明面上的身份是个教授,但是实际上是个文物走私贩子,常年利用自己的身份作掩护,而且从来都是单独行动,加上他的身份实在是特殊,也容易接触到各个省的文物工作者,所以这位出手了十来次,每一次都能从警方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警察对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因为谁也不会想到,一个还算是有点小名气的学者,居然背地里是个文物贩子,而且手段还特别的残忍。

        这也不怪警察,是这个实在是太狡猾了,而且还十分具有迷惑性,谁能想到一个正规的全日制大学教育,能单枪匹马的搞起文物走私来啊,这本就不是一个人干的活?谁能想到这位是千里独行,到是有两个帮闲,但是这两位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位的真面目。

        两人这边正聊着呢,突然间听到了远方传来了一阵犬吠声。

        等着两人听到了犬吠声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两人便明白这是冲着自己二人来的。

        “上车!”这位冲着祝同强说了一句。

        两人连忙上了车,打着了火之后,开着车离开了这里。

        “咱们现在出山去”同伴说道。

        祝同强听了张口便道:“不行,咱们现在出去太危险,这里只有山口那一条道,人家现在准备捉人,那肯定会守住那条道的,我这张脸突然间出现在山口,加上你这样一个陌生人,不引起别人怀疑才是怪事!所以现在决不能从山口出去“。

        祝同如很冷静,虽然他现在恨不得伸手把自己给拍死,为什么就鬼迷心窍,想着进宗祠去看一眼呢,就算是想去看一眼,又何必要带上旁边的这个人呢?

        在心中无数次的反问自己的同事,祝同强的思维还是挺正常的。

        也恰如祝同强所料,他们俩想从山口过去,那除非是会飞,现在山口那边不说已经布下来天罗地网,但是两人想从山口钻出去那是想太多了,最少七八个精壮的后生守着,专门就是冲着他俩去的。

        对现在二人也不知道边家的宗祠里面居然装了摄像头,而且装的还都十分隐蔽,别说是他们了,连边瑞这样在边家子弟,说不是核心吧,似乎有不符合事际情况,说是核心吧,又什么都不知道,一帮老爷子不光是把边瑞等给瞒住了,而且越老越奸,把摄象头藏的那叫一个严实啊。

        ”那你说怎么办?从另外的出口出去?“

        ”哪还有另外的出口,这里只有一条进出的道,另外一条说有吧也有,只是凭着咱们俩个,钻进百里大山里,说不定出去的时候就可以到山西了”祝同强说道。

        “那现在就说你想怎么办吧”。

        祝同强道:“我们反其道行之,现在绕一圈回边家村去,等进了村子之后就说你跟我来玩玩的,想看看这附近出土的衣冠冢……”。

        还别说祝同强的脑子还真的挺好的!一会功夫立刻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当然了,说这个主意是个好主意的前提是宗祠里面没有摄像头,边家村的人也不知道自己两人进的宗祠。现在嘛?这真是个烂到不能烂的主意!

        所以当边瑞等人听到祝同强两人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村子里的时候,顿时有一种懵逼的感觉。

        突然间边瑞很想来上一句梦里寻它千百度,那人却在自家村里住的感叹!

        既然人在了,边现这帮人就直接回了宗祠,等着听老人家的命令。

        等着大家伙回到了宗祠,大爷爷那边发话了。

        “十七、十九,你和祝同强混的熟,这次就由你们两人出面,小十七打掩护,十九你出手,一定在制住这两人,记得不要声张,你最好能瞒过那边的人”边瑞的大爷爷说道。

        边瑞嗯了一声,望着自家的十七哥。

        十七哥这时很无奈!

        他和祝同强的感情和边瑞这边不一样,边瑞拿祝同强就当个普通朋友,而边十七可以说当祝同强当做大半个老师来看待的,现在出了这么回事,边十七心里觉得非常不舒服。

        不过事情既然是出了,那就得解决,边十七也不是躲事的人,更明白祝同强现在等于越过了一道线,当一道线轻定的越过的时候,那就不可能只越一次,边十七也只道,早晚祝同强还是会再一次来到宗祠的,人性就是如此,如果没有足够的威慑力,这样的逾越会一次接着一次并且越来越频繁。

        ”怎么样?”

        “我这边没有问题!”边十七从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容,冲着大爷爷说道。

        “好的,那你们俩个就去吧”大爷爷说道。

        边瑞和边十七就这样出了门,带着小跑下了坡。

        边十七是开车过来的,所以两人也如同祝同强一样,开着车子穿过了村子,只是人家祝同强绕了路,边瑞两人则是直接走的直线。

        一路上边瑞两人还不住的讨论着动手的方式。

        等着车子停到了祝同强的院门口,两人要下车的时候,边十七伸手拉住了边瑞的胳膊。

        “到时候……算了!”

        边瑞听了伸手拍了一下堂哥的胳膊,安慰了一下他。

        两个从车上下来,边十七伸手拍门。

        “老祝,老祝,听说你回来了,我两了一件宝贝让你看看”边十七拍手说道。

        话声刚落,院子里传来的祝同强的声音:“什么宝贝?”

        “你怎么这突然间又回来了?”边十七哪里有什么宝贝,听到祝同强回话了,于是又转移了话题。

        “嗨,路上遇到了一个朋友,你们也认识的,省师范大学的历史系教授,他对于咱们这附近出土的那些冠特别感兴趣……”祝同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门口开了门。

        大门吱呀的一打开,祝同强看到边瑞两兄弟站到了门口,脸上居然开始堆上了笑容:”哟,边十九你也来了啊?“

        “我过来看看莫笙一家人的,正好见到十七哥,这不顺路过来看看你怎么突然间又回来了”边瑞脸上的笑容有点真诚的。

        “老祝!哟,不是边什么,嗨,你看我这记性,一下子把你们两人的名字给忘了,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此刻祝同强的同伙脸上一点也看不出刚才的丝毫凶狠了,全身上下都通着一股子学者的优雅,无论是说话还是举手投足之间,都给人一种浓浓的亲合力。

        可惜的是,对面的边氏兄弟那是有备而来。

        兄弟两人站在门口一左一右,边十七迎上了祝同强,而边瑞则是对上了教授。

        借着握手的机会,边瑞一扯一带,瞬间就把这位给制服了,此刻这位原本凶狠的家伙,像是一只失声的小绵羊被边瑞一只手卡住了嗓子,想发出丁点的声音都不可能。

        “这!?”

        突然出现在变故把祝同强吓了一大跳,不过当他看到边十七脸上带着痛苦的笑容,便一下子都明白了,自己这边以为藏的很深,计划很好,现在却是自己糊弄自己,人家兄弟就是冲着自己二人来的。

        祝同强也光棍,他可不认为边瑞这边手上制住了一个,就没有办法对付他了,况且就算是边十七也是练过家子的,水平虽然有限,但是对自己这个手无寸铁,且弱不缚鸡的人来说已经算是大boss了。

        “去哪?”f

        明白过来之后,祝同强问道。

        “去宗祠!”边十七说道。

        “行了,我跟你们去,不必要这样”祝同强说道。

        “可以!只要你们老实的跟着去,我们决不为难你们”边瑞张口说道。

        就这么着,两人安静的坐上了两兄弟的车,来到了宗祠坡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