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最后一场

    行业考核的第四场,也是最后一场,考核的题目是抓药@

    自然不同于药堂里,拿着小药秤,按方子称斤两的那种还未出师的小药童都能做到的事儿@

    ‘铛——铛——’第四场考核开始的钟声,也同之前一样,根本没有给这些困囿于考场之内,号舍的方寸之地中的应试者们以喘息,稍稍休息一下的时间,上一场考试的成果刚一被收走,下一场就跟着紧锣密鼓的开始了@

    钟声敲响之后,钟晚颜原本紧闭的双目便一下睁开来,考核的题目很快就发了下来,面前的书案上摆着十只信封,将里面的内容一次拿出来看了一圈之后,钟晚颜才明白过来,这第四场考核,考的是抓药,可实际上的考的却是药理@

    因为钟晚颜的十只信封里,每一封里面写的都已一副已经被写好的药方,若只是让应试者们根据药方去抓药,这明显是不可能如此简单的,微信群二维码,除了药方之外,还有一份病例@

    药方是根据病例所开,而每一个药方子里,又隐含了两到三个十八反的药材,应试者们要根据所开的药方,再结合病例,可增可减,修改药方,致使被修改后的方子,危害最小,更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其实坦白来说,药商协会增添这第四个考核题目,其实本属于超纲的行为,因为大多开药行的都会请坐堂大夫,根本不用药行掌柜亲自去给人看方子@

    前朝时期,药行里抓药的伙计、药童,能保证不给人抓错了药,就算是过关了,可以以此来谋求一份差事,可到了如今,自太祖皇帝开创启元王朝之后,严格推行行药制度,就连药房里抓药伙计的本事,红包接龙群,扫雷群,也不再满足于之前的故步自封,虽然不强求每一个抓药伙计都能掌握全部的医理药理,但是大夫开的药方子还是要会看的@

    医药政令行使的越是严谨,给人犯错误的机会就越是稀少,成为行业考核的第四个考题,自然也是为了更加引起应试者们的重视@

    钟晚颜将面前的十张药方依次看了一遍,决定从最简单的开始,一手磨墨,一手铺纸,视线紧盯着眼前的一份病例和已经写好的药方,脑中在思索着应对之法@

    钟晚颜专注于眼前之事,自然没有发现,身旁小轩窗里挡板的空格,微信红包群,又被沈二那只胖脸塞满了@

    沈二一脸急色的在那里眉飞色舞,试图引起钟晚颜的注意,微信群二维码,可钟晚颜只顾着眼前考核的事情,任沈二在那里唱了半日独角戏,也仍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沈二不禁有些泄气,想了想转过身从自己号舍里的灶眼旁边捡了一支不大不小的树枝,瞄准方向朝钟晚颜扔了过去@

    一支树枝突然从日而降,钟晚颜还是有些吃惊的,但要是说收到了惊吓,那倒是不至于,只单看这树枝投过来的方向,钟晚颜不用想也知道,一准儿又是隔壁的沈二想故技重施了@

    只是这第四场考核妙就妙在,每一个应试者们的十道考题都是不同的,而且号舍相邻的应试者的题目都会被错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