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potato下载土豆软件 假作真时(2/2)(感谢书生敢日

        一往无前的洪流。

        如同不知道什么是畏惧,只是向前。

        记录里面,掠过大地的不死鸟,正是人族内心所点燃的火焰。

        那是记忆中最为残暴而疯狂的种族,也是漫长的时间里唯一值得认可的对手。

        倚坐在玉座上的男子缓缓睁开了双眼,双瞳神韵暗蕴,他在刚刚苏醒的时候,身躯都还是紧紧绷住的,当看到眼前是熟悉的殿宇,阳光从窗格倾泻下来,流在白玉地板上。

        男子定定看着地板,紧绷着的身躯放松了下来。

        “你又梦到那些人了吗?”

        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旁边响起,男子没有转过去看,他点了点头,回答道:

        “是啊……已经过去四万多年了。”

        “我还是忘不掉。”

        他抬起头,抚摸着眉心一个狰狞的伤疤。

        女子的视线从膝盖上平摊开的书本上抬起,抚了抚鬓角的黑发,道:“这一剑是那个男人最后留下的,他强到这种程度,四万年时间都没有回复么?”

        男子摇了摇头,道:

        “痊愈了,是我自己又重现了这个伤口,那一战他虽然战死,但是临死之前,扔出的剑差一点将我的魂魄洞穿,我用这个伤口提醒我,人族并不是百族那样软弱的奴仆,他们个体虽然弱小,但是终究是和我们站在同一个层次的敌人,是敌人,是死敌。”

        “我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这个。”

        女子道:“你听起来很欣赏他。”

        “我确实欣赏他,并且认可他,唯一认可。”

        “但是你最后还是杀了他。”

        男子声音顿了顿,道:

        “对于死敌,最大的尊敬是全力以赴地杀死他,不留半点余地地杀死。”

        “对站在种族立场上厮杀的两个男人来说。”

        “任何一丝留情,都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殿宇里面变得沉默下去。

        阳光伴随着大日轮转而偏斜。

        女子拢了拢鬓角的黑发,重新开了一个话题,道:“幽若他们准备朝着东澜景洲复仇。”

        男子微微颔首。

        “随他们罢。”

        “若是能看一看天乾现在的实力,也无妨。”

        ………………

        幻境,亦或者说,是在古代的历史倒影当中。

        齐良畴缓缓地睁开眼睛,阳光有些刺眼,旁边一名女子正在给他施术,应该是在他睡着的时候来的,他没能察觉,那女子同样穿着战袍,铠甲的式样比较简便,将灵针收好,察觉到他的动静,转过头,嗓音温和,道:

        “弄痛你了吗?”

        齐良畴摇了摇头。

        那女修微微笑了笑,给他处理了一下伤势,站起身来,女子的身姿很高挑,逆着光,像是一株白杨,笑的时候露出一拍白色的牙齿,笑吟吟道:“你的伤口恢复的很好,对了,团长说,今天你差不多伤势好些了的话,就去找他。”

        齐良畴想到那霸道昂扬的身影,呼吸稍微停滞了下。

        当日的突围已经过去了五天时间。

        他回忆起来,仍感觉到忍不住心潮壮阔。

        他呼出一口气来,点了点头,然后很认真对眼前这名为方霜的女修道谢,然后才去驻地的中央寻找戚安歌和那位团长,这短短五天时间,他们成功找到了一处破败了的城池,暂且休息,尤其是要给一些人疗伤。

        方霜是这一段时间负责他们这些人的女修之一。

        戚安歌身为副将,和那团长现在在一起商量之后的路线,看到齐良畴过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停止了交谈,抬起头来,戚安歌笑了笑,退开一步,那位团长则抬眸看着齐良畴。

        身材高大,几乎达到两米,身上是暗银色的铠甲,或许曾经也是森寒冰冷的颜色,但是在长期的战斗和厮杀里,被鲜血覆盖一层一层,洗刷之后,那种肃杀的冷锐也变得柔和内敛,似乎这铠甲也通过厮杀而获得了成长。

        眉宇杂乱飞扬,一双眼睛很大,也极锐利。

        这不是个什么气度如何如何让人一见拜服的人,但是却会让人觉得安心。

        仿佛只要他还在,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一千二百银枪决云,正是聚集于这个男人的麾下。

        齐良畴带着敬意行礼,道了一句前辈,粗豪的男子挑了挑眉,显然不怎么喜欢这称呼,却也没有如何,开口随意寒暄了几句,他很显然有些憋不住,无视了旁边戚安歌的眼神示意,把手往桌子上一拍,大剌剌道:

        “齐小子,我看你们很不错,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

        “加入……是银枪决云兵团?”

        齐良畴怔了怔。

        那男子脸上露出得意的神采来,挤眉弄眼地耸了下眉毛,道:“那是,怎么样?够霸气吧,真正上阵和那帮狗娘养的万神殿砍,痛快的很呢,要不要一起?”他声音顿了下,一双眉毛皱起来,嘀咕了两下,道:

        “不对,狗子对狗子娘都好,说那些玩意儿是狗娘养的,岂不是给狗子身上泼了脏水?”

        “不好不好。”

        戚安歌重重咳嗽了一下,那粗豪男子才回过神来,挠了挠头,哈哈一笑。

        不再开玩笑,伸出手,道:

        “怎么样?一起来吗?”

        齐良畴几乎立刻动心了,但是他很快冷静下来,想到自己还在未来时代的国家和家人,以及先前说好的,前往最大的城池,努力去保护好典籍,他沉默了下,道:“抱歉……”

        粗豪男子脸上的笑容顿了下,看着齐良畴有些愧疚的神色,遗憾地叹息一声。

        然后一巴掌啪一下拍在齐良畴的肩膀上。

        齐良畴几乎是给他拍地差点趴在地上。

        背上火辣辣的痛,抬起头,看到那粗豪男子大笑道:“这才对了,刚才蔫了吧唧算是什么?一点都不痛快,走就走,摆出那种表情干什么?若是朋友离开,应该用大笑着举杯作为馈赠和道别才对!”

        他声音稍微顿了顿,笑看着齐良畴,道:

        “我看得出来,你们也有想要去做的事情,那是很遗憾,也没办法。”

        “不过,我最后问你一句,你觉得我这银枪决云兵团,如何?”

        齐良畴看着他,沉默了下,道:

        “最强。”

        粗豪男子脸上浮现得意洋洋的神采来,一副你小子有眼光,不错不错有前途的表情,摆了摆手,道:“很好,会说话,小子,待会儿你去寻老曹,去他那里取些材料,弄成铠甲银枪,明日和我们一同训练。”

        “你现在的实力不弱,但是,在这个世道上,本事越强越好,不是吗?”

        齐良畴没有理由拒绝,点头答应下来。

        戚安歌他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商量,齐良畴转身走出,走远了之后,看着那边两道身影,脚步顿了顿,想到了方才对方的邀请,还是心中恍惚了下,若并不是天乾出身,而是这个时代的话,他一定会投身于对方麾下吧?这毋庸置疑。

        但是现在,他还有其他的使命……

        他眼眸低垂了下,转过头,朝着城中修整的其他人过去,找到了名为曹星河的工匠,那工匠正在逗弄着阿六那些孩子,粗短的手指灵活的编织成了一个个灵巧的糖人儿,吸引着孩子们的注意。

        那糖人儿是个大人牵着个小孩子,还拉个长丝,结成个风筝。

        几个孩子都看得呆了,曹星河注意到了齐良畴,点了点头示意他等一等,将糖人儿递给孩子,又变戏法一样掏出许多的糖果,让几个孩子都心满意足,跑到了一侧去玩耍,站起身来,看着等了有一会儿的齐良畴,笑呵呵道:“有劳你等着了。”

        齐良畴摇了摇头,道无妨,看着这有些胖的工匠脸上带着的微笑,道:

        “你很喜欢孩子?”

        曹星河笑道:“那肯定喜欢啊,有谁不喜欢孩子的?”

        “啊,对了,那帮大些了的就不成,那些家伙最皮,让人生气,再大些,成熟些就也好了,不过我现在倒宁愿让他们能别那么快长大……至少等我们赢了再说嘛。”

        “到时候也没有那些该死的万神殿,这帮小家伙们想去哪里玩,就能去哪里玩。”

        “哪哪儿都安全着……”

        “也不用担心跑出去有危险,可以放心地揍他们。”

        他一边随口说着,一边询问齐良畴,当听完齐良畴说团长让他来取材料的时候,曹星河似乎早有准备,取出了许多的包囊,推过去,道:“给,这城里的仓库里还有不少的材料,足够你们用了,那去分了。”

        “咱们银枪决云的法宝淬炼手段,可是独门研究出来的。”

        “旁人可不知道,我待会儿细细给你们讲。”

        齐良畴忍不住道:“那传给我们,没问题吗?”

        老曹诧异看他一眼,咧嘴笑道:“瞧你说的,什么话啊这是。”

        “我倒是觉得人人能手里抓一杆银枪,披一身重甲才是最好……”

        “快去快去,叫人去。”

        他把齐良畴推开,然后又按照远古时那样,忙碌自己的事情,银枪决云兵团将自身的枪法绝学传授给幸存者,这是历史上就有的事情,也是因为如此,银枪决云兵团的故事,才会那样浓墨重彩地留在历史上。

        他们的誓杀词,会分别存在于不同区域发掘出的典籍。

        所谓星星之火。

        这是历史上的故事,只是倒影下的虚幻,但是齐良畴手里拿到的,却是真真正正的灵材,是赵某人这段时间把灵晶石都砸出去换来的材料,再加上白色空间以及功德的辅助,齐良畴等人学着曹星河的手段,淬炼出来的,并非虚幻,而是真正意义上,银枪云决兵团的武具和枪。

        因为材料纯度的影响,加上每一个人的手法熟练程度不同。

        虽然淬炼出来,看上去大体差不多,但是每一套铠甲细微处都是不同的,各有特点。

        当然,这种不同,唯独使用者自己才能够识别出来。

        齐良畴等人甚至与在老曹的推荐下,亲自在铠甲内部,以及枪柄内侧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当然,这并不是曹星河历史上的行为,而是赵某人横插一脚,顺便还很体贴地替他们完成了‘滴血认主’这一个服务流程。

        而光荣退场的赵离已经准备好了足足三十桶的炼假还真玉液。

        就等着之后等他们完成这一段历史经历。

        就把这些铠甲银枪扔进去泡他一泡,让外表老化。

        之后,哼哼……

        那就看他们怎么样想了。

        我可什么都没说哦。

        只是恰好在某个遗迹里面,恰好发掘出了这些兵器和武备,旁边恰好放着些什么残破的战旗啦,褪色的战袍啦之类,恰好又取出来送到这里,给他们看看,至于他们讲这些兵器铠甲扣下来自己用,那不关我事。

        赵离嘴角微微勾起,拂袖背负身后,自言自语道: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真耶?梦耶?”

        而于此毫不知情的众人,在花费心血淬炼出了自己的兵器之后,加入到了银枪决云兵团的日常训练当中,每日练习枪法,阵法,战术,彼此对战,甚至于还被戚安歌的副手,一个叫做柏玉轩的笑面虎拉着,玩肉身横渡星海的戏码。

        用这种方式来淬炼体魄,强大精神。

        这都是戚安歌记忆里面,银枪云决兵团的训练方式。

        到了后期,他们甚至于开始参与配合银枪云决兵团的阵法和战斗。

        亲自去斩杀万神殿修士。

        去正面和敌人战斗,拯救这片大地上无辜的百姓,汇聚于那一面旗帜之下。

        六个月时间很快地过去。

        ps:今日第二更,嗯明天差不多这一段就结了~

        感谢书生敢日鬼的万赏

        其他感谢的朋友明天再感谢哈,还有一位万赏,题目放不下了来着……抱歉抱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