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potato下载土豆软件 胜利之喜悦(1/3)感谢修真是一

        有些破败的城池附近。

        这个时代的无尽星海,还有一部分在大地的内部。

        海水当中,有着极为浓郁的元气,甚至于在水面之上,形成了一层肉眼可见的雾气,那是浑浊的元气层,除去了龙族,以及海底凶兽之外,哪怕妖族都不喜欢这种元气,在接触的时候,会感觉到刺痛。

        而此刻,这种险地之上有一支队伍在急速前行。

        锋利浑浊的元气被他们用身躯撞开。

        每一个人都只是穿着简单的训练用劲装,没有披甲,可以想象到,在快速行进的时候,元气碰撞身躯那种剧痛,那恐怕丝毫不会逊色于刀刃。

        但是他们仿佛完全无视了这种感觉。

        每个人的动作都很稳定,仔细看的话,他们的右手都握着一杆长枪。

        手掌仿佛生铁铸造,纹丝不动。

        齐良畴站在最前面,身后是白洛,胡武。

        即便是苏仪儿这样的女修也对这种训练习惯。

        来到这里的六个月,一开始被告知要在星海流当中训练的时候,他们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但是当那面容白皙,总是笑眯眯的笑面虎一脚一个把他们踹进海里去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这家伙是来真的。

        当然,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已经开始习惯于这种残酷的训练方式。

        然而那家伙总能搞出些花样来,反正不让他们好过。

        一开始是在星海当中训练。

        之后是急行军。

        然后是负重急行,手中握着枪,要保证法力能够永远达到一个最为严苛的标准,即最能发挥出法宝的威能,又不至于让法力过量溢出而损耗,是唯独在这种厮杀战场上才会被无比重视的一个数值。

        这代表着修士所能维持的最佳战斗时间。

        并且,在保证这种稳定操控法力的情况下,出枪时爆发全身之力,收回时则伴随着吐纳,让法力恢复一部分,一呼一吸,是和握枪的力量一样必须时刻保证的标准。

        按照计算的话,在战力略微下降的情况下,养成节省法力流的习惯。

        足以让他们的战力时间延长一倍,甚至于更长。

        齐良畴等人相当珍惜这种技巧,也愿意认真学习,但是,那个叫柏玉轩的笑面虎转手扔出来一个训练模式——在到处都是混乱元气流的星海中,高速行军,并且时刻保持这种状态,一来一回三个时辰。

        最近又加上了其他的任务。

        肉身横渡星海,然后从背部或者侧方,袭击万神殿。

        掠夺物资,继而返回。

        这在后世看来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标准,却不可思议地被他们完成了。

        齐良畴稍微有些疲惫,星海之上,元气会伴随着浪潮变化而不断地改变。

        所以他们的气息,吐纳的间隔,乃至于握枪时候的力度,都必须随着那阴晴不定的星海而变化,更不必说,还必须要对抗星海元气对于肉身魂魄的侵蚀,这相当于无时无刻都处于战场上混战的状态当中,对于心神的压迫很大。

        齐良畴抬了抬头,正好看到了那个负责带他们的银枪校尉柏玉轩。

        那家伙仿佛知道他的动作,回过头来看着他,这笑面虎生的一张白净面皮,看上去和和气气的,什么时候都不会动怒似的,当然,他下手操练他们的时候,狠地简直是往死里弄。

        柏玉轩冲着齐良畴笑了笑,笑容温柔腼腆,眸子黑亮。

        齐良畴立刻收回视线,隐隐觉得头皮发麻,忧虑会不会被盯上了。

        不,那种笑,肯定,绝对是给盯上了。

        这家伙的加练每次都让人头疼。

        旋即也立刻明白过来,柏玉轩是通过星海之上,元气的变化判断出了自己的动作,这也是银枪决云所传授的技巧之一,通过环境里元气的变化来判断出敌我的动作,敌人可以遮掩自己的气息,但是天地之间,元气无处不在。

        没有了元气,还有风,有水流。

        通过这些因素的变化,便可以判断出隐藏了气息和身形的敌人所在。

        这是在高强度高烈度战场上才有可能总结并且传承下来的技巧。

        一路急行军,回到目前暂且修整的驻地。

        果不其然,齐良畴在众人怜悯的注视下,被柏玉轩叫走了去,然后被迫安排了加练,端着重枪朝着星海去刺,枪锋的气息刺穿海浪,会引动星海之上混乱无序的元气朝着他反扑过来,必须承受着这种重压,再度出枪,穿刺。

        这种训练是所有人最叫苦的。

        但是对于修行确实是大有好处,能够让他们对于元气的操控能力更强。

        令自身元气真正意义上凝聚起来,爆发出远超以往的力量。

        齐良畴老老实实去练,众人哄笑看着他,但是当柏玉轩再度笑眯眯开口之后叫人之后,所有人都霎时老实下来,齐良畴笑一笑,抓起重枪朝着前面突刺,枪锋之上的劲气破开海浪,引来元气反扑。

        他足足加练了一个时辰。

        才被允许休息,准备走回去将枪还了,便感觉到旁边有凌厉的锐利,似乎早有预料,抬手,用手中的枪挡住袭来的长棍,随手一震,以银枪云决的枪法将这棍压下来,转过头,略有些无奈地看着旁边咬着牙,小脸通红的少女。

        “雪灵儿,今日的偷袭也来了?”

        那少女咬紧牙关,怒视着他,道:“这是挑战,堂堂正正的挑战!”

        齐良畴无奈:“你的挑战就是从背后一闷棍么?”

        少女涨红了脸,视线下意识往旁边飘过去,理直气不壮道:“战场上可没有光明正大一说,敌人从哪里出现都有可能……你放开,放开!”用力抽了抽,没把棍子抽出来,索性直接松开手,放开了长棍,跺了跺脚,道:

        “反,反正你给我等着!”

        “我一定会击败你,然后再打败戚大叔,最后成为银枪决云的副将!”

        她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一天,双眼亮了下,看了一眼齐良畴。

        然后挺直了平实的胸膛,不知道第几次道:

        “你给我等着,我明天还会来!”

        “一定会打败你的,你等着!老臭齐!臭老齐!”

        齐良畴嘴角抽了抽,觉得身边环绕着五百只鸭子。

        心好累。

        抬手按住在左边冒出头的少女,道:“好好好,我知道了。”

        “你总有一天会打败我,打败戚大哥,成为副将,甚至于主将,好不好?”

        少女这才心满意足,抬了抬光洁的小下巴,道:

        “哼哼,这还差不多。”

        “等我当了将军,会提拔你做我的副手的哦。”

        她仿佛宽慰似的,拍了拍齐良畴的肩膀。

        齐良畴笑容无奈,微微伏身,道:

        “荣幸之至。”

        假如那个时候,我还在这个时代的话。

        今日休息之后,过一段时间尚且还有一场大战,是应对那袭击了衡阳度的神魔,这半年时间,他们在将百姓送入到一个安全的城池之后,就是追逐着那神魔,血债必须血偿。

        在经历了半年有余,一边战斗,一边负伤,训练的日子。

        齐良畴等人,终于第一次地见到了远古神魔的真容。

        全盛时期的真容。

        几乎所有人都被震撼住。

        狂暴浩大的气势,那是仙吗?并不是,尽管具备不逊色,甚至于凌驾于仙人的力量气息,但是那绝不是仙,那气息疯狂,暴虐,甚至于还带着仿佛熔岩一样蛮荒原始的残酷气息。

        敌人竟是这种怪物?

        那种恐怖的气息,远胜于赵离曾斩杀的那几个。

        是全盛,且擅长战斗和杀伐的远古神魔。

        其气势几乎要冲破天际,对于第一次正面接触到这种气势的齐良畴而来,他很正常地被这样的气息压制住,旋即罕见地感受到了紧张,气息变得沉重和不稳,大脑里思绪变得卡壳和中断,变得茫然。

        他握了握拳,重重砸在自己的心口上,剧痛让他从初见的气势压制里复苏。

        重新投入战场当中。

        但是战斗的时候,身躯仍旧有些迟钝,这是每一个人都会遇到的事情。

        神魔未曾立刻动手,万神殿精锐修士们扑杀过来。

        齐良畴在战斗当中,逐渐寻找到了自己训练的踪迹,一呼一吸,枪锋破空而出,在他因未曾见到过的恐惧而令精神被震慑的时候,他的身躯展现出了残酷训练当中的成果。

        他的呼吸永远处于稳定。

        枪法精准而迅捷,将敌人击杀。

        在面对这种强度的战斗时候,他才突然惊觉,自己比起半年前,竟然强大了如此之多,并非是修行境界上的强大,而是更为单纯的,战斗能力的爆发性提升,仿佛过去所学,在这半年里,被锻打成一体,磨砺为锐利的剑。

        以《天将登楼决》为枝干,他踏入了新的境界,长枪落处,伴随着猛虎的长啸,原本的法相功法,以强大无比的神通重现,白色猛虎昂首咆哮,枪锋之上,锐气暴涨。

        齐良畴找到了感觉,他的实力哪怕是放在真正的银枪云决,也是校尉之上的水准。

        而现在,他在这种算是顿悟的状态中,前进速度不自觉加快了一步。

        直到他感觉到寒意,才意识到自己此刻竟然已经脱离了战阵。

        在战场上,脱离兵团就是取死之道。

        齐良畴神色微变,立刻就要暴退,就在这个时候,他察觉到了一股视线,那视线来自于神魔,落在自己身上,恐怖的压迫力几乎让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齐良畴抬起头,骤然收缩的瞳孔映照着一柄朝着自己爆射而来的长矛。

        速度太快,几乎化作光。

        齐良畴躲避不开,在精神集中到那长矛的时候,周围的声音和光彩都仿佛要离自己远去,正在旁观的赵离都以为齐良畴都要贡献出自己的处女挂之后,旁边一股力量传来,一只手将齐良畴直接推开。

        轰然的暴响声炸开。

        赵离微微挑了挑眉,然后若有所思。

        这地方是以戚安歌的记忆而构建的,但是并不是赵离推演,对于他来说,最朴实的一个理由就是,这么多都完全推演的话,功德烧不起啊。

        他只是完整重现了戚安歌的记忆。

        也就是说,这里的人们行动轨迹,和戚安歌记忆中那些人是相同的。

        他们仍旧如同远古那样地行动着,并不为赵离所影响。

        赵离自身只是创造了这个幻境的基础。

        而这里的人们,仍旧还是其本身在历史上的影子,赵离只是旁观者,事情发展到现在,唯独某些事情他插了手,而其他的,甚至于包括齐良畴选择留下,包括他们救出了衡阳度的百姓,而不是自己突围,都是他们自身的意志,是他们的选择。

        他们可以选择不这样做。

        而银枪决云传授他们功法,也是戚安歌的记忆中,那些人会作出的选择。

        是他对于战友的认知。

        而这所有一切当中,最为真实的,必然是戚安歌。

        可以说,从其记忆中提取出的环境,这里的戚安歌,所作所为就是他本身的意志。

        无数人选择的累加作用,导致了现在的事情发展曲线。

        若说这是独立于真正历史之外的,另一断历史的碎片,又有何不可呢?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么……

        看来,我自己也不明白啊。

        赵离感慨低语,缓缓放下了自己的手。

        齐良畴呼吸急促,周围的声音渐渐回归,他从顿悟状态彻底苏醒,抬起头,瞳孔微微收缩,看到了挡在自己前面的身影,那是并不十分高大的身躯,战袍,银铠,右侧的胸膛被长矛洞穿了,猩红的鲜血流出。

        “戚大哥……”

        戚安歌抬手,咔嚓一声斩断了那长矛,伸手重重按在了齐良畴的头顶揉了揉,放声大笑着赞叹着:

        “干得漂亮啊,良畴!”

        “居然能在战阵之上突破,有你小子的!”

        齐良畴看着眼前高大的背影,鼻子发酸:“我……”

        戚安歌手中的枪向前穿刺,大声道:

        “不过是区区小伤,我等已是同袍,不必道谢!”

        “现在!”

        “抬起头来,握紧长枪,你的周围尽数都是同袍,前方就是我等的死敌,此乃堂堂正正的复仇之战,不要错过了啊!”

        齐良畴抬眸,上一次看到这样的战场,他在山地上,此刻投身于此,才感觉到自身的渺小,而周围处处都是身穿银甲,手持长枪的人族战士,他们的意志如同钢铁,双目燃烧着烈焰。

        他不知道自己在其余人眼中同样如此。

        他看着那远处的敌人,不知道为何,心中已经毫无恐惧。

        战场的上空,誓杀之旗如同坠落的云一样翻卷着。

        在战场上,那高大的背影,骑着战马,举起了手中的长枪,猩红色的战旗在他的头顶涌动,勇武的男子大声高呼着:

        “神魔就在前方,那是我等的仇敌,死敌!”

        “来吧,诸位,是时候展示我等的复仇了,吾在此发问,我等需要的,是什么?是堂堂正正的胜利,堂堂正正的复仇,对否?!”

        齐良畴的心潮涌动着,他本能举起长枪,和所有人族的战士一同昂然回应:

        “然也,然也,然也!”

        男子放声大笑,举起手中的兵刃,敲击铠甲,道:

        “那么,血仇,必须十倍血偿!”

        “对否?!”

        齐良畴热血涌动,心脏重重擂动,轰然的声音如同战鼓,手中的银枪砸在地面上,和周围的银枪云决兵团一同咆哮。

        “然也!”

        “然也!”

        “然也!!!”

        在这个时候,齐良畴失去了自我,亦或者,他感觉到意志在上升。

        自古以来,兵团都是以阵法和苦修,达到相同的法力波动,释放出巨大的神通,但是还有另一种更为古老的方式,当一群人共同追逐同一个梦想的时候,于此大愿面前,意志将传递下去,他们不需要什么特别的训练和磨砺。

        梦想会一代代传承下去,第一代逝去,会有新的人接过火焰。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第二人死去,会有第三代,第四代。

        此身燃尽于此,照亮黑夜。

        我等共同拥有着同样的梦想!

        这梦想跨越虚幻与真实,跨越一切的阻碍,哪怕彼此生死相隔。

        当此旗帜展开之时,便是战场。

        赵离瞳孔微微收缩,事情超过他的预料。

        “这是……”

        “战阵共鸣……”

        和记忆之影发生了共鸣?

        我等的意志,和这人间一样,是不灭的。

        男子大笑着举起了手中的枪,朝着神魔冲去,怒吼道:

        “讨伐神魔!敌人就在眼前,今日人族复仇之战将永远留存在天地之间!”

        “银枪决云兵团。”

        声音顿了一顿,浩瀚磅礴,绝无恐惧的咆哮声音回应。

        “前进!!!”

        “杀!!!”

        踏!

        三千两百人整齐划一踏出一步!

        和原本不同,三千两百人的气息升腾而起,化作了战阵之魂,每一名修士身上的气焰腾腾而起,金红色的火焰掠过大地,不死鸟冲天而起,伴随着怒吼咆哮,冲向了对手,残酷直接的杀气冲天而起,远古蛮荒的战场,在此重现。

        诛杀神明,踏破宿命。

        此刻已经不分为什么天乾,或者说历史上曾经存在的人。

        在相同的仇恨之下,此地所在共三千二百人,皆是人族的獠牙,人族最后的屏障——

        银枪决云。

        ps:今日第一更……

        感谢修真是一场修心的旅行的万赏,谢谢~

        今日三更,尽力将这一部分写完~

        有预感我今天写完会虚脱.jpg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