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potato下载土豆软件 是真,是假(六千字二合一)感

        战斗以摧枯拉朽般的方式赢得了胜利。

        神魔被斩落头颅,取出了一枚晶体,团长劈了老半天没能够劈碎,随手先收了起来,然后一下从高处跳下来,大声喊着,让银枪决云兵团的同袍们收拾这儿的战利品。

        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了。

        凭什么就只能他们抢咱的,咱不能抢他的?

        砍了他脑袋,把东西都抢走,大胜之后,理应要举办酒宴,欢庆胜利。

        齐良畴也跟着一同去搜集了还能够用的战利品,说是战利品,其实没有太好的东西,和过去衡阳度时候都不能够比拟,但是众人心情却都很好,在城池里点燃了篝火,炙肉,取出了幸存的劣酒,大笑着饮酒。

        团长抱着一坛子就跑,结果给十几个扑上去暗倒,骂骂咧咧地抢着一摊子有些浑浊的酒,雪灵儿跑过来和齐良畴炫耀战绩,结果反倒是给打击了下,重重跺了跺脚,气呼呼地走了。

        齐良畴嘴角微微挑起,提着一壶酒,靠着旁边的横木,看着星光漫天。

        远远的,老曹不喜欢喝酒,周围围绕了许多的孩子,身边儿好几个,肩膀上还趴着两个更小些的,一个小丫头好奇地拨弄着老曹的头发丝儿,还拽了拽老曹的胡子,他看到曹星河脸颊子都抖了抖,却也不生气,仍旧笑呵呵的。

        明明只是喝到嘴里甚至于有点沙子味道的劣酒,但是齐良畴却有些微醉。

        他心里突兀生出一个念头来。

        等到到了那城池,保护好传承以后。

        如果不能回去的话,就留在这个时代,加入兵团也很好啊。

        正想着,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吗?”齐良畴抬起头来,看到修长如白杨的女子,是先前给他疗伤的方霜,之后也一直负责他们的伤势问题,而她在战场上,同样是极为可靠的战友同袍,枪法惊绝。

        此刻方霜喝了点酒,白皙娴静的面容上透着一丝红晕,一双眼睛明亮。笑吟吟道:“一个人在这里呆着的话,多无聊,来,大家要跳舞,你也过来吧……”

        齐良畴听到跳舞,下意识要推辞,方霜伸手一下抓住他的手臂,笑道:“是9黎那边朋友传来的舞,人越多就越有趣,来吧!”

        齐良畴没能挣脱开,被拉着走过去。

        豪勇的团长赢得了酒,得意洋洋站在最中央,他们拆下了曾经官员的府邸,堆积了一个大大的篝火,有人介绍该怎样去跳,齐良畴说自己从不会这些东西,那边方霜挽住他的手臂,道:“很简单的,来,我教你!”

        围绕着篝火,所有人手臂和手臂挽着,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圈。

        确实是很简单的动作,就结合着拍子,以圆形往左边三步,然后所有人踢出右脚,再往右边三步,同样踢出左脚,喊着古朴的号子,速度要越来越快,齐良畴被拉着而加入进来。

        在残酷战场上,至少有这样让人安心的地方。

        齐良畴一开始也不习惯,后面反倒是不自觉地投入进来,笑声像是火焰,会传染开来,他看到旁边方霜,女子白皙的面容泛着红晕,带着笑,眼眸黑亮,不像是治疗时候那样沉静,也不像是那纵横沙场的身姿,像是个……

        齐良畴思绪顿了顿。

        像是个正当最好年纪的少女啊……

        她本就是这样才对。

        那边响起吵闹的声音,齐良畴抬起头,看到本来没在的柏玉轩,给胡武,还有另一名银枪决云的修士一起架起来,柏玉轩看上去像是个温温柔柔的少年,身子不高,而胡武,那可是天乾两千人里,身材最为魁梧雄壮的。

        当下那笑面虎给两条彪形大汉吊在空中,双脚悬地,左三步,右三步。

        胡武和旁边那修士笑得嘴巴咧到耳朵根。

        这下连柏玉轩都没有办法维持往日的表情。

        这白面少年低下头,看着自己双脚晃晃悠悠,咬牙切齿。

        “好,很好……”

        “你们两个,给我等着……”

        胡武和另外那修士对视一眼,看出对方眼底里的呆滞,沉思一秒,两人达成共识——管他之后怎么死,现在先爽了在说,当下根本无视了柏玉轩的威胁,反倒是跳的更快了些。

        “你们……完了!”

        柏玉轩面红耳赤。

        却也没有用法力挣脱开,搅了大家的性子。

        最后跳的速度越来越快,大家都一不小心,没能维持住,齐齐地摔倒在地,戚安歌在他身旁,再度询问他,可愿意加入银枪决云?齐良畴满足地看着天上的星辰,眯着眼睛,不知不觉睡着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说出那个回答了没有。

        等到保护好典籍,回来之后,就加入,自此生死与共。

        天乾的修士们融入了银枪决云兵团。

        在这半年多里,他们已经转移了很长的地方,前往各处,一同训练,一同厮杀,一同地战斗,按照预定好的路线,即将要抵达了这个时代,东澜景洲最大的城池之一。

        这也是齐良畴他们的目的地。

        去哪里抢救下典籍,拯救传承大断代的悲剧。

        若是能够改变的话,或许未来局势将会截然不同。

        但是阻碍终于还是出现了。

        正面击杀了一名神魔,这对于此刻被打得措手不及的人族来说,是一记强心剂,但是对于神魔来说,这是无与伦比的奇耻大辱,对方几乎调动了三分之一的力量来围杀他们,他们的行动轨迹和路线,终究还是被察觉到了。

        此刻只要在往前三日时间,就能够抵达了附近最大的城池。

        但是他们已经被神魔和万神殿咬住了后方,甚至于对方已经威胁到了后方一个人族小城,里面有超过二十万人口,绝不可忽略,戚安歌,甚至于齐良畴在内的所有人都绞尽了脑汁。

        最后摆在他们面前唯一的方法就是,暂且分开,一小部分人凭借着附近先前布置下的后手和禁制,暗中隐藏。

        其余大部队作为诱饵急行军。

        在对方通过的时候,潜藏起来的修士暴起,对对方核心区域予以重创,依靠占据的地势,托住对方,而大部队趁势反攻,另外再派遣一部分,前往那座大城当中,带来援军,这是极为冒险的战法,却也是唯一可行的方式。

        在这个情况下,如果只时单纯地逃跑,最后必然是覆亡的下场。

        反倒是这种冒险的手段,有更大的可行性。

        无论是一开始作为诱饵的大部队,还是埋伏起来的伏兵,都将冒足够大的危险,大部队必须引诱对方,成功将神魔和万神殿引到预定的区域范围,在这一个时间里,将会直面对方的大兵力,压力巨大。

        之后更要回身反攻。

        而潜藏的伏兵,虽然有先前准备好的禁制区域作为优势,有那个被波及的人族城池互为犄角。但是能否支撑到援兵抵达,也是比较大的考验。

        齐良畴思考着计划,仍旧觉得有些不安稳,仿佛遗漏了什么,戚安歌走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怎么了?在想之后的行动吗?”

        齐良畴抬眸,点了点头。

        戚安歌笑了笑,道:“放心,这等事情,我等已经做了很多次,我们的同族还在那里,不能够抛下他们逃走,倒是你们,负责前期的诱敌,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齐良畴沉吟了下,提出要参与到潜伏的那一部分人里面。

        戚安歌摇了摇头,笑道:“这一次隐藏的地方,是我们之前布置下,用来储藏备用灵材的区域,你不熟悉,没有办法利用好,为了最大化地把禁制的效果发挥出来,只能是我们当初设下禁制的人去。”

        “再说,那地方也不大,放不下太多人。”

        齐良畴还要开口,戚安歌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你不是还有自己的目标么?”

        “想要去保护好传承典籍,这很好,若是能为后人多保留一些传承,那可是大好的机会,趁这机会,作为求援之人,去和那边的城主打好关系吧。”

        齐良畴慢慢点了点头。

        戚安歌笑了笑,沉吟了下,道:“还有一个问题,我还想要问你一次。”

        “良畴,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齐良畴看着戚安歌,戚安歌看上去年纪并不很大,有很成熟的男子气概,一双浅琥珀色的瞳孔,此刻里面却有些许期望和一丝紧张,齐良畴笑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不再需要迟疑,他正要回答的时候,戚安歌却摇了摇头,自嘲笑道:

        “不对,不对了,临战之前说这个,不就相当于是我在借着这大势逼迫你吗?那成了什么样子?”

        “我就先不问你答案了。”

        “但是我希望能够在之后得到你的回应,至少,在这时间里认真考虑一下吧,等到你保护好你想要保护的那些典籍之后,再告诉我你的选择。”

        齐良畴声音顿了顿,点了点头。

        他的这个决定毕竟还没有和苏仪儿他们说过,若是可以的话,他也想要问一问,大家有多少人是想要去保护典籍,寻求回到未来的方法,又有多少人是愿意投身于银枪决云的,若是之后更多人愿意一起的话,或许,那个时候再给出答复才是最好的时机。

        戚安歌似乎看出了什么,微微笑道:

        “我等你的回答,希望到时候,可以真正称呼你为同袍。”

        齐良畴郑重点头回应。

        …………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之后的决定就极为地迅速了,分出了作为诱饵的大部队和小型伏兵,他们已经和那一座人族的小城做好了联系,随时准备互为犄角,将万神殿大军分散切割。

        齐良畴则率领五十人精锐,作为求援之人,奔在最前。

        团长和大部分成员作为诱饵。

        戚安歌作为副将作伏兵,因为其目的是借助先前设下的驻地,以及禁制的效果,对于敌人进行分散切割,然后配合另一边的人族城池,所以人数不能够太多,太多则无法遮掩气息,容易被发现。

        除去戚安歌,一些银枪决云的精锐之外。

        还有作为驻地禁制建造匠人的老曹。

        统帅率只在戚安歌之下的笑面虎,以及以防不测,为他们疗伤的方霜。

        战场之上,容不得太多的温情,彼此祝福一切顺利之后,便各自奔赴各自的战场,齐良畴行在最前,作为前锋,他们是最为安全的,只要在接触战之后求援即可,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是有些忧虑,仿佛忽略了什么。

        旁边苏仪儿笑着说一些什么,看着沉吟的齐良畴,想了想,故意道:

        “没有想到,雪灵儿也是被看重,加入伏兵组的精锐啊。”

        齐良畴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想到那神采飞扬的少女,微笑了下,道:

        “她啊,实力其实不弱的,应该是被戚大哥看重了。”

        “若是我们离开这里的话,在未来,她应该会成为副将吧……”

        齐良畴想到自己终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微笑收敛了些,远处已经能够隐隐看到人族的巨大城池,他振奋精神,接下来,就能接触到保存着典籍的人,若是能够给后世留下这个时代的修行体系……

        或许,未来的时代都会改写。

        他已经知道了神魔会在将来重生,所以这种感觉也就越发地急迫和渴望。

        隐隐地,已经能够看得到城池前面迎接的人们,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周围的环境,头顶的晴空,脚下的大地,突然变得白而虚幻了起来,微微一怔,旋即再下一步的时候,一个趔趄,直接坠落下去。

        赵离眼神平和,看着这一幕。

        这环境是有戚安歌的记忆而决定的。

        戚安歌的战场在别处,他赵离自然不可能无中生有地创造出来。

        他确实是可以给此刻满怀希望的齐良畴营造一场美梦,如同在衡阳度的那一年,但是梦和历史不同,历史永远地在那里,纵然残酷,纵然冰冷无情,而梦不同。

        以一己之力,改变未来的走向,拯救人族,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这样的意志和决断值得赞许。

        但是……所谓梦,总有一天是要醒过来的啊……

        可惜,没能继续和戚安歌他们战斗下去。

        赵离有些复杂地叹息一声,他也算是看了一场来自于过去的战场,是历史的旁观者,这种感觉颇让他觉得复杂,往后靠着椅子,揉了揉眉心,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的,是来自于龙族的情报。

        当然,没有花钱。

        老祖宗都在这里,他们怎么好意思要灵晶?

        敢要钱?小心让敖广亲自去谈这个生意。

        齐良畴等人在历史倒影里面,经历了超过真实事件半年的训练时间,消耗的功德且不说,外界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或许是因为连续跪了三个神魔,对面有些挂不住脸面,就在前几日,一座人族的城池被波及。

        剑气直接将整个城池斩裂成两半。

        死伤之外,造成了巨大无比的恐慌和恐惧。

        那些左道流派,也趁机开始搞事情,而神魔似乎并未曾远去,还打算做些什么,在这里死了三名神魔,恐怕对方的复仇也会持续三次,人族的劣势再度展现出来——

        人口众多,强者相较而言,却不足以保护所有的城。

        对面却可以一击即遁。

        看到了远古历史的赵离清楚,这个时代缺少如银枪决云这样的力量。

        他视线落在了驻地,看着一个个渐渐苏醒的修士。

        还不够啊……还需要点时间。

        没能够和戚安歌奔赴同一个战场,不只是幸运还是不幸……

        …………

        齐良畴整个人连续好几天失魂落魄。

        不只是他,所有人都陷入茫然,出现了或强或弱的不适应,看着外面的城池,繁华祥和平静,这本应该熟悉的画面,却让他们自身的认知出现了剧烈的割裂感。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现世的一幕只是个梦罢了,但是一切都告诉他们,这才是现实。

        齐良畴从床铺上起身,如同过去那样看着窗户外面,床铺让他有些不适应,沉默了许久,他一回来就去确认过了,这里是真正的巨塞城,不是梦境,真实不虚,也就是,过去经历的一切,只是梦吗?

        他抬起手,感觉到难言的压抑和烦闷之感,心口仿佛有什么在翻腾着,让他说不出话,无法忍受这驻地里的压抑气氛,他走过去,把窗户打开,风吹拂过来,还是觉得憋闷,又走出门去。

        之后数日,那种压抑的感觉盘旋在他的心底。

        齐良畴在梦中不止一次地梦到,甚至于有的时候都会恍惚,看到一些熟悉的画面,也会不自觉得重新陷入了思考,想着自己等人和戚安歌分别时,心中的慌乱感觉究竟是来自于哪里。

        最后他在翻看典籍的时候终于意识到自己当初的不安。

        戚安歌他们的计划很成熟,但是他们却将此事告知了其他的人。

        那个人族的城池。

        唯一的漏洞就在这里,他当时就快要想出来了,若是这个人族城池出现问题,那么,那个虽然危险,却确实可行的计划,就会成为亡命的陷阱,会在一瞬间将那一支伏兵吞下,绝难幸免。

        齐良畴的身躯僵硬,心脏疯狂跳动,闭了闭眼。

        不可能的。

        当时那样的局势,怎么可能出现背叛人族的?不可能,不可能……

        肯定是我想多了。

        何况,这只是个梦而已……

        他安定下来,强行将典籍放了回去,不愿意去看,不愿意去想,转身出去,关上门,当再度过去一段时间之后,所有人都重新接受了,自己已经回到了现世的结论,看上去终于开始恢复了正常。

        直到有人来到这个驻地当中。

        那个人最先找到了齐良畴,等到他将两千人都聚集而来,才递出去了一个盒子,解释道:“你们来到这了已经很久,是该执行任务了,至于任务相关的东西,和这盒子里有关,是发掘一个远古的洞府时候,里面发现的残影。”

        “据说,他已经存在了超过四万年时间,来自于远古。”

        齐良畴平静地看着玉简被开启,浮现出了画面,那是个年轻的神魔,看着倒在四方的人族,傲慢地开口:

        “区区的人族,有资格做我等的对手吗?”

        齐良畴微微皱眉,两千人身上,都不自觉地浮现出一股浓郁的煞气。

        然后画面上出现了第二道身影。

        齐良畴的目光触及那虚影,如同瞬间被重锤击中,大脑一片空白。

        他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几乎站不稳,必须扶着旁边的桌子。

        桌角被他捏碎成齑粉,先前正在写着的东西落在地上,他毫无所觉,只是呆呆看着那画面。

        玉简上空出现的,是一个傲慢的神魔与一个苍老的残魂对峙着,那残魂苍白的头发披散下来,本来应该是淡琥珀色的瞳孔是混乱疯狂的白色,失去了右脚,身负百创,身上的衣袍早已经被时间腐蚀,老者眼底疯狂狰狞,像是个疯子一样怒吼着,喊出了一个个名字:

        “当然有!!”

        “柏玉轩!曹星河!岑雪灵!方霜!”

        “勖哉夫子!尔所弗勖,其于尔躬有戮。”

        “誓杀,誓杀!”

        呐喊在残破的洞府里面回荡着,并没有丝毫的回应。

        眼前唯独神魔嘲弄的视线。

        声音顿了顿,那残魂面对着强大的神魔,突地举起双臂,歇斯底里地呐喊——

        “银枪决云兵团!”

        “前进!!!”

        齐良畴呆呆看着那残魂,脸上泪水决堤而出,身躯颤抖,人族的精锐,天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破虏将军,跪倒在地,嚎啕大哭,泣不成声。

        “我是戚安歌。”

        “我等你的回答,希望到时候,能够真正称呼你为同袍。”

        ps:感谢大佬秋哥盟主,非常感谢~

        今日第二更……

        本来觉得这部分要两章,还是写到一起了,六千字大章,今日一共一万一千多字了,虚脱中……我先去吃饭了~

        老戚登场,详见第一百七十八章~包括所有人的名字,都在那一章,今天算是四天里三四万字的最后呼应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