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potato下载土豆软件 一如既往!(五千六二合一)感

        玉简之上的画面渐渐消散了。

        齐良畴泪流满面,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无止尽的悔恨和痛苦在心口翻腾,让他几乎无法站稳。

        站在他面前的人,也就是赵离,看着这些天乾的修士们,沉默了下,然后稍微往后靠了靠墙壁,暗中自嘲了一句,平静开口道:“你们不用太过于悲伤。事实上,他并不记得你们,你们经历过的那些,某种程度上,只不过是虚假的梦境而已。”

        “既然是假的,那自然不必为之伤神。”

        “他们的死亡,也不是你们的责任。”

        “所以,大可以不放在心上。”

        这句话像是最精准的匕首一样刺入众人心底。

        让齐良畴抬起头来,“你说什么?”

        伪装了外貌的赵离平淡道:“我说你们的经历只是假的。”

        “你们确实是经历了远古的战斗,这毋庸置疑,我不否认。但是你们是从未来,从现在,回到了四万余年之前,而原本的历史上,本没有你们,所以,你们在远古这个概念本身,就代表着扭曲了正常的历史。”

        “如果,你们能够彻底扭转历史,相当于改变了命运长河的轨迹。”

        “那么,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你们失败了,微小的影响,不足以改变原本正确的时代。”

        “时代会在历史的惯性之下,重新回到正确的轨迹上。而你们曾经有过的影响,在浩浩荡荡的命运冲刷之下,已经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那样,不要小看这数万年历史积压在一起的正确性。”

        “还听不懂吗?也就是说,他不再有和你们共同奋战的记忆。”

        “不记得你们,无论是胜利,失败,或者生死与共,什么都是假的。”

        “我这样说你们明白吗?”

        赵离抬起头,微笑着询问,然后悠然道。

        “过去的一切,你们大可以当做只是一场真实的梦罢了,现在梦醒了。”

        “历史回归于正常,你们也能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面对着眼前赵离毫无诚意的话,齐良畴身躯僵住了,先前的痛苦在此刻化作了极致的愤怒,他的脸颊微微抽动了下,几乎失去了一贯的冷静,猛地上前,伸出手抓住赵离的领口,怒吼道:“你说什么?”

        但是他抓了一个空。

        赵离的身形出现在他前面三步的距离,负手而立,一身黑白色的道袍。

        嘴角噙着一抹蔑然的微笑。

        然后面不改色道:

        “吾申公豹,从不说假话。”

        “不妨直说,现在看来,你们的存在,在远古也只是虚假的罢了。”

        “不存在于一切的典籍,不存在于过去的历史,不存在于任何人的记忆里,除了你们自己,你们前往了过去,只是因为一件顶级密宝的碎片罢了,也和我有些关系,现在那碎片已经被消耗了,你们回来了。”

        “我等的关系就此结束。”

        “至于你们是要抱着这虚假的记忆溺死在过去,还是说把这个记忆扔下,当做从没有发生过,是你们的选择,和本座无关。”

        他稍微释放出自身元神位格将齐良畴压制住。

        齐良畴身躯颤抖着,双眼通红,握拳砸在虚空,苏仪儿和胡武拉住他,但是其本身的反应比起齐良畴来也好不到哪里去,身躯绷紧,牙齿死死地咬着,似乎一不小心就会彻底失控暴怒。

        赵离不忍看,却还是要继续做,心里自嘲一笑,自己也成这副模样了啊,所谓德高望重姜太公,杀人诛心申公豹,又一拂袖,虚空中出现了一幅幅画面。

        那些都是齐良畴曾经经历过的画面。

        一幅幅地闪过,最后,归于了正常的历史,并没有他们的存在。

        这已经是铁证。

        在无法反驳的画面证据,和来自于仙神级别气息的压制下,齐良畴慢慢停止了动作,一种无法形容的空洞感袭击了他,呢喃自语:“……假的吗?所以,没有先前的询问,也没有我们的失职……”

        “所以,他不认得我。”

        “他们都不记得我……”

        他想到了那豪迈勇武的团长,为自己挡住致命攻击的戚安歌,想到了那一天晚上,脸庞浮现红晕的少女,想到了曹星河,想到了那围绕在自己身边气得跳脚的雪灵儿,还有柏玉轩,面容抽了抽,重重一拳砸在地面上,嘶吼道。

        “……开什么玩笑!”

        狂暴的气浪爆发。

        整个驻地似乎都被这一击撼动了。

        和方才并不相同,但是丝毫不逊色的空洞一样的痛苦噬咬着他的心脏。

        不只是他,所有的天乾修士此刻的感受,相差仿佛,半年多的时间里面,他们和银枪决云兵团同生共死,并肩作战,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无比深厚,那是生死之交,但是现在,有人用铁证轻描淡写地告诉他们,一切都是虚假的。

        否定他们的过去。

        否定他们之前的一切努力。

        否定之前的一切。

        为之奋斗,为之痛苦,为之狂喜的一切,都失去了其根基。

        赵离眸子微垂,微微笑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你们在过去呆了太长的时间,现实中也已经过去了大半年,虽然很抱歉,占用了你们修行和训练的时间,但是,你们是时候该执行任务了,我想想,对了,你们的第一个任务是支援。”

        “嗯,神魔重现人间,已经破坏了人族的一座城池。”

        “在奔向第二座城池的时候,被阻拦在了星海之上,虽然是拦住了,但是神魔毕竟有些棘手,还是希望你们能去支援那位友方修士,对了,这就是任务目标,看看吧。”

        赵离就像是没有注意到这些修士此刻的状态,自顾自地说着话,让众人的气息越发地低沉,然后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齐良畴,后者用泛着血丝的双瞳看了一眼微笑的黑衣道人,接过了玉简,手指指尖几乎用力到发白。

        然后开启了玉简。

        浩瀚的星海和远古一样辽阔。

        身穿着银色铠甲,手持长枪的身影孤身奔赴战场。

        抬眸的时候,淡琥珀色的瞳孔一如既往,几乎瞬间击中了齐良畴,让他猛地抬头,双眼不敢置信地瞪大。

        “这,这是……”

        赵离靠着旁边的墙壁,视线看着窗外,平淡道:

        “唔,为什么呢?”

        “他坚持了数万年不散,坚持到了天庭寻找到他的时间,然后经历了一场极为困难的考验,重新复苏,他本可以得到安息,但是他愿意再一次为这人间握起长枪,这意志不灭,这一次你们需要支援的人,就是他。”

        “他将在远离人族城池的星海,狙击一尊先天神魔。”

        “我很体谅人的。”

        “你们要是真的特别不愿意出战的话,我也不会强迫你们。”

        “对了,补充一句的话,当年人族和神魔之战的后期,那些背叛了人族,让银枪决云走向灭亡之路的那些人类,投身于神魔阵营,战败之后,伴随着那些神魔,前往了其他的世界。”

        “他们的后裔一直存活到现在,而他们现在的名字,叫做万神殿。”

        空气仿佛凝滞了。

        齐良畴几乎将玉简直接捏碎,深深吸了口气,一言不发,朝着前面大步走去,背后的修士们同样如此,但是在齐良畴要出去的时候,赵离伸手将他拦住,道:

        “你想清楚了吗?那个戚安歌,已经不认得你了。”

        “过去的经历,只存在于你们的记忆里。”

        齐良畴一言不发,继续向前。

        赵离微微笑了下,道:“……我明白你的选择了,这样的话,倒是有东西可以给你。”他伸出手,虚空中缓缓浮现出一柄长枪,先前绷着脸的齐良畴身躯僵硬,赵离随手一震手中的枪,是一柄银色的枪,齐良畴的枪。

        那枪在他的掌中嘶鸣着,仿佛猛兽的咆哮。

        他把这些枪扔到了炼假还真玉液里面。

        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不够。

        炼假还真玉液外面,还覆盖了一层功德。

        可以说这是用功德淬出来的,原理很简单,白色空间当中,能够用功德加速演化出来的世界时间流速,那么,只要将功德气息以极薄的厚度覆盖兵器和铠甲外部,理论上,就相当于一个只能容纳兵器这么大的小世界。

        可以用最少的功德消耗,完成时间的极大加速。

        配合其他的方式,达到最完美的状态。

        所谓真·炼假还真玉液。

        经历过时间流逝,再辅助以玉液让外表更为古朴,这枪和从古代保留至今,并无差别,换一句话说,这本就是在‘只能容纳其本身的世界当中’经历了超过四万年时间冲刷的兵器。

        至于炼假还真玉液,嗯,可以一定程度上节省点成本。

        毕竟烧功德还是肉疼啊……

        赵离看着怔住的齐良畴,指了指窗外,外面大地幕布被拉开,露出了堆积着的东西,里面是银色的长枪,刺目肃杀的色泽在时间的作用下变得柔和,铠甲上,曾经的战痕仍旧存在。

        长枪如林,倚靠着铠甲,静默地伫立着,一如既往。

        仿佛数万年的岁月不曾改变。

        赵离平和道:

        “本座方才说过,你们的所有痕迹,都会在历史的冲刷之下渐渐消失,没有人会记得你们,历史没有你们的名,别人的记忆里,也没有你们,但是多少有些例外,即便是在历史的冲刷之下,终究还是保留下了一些东西。”

        “这或许是因为,即便在天地数万年的天机气数影响之下,失去了记忆,不再有过去的感情。他们仍旧觉得,自己应当好好保护这些东西吧。”

        “如何?齐良畴。”

        “要试一试,过了四万余年,这枪还能够杀敌吗?”

        赵离微笑询问。

        齐良畴抬起手,接过了长枪,五指缓缓握合,感受到了枪柄内侧自己留下的印痕,无比真实,目光渐渐坚定,无论是真是假,那经历并非是虚妄。他转过头看着其余修士,胸膛当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手中的枪如同猛兽般嘶鸣咆哮着。

        长枪举起,昂然怒喝——

        “银枪决云兵团。”

        “披甲!!!”

        ………………

        虚空中,浩浩荡荡的元气压制下来,星海被斩落,出现了一道长及百里的深渊,大海被分开,露出了覆盖着藻类植物的湿润土地,海水砸落,轰然如同雷鸣。

        而这巨大的元气,被一柄枪所洞穿。

        这里的战斗已经超过了凡人的极限。

        若是在大地上战斗,余波就能毁灭城池。

        所以必须截留在星海上。

        身披银甲,手持长枪的戚安歌神色沉静,手中的枪面对着敌人丝毫不落下风,眼前的神魔显然是已经认出了戚安歌,疯狂地进攻,其并非是仙人,但是气势却比之仙人更为可怖,具备有极为原始蛮荒的压迫感。

        两者一方是本身硬实力占据上风,另一个则是技巧和经验傲视古今。

        在这孤寂无人的场所几乎重演了远古之战。

        不断地碰撞,引发巨大的法力洪流,元气被生生排斥出去,方圆数百里的海面都下塌,而海面上的元气曾被这交战时候的巨大力量冲击,压迫,最后形成了肉眼可见的纯白雾气。

        再度地碰撞,星海炸裂。

        一颗蕴含小世界的星辰被震地偏离原本的轨迹。

        被搅乱的引力流,撕扯海水,形成了新的海眼漩涡。

        戚安歌后撤一步,在收枪的时候,吐纳呼吸,恢复力量,对面的高大神魔肩膀已经被洞穿,流出了金红色的鲜血,但是他却仿佛毫无所觉,一双眼睛怒视着戚安歌,狞笑着高声喊道:“没有想到,还能在这个时代见到你。”

        “戚安歌!”

        戚安歌神色沉静,手中长枪微抬,坦荡从容:“我才应当这样说。”

        “当年衡阳度被毁之战,还能第二次复仇,简直痛快!”

        “嘴硬!”

        “当初若不是靠着那些银枪,你是我的对手?!”

        “那便试试!”

        对峙不过是短暂的调息,双方再度拼杀在一起,牵扯巨量元气,轰然若雷,但是在这拼杀到了酣畅忘我的时候,有其他的气息突兀出现在了战场的后方,结成了战阵,戚安歌神色微变,前面的神魔突然奋不顾身拼杀上来。

        双手擒拿住了银枪,几乎是决死一般,神态极尽兴奋。

        那股庞大的力量,并非全盛的戚安歌一时间挣脱不出,后方,有穿着墨色衣服的修士气息渐渐澎湃,巨大的战阵神通形成了一只墨色的蛟龙,盘旋缠绕,冲向戚安歌和神魔的方向。

        神魔大笑,道:“戚安歌啊戚安歌,听说数万年前,你就是死在这一招之下的,来来来,再尝尝滋味如何?”

        戚安歌余光看到了那蛟龙,眼底闪过一丝晦暗。

        过去的记忆闪回而过,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浮现出来。

        柏玉轩,曹星河,岑雪灵,方霜。

        在前方浴血奋战,他们没有想到唯一的破绽是来自于背后,那种痛苦感觉让戚安歌整个人有些恍惚了下,他抬起头,看着因复仇而眼底浮现出兴奋之色的神魔,嘴角挑了挑,脸上的神色却有些狰狞。

        “那样的记忆,我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

        “所以你为什么会觉得,这种招式还会起作用?”

        神魔眼底有疯狂的神色,着:“那你就试试,我等早就知道了这一次出现的是你,这是幽吉专程为你而准备的,你这一次和当年一样,没有你那所谓的银枪。”

        戚安歌身上的气息爆发,神魔也同时怒吼着调动了自身全部的权柄,双方都用上了全力,而那以特殊手段,激发出来的墨色蛟龙,再度盘旋着,即将冲向戚安歌。

        就像是四万年前,远古时历史的重现。

        戚安歌神色沉静,手持银枪:“银枪决云兵团!”

        这已经是他的习惯,即便一人在此,即便身单力薄,声音孤寂。

        但旋即,有锐利的呼啸声音响了起来。

        纯白的刃光如同飞鸟,突然地出现,狭长的刃光和天地的元气产生了共鸣,气息溢散开,在具备不稳定元气的星海海面上折射出纯白色的流光,像是从天空中坠入大地的云海,墨色的蛟龙悲鸣一声,就此崩碎。

        这突然出现的变局,让戚安歌,神魔,都微微一怔。

        “龙族?”

        他们的视线下意识看向了光刃出现的方向,那里被浓重的元气云雾所遮挡着,看不出来者的面目,但是这里是无尽星海之上,弥补着对于人族极为危险的混乱元气,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恐怕只有龙族。

        正在奔赴而来的齐良畴隐隐已经看到了戚安歌。

        四万年前,我们并肩作战,同生共死。

        四万年后,我们再次相逢,我依然安好,你却孤寂万年。

        最后没能和你们一起奔赴战场,我真的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啊,比起被你们遗忘,我宁愿和你们一起战死在那里。

        没能回答你的问题。

        那不需要思考,那答案早已经存在于我等的心底。

        让我们重建银枪决云兵团,去找大家,戚大哥你还在这里,他们肯定也还挣扎在哪里,在等着我们去找他们,他们不可能放弃,那些家伙们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被时间打败?我们把他们都找回来,都找回来……

        就像四万年以前那样。

        我们举杯痛饮!

        我们同唱战歌!

        我们并肩战斗!

        没有人可以阻挡,没有人,连死亡和四万年的岁月都无法阻挡!

        于此战场之上,古朴的银色长枪刺破了云雾,高高举起,有沙哑着的声音高声呐喊,声线歇斯底里地怒吼着,却隐隐有遏制不住的更咽。

        “一如既往!!!”

        哗啦。

        猩红色的旗帜愤怒地翻卷着。

        哪怕过去了足足数万年,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神魔仍旧如同被火焰灼烧一般,面容一僵,瞬间暴退,而戚安歌身躯僵硬,看着穿着银色铠甲,手持银枪的齐良畴率先冲破了云雾,踏入战场,看到他手持长枪,猛然高呼:

        “银枪决云兵团!!”

        声音就像是玉简画面里那样,孤寂地传出海面,引来了神魔有些强撑意味的嗤笑声,声音徐徐散开,旋即戛然而止,那神魔的瞳孔剧烈地收缩,而戚安歌僵在那里,看到一道道穿着银甲的修士踏出元气的云雾,看到肉身横渡星海,站在了自己的身后,猩红色的战旗在头顶舞动着。

        他们仿佛从昏黄色的历史当中走出,身上的铠甲有着明显的创痕。

        他们的意志如同钢铁。

        他们的双目燃烧着不灭的火焰。

        他们持枪,微微踏前一步,俯身。

        金红色的光焰升腾而起,下一刻,不再孤寂,齐声的咆哮冲天而起。

        “前进!!!”

        ps:今日更新,二合一……

        老赵虽然不当人了,但是吧,也不是冷酷的性格啊……

        虽然还差点意思,但已经尽力而为了,之后要准备大纲了~所以明天可能会请半天假

        感谢毒瘤小熊宝宝的一万六百起点币,谢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