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potato下载土豆软件 贪狼:太公说的对啊!!!(

        银枪决云兵团没有直接从星海原路返回。

        而是稍微绕了个远,从其他方向回到了巨塞城的驻地。

        或者说,临时的驻地。

        他们不可能永远在这里,赵离早就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新的驻地。

        先前齐良畴等人刚刚开始,在衡阳度给他的小世界去除凶兽,是在第三个小世界中,也就是那个处处皆是荒原的地方,而第四个小世界,那被海洋包围的岛屿上,同样诞生了这样的野兽。

        赵离把这边的任务交给了地府。

        那些阴差的个体实力远远不如齐良畴这帮伪境真人,但是好在数量够多,在这半年时间里面,钟正将城隍鬼域维持地很好,吸引了许多游离在外的鬼修加入,阴差鬼卒比之于当初多出许多,再加上钟正这么一个统帅,能够将鬼修的实力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来。

        虽然需要些时间,但那些貌似凶悍的怪物并不是他们的对手。

        第四个小世界当中诞生出的凶兽,基本被钟正当做了训练战阵的对手。

        钟正以各种严苛的标准去训练手下的阴差。

        在不断的尝试,失败,改良当中,将战阵的变化组合发挥到了极致,对于阴差配合的要求也极高。等到钟正心满意足的时候,阴差们基本上已经和往日截然不同,作为代价,整个小世界的凶兽已经被尽数斩尽杀绝。

        只留下了大量的灵晶石。

        而这半年当中,赵离手下唯一也是最得力的天工因为赵某人的任务,付出了戒酒和发际线上移一公分的惨烈代价,虽然说,真武皂雕旗仍旧没能推演出来,但是传送阵已经改造完成,赵离在一个月之前,就用功德气运混合着灵晶石,将其中一座阵法刻画在了那个小世界的核心。

        另外一部分,还没能够缩小到了旗帜上。

        所以被安置在了巨塞城银枪决云的一个房间当中。

        赵离空出了一段时间,交给齐良畴等人控制自己和戚安歌重逢的情绪,等到他们都安定下来,才化身为申公豹,以‘巨塞城中人多眼杂,已不适合银枪决云兵团,需要重新更换一个驻地’为由,将他们带到了那房间里。

        然后从房间当中,传送到了与白色空间相联系的小世界里。

        齐良畴等人走出屋门,看到了这一座巨大的海岛,最中央是冲天而起的山脉,周围是平缓的原野,而边缘则是大片大片蔚蓝色的海洋,这种手段让齐良畴微微一怔,下意识地想到了在衡阳度时的经历,双眸瞪大,看向赵离,急切问道。

        “申公豹前辈,你认得一位赵离先生么?”

        赵离看了一眼他,收回视线,面不改色道:

        “赵离?”

        “不认得。”

        “我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齐良畴和苏仪儿等人脸上浮现出遗憾的神色,他们从那传送的手段里,下意识地想到了当年传授他们功法,告知他们太古文字的先生,本以为眼前申公豹会知道,未曾想到还是不能如愿。

        赵离将这一幕收入眼底,一拂袖,淡淡道:

        “此地是我偶然得来的小世界,现在暂且借给你们当做驻地。”

        “闲来收拾收拾。”

        “出去了不要丢人。”

        齐良畴一丝不苟地行礼:

        “多谢前辈。”

        赵离微微颔首,却也不曾回应,一拂袖,消失不见,齐良畴微微吸了口气,回身看着这巨大到了让他觉得有些奢侈的地方,从今日开始,这里就属于他们,他们将在这里,重新建造属于他们的驻地。

        去平整地面,去清扫杂草。

        建起楼宇,要种满了紫色和白色的花,盛放的时候,要攀爬到墙壁上,角落里中种好草药,或许某一日能够长成难得一见的宝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都有自己的风格,里面或者放着典籍和书本,或者摆放着兵器,或者放满了吃食。

        对,就像是当年那样。

        齐良畴抿了抿唇。

        中间还要有巨大的篝火才行。

        “诸位,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我们的驻地了……”

        “在戚大哥回来之前,先稍微处理一下。”

        众人应是,他们的精神稍微高涨了些,开始各自处理地面,搬走巨石,填平沟壑,赵离默默看着这一幕,收回视线来,齐良畴等人建造驻地还需要材料,他不打算让银枪决云兵团的驻地,真的和他们当年在衡阳度时候的一样。

        要更为完备些才行。

        赵离沉吟了下,化身为一名哮天卫的模样,带着神魔的尸体,去找到了姬景。

        一番寒暄之后,取出神魔的尸体,然后表示这正是银枪决云兵团的战利品,他们的训练已经初步见到了成效,但是需要新的驻地,避免其他势力的视线。

        姬景大喜,在确认了这确实就是神魔身躯的时候,立刻答应了赵离的要求,而赵离脸上笑容温和诚恳,绝口不提齐良畴那些人已经彻彻底底化作了银枪决云兵团,而不是只按照银枪云决兵团训练。

        说了这话还怎么从天乾这边掏军费?

        之所以不把这任务交给老戚,就是因为这活儿他大概率干不来啊。

        赵某人心中感慨。

        端起茶在前厅稍微等了一会儿,等到姬景和其余几名姬氏的老祖联系之后,赵离很顺利地得到了那些灵材的份额,姬景将存有一道特殊灵韵的玉简令牌交给了赵离,抚须沉吟了下,道:

        “没有想到银枪决云兵团的训练这么快,嗯,老夫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在银枪决云兵团训练的时候,可否允许旁观?老夫希望其余的兵团,也能一观远古兵团的风姿,以勉力自强……”

        赵离看着姬景,微笑道:

        “这有何难?”

        “若是愿意的话,天乾兵团精锐,都可以来这里,和银枪决云兵团一同训练一段时间。”

        姬景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有些冒失和失礼的提议,会这么简单地得到同意。心中大喜,又和赵离寒暄了一段时间,赵离起身离开时,更将他送了出去,赵离连道留步,等到姬景返身回去,自身腾空而走,出了巨塞城,方才化作一团云气,消失不见。

        他自然愿意答应姬景,亦或者说天乾的要求,在这个时期,能增强人族本身的实力,自然是好事,更何况,只有两千银枪决云,他本就觉得稍微有些太少了。

        到时候,再在常规建制的银枪决云之外,进行二级兵团的储备。

        当这些二级兵团的成员,满足了银枪决云兵团成员的要求,就可以加入成为编外成员,只不过,赵离却也不可能再像是这次那样,用大量功德气运,以及大半年的时间,去真正淬炼出一支银枪决云。

        有这些已经足够了。

        到时候,就让齐良畴他们带着其余的天乾修士进行训练。

        白日里进行课程训练,夜里再进行战术指导,顺便增加点道德思想课程。

        至少,要让这些天乾的精锐,对于神魔有足够的认知。

        明了这个时代的局势,明了敌人的凶恶程度。

        顺便再在这些人的心底刷一波儿银枪决云的好感度,嗯,只是顺便。

        这就相当于用天乾的兵团作为银枪决云兵团的人才后备中心,极大地强化了银枪决云兵团的续航能力,在其中的主要成员受伤之后,从后备兵团当中挑选出精锐补上去,银枪决云兵团的战斗能力根本不会有太大的受损。

        而且还可以得到一整个人族国家的后勤支撑。

        这和远古时候,单打独斗的银枪决云兵团,根本就是天和地的待遇差别。

        赵离仿佛已经看到了那帮神魔发现,那两千个银枪决云兵团怎么打都打不掉的懵逼感,旋即又有些许的遗憾,可惜银枪决云兵团和钟正的阴差鬼卒,属于两种截然不同的兵团风格。

        一个是最为精锐,一往无前的冲锋。

        一个则是能最大程度统帅寻常的士卒,将他们的能力尽可能整合。

        彼此的风格差异巨大。

        否则,若能将两种战阵风格融合为一。

        神魔看到铺天盖地的银枪决云杀过来,不知道会不会当初暴毙。

        赵离嘴角微微挑起,可惜这也就是想想。

        他回到白色空间之后,将这些灵材直接交给了银枪决云兵团,让他们去建造改变小世界,还找齐天那边,取了些改良版本的草药种子交给了齐良畴,等到完成了这件事情,他才总算是松了口气,懒散地靠躺在了椅子上,桌子上放着一些卷宗,心中感慨。

        足足半年时间。

        终于有时间去做他自己先前的事情了啊……

        不容易。

        之前为了保证齐良畴等人的魂魄不至于因为距离肉身太远产生的种种负面影响,他这半年来,一直都居住在巨塞城中,此刻事情已告一段落,决定不日前往西芦城附近的深渊,去看深渊当中的异兽虚影。

        这半年来,他搜集了很多的资料。

        那深渊恐怕并不简单,其中不但有诸多远古凶兽的神韵,而且有一只金乌的身躯,金乌旁边的火焰还燃烧着,这证明那金乌很可能还没有彻底陨落,只是沉睡,或者说,虽然曾经陨落了,但是现在已经再度复苏。

        金乌是传说当中,远古妖庭之主。

        从若木和龙族处得到的典籍中来看,那位妖庭之主,性情霸道暴戾,极为自我,而且是唯妖族独尊的性格,和神魔曾经爆发出数次惊天大战,甚至于曾经亲自率领部下,擒拿了一只神魔回到妖庭。

        并不杀死那只神魔,而是尝试寻找神魔的弱点。

        之后如何,赵离也不知道。

        但是支离破碎的典籍中,有两点很有趣。

        一个是,生平桀骜,认为唯妖族独尊的妖皇,无法容忍白泽精怪图的存在,哪怕在那个时代,白泽精怪图已经成为了碎片,他仍旧将这些碎片搜集,随身携带,以防止其再度流出。

        一个是,现在的妖庭已经不见了金乌一脉。

        据传那位妖皇之后彻底疯了。

        龙族记载,那妖皇后期已经不再和同族交流,性格偏激暴戾,控火之术却越发出神入化。

        赵离按着眉心,沉吟,想到葬日枪,想到了葬日枪旁边写着,埋葬暴虐的大日之神,想到了西芦城秘境当中的白泽精怪图碎片,在得到了龙族记录之后,他拼凑出了一个可能性,远古妖皇擒拿了妖魔,发现了权柄一说。

        妖皇既然是唯妖独尊的性格,唯我且霸道,极大可能尝试吞噬了权柄。

        最后疯狂,大概率是在权柄自然诞生的真灵作用下,无法确认自己的身份,甚至于有可能化作了大日之神,带来了妖族对于金乌一脉的清洗,最后被人族以葬日枪击杀,埋葬于深渊。

        其随身携带着的白泽精怪图碎片,有一枚落在了西芦城。

        形成了秘境至宝。

        其他的和金乌坠落在了深渊内部,无人操控,无人压制,灵韵流出,形成了一个个可怖的远古异兽虚影,只是这还有一点没有办法解释,那赵离前往的时候,深渊内部是被封闭的,后来深渊被金色的光芒充斥,他透过那光幕才看到了金乌和无数的凶兽灵韵。

        以他构思出来的解释,无法说明那金色光幕是什么。

        赵离沉思了许久,仍旧如同往常一样,没能得到解释,叹息一声,可无论如何,他还是要去看看,那里大概率是有一道权柄在,不过,被妖皇吞噬的神魔权柄,已经不可能如同正常的神魔权柄那样复苏了。

        根据天机测算,在这种情况下,很大可能性会出现空白。

        妖皇占据了权柄,抹去了原本神魔的记忆和意识,而自身又陨落,那么从权柄中诞生出来的,就是彻彻底底的真灵,一张白纸。

        那基本上是白送的。

        必须拿到手。

        ………………

        九黎大森林。

        无边无际,仿佛天神之怒的深渊一直蔓延到了视线的极限。

        而在深渊的旁边,一块巨石上,趴卧着一只有着苍灰色毛发,双瞳碧色而有白翳的巨狼,那巨浪极为高大,瞳孔漠然冰冷,透着难言的威严,其身前则是卧着大片大片的凶兽,有猛虎,有浑身铁铠的黑色犀牛,有头生独角的赤色火牛。

        这些凶兽都竖着耳朵,认认真真听着这巨狼在讲述远古的历史。

        应该说,这正是他们所属门派:碧游宫所在的那个时代的故事。

        贪狼看着这些安静下来的猛兽,砸了咂嘴,如果不是老钟和八爷都走了,他才懒得跟这些家伙讲那些过去的事情,实在是太久不说,嘴里痒痒,尤其是他发现,讲故事的时候,这些猛兽,尤其是尾火虎他们会安静下来,不再粘着他。

        想到尾火虎,贪狼有些忧郁。

        找了大半年,也就又找到星日马,张月鹿,最多加个心月狐,这才五个,其他的毛都没瞅着一根儿,他发动了全部的凶兽,找了半年,结果发现了这一座巨大深渊,将西越平洲分成了两截子,对面实在是过不去。

        不过他发现在这里,非常适合这些凶兽修行,就将这里定为了聚集的地方,每过五日一见。

        此刻看着那些满脸期待,看着自己的的凶兽,贪狼有些无奈,有些得意,咳咳地清了清嗓子,眸子扫过群兽,嗓音低沉道:

        “今日,我们继续说那太古之前,洪荒时代的事情……”

        “嗯,我们讲到哪里了?”

        “对了……是巫族和妖族大战。”

        “话说巫族妖族大战,巫族有十二祖巫,而那妖族之主,共有两人,一者帝俊,一者则是东皇太一,且说那东皇太一,本体乃是三足金乌,法宝混沌钟,执掌周天星辰大阵。”

        “号称天无二日,地载八方。寰极御宇,唯朕东皇。”

        ps:今日第二更…………四千六百字~

        感谢好狂龙的万赏,谢谢~

        不走洪荒流~大家安心~

        题目可以联系上一章的题目去看哦~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