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边吃奶边摸下面做视频:剥茧

        赵洪涛没等多久,工盟的手下就跑了过来。

        “老大,根据资料显示,兄弟独立货运的主要资产主要是被百川货运收购了……”

        未待手下说完,赵洪涛的脸上就泛起了微笑。

        “给我马上封锁百川货运,停飞所有相关飞梭,控制所有成员,封存所有货运记录,等军盟的人来了,立刻开始联合调查!”

        金成缓缓地走在擎天市的街道上,他有一点哀伤,那些自己点亮的灯火,以及由自己的灯火所延续下去的一点点灯火,正在次第熄灭,这使他越来越有一种急迫的使命感。

        郁林南路,他以前常常来这边窥视蒋先生的一举一动,可这一次,他一直等到蒋先生出事一周后,才敢重新来到这里,存放货物的楼房下面依旧拉着黄色的警戒线。

        金成没有表情地在路边往里看了看,他随即注意到马路对面有一个人也在看过来,那是蒋先生临死前感染的最后一个人。

        对于什么时候发动对传承人类的最后一击,族人并没有给金成明确的答复,他知道族人在战场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泡影”已经断了来源,照道理来说,这个时候应该到了给予最后一击的时刻了。

        可金成依旧有些迟疑,总感觉好像时机并未来到的样子,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他迟迟下不了决心,难道是自己对这身皮囊所置身的种族,还有一点恋恋不舍?

        金成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与车流,坚定地摇了摇头,绝对不是这个原因,他相信自己的判断,那个时机到来的时候,会有一种像开关一样的东西悄悄拧开,一定有那样一个东西。

        只不过那个东西到现在他还没有找到。

        郁林南路上,金成的前后左右不知不觉已经聚集了十来个身影,如果不仔细看,他们在整条街上就像互不相干的陌生人,可是如果你仔细分辨,就会在他们的眼底发现同样的默然与木讷。

        他们眼神所反映出来的东西说明,他们拥有着一些共同的本质,尽管他们的外貌千差万别。

        “就这样吧。”金成继续向前走去。“一盏灯灭了,就点两盏灯,如果腿断了,就加长手臂,总会听见开关的声音。”

        那十来个身影陆续散去,他们与赵洪涛正在追查的这条线路毫不相关,可以继续去点灯,并且静静等待。

        原属“兄弟独立货运”,现在属于“百川货运”的fb—056号飞梭经过一次跃迁,子星3号星空间站已经遥遥在望,驾驶舱里众人相互看了看,他们几乎都感应到父星所在的公司出事了。

        就仿佛一片布满星光的夜空,星星正在一颗颗熄灭。

        虽然面对云晖人的进攻,星系下达了各星球负责各自星域的防守任务,但是货运飞梭反而更加忙碌起来,不同星球之间的物资正被星系紧急调运,以加强各个星球的防御。

        fb—056号就是在将父星的一批军火运往子星3号星。

        “fb—056号,侦测到你的航速远远高于入港航速,请尽快降低航速。”空间站捕捉到了fb—056号的信号,空间站调度员的通话声响了起来,但是驾驶舱里依旧静悄悄地,所有人都安静地坐在那里。

        “fb—056号,听到了没有?请尽快降低航速,尽快回答!fb—056号,听到了没有?如果再不回答,空间站将按照战时法令,空间站保护条例第13条的规定,对你实施主动拦截攻击……”

        “fb—056号,听到了没有?……”送话器里的声音越来越急促。

        茫茫的太空中,子星3号星空间站突然射出一道淡蓝色光线,一艘刚刚显出身形的飞梭被光线击中,在太空中无声地爆裂,分解为数不清的细碎的太空垃圾。

        赵洪涛在父星工盟办事处的办公室繁忙异常,fb—056号被击毁的报告送到他的手上,他只是扫了一眼,就丢在了一边。

        事实证明,对“百川货运”的调查,算是捅了一个大大的马蜂窝,短短两天时间,被击毁的飞梭就达5艘,被查出的感染者高达200多人,损失简直触目惊心。

        特别是因为“百川货运”与底层人士打交道的比较多,许多做苦力的人没见过世面,一见到杀气腾腾的感染检查,往往稀里糊涂地就想着逃跑,结果被误杀的也有不少。

        不过,这些赵洪涛都顾不上了,他紧紧盯着办公室一边的墙壁,墙上挂着一块黑板,上面用大号字体分别罗列着“百川货运”旗下所有货运飞梭的代号。

        一个办事员正在每艘飞梭编号下面根据手头的资料,写着一组组时间,可以看出,每组的两个时间几乎紧紧相连,丁文昌在一边捧着茶杯看着这些数字,连连点头。

        “这是送货单的出票时间。”赵洪涛用手指着前一个时间,然后又指了指后面一个时间。“这是执行商盟货运任务的飞梭到港时间。”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百川货运在每次发运完商盟订货后,回港前一天,就已经提前制作完成了兄弟独立货运泡影的托运单。”

        “虽然百川货运这一块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但是所有接收到泡影的空间站和弹射场都留下了记录,完全可以对上。因此,泡影只能是这些飞梭带回来的。那个星球叫什么名字?”赵洪涛扭头看向丁文昌。

        “cc—26670号星球,上面已经清空了,但是留下的痕迹很多,基本可以确定,是商盟与云晖人交易的一个新地点。”丁文昌回答。

        “第一个被感染的家伙还是没找到啊。”赵洪涛摇了摇头。

        “并不困难,只要商盟配合。”丁文昌微微一笑。

        “配合?商盟这次不脱层皮,恐怕是搪塞不过去了。”赵洪涛冷冷一笑。“只是可惜了小七,想要为他平反有点困难,谁的屁股都不干净。”

        “还有我们军盟的梅丽,她是最早发现商盟和云晖人私下交易的,可惜了。”丁文昌黯然说道。

        空旷的商盟大厦里,杂沓的脚步声响起,丁文昌、赵洪涛领着数位军盟、工盟人员身穿制服,直奔佟辉的办公室。

        在采取这一行动之前,军盟、工盟进行了周密的准备,要知道,商盟可是传承星系三大巨头之一,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商盟仍在发挥着巨大作用。

        所有商盟的重要人员均已被监视,军盟、工盟也已做好了开战的万全准备,不拿下商盟,传承星系的安全就没办法得到保障,这已经到了极为危险的关头。

        一直对处理商盟犹豫的军盟、工盟两盟高层也意外地对这次行动保持了高度的一致,他们数度和佟辉联系,居然都没法联系上,事情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不能再等待下去了。

        佟辉办公室的大门打开了,秘书一脸惊惶地跟在丁、赵两人的身后。

        可丁、赵二人意外地发现,坐在佟辉那张理事长座位上的人,居然是抱着一只大猫的郭先生,郭先生桌边还坐着一位年轻人,身前摆着一摞资料。

        “我们来找佟理事长。”丁文昌冷声说道。

        “丁上校是吧?商盟已经没有佟理事长,这是我们的郭理事长。”面对丁文昌,郭先生尚未说话,那年轻人倒笑眯眯地先行站起身来。

        听了年轻人的话,丁文昌和赵洪涛对视了一眼,心里充满狐疑,自从出了“泡影”这档子事情,他们这些日子以来,其实一直保持着对商盟的监视。

        却怎么也没料到,商盟居然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换掉一位理事长可绝不是一件小事。

        “忘了通知各位,由于商盟前任理事长佟辉私自勾结云晖人,对商盟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名誉损失,今天上午商盟理事会经过一致决议,由鄙人代替佟辉,担任商盟理事长。”

        郭先生坐在椅子上,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我是瑞晴公司的方晋,因为发现佟辉与云晖人勾结的证据,特意向商盟进行了举报,诺,所有的资料都在这里,我们将全力配合你们的调查,争取尽量挽回佟辉造成的损失。”

        年轻人微笑着指了指身前的一摞资料。

        “佟辉在什么地方?”赵洪涛急忙问道。眼前的一切不言而喻,商盟已经与佟辉紧急进行了切割,佟辉成了替罪羊,如果佟辉再死了,那特么就是笑话了。

        “佟辉?前理事长就在下面的医院,他的孩子患了泡影症,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都不愿去打搅他。”郭先生说道。

        “我下去!”赵洪涛和丁文昌打了声招呼,拔脚就向楼下跑去,同时通知商盟大厦外的人员不要放跑了佟辉。这边丁文昌点了点头,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和这两位慢慢聊。

        此刻佟辉确实就呆在儿子的病房里,儿子从两天前就报了病危,他便一步也没有离开过,其间进进出出来了许多人,也有人和他说了些郭先生、方晋、逍遥风的事情,佟辉却一点也没在意。

        当他砸碎了云晖人给的木匣,也没找着那所谓的“泡影症”的治疗方法以后,佟辉就感觉一切都不重要了。儿子躺在病床上,形销骨立,一双眼睛半开半闭,佟辉坐在床前,凝视着他,什么也不愿去想。

        他记得佟化龙才出生那会儿,他也是这样坐在摇篮边,凝视着这个孩子,看着自己的孩子,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你身上的血在另一个身体里流淌,你的心脏在另一个身体里跳动。

        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一部分,是年轻的自己,是未来的自己。佟辉疼爱地看着儿子,轻轻替他掖了掖被角,他不记得有多长时间了,他不敢进孩子的房间,不敢询问他的学习、生活、爱情……

        尽管他非常非常想知道他在做什么,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想知道、他都感兴趣,可他只能默默地坐在屋子里,倾听儿子房间发出的每一点声响,在心里念叨着和儿子的对话。

        现在好了,他可以一直看着他,看着自己的孩子,这是他佟辉的儿子,他生命里的唯一。

        “爸爸……”病床上的儿子突然喃喃地开了口。

        “爸爸在这里,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喝点水?”佟辉慌忙俯下身子,急促地回应着儿子,他注意到,儿子叫他爸爸了,他终于叫他爸爸了,佟辉既感到心酸,又觉得开心,眼睛不知不觉就湿了。

        “妈妈……妈妈是不是……你……”儿子的眼睛突然瞪大了,他紧紧地盯着佟辉。

        佟辉心里一紧,这个孩子,怎么这么执着?都多少年了,这样执着有什么意义?不管是不是,你难道还能不是我的儿子?

        “我没有……,相信我,你妈的事情就是一个意外,是意外!”佟辉坚定地对儿子说道。

        儿子长久地看着父亲,佟辉感觉那目光似乎一直要看透他的五脏六腑,他有一点心虚,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那就是一个意外,意外!

        “我……”儿子嘴巴张开,好像想说什么,却再也没有声音发出,一对细细的血流从他的双眼里流了出来,很快,双耳、鼻孔、嘴角也有鲜血流了出来,血不多,只是细细的一条,流不多久就干了。

        “化龙,化龙……”佟辉急促地呼唤着,他慌乱地转头四顾,大声叫道。“医生,医生……”

        一个医生匆匆赶了过来,他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冲佟辉摇了摇头。他这个儿子早就该死了,能拖到现在,已经堪称奇迹。

        “不……不……不……”

        佟辉慌乱地话也说不出来,他急促地上前想要拉住医生,想要告诉他,躺在病床上的不是别人,是他佟辉的儿子,是他佟辉的未来,他还那么年轻,他连婚都没结,他还有许多事要去做……

        突然心口一阵剧痛猛地袭来,佟辉扑倒在医生面前。

        “你怎么了……?”医生惊讶地弯下腰,想要扶起他,佟辉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感到天旋地转,所有的一切在迅速地黯淡下去,他突然想起来,就在今天上午,逍遥风曾经来看过他。

        那家伙好像还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他当时是有点不快的,这个逍遥风比段云雷差多了,一点上下尊卑都不懂,不过他因为挂念着儿子,没有与他计较。

        佟辉眼角最后的一点余光,看见一双皮鞋的鞋尖出现在他的眼前,紧接着,一切便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鞋尖的主人是赵洪涛,他看着倒下的佟辉,心里只剩下了四个字“果然如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