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变态女友系列第一部 真相之一

        南厝村,春阳市南边的一个渔村。萧默记得刚到春阳市入职的那一年,他几乎将春阳市的每一个角落都翻了一个遍,就为了找到朱忠。

        朱忠最后出现的位置就是在南厝村,当时他化名刘青,与当地一个姑娘结了婚,两个孩子,大的已经十来岁上初中了,小的也上小学了。

        那年的南厝村就是海边的一个十分偏僻的小渔村。

        9路车从市中心的火车站为起始站点,一路经过数个站点,终点就是南厝村。

        那个时候的9路车都是一些破旧的小中巴车,半天才能跑来一辆,一轰油门屁股上就冒出一股浓烟,说不出来的一种苍凉的感觉。

        萧默记得那年坐上9路车的时候,沿途还有好多挑着鱼虾卖的渔民上车来,总之,车上挤得水泄不通不说,还有一股浓烈的海鱼味道。

        出了市区之后,相当长的路段都是那一种碎石路。

        当年的南厝村,一片低矮的楼房,密集地挨在一起,错综复杂的巷道走进去就跟进了迷宫似的。

        当时的萧默在村口的9路车终点站下车之后,进了村子不知道绕了多少个弯,终于在村子的祠堂边上找到了朱忠开的那家渝园川菜馆。

        但当他到了的时候,只看到了烧得一片焦黑的一处两层小楼。

        着火是在头天晚上的半夜,等有人发现的时候,火势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村里的地形条件使得消防车又进不去,等到村民端着盆将火扑灭的时候,住在二楼的朱忠一家四口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

        据当地的村民介绍,刘青,也就是隐姓埋名的朱忠,在多年前来到南厝村,受雇于村里的渔民黄阿柄出海打渔。

        朱忠正当年的年纪,在当年也是一个精神小伙。

        后来黄阿柄的二姑娘黄丽看上了朱忠,两个人成了家,跟着老丈人出海也赚了一些钱,后来在黄家的宅基地上盖了两层平房。

        朱忠在老家跟着酒席师傅学了几天帮厨,家里的二层平房盖起来之后,朱忠就在一楼的门面房里开了一家川菜馆。

        据黄丽的父亲黄阿柄说,女儿黄丽与朱忠好上了的时候,全家都是反对的。

        一个内地来的穷小子,什么都没有,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要娶年青漂亮的黄丽的?

        黄阿柄当时叹了一口气,说女大不中留,黄丽要死要活的非朱忠不嫁。

        天底下的父母大抵都是如此,秉着爱儿女的一颗心,妥协的总是父母。

        之所以让黄阿柄接受朱忠的最大的理由,就是朱忠说他在老家没有亲人了,他愿意为了黄丽一辈子留在南厝村,当黄家的半个儿子。

        黄阿柄为女儿掏了一些钱,算是女儿的嫁妆,加上朱忠那些年也攒了一些钱,在黄家的小楼旁边盖了两层平房,分户过起了小日子。

        朱忠虽然长得五大三粗的,到底不是在海边长大的青年,一出海就晕船,每次出海就跟掉了半条命似的。

        好在他有一门手艺,在自家楼下开了家川菜馆,其厨艺不错,村子里的饭馆也不多,所以餐馆一开起来生意就十分红火。

        眼看着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谁知道一夜之间,一家人没有一个活下来。

        后来经过调查,着火点是一楼餐馆的厨房,火势一上来就非常迅猛,很快就窜到了二楼。

        厨房里两个液化器瓶子发现的时候,连接煤气灶的管子全部给烧化了,其中一个煤气罐的开关阀还处于开着的状态。

        厨房里一片狼藉,卫生条件也堪忧,在煤气罐的旁边还发现了一只烧焦了的老鼠尸体。

        官方给出的结论说是老鼠咬断了煤气管子,而导致的火灾。

        对于这个结论,萧默是存疑的。

        为什么在他刚刚确定那个饭馆老板刘青就是一直逃亡在外的朱忠的时候,他一家四口就因为火灾而死亡了呢?

        是巧合还是有其它的原因?

        但火灾现场一片狼藉,想要找出其它的线索几乎没有可能。

        萧默质疑过,朱忠会不会是他杀?他杀的原因又是什么?

        在村子里走访调查了好久,似乎没有发现什么疑点。在火灾发生之前,朱忠的日常生活没有什么变化,每天一早起来去批发市场买菜,回来之后准备一天的营业工作。

        在那段时间也没有与可疑的人来往,似乎不能印证萧默认为有人杀人灭口的可能性。

        黄阿柄说,女婿开的餐馆赚钱是赚钱,但赚的也是辛苦钱,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也没有时间去干别的,出事之前,女儿女婿还商量在市区买房子,好让小女儿上一个好的学校。

        朱忠在逃亡之前,在老家人的眼里就是一个不着调的混混,是人狠心大,六亲不认的那一种人。

        但南厝村的村民却并不是那么认为,大家都说朱忠这个人的性子豪爽随和,嘴巴能说会道。

        虽然是一个外来女婿,但朱忠与村子里的人们关系处得十分不错,还是一个热心肠,餐馆生意红火,也不欠人钱,与别人也没有起过任何纠纷。说是他杀,没有人会相信。

        有人提出会不会是入室抢劫?这个可能性也被排除,一楼二楼虽然被大火几乎烧成了灰烬,但放在卧室的那个铁制的保险柜还在,朱忠作为一名土豪的向征,一条大金链子躺在床头的灰烬中。经过黄阿柄辨认,这大金链子是属于朱忠的。

        后来老家绵城警方也来了春阳市与当地的警方一起调查,细致调查了当时与朱忠有关联的所有人员。

        尤其是餐厅里的工作人员。

        厨房里的一位洗菜阿姨,朱忠带的三个学徒,还有前厅的三个服务员。

        首先排除的洗碗阿姨与前厅的三位服务员,一般的餐厅都是包吃包住的。朱忠家的二层楼面积并不大,二楼三个房间,大女儿上中学学业重要,单独一个房间,夫妻两个和小女儿三个人一个房间。

        把头一个小房间作了餐厅的仓库,放调料。所以没有多余的房间给员工来住。

        黄阿柄就将自己家一楼的杂物间收拾出来,给了女婿餐厅的女员工们住。

        当天晚上,三个服务员和厨房阿姨下班之后先后回到了住处,假设这个火灾是人为的,也跟她们没有关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