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边吃奶边摸下面做视频:科研

        “第六号试验者。”随着送话器里传来一声呼叫,一只花猫后脑贴着纱布,穿戴着特制的真空服缓缓走进了房间,它明显对房间里纯白的环境和巨大的真空舱有着本能的畏惧。

        “别害怕,仰躺在这上面,前面已经有过测试,应该不会有痛苦。”林家乐在一边柔声对花猫说道。

        花猫人性化地点了点头,仰躺在真空舱伸出的平板上,林家乐和助手将花猫的四肢固定住,同时撕开它后脑的纱布,将一些管线通过它的真空服,连接上了它后脑的伤口。

        这个过程明显有一些痛苦,但花猫配合的忍耐着。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林家乐按动了按钮,花猫被送进了真空舱,通过舱外的窗口可以看见,一个拳头大小蜗牛状的,外表酷似金属的宇宙元素本体被一个玻璃罩包裹着。

        花猫身上的管线与玻璃罩相连。

        “受试者身体机能一切正常,血压……、心跳……,开始真空状态,真空度10%……”送话器里的声音再次机械地响起,真空舱发出嗡嗡地轰鸣。

        “这次将真空状态稳定在68.7%,看看会有什么变化。”林家乐说道。

        实验已经进行了好些天,他们首先发现,w物质在真空状态下对变身因子的释放极不稳定,而且极易挥发,实际试验过程中,根本无法发挥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林家乐不得不向萧满意商借来了w物质本身,也就是宇宙元素本体。

        接下来他们又发现,宇宙元素本体对固化变身因子的释放实际上是一种吞噬的过程,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宇宙元素有释放固化变身因子的效果,却又实际上无法释放固化变身因子。

        接着他们发现,宇宙元素本体对固化变身因子的吞噬效果会随着真空状态的变化而变化,并不是真空度越高效果就越好。

        经过他们一再摸索,发现在真空度60%—70%之间,宇宙元素本体的吞噬效果最佳,但令他们泄气的是,想要恢复这些变身者,变身区固化的变身因子必须彻底崩溃,才能达到目的。

        然而经过无数次试验发现,宇宙元素本体对固化变身因子的吞噬,都只是到了一定程度就主动停了下来,只能达到减少固化变身因子的作用,根本无法使受试者变身区的固化变身因子彻底崩溃。

        他们目前进行的是最后的尝试,按照林家乐的观点,宇宙元素本体只有在某一恒定的真空状态下,才能达到最大的吞噬效果,继而实现变身区固化变身因子的彻底崩溃。

        如果实验结果证明林家乐的观点不成立,整个研究项目就必须重新选择方向,这无疑是最令人沮丧的。

        “真空状态68.7%,受试者血压……,心跳……,身体机能基本正常。”送话器的机械声里,血压和心跳都有一点上升,但还在可控范围内,林家乐凑近了真空舱的窥视孔。

        这是一个构造异常复杂的装置,在花猫的后脑变身区有一个吸盘,使得w物质可以与它的变身区进行连通。也就是双真空的设计。

        他们原以为,将花猫的变身区通过真空管道与置身真空环境的w物质相连,就可以达到实验目的,然而效果并不理想,直到研制出了专门的真空舱,将花猫也置于真空环境下,效果才有了巨大改观。

        林家乐以为,尽管受试者受到各种生命维持系统的保护,但在真空环境下,他的身体依旧会出现一些变化,而这些变化有利于w物质对固化变身因子的吞噬。

        同样,受试者体表暴露在真空环境中的面积也在不停地调整,这就好比在万丈悬崖上走钢丝,要得就是那恰到好处的一点。

        观察着窥视孔,林家乐的眼睛突然瞪大了,只见花猫的身体开始出现了闪烁,那是退出变身的表现。

        “警报,受试者血压……,心跳……,发现有受试者血液进入w物质真空。”送话器突然传来提示出现紧急情况的急促的蜂鸣声。

        “快,快停止实验!”林家乐尖声惊叫。

        实验人员手忙脚乱地处理着一切,林家乐突然觉得身体一阵空虚,她趔趄了一下,瘫倒在地上。

        这是实验中最可怕的事情,为了让固化变身因子彻底暴露在w物质之下,就必须对受试者进行手术。可一旦手术创面的防护出现问题,就等于受试者整个大脑暴露在了真空状态。

        她一直小心又小心,没料到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真空舱里的花猫已经被一个小小的身体所取代,那是一个小姑娘,从外表看上去,恐怕只有11、2岁那么大。

        真空舱打开了,一个实验人员按动开关,女孩的身体随着平板一起从真空舱里传了出来,一个助手上前看了看,冲林家乐摇了摇头。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林家乐捂着嘴坐在地上,看着兀自固定在平台上的那细细的、稚嫩的手脚,泣不成声。

        人们围绕着已经死去的孩子忙碌着,没有一个人注意到,那玻璃罩里的w物质身上,突然掉了一小块下来,无声地落在玻璃罩的底端。

        “哈,总算能够呼吸一些新鲜空气了。”方晋带着高怀月、乔山明行走在芙蓉谷变身枪手营地,一副轻松惬意的神情。

        高怀月不知道方晋今天好端端地把自己叫来芙蓉谷做什么,对他来说,这里可不是一个好地方,地下全是杀手、地面尽是荒野,实在是杀人抛尸最好不过的地方。

        “高主任,老板今天叫你过来,是想详细向你了解一下变身恶魔的制造流程。”乔山明看见高怀月惶恐的表情,赶紧向他解释。

        “额……想要了解变身恶魔制造流程,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公司,或者去一个变身恶魔制造车间,在那里说起来更形象一些。”高怀月结结巴巴地说道,心里还是充满了不安。

        “高主任,别担心,我当年不过也就是瑞晴防卫组的一个副组长,所有的手段都是为了对付敌人,对自己人,特别是你们这些专家,我可都是保持仰望的。”方晋微微一笑。

        “今天叫你来,其实原因很简单,我想明确了解,我们的变身枪手、特级变身战士,最重要的是变身恶魔,有没有什么安全漏洞,会不会出现失控的情况?”方晋脸色一变,紧盯着周怀月。

        梁亮的威胁叫他吃惊不小,他已经不敢在公司讨论这些问题,只能把办公室搬来野外,说起来真是笑话,蒋旭已经死了,居然还想控制公司,他方晋可不想成为一个死人的傀儡。

        “老板的意思是,这些变身恶魔、变身枪手、特级变身枪手都是我们的产品,按道理,我们可以制造他们,也可以迅速毁灭他们,我们想知道的是,我们迅速毁灭他们的能力,现在还是否具备?”

        “据我所知,当年变身枪手研制之初,首先考虑的就是完全可控,今天老板想要了解的,也是我们现在对他们能否做到完全可控?”乔山明是第一个知道方晋担忧原由的人。

        作为瑞晴防卫系统的老人,他甚至比方晋更加担心这个事情,因为自从蒋旭主政之后,他们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生产的是什么?好像就从来没考虑过产品造反的事情。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们生产的可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控制他们是一项极为复杂的事情,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梁亮的表现不能不引起乔山明的担心。

        老实说,想起梁亮的近况,乔山明还是很有些遗憾的,一个好端端的青年,偏偏急功近利去接受变身恶魔的手术,最后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他不知道当初梁亮手术之前,倘若能够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会不会还坚持继续那个手术?

        “这个……我们每一项产品在研制之初,都会进行安全性评估,并且是在有完备的控制程序之后,才能进行生产,应该不会……”周怀月听了方晋和乔山明的话,也是面色一变。

        但是他还是循着本能,想替自己的工作进行辩护。

        “照你这么说,我希望今晚报废公司所有的变身恶魔,做不做得到?”方晋咄咄逼人地打断了周怀月的话。

        “变……变身恶魔不同,他……他们是用五级以上变身者改造的,不可能……不可能……”周怀月听得脸色大变。

        “五级以上的变身者改造的变身恶魔且不去说它,数量也不多。但是目前公司最大规模的是通过人工胚胎大规模催化的变身恶魔,针对这些工业制成品,如果报废,有没有办法?”方晋点了点头又问。

        “这……这牵涉到了云晖基因,我们从彗星公司拿过来的技术资料里确实有报废措施,不过,我们从来没试验过……”

        周怀月心里也忐忑起来,他已经敏感地意识到,今天方晋找他所谈的内容绝不一般,作为多年从事科研工作的研究人员,他还不敢为自己没有试过的事情打包票。

        “我们对云晖基因本身有没有进行过研究?”方晋皱眉问道。

        “过去蒋总倒是有安排,但后来就叫停了,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周怀月回答。

        “我们一直想摆脱云晖人,弄到现在,公司的主要原材料居然还是云晖基因,而且我们对这种原材料还一无所知。”方晋转头看向乔山明,不禁喟然叹息。

        这是一个没法打开的死结,一旦弃用云晖基因,对云晖人的供应必然彻底停止,到时候,不仅是梁亮的威胁,连商盟也有可能打上门来,可继续使用云晖基因,瑞晴的安保首先从内部就已经千疮百孔。

        连方晋都要惶惶不可终日,就更不用说乔山明一帮人了,他们面对变身恶魔,几乎就是待宰的羔羊。

        “你必须给我立刻、马上研究出针对变身恶魔、特级变身枪手最有效的控制方法。一定要注意保密,不能让公司的变身恶魔有所察觉,这不仅关系到你我的安全,更关系到整个瑞晴公司的安危。”

        方晋紧盯着周怀明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立刻开始研究,一定注意保密。”周怀月被方晋的语气吓了一跳,不过对他来说,研制一种方法对付变身恶魔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毕竟天天与这些东西打交道,他们的弱点与优势,对周怀月来说,没有任何秘密。

        “我觉得,还是把周主任调出来,不能在他们的鼻子底下进行研究。”乔山明建议。

        “唔,这样吧,你去我们的1号变身恶魔车间住一段时间,你自己写报告上来,就说要去做一个恶魔军团改造实验,我会批给你时间和经费。”方晋点头说道。

        子星3号星,擎天市商盟大厦。

        “理事长,你可千万不能接受工盟的条件啊!”段云雷焦急地盯着佟辉,极力劝阻。“我可以确信,只要升到21级,就可以做到整个传承星系再无敌手,大好机会就在眼前啊!”

        “你还有多久升21级?”佟辉皱着眉头看向段云雷。

        “不用多久,长则五年,短则三年,一定能升上去。”段云雷回答。

        “唉!”佟辉重重叹了口气,“集我商盟所有资源于一体,你还需要3—5年的时间,可工盟怎么会给我那么长的时间?”

        “一旦工盟公开了梅丽那丫头的调查记录,你哪里还有机会再接触到宇宙元素?咱们能保住一条命就算不错了,工盟是明知道我不得不妥协,才会狮子大张口啊!”佟辉沮丧地连连摇头。

        “这么说,我们就再没有其他方法可想了?”段云雷脸上露出强烈的失望的情绪。

        “恐怕是这样,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据我们估计,工盟宇宙元素本体比我们最起码少3到4个,这次就和他们共享3到4个,后续再从云晖人那儿获得的宇宙元素本体,他们就别想再共享了。”

        佟辉冷冷地哼了一声。

        “你还会是星系第一,只不过多等一些时间罢了。”

        “是。”段云雷微微躬身,但却不甘地抿了抿嘴唇,眼角闪过一丝狠厉的神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