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三adc影院年龄确认

        这些姜姓族人利用黄昏的掩护,携带大量工具,急匆匆的行进,这个一看就有问题,虽然还不清楚他们要干什么,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儿,做好事需要这么偷偷摸摸的么,肯定是不需要的,只有做坏事的时候,才需要遮遮掩掩的。

        他们的身上都携带了绳索和工具,但却没有帐篷和足够的干粮,这可以证明他们绝对不会是走远路,肯定去的是附近,只要继续跟着肯定能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道路崎岖难行,但对于这些姜姓族人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走崎岖的山路,而且,附近的山路地形,他们全都了然于胸,哪里好走哪里不好走,他们全都非常的清楚,所以,即便走的很快,也不会出现什么危险,更不会摔倒和崴脚啥的,就连马匹在这种难走的道路上,都不会因为失误而摔倒,这些马匹也早就习惯了山里的道路,甚至,这些马匹的祖先就是这个山里的野马,被当地人驯化之后,就成了家马了,这里的马匹个头不大,比北方的马匹要小很多,看着不够威武,但耐力和灵活性却是相当的不错,最大的优势自然是更加适应山里的环境,不会在山路上走路摔倒。

        段俭汉和四族长骑着马匹可以很好的跟上队伍,若是让他们步行的话,他们是肯定跟不上的,四族长都五十岁了,体力肯定下降的比较厉害,而段俭汉也并非武将,体力同样不能与这些山里的精壮汉子相提并论,所以,骑马是必须的。

        一路上,姜姓一族的队伍行进的很快,但即便如此,这些精壮的汉子也并没有太多疲累的感觉,甚至还能够一边行进,一边吃馒头和聊天。

        “这到底是要去哪里啊!都走了二十里了。”

        “是啊!这都进入葛家的地盘了,这要是被他们发现了,搞不好又要打一架。”

        “打架就打架,谁怕谁啊!咱们姜家怕过谁,就算葛家与鲁家联合起来,我们都不怕。”

        “是啊!这都进入葛家的地盘了,看来真的是要去打架啊!也不说一声,也好多带一些硬家伙,这些都是干活的工具,打架不称手。”

        “不会是打架的,要真的是打架,也不会让我们带这些了,肯定是去干活的。”

        “去帮葛家干活吗?反正我不干,这葛家没少给我们使坏,二族长之前去东女国贩卖蜀锦,半道上被人打劫了,肯定就是葛家干的,可他们居然不承认,还不让我们进去搜,分明就是心虚。”

        “帮葛家干活,这肯定不可能,搞不好是去破坏的,把葛家的石头城给拆了,哈哈哈!”

        “哈哈哈!说的好,咱把葛家的石头城拆了,让他们住在野地里,夜里被狼叼了去。”

        “哈哈哈!”

        众人走路很快,但士气突然变得很高,似乎一点也不累,而实际上,二十里的山路对于他们来说,也确实算不上有多累,他们平时去田地里干活的时候,也需要爬山,每天干活的时间,最多的时候能达到九个时辰,一般平均能有五六个时辰,所以,对于吃苦耐劳的这些山民来说,走几十里的山路,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队伍之中的段俭汉和四族长,自然也听到了众人的对话,顿时心里放松了不少,尤其是段俭汉,心里非常的高兴,这些姜姓族人仇视葛族和鲁族,如此,待会让他们破坏葛族的壁挂道路的时候,这些人的内心就不会有多大的抵触了,毕竟,姜姓族人们讨厌葛族,破坏对方的道路,就是给对方添堵,何乐而不为呢?

        尽管道路被破坏之后,姜姓一族也没法去东女国了,但葛族就更麻烦了,只要道路被破坏,葛族的几个分支与主寨之间都没法很好的联系了,想要传递消息,都需要翻越大山才可以,而翻山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风险还特别的大,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会摔下山来,大宗物资就更加没法运输了,这不就是给葛族添堵么,能给敌对的葛族添堵,姜姓族人怎么会不高兴呢?

        段俭汉的嘴角露出了奸诈的笑意,他没有想到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他的第一步计划就是搞定姜姓一族,然后,他还要去游说葛族和鲁族,让他也跟着一起反对大唐朝廷,只要所有不足都反对大唐朝廷,他们的计划也就成功了一半。

        从黄昏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出发了,而等到他们抵达葛族境内壁挂路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并没有举火把,而是接着月光悄悄行进,因为天色太晚了,道路上并没有人,所以,他们的行为并没有被葛族人发现,非常顺利的就抵达了葛族的壁挂山路。

        一路上,四族长和段俭汉也了解了族人们的想法,知道这些族人都比较仇视葛族,所以,动员的时候,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四族长主要负责动员,而段俭汉的几位跟班,则负责在周围警戒,以防止他们的行为被凑巧赶夜路的行人发现,这个事情是机密,是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的,不过,陈龙他们距离比较远,这些警戒的人根本就发现不了远处用望远镜观察的陈龙等人。

        “四族长,这里是葛族的壁挂山路,咱们来这里干什么?”

        “四族长,不会是要把这个路给砸了吧!”

        几名族人问道。

        四族长看向众人,开口说道:“诸位族人,葛族这些年一直与我们作对,就在上个月,他们扮成山贼,抢了我们的货物,二族长的幼子都被打伤了,此仇岂能不报,今晚咱们就要把葛族的山路给砸了。”

        说完看向义愤填膺的族人。

        “上个月被打劫了,四族长,这个事情我怎么没听说。”

        一名来自二族长寨子的族人开口问道。

        四族长开口回答道:“没有证据啊!二族长说了,既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这事儿就算了,就没让下面的人知道,但二族长幼子受伤的事情,你们二族应该清楚吧!”

        “没错,二族长幼子才十五岁,上个月确实受伤了,现在伤还没好呢?”

        一名来自二族的族人开口说道。

        “连孩子都不放过,太过分了。”

        群情有些激愤,而这真是段俭汉喜欢看到的景象,一道让他非常满意的靓丽风景线。

        这个二族长幼子受伤的事情,确实是真的,不过,并不是被打劫受伤的,而是与四族长的儿子切磋的时候被打伤的,算是比较丢人的事情了,而这货又比较的爱面子,是肯定不会说出去的,这个事情的真假也就无法考证了,此时用来说谎,是最好不过了。

        四族长见状,开口说道:“诸位族人,既然葛族不仁,就不能怪我们不义,今晚我们就要把他们的山路给挖断,让他们无路可走。”

        “好,挖了他们的路,让他们无路可走。”

        众族人显得义愤填膺,这么多年来,他们各组之间积累了太多的仇怨,这不是短时间内所能化解的,所以,只要听说能给对方添堵,那心里就会非常的高兴。

        “四族长,既然葛族打了我们的人,那咱们何不直接去攻打他们,这样偷偷摸摸的不过瘾,也不磊落。”

        一名族人说道。

        “对,攻打葛族,攻打葛族。”

        族人们情绪激动。

        见这些精壮的汉子如此激动,段俭汉也非常的高兴,连忙说道:“诸位,你们的心情我也理解,不过,咱们虽然知道二族长的幼子是被葛族人打伤的,财物也是葛族人抢的,但咱们没有任何证据啊!他们当时都蒙着脸,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贸然前去讨伐,我们倒是无理了,这叫师出无名,既然葛族人做事偷偷摸摸,那咱们也不用跟葛族人客气,咱们把他的路给挖了,他们也找不到证据,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四族长也跟着说道:“诸位,段兄弟说的对,咱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要让葛族吃个哑巴亏,今日断了葛族的路,让葛族无路可走,咱们也来个死不承认,任何人都不许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就算是自己的家人也不行。”

        “是,我们听四族长的。”

        “兄弟们,咱们这就干活,不要耽误时间了,立即开始干活吧!”

        几名早就被动员的族人开口说道。

        于是在一片热烈的氛围之下,二百多姜姓族人开始干起破坏道路的事情来了,他们都是修路的好手,而对于破坏道路,那就更加简单了,修路与破坏道路相比,自然是修路更难了,盖一座房子需要几个月,但拆掉一座房子半天就足够了,修壁挂山路需要很多年的事情,而破坏壁挂山路一夜就足够了,当然,不是整个破坏,而只需要破坏其中一段就可以了,只要搞坏一段,路就不通了,目的也就达到了。

        二百多名姜姓族人,趁着夜色,开始破坏道路,由于他们手里使用的都是最原始的工具,所以,干活的效率自然不会很高,但二百人是一个很大的数量,这么多人一起干活,进度还是比较快的,这些壁挂山路都是凿在岩石上的,虽然非常的坚固,但再坚固的石头也是可以凿开的,只需要把下面的道路给凿空,这条壁挂山路也就不通了,对于葛姓一组来说,将会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大约需要花费好长的时间才能重新修通,而且,重新修通的是栈道,比壁挂山路还要难走。

        同时,这个壁挂山路也是李安前往东女国的必经之路,这个山道被挖断,葛姓族人或许还能翻山联系,但李安的队伍有大量的运输车,没有道路是绝对不行的,一行人马显然是要被困在这里了。

        因为隔着太远,陈龙也看不清前面的这些家伙在干什么,但从工具凿击石头发出的声音,似乎可以判断出这些家伙在凿石头,但为啥要在这里凿石头,陈龙就不清楚了,他晚饭还没吃,肚子有点饿了,而前面有人警戒,他也不能过分的靠近,在光线不好的夜晚,望远镜的观察能力也很是有限,这让陈龙很是烦躁。

        “这些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呢?”

        陈龙焦急的自言自语。

        “谁知道呢?或许是在修路吧!”

        一名士兵说道。

        “修路?大半夜的跑来修路,你见过偷偷摸摸修路的吗?”

        陈龙说道。

        “偷偷摸摸的肯定不是在修路,不会是在毁坏道路吧!”

        士兵说道。

        “毁坏道路?要是真的把路毁了,那咱们就没法过了,要不要过去阻止?”

        又一名士兵说道。

        “我们就这么几个人,对面足有二百多人,过去送死吗?留下两个人继续盯着,我们回去吧!”

        陈龙肚子饿的厉害,急匆匆的回去了,虽然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眼前的状况,但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多半是在毁坏道路,要尽快告诉李安才是。

        李安早已吃饱喝足,等了半天也不见陈龙回来,顿时有些疑惑,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回来,是被发现活捉了,还是跟的太远了。

        “都快两个时辰了,还没有回来。”

        李安都有些困倦了,毕竟,这都快到睡觉的时间了,陈龙等人离开的时间确实有些太长了,若是再不回来,李安必须派人去找了。

        还好,陈龙还是回来了,远远的可以看到几个骑马的身影。

        “情况如何?这些山民去干啥了?”

        李安焦急的问道。

        陈龙回答道:“回李侍郎,这些山民在用工具凿石头,好像是在毁坏道路,隔着太远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八九不离十了,肯定是在破坏道路,这是要干啥,不让我们过去啊!”

        “哦,他们要毁坏道路,这是要干啥,他们有什么理由毁坏道路呢?他们自己不走了吗?”

        李安感到非常的好奇,有些想不明白这些家伙到底要干什么,是针对自己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