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114三级头 跨海工程议标、烟城星月湾

        铿锵有力的声音落下,整个监控大厅落针可闻。

        KS集团、跨海工程主管、南棒子以及仁川领导们,全都呆呆地注视着屏幕。

        一百亿造价和十几亿造价的区别,也太大了吧?

        即便是老洪、孙总监,也被这说辞唬住。

        葛小天举起手,打个响指,厅内亮起淡蓝色光晕。

        由于现场制作报价,并通过屏幕进行一一展示,其中还包括水泥数量和型号、钢材数量和型号、构建大小和指标、桥梁吸能系数和最高承载量……

        看似讲的很快,实则已经过去一整天。

        外面天色昏暗,勘探、测绘人员陆陆续续返回,并呈上样品、报告、照片、图纸……

        加上之前解说,哪怕是个外行人,现在也能看懂有关仁川大桥的一些数据。

        专业,实在是太专业了!

        专业到令人窒息……

        负责人沉默许久,“葛先生,不知把运营权交给贵方,报价能降低多少?”

        “抱歉,天成在道路交通运营方面属于摸索阶段,为了名誉和信誉,我们暂时不考虑运营权转让。”

        “那,仅EPC单项承建模式呢?”

        “涉资百亿的项目,贵方不要保修、保养?”

        “葛先生,实话说,我们预算只有十五亿富兰克林,一百零三亿……恐怕要付出我们国家一年收入,燃气管道项目铺设在即,那边是主要,恐怕财政不会为跨海工程增加预算。”

        “哦?巧了!我就是燃气管道项目的总承包方!”

        葛小天拿出与ES集团、西伯利亚石油集团签订的燃气管道总承包意向书。

        嗯,意向书,不是协议。

        “按照双方目前商议结果,该项目至少要向后推迟三年,贵方完全可以把燃气管道项目的首期预算,挪到跨海工程。”

        负责人明显不知道天成是燃气管道总承包方,看一眼经常在周围晃悠,又帮天成办理工程岛进入内海手续的ES集团主管,恍然大悟,“怪不得!”

        “所以,贵方资金没问题。”葛小天敢报103,打的就是燃气管道项目资金的注意。

        “可是,仁川大桥建成后,又需要投资配套设施,恐怕一时半会凑不出足够资金,支撑燃气管道项目。”

        葛小天微微一笑,“相信天成,我们有实力在资金不到位的情况下,建造一条上千公里的燃气管道。并且,我们刚刚与华夏信托、南洋发展银行签订合作协议,后续还会与阿穆尔银行、冰熊远东银行、海参崴银行,分别签订合作计划,有这么多家银行贷款,燃气管道项目完全不是问题。”

        别说跨海工程负责人,就连ES集团主管都露出惊喜的表情。

        后者上前握住葛小天的手,“葛先生,您真是一位目光远大的豪爽企业家,怪不得能在东山闯下诺大基业!尤其是,听闻您投资八十亿红钞修建不赚钱的水利工程,可是令我们董事长倾佩不已。”

        “谬赞谬赞!”

        葛小天脸色堆满笑容,心中却在冷哼。

        到时候,如果不付钱,合同无效,那这条燃气管道会被天成修哪去……可就由不得你们了!

        或许,走出西伯利亚后,先通尼奥布拉斯,再通冰城、佳木市……

        华夏上级肯定乐意,项目没抢到,却被民企引进来,简直就是喜从天降。

        至于冰熊愿不愿意……

        都是做买卖,换个客户,还是远东投资大户,哪会不愿意?

        再说,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可是自家合作伙伴,前段时间刚帮他们卖了两亿富兰克林的原油给陈锋,后续合作还会更多。

        而这些,差不多算是备用方案。

        毕竟天成拿燃气管道项目做了许多文章,万一两个时空不一样,毛子和南棒子真要铺设,对方又没钱,自家总得有个准备。

        虽然东北地广人稀,但一路南下通沈城、大涟,走山海关,连接津港、京城……

        谁连接,谁掏钱,只要天成抗住第一期投资,再跟冰熊或者西伯利亚石油公司谈好输送量,等项目移交华夏,肯定能回本。

        并且,哪怕不赚钱也无所谓,这就是争光啊!

        到时候,卡着新董事长上任时间搞,见面礼不就有了?

        跨海工程负责人走到一旁,连续拨打数个电话,之后,“葛先生,不知投标书能否交给我们?”

        “没问题!”

        葛小天挥挥手,孙总监连忙抱来一台崭新SG笔记本,以及一块带有密码的LT—SD存储卡。

        “这是我们天成网络协议,经过华夏、南洋、北美、欧区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认证,盖章防伪,打印无效,SG笔记本中有贵方如何签字和盖章的说明书,用过之后,设备送您。”

        “谢谢!”负责人顿时笑了。

        SG笔记本可是龙天镇家产品,自从发布后,对外报价一直是六十多万富兰克林。

        “时间宝贵,工程岛每日消耗也不低,我们希望一周后,咱们能站在一起召开新闻发布会。”

        “我相信,一定会!”

        ………………………

        跨海工程负责人和仁川官方人员急匆匆离去,连丰盛晚宴都未来得及享用。

        葛小天召集今天忙碌的员工,开上几箱青港勇穿天涯,大快朵颐。

        席间。

        老洪愤愤不平,“老板,咱为啥要帮南棒子培训两千名基层人员?”

        “为了打动对方。”

        “可是,把目前母星前沿施工技术交给他们……我很不爽。”

        “哟?你对我不爽?”

        “我对事不对人!”

        “技术,看似俩字,但随着时代前行,却包含了亿万个种类。往大了说,造卫星需要技术,造航母需要技术,造电脑造芯片需要技术,往小了说,锄地、种地、洒化肥,也是技术。那么,工地上的卸砖、搬砖、运砖、抛砖、码砖、喷水养砖,也都是技术。”

        老洪愕然。

        “咱天成为了提高效率,创造了钳式搬砖法、绳式背砖法、扁担挑砖法、平板拖砖***式推砖法……敢问整个母星,有那家建筑公司能做到这般全面?”

        “你牛比!”

        “所以,教给他们劳务人员,并不算啥。当然,跨海工程大部分采用混凝土,所以,我又发明几种搬运水泥的独有技术,比如拖、拽、勾、拉、抱……”

        “老板,这块茄子烧的不错,您尝尝?”

        “你听我说完。”

        “这份梅菜扣肉做的真地道,老板,您最爱吃了,快尝尝!”

        ……………………

        由于南棒子需要履行之前的协议,一周后才能宣布投标结果,葛小天留下孙总监负责联络和打探消息,随后便与老洪一起乘船来到位于胶东半岛东北端的烟城。

        烟城星月湾,是天成独资打造的项目,类型与济市星月湾相差不多,但没有体育中心。

        跟老洪抵达办事处的时候,烟城天成集团总部三百多名员工,正在门口扭秧歌……

        表情丰富,节奏欢快,十分投入。

        看到这一幕,葛小天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上次前往阿穆尔,州长先生安排的那场冰熊版秧歌迎宾队……

        完了,估计一时半会忘不掉了。

        “老板好!”烟城天成董事长,扭的满头大汗,小跑着走上前。

        葛小天对其有些印象,似乎是从某个工程部提拔上来的老员工,姓常,“做的很到位。”

        '能不到位么,不努力就要去尼奥布拉斯过冬……'

        老常心中吐槽,嘴上却恭敬道:“都是老板指导有方!”

        “哪里哪里!”

        葛小天说着,举目四望。

        商业板块、居住板块、娱乐板块……

        老常连忙讲解道:“第一期约有三千七百户居民,三百余家大小商户,目前写字楼约有两百家企业和公司。二期项目与一期相差不多,将在四月初竣工,调整调整,趁着五一展开现房销售……烟城天成房地产利润点基本控制在60%,但由于总部将款项拿走,想要打造娱乐区,需要等二期楼盘开售。”

        “很不错!”

        葛小天点点头,从包里取出两张磁卡,“老常啊,企业聚餐你没到场,再加上明天就是元旦,上面一张是公司给你的年终奖,下面一张是我个人给你的鼓励奖。”

        “谢谢老板,我常大春誓要为天成抛头颅……”

        “别说的那么血呼拉拉的,抛头颅?我特么还搞不搞建筑了?”

        “嘿嘿,表达忠心么。”

        “老常,烟城发展不次于青港,后续项目众多,你需要长期留在这,时刻准备着跨海进军大涟……所以,最好买套房子,怎么说也是个董事长,小高层什么的就别考虑了,海景房、大别墅……我给你五折!”

        “……”

        葛小天拍拍其肩膀,“加油!”

        天成建筑、天成开发两大体系,不执行分发股份激发员工的方式,哪怕豪哥,拿的也是分红股。

        所以,年终奖都很丰富。

        公司五十万起,葛老板个人百万起!

        至于为啥不发股份……

        葛老板可是个很慷慨的人,拿股份,不一定比拿红包和项目抽成多。

        另外,有了股份,万一把自己名字挂前面,后面跟个天……

        股份肯定又回去了。

        老常胡思乱想着,引着众人来到财务部。

        刚准备调出财务报表,百晓通信息平台消息推送自财务人员SG台式机中弹出。

        “老板,南棒子新闻说,咱家的工程岛是他们的。”

        “瞎鸡儿扯,为了避免误会,我可是喷涂了黄色底漆,红色NT,又挂起红旗,还放了一首歌。”

        “可新闻上,拍的全是侧面……”

        “嗯?”

        葛小天低头瞧瞧,“你安排一批人,拿泡菜去申遗。”

        “泡菜?”

        “对啊,咱华夏发明的,辣白菜、腌芥菜、红萝卜、白萝卜,还有糖蒜、小黄瓜……对了,让玉堂酱园带头,三百年老字号,这不就是品牌么,之后出口南棒子,让他们尝尝妈妈的味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