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妃很忙 第七十九黄蓉不要了太大了 犬落平阳

    好不容易躲过烂叶子追杀的胖球少爷和余三娘,狼狈不堪的躲进了一家客栈。

    “娘,此处可安全?”胖球少爷白皙的胖脸上青青紫紫,五颜六色,甚是好看。

    余三娘愤恨的拿下头上的烂菜叶,怒不可遏的道:“那些贱民真真是欺人太甚!轩儿,这家客栈是在娘亲名下的,你且放心的住着吧!”

    胖球少爷阴云密布的脸终于有了一点点的阳光,只是这阳光不甚灿烂。想起今日他所受的屈辱,他就觉得意难平,气难消。

    “娘,今日之耻,来日必报!”

    余三娘也不是肯吃亏的主,她作威作福了大半辈子,临了临了,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口气,她怎么可能咽的下。

    “轩儿且放心,娘定然不会放过那些贱人的!”

    这两日,城中风声正紧,许多百姓自发的组成巡逻队,誓要找出这嚣张跋扈的恶霸,一报前仇!

    是以,余三娘对胖球少爷下了禁足令,三令五申,不允许他私自出门。

    可胖球少爷哪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主啊,在客栈里面呆了两天,就开始抓耳挠腮,浑身都不自在,就连呼吸都觉得不顺畅了。

    “来人!”

    小二急忙推门而进,毕恭毕敬的问:“少爷有何吩咐?”

    “本少爷要出去。”

    小二急忙阻拦,“少爷,万万不可。夫人再三交代,不许少爷走出客栈半步!”

    胖球少爷恼羞成怒的大吼,“你们不过是卑贱的下人,有何资格对少爷我指手画脚,本少爷说出去,就是要出去,谁敢拦着本少爷?”

    小二见他执迷不悟,非要出去不可,急得是团团转,奈何能管得住他的人此时却不在店里。

    他跪在胖球少爷的面前,死死地抱着他的腿,“少爷,夫人下了死命令,不允许您出去!”

    胖球少爷怒不可遏,一脚将小二踹开,冷哼一声,“再敢阻拦本少爷,有你好果子吃!”

    说罢,他便拿起折扇,大摇大摆的出门去了。

    “少爷,少爷。”

    胖球少爷回眸,恶狠狠地盯着他,一字一顿的道:“若是再敢阻拦本少爷,本少爷就打断你的狗腿!”

    小二再也不敢往前半分,只好哀求的看着他,乞求他能收回成命。

    然,他的希望注定会落空,因为他这自以为是的少爷从来都不肯委屈自己半分,即使他现在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喊杀!

    胖球少爷今日特地精心打扮一番,准备约几个狐朋狗友到那凝香院,和花魁娘子好生的温存一番。

    那花魁娘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些倒不足以吸引他的目光。

    他最喜欢看她风情万种的样子,一颦一笑,皆妩媚动人。可偏巧,那美人就是不给他近身的机会,每每都让他看的到,却吃不着,总是勾的他心痒难耐。

    今日,他可是带了足够的银子,势必要和美人春风一度,以解相思之苦。

    正走着,就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胖球少爷顿时兴高采烈地走了过去,刚准备打招呼,结果那人一瞧见他,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胖球少爷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一脸阴鹜的盯着那人离去的背影,恨的咬牙切齿。

    “混账东西,明明看见本少爷了,却躲着本少爷,这是何意?”

    不过,他也没当回事,既然那人装作不认识,那他也不会用热脸去贴那冷屁股。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可把胖球少爷给气了个半死。

    他又接连拜访了三个狐朋狗友的府邸,都被拒之门外。

    甚至有一个人,他明明看见他进了府门,却被家丁告知不在家中,气的他火冒三丈,忍不住破口大骂。

    “该死的混账东西,”胖球少爷气的直跺脚,他骂骂咧咧的道:“当初你们上杆子的往本少爷身边凑,如今本少爷有难,你们一个二个都避本少爷如蛇蝎,着实无耻。”

    没有搭理他,因为现下不只胖球少爷,就连当初和他一起为虎作伥的狐朋狗友,如今也是夹着尾巴做人,生怕这把野火波及到自己身上。

    俗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惹着新来的知府大人了,三天两头被穿小鞋不说,隔三差五还要被叫去训斥,弄得他们是一个头两个大!

    本以为被训斥两句就完事了,偏偏这知府还甚是多事,把他们的家主一个二个的请了过去,将他们过去的丰功伟绩一五一十的全部告知。

    结果,他们当夜就被关进了祠堂里面,跪了整整一天一夜不说,还一天一夜都没有用膳喝水。

    是以,他们现在看见胖球少爷就像看到了煞星一样,生怕再沾惹了一身腥。

    然而,这些胖球少爷都不知道,他站在门口怒骂了半天,没把那几个忘恩负义的人招出来,倒是把一直都在寻他的巡逻队给引了过来。

    “那个恶霸在那儿,抓住他!”

    胖球少爷闻言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哪里还记得被拒之门外的不愉,他掀起锦袍下摆,拔腿就跑。

    “站住!”

    身后之人的大吼犹如夺命之声,激的胖球少爷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慌不择路的往前冲!

    然,他养尊处优惯了,身宽体胖的他鲜少锻炼,约莫才跑了小半柱香的光景,他就已经喘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哎呦我的娘唉,可累死本少爷了。”

    他实在跑不动了,疲惫的靠在墙上,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对劲儿,没一处不在叫嚣着酸痛。

    “早知如此,我就听娘亲的话,不出来了。”

    胖球少爷是悔的肠子都青了,然,此时的他只能孤立无援的站在巷子中央,茫然无措的看着四周,甚是凄凉。

    “他在那里!”

    娘的,这些人怎么又追来了。

    胖球少爷猛然惊醒,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急匆匆奔跑而来的贱民,双腿发软,嘴皮子抖的厉害。

    “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胖球少爷惊慌失措,他想跑,奈何双腿沉重如铁。眼见那些贱民越来越近,他只觉得腿间一热,一摊可疑的水迹在光滑的路面上,甚是明显。

    领头的大汉看着他摇摇欲坠的怂样,讥笑道:“跑啊,你怎么不跑了!恶霸,没想到,你也有今日呀!”

    胖球少爷苦哈哈的想,是啊,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如果他今天听娘的话,就不会被这群贱民逼到如此地步了。

    可是天下没有卖后悔药的,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乡亲们,报仇的机会来了,好好的招呼招呼世子爷。”

    胖球少爷抖着嘴皮子说,“你们谁敢?我…我爹不会放放过你们的!”

    大汉嗤笑,“侯爷已经把你们赶出府了,还妄想着拿侯爷来压我们,乡亲们,狠狠地教训教训他,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恶霸,你还我闺女的命来!”

    “恶霸,我家小子尚且五岁,不过惊了你的马,你便将他活活打死,你还我家小子的命来!”

    “恶霸,让你每回都去吃霸王餐,害我酒楼入不敷出,你还我的银子来!”

    “恶霸,你抢我娘子,害她不堪凌.辱,投缳自尽,你还我娘子。”

    每上一人,都报出他所犯下的罪恶,条条恶行,罄竹难书,简直令人发指!

    “别打了,别打了。”

    胖球少爷狼狈的用手护着头,他凄厉的惨叫着,可是强硬的拳头依旧如雨点般,毫不留情的往他的身上招呼着。

    “乡亲们,别把他给打死了,否则不好给侯爷交代。”

    他们对镇北侯并不爱戴,却也不敢招惹。官大一级压死人,是以,民从来都不敢与官斗!

    今日痛打一顿这混球少爷,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总比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逍遥快乐,要好很多!

    “恶霸,今后你最好祈祷遇不到我们,否则,我们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胖球少爷疼的哼哼唧唧,躺在地上来回打滚。

    领头的大汉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还朝他啐了一口口水,不甘不愿的道:“今日先放过你!乡亲们,咱们走。”

    一伙人,转瞬间便消失了踪影,只留下胖球少爷孤孤单单的躺在地上,痛的死去活来。

    余三娘找到他的时候,已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彼时的胖球少爷已经疼的晕过去了。

    “轩儿,轩儿!”

    余三娘见他紧紧闭着的眼睛,吓的是三魂去了七魄,她趴在胖球少爷的身上,哭的是撕心裂肺,好不凄惨。

    “娘,儿子还没死呢,你这是哭丧呢。”

    胖球少爷的声音格外的沙哑,“娘,水。”

    余三娘见他醒了,高兴的不得了,她擦了擦眼泪,急忙拿起桌上的水,小心翼翼的喂到他的嘴里。

    “轩儿,你现在感觉可好?”

    他怎么可能会好!

    胖球少爷痛的死去活来,恨不能再次晕倒。

    他的小眼睛蓄满了眼泪,可怜巴巴的说,“娘,儿子好疼。”

    余三娘看着他一身的青青紫紫,心疼的都揪在一起了。

    她美眸圆睁,咬牙切齿的道:“轩儿,你告诉娘亲,是谁把你打成了这样!”

    胖球少爷微微的动了动,顿时疼的龇牙咧嘴的。

    “娘,都是一些贱民,儿子不认识他们。”

    “该死的贱民,竟然敢动我儿,是谁给他们的狗胆!”

    最让胖球少爷生气的不是那些贱民,而是那些狐朋狗友的冷漠态度,他们之前对他逢迎拍马谄媚的不行,如今却连见他一面都不肯。

    “娘,之前跟在儿子屁股后面的那些人,如今都把儿子拒之门外,他们都太可恶了,儿子着实咽不下这口恶气。”

    余三娘也义愤填膺,“轩儿,你想怎么做?”

    胖球少爷想起今日那人的威胁,身子不自觉的抖了抖。

    他想了半晌,这才沙哑的道:“娘,没有爹爹的庇护,咱们在南城甚难立足。如今爹爹不在城中,咱们也先离开吧。”

    余三娘甚是惊讶,“离开?”

    胖球少爷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娘,儿子不想再被打了,真的好疼!”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