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小民的分量(刘菲)

唐颖长篇《家肴》

大城小民的分量

——评唐颖长篇《家肴》

刘菲

在意大利结束了旅行后,我乘坐瑞航返美。脑海里全是意大利中部中世纪小城的曲折街巷,城堡教堂,幢幢有着类似石库门的门廊,恍惚中似乎置身于上海旧法租界步高里门外。如此心境下细细读完唐颖的新作巜家肴》,感觉和以往她作品中文艺范儿十足的描述不同,没有了双城的时空错乱,及里约和于连的情感纠葛,似乎听她在耳边絮絮叨叨,讲述着弄堂狭窄后弄传出的家长里短,两代人复杂的往事,一个个普通你我他的影子恍过,直白而沉重。

微尘之家真不足以道。柴米油盐,儿女情长。千万个微尘之家却组成了中国的上海,组成了人们的现在与过去,也构成了留守的和漂泊后代们的血浓记忆。如果说,今天的地标建筑,新潮商场,海派新风充斥了城市;那么几乎被遗忘了的元鸿、元英、元凤、容先生们在人生舞台上的过往,那些石库门旧窗里丶新里洋房吱吱作响的楼梯上、破损台硌路上发生过的故事,却深深记录了那代人代表的我们的根。

文化场馆里争论着:上海的文化消失了。旧日的里弄文化、十里洋场由高层林立、电商网店所替代。又说:上海的文化被传承了。上海的文化之根时不时闪现在作家们的字里行间,象元鸿、元英及其家人。元鸿,从宁波乡下到在十里洋场打拼,然后锒铛入獄,晚年仍不肯清闲的精彩生活。人生由时代变迁而改变,唯一未变的是根本。元鸿"汰了脑子,练了身体,不变的唯有基因"。刚劳改释放的元鸿,有哪一种原因仍旧是吸引女人们。可能就是那种基因吧?。元鸿的十五年牢狱生活,物质上的缺失並未压倒他。作家把这种缺失同他自寻出路卖蛋,以及同老相好新舞伴的欢情作了对比。这种强韌的人性与生命力,令人惊叹。

元英这个形象贯穿整个作品。她集上一代人之美德,竭尽所有来维护家族和家庭,却又如惊弓之鸟般活着。由于长兄元鸿的张扬个性,闯了祸受关押。在惊吓、羞辱,与坚强、护犊情深之间,元英用她妇人肩膀挑起方方面面的重担。宁波老式妇女那种损己利人,对养女宠爱对亲身女儿苛刻;在家严厉训斥、操 持节俭,人前反倒宽容豁达,大方待人。生活再怎么窘迫,物质缺乏副食品凭票供应,元英的歺桌上总有自制的美味家肴,生活方式不能将就。

在时代变迁与兄长被关引发的一系列矛盾中,元英深受压力,她发泄的途径就是在关上门的家里,对两个孩子的训斥中。长期下来元英成了一个矛盾体,承载着歇斯底里的爆发性愤怒与愤恨,又满怀对家庭家族的爱心,並怀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生活智慧。对兄长的复杂过往,三个家室的曲折经历,及后代错综复杂的关系,她都一一关怀体贴,甚至分享财物。元英对待家中任何惊天大事,她都有心胸担下来,坚强地承受更重的打击。

元英几十年如一日,经历了各种历史时期,柔弱双肩撑持女儿家庭,这种辛苦的磨砾与实践,使元英这个形象栩栩如生。读着元英,不由看到自己母亲的影子。这个城市不就是由成千上万个如我们母亲般的元英组成!

刘菲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1991年留学美国获教育学硕士,並在美国伊州任教、居住。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bs.baby169.nethttp://bbs.baby169.net/weixinqunerweima/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