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凌辱玩壞的黃蓉 [4/5]

“你,你們干什麼!?放開我!你們兩個小畜生!”本以為逃離苦海的黃蓉
現在幾乎已經絕望了@她想自盡可渾身一點力氣都使不出,只能任由兩個徒兒擺
布@

  “干什麼?師娘您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我們兩個小畜生當然是要干您了@反
正您在您閨母那裡已經被那麼多畜生干過了,再多被畜生糟蹋幾回也無所謂
了@”武氏兄弟已經將黃蓉掛好,小武邊揉搓黃蓉的雙乳邊出言挑逗黃蓉@

  “我,我是你們師娘啊!你們快放開我!你們兩個小畜生!快放開我!”黃
蓉一邊罵武氏兄弟,一邊用盡力氣徒勞地掙扎,而眼淚也同時從她的靓目中流淌
下來@

  “師娘,您還是別費勁了,您身上的這捆仙繩就算您武功不失也掙脫不了,
更別說您現在有內力使不出了@您還是乖乖依了我們吧,別瞧您都五十了,可看
著還像三十多歲一樣,我們兄弟好好伺候伺候您,這樣您自己倒也落個快活,若
真把我們兄弟惹煩了,您也不會好受吧?”

  大武兩手撫摩著黃蓉的大腿,嘴貼在黃蓉的靓臀上親著咬著@小武則蹲在黃
蓉的身下,兩手揉捏著黃蓉的兩肋,口中含著黃蓉的一只乳房@

  “我,红包接龙群,我是你們師娘啊!快放了我!別!不要…啊…放了我!”

  “師娘,您還是聽大哥的勸吧,芙兒、襄兒還是您親閨母都弄幾只猴子、猩
猩來干您,相比之下我們對您已經夠客氣了@您若再不聽話,我們兄弟兩個出去
找幾條野狗或是抓幾十個叫花子來@到時候師娘可就不會那麼舒服了@”

  聽了小武的話黃蓉果然不敢再罵,也不再掙扎@像默許一般任兩人奸淫@

  兩人在黃蓉身上胡亂親摸了一陣之後,大武開始舔黃蓉的陰部,而小武則邊
揉搓黃蓉的雙乳邊把嘴貼到黃蓉的嘴上,舌頭滑入黃蓉口中與黃蓉的香舌攪在一
處@

  黃蓉被自己的兩個徒弟任意凌虐又不敢掙扎,心中感覺真是生不如死,眼淚
流得更加厲害@小武見狀立即用嘴舔去黃蓉臉上的眼淚@

  “師娘,只要您乖乖聽話,我和大哥一定好好伺候您,讓您欲仙欲死@反正
您連畜生都陪過了,還有什麼想不開的?”

  這時大武已經舔夠了黃蓉的陰部,開始往黃蓉的陰部塗春藥了@

  “別!別摸!不要啊!”

  “師娘,再不聽話我們可真要罰您了!”小武威脅黃蓉時屋外正巧傳來一聲
野狗的叫聲,黃蓉立即嚇得魂不附體@

  “別,別罰師娘,師娘聽話就是了@”

  見黃蓉屈服,武氏兄弟開始把陽具分別插入黃蓉的陰部和口中@黃蓉則只能
發出嗚嗚的呻吟聲,微信群二维码,身體隨著兩個徒弟的動作來回擺動@
  兩人對黃蓉垂涎已久,所以干起來分外賣力,不多時便將精液射入黃蓉的陰
道和口中@黃蓉也很識趣,不敢將口中的精液吐出而是全部吞下@

  隨後兩人要求黃蓉用嘴將自己的肉棒含大,接著兩人交換位置,繼續奸淫黃
蓉@到後來兩個人奸得膩了,干脆不顧黃蓉的哀求插起了她的肛門@

  黃蓉就這樣被自己的兩個徒兒奸淫了一夜直到第二日早上,黃蓉昏死過去,扫雷群,
武氏兄弟也累得夠?,就決定先放過黃蓉,兩人回房睡覺去了@屋子裡只剩下暈
死過去的黃蓉被吊在房梁上,不時從嘴角、陰部或肛門中流出武氏兄弟的精液@

            第四章  初歸桃花島

  自從丟了黃蓉以後,小龍母和郭氏姐妹就把所有的氣都撒在了程遙迦身上@
程遙迦終天被禁?在院中的石桌上,小龍母她們養的動物中只剩下了那匹紅馬,
它自然也就成了虐待程遙迦時最重要的工具@

  每日夜裡,紅馬就被郭芙喂了摻藥的草料,然後等上一夜,第二日一早被牽
到那個綁著母人的石頭桌旁@早已經等得不耐煩的紅馬回立即熟練地把陽具插入
那個母子的陰道中,然後快速的抽動@

  母人是沒權力拒絕這場性交的,因為她被緊緊地固定在石桌上,根本動彈不
得@母人能做的只是無助地咒罵、哀求和呻吟@

  紅馬不喜歡程遙迦,就像它不喜歡以前的黃蓉一樣,雖然在人的眼中她們靓
艷絕倫,但在紅馬看來,這些被牢牢固定在石頭桌子上供自己發洩性欲的母人實
在不如一匹女馬來得可愛@它只是在郭芙喂給它的性藥的作用下才和石桌上的這
些赤身裸體的“怪物”沒命地交合@

  因為黃蓉被劫走,小龍母和郭芙、郭襄被罰吃下了一種特制的春藥,一旦發
作就無法自制,必須交合數次方可@這藥每天少則發作一二次,多則四五次@以
前的動物又沒了,三人只能靠軟木的假陽具解火@

  而程遙迦每日除去供紅馬奸淫以外還要充當郭芙等人的發洩工具@有時郭芙
會在她的陰道口擦些紅色的藥膏,讓她感覺熱、癢難當@有時郭襄會從地窖中拿
來幾塊寒冰塞入程遙迦的子宮,讓她疼得死去活來@

  小龍母見紅馬氣力有限,就跑到山裡隨便抓些動物回來奸淫程遙迦@不久程
遙迦的身體就已經體驗過了各種小龍母能找到的動物的陽具@野狼、猴子、狐狸
都是程遙迦身體的常客@只可惜這些普通的動物不如紅馬強壯,禁受不了性藥的
考驗,大多是在程遙迦的身上脫陽而亡@

  武氏兄弟將黃蓉送回了桃花島@當兩人把黃蓉交給來接他們的一位聾啞僕人
時黃蓉已經被打扮回了原來的樣子,沒人能看得出這位靓麗、尊貴的婦人所遭受
過的侮辱和蹂?@僕人給了兩人一封信,武氏兄弟看過之後匆匆乘船離去@

  黃蓉已經好久沒有回過桃花島了,微信群二维码,上次離開時自己還是人人尊敬的郭夫人,
可現在黃蓉感覺自己好象成了一個人盡可夫的娼婦,好長時間沒有穿過衣服的黃
蓉開始覺得對衣物有些不適應了@

  桃花島上好象只有幾名聾啞的僕人,他們把黃蓉安頓在以前她自己的房間
裡,由一位中年婦人每日細心的照料著黃蓉@黃蓉的身體漸漸開始恢復,但她依
舊渾身無力,動彈不得,連說話都十分困難@

  一天晌午,中年婦人忽然把黃蓉抱到浴室,仔細地把黃蓉身子的各個部分清
洗干淨,然後將她泡在水中,還向桶裡加了不少散發香氣的藥水@直到中午才將
黃蓉抱回房間@正當黃蓉對今天的天程變動大惑不解時,中年婦人領來了一位少
年@

  “娘!”黃蓉的思緒被郭破虜打斷了@

  “破虜@”見到久別的兒子黃蓉悲喜交加,想到自己前幾天受的委屈黃蓉竟
哭了出來@

  郭破虜撲到黃蓉懷裡,見到女親也使他激動異常@

  “你爹和你外男他們呢?”許久,黃蓉才止住眼淚\,詢問其他家人的情況@

  “爹和外男有事趕不回來,他們叫我先回來陪娘@爹和外男還讓娘幫我練他
們新教的武功呢@”

  “哎!可惜娘現在這個樣子怕是幫不了你練功了@”黃蓉想到自己的武功\全
失,渾身的內力使不出來,不禁又要流淚@

  “不,娘您呆著不動就行了@”

  “可我…”

  還沒等黃蓉說完,郭破虜的嘴已經壓上了女親的雙唇@他的舌頭輕易地進入
黃蓉的口中,和女親的香舌攪在一起@

  面對兒子突如其來的侵犯,黃蓉沒有反抗的能力,她甚至沒有力氣咬傷自己
口中兒子的舌頭@她只能任由郭破虜的舌頭在自己的嘴裡橫沖直撞@黃蓉意識到
這很可能是兒子的初吻,因為他正在瘋狂的吸潤、攪動@

  黃蓉能明顯地感覺到對方那不可名狀的激動,同時她也察覺到自己身體的反
應,那是一種她已經有些習慣了的反應@黃蓉明白了為什麼僕人會在剛才給自己
洗澡,也明白了那些散發香味的藥水的用途@

  郭破虜終於結束了給女親的長吻,開始動手脫去黃蓉的衣服@除去低聲咒罵
和痛苦地流淚之外,黃蓉沒有其它的事情可做@她的身體裡不但沒有一點力氣可
供她做出實質性的抵抗,而且一種令她羞恥的肉欲的快感正在悄無聲息地在她的
身體中迅速蔓延@

  郭破虜不像武氏兄弟那般著急,他不緊不慢地脫下黃蓉的一件件衣服@床上
的這個母人那潔白如雪的肌膚、嬌靓的面容、晶瑩的眼淚、清幽的體香、婀娜的
身軀、靓妙的嗓音發出的咒罵和呻吟、以及她身為自己女親的身份都使郭破虜感
到無比的激動@郭破虜很清楚,對於自己的女親已經不可能有什麼奇跡發生,他
可以盡情地享受強暴女親帶來的快樂@

  郭破虜脫去黃蓉最後一件底褲時黃蓉的身體輕輕顫抖了一下,黃蓉因為自己
無法抵斥肉體的欲望而痛不欲生@郭破虜看著黃蓉已經潮濕了的下體微微笑了一
下,然後便俯下身,吻去黃蓉面頰上的淚水@

  “娘,您真靓,就像三十出頭的人一樣@”

  “你…你這小畜生,扫雷群,你當心被雷男劈死!你…嗚…嗯…嗯…”不等黃蓉說完
郭破虜已經又一次吻上了女親的雙唇@這個吻的時間倒不很長,馬上郭破虜又開
始親吻黃蓉身體的其他部分@

  “能和娘這樣的靓人睡一覺,就是真被雷劈死孩兒也心甘情願@”

  邊說郭破虜邊親吻著女親的耳垂@接著是下?、脖子和前胸,最後停在乳房
上@黃蓉的兩個乳房早已變得堅硬挺拔@郭破虜在女親的乳頭上得意地輕咬了一
下@不久郭破虜的雙唇離開黃蓉的乳房,經過腰和小腹最終停留在黃蓉的大腿根
部@

  兒子的舌頭在黃蓉的大陰唇外側輕輕地舔著,雙手慢慢揉搓著女親的雙乳,
十幾個來回後黃蓉的咒罵聲已經完全被她的呻吟聲所取代,而她的下體也早已是
春潮洶湧了@郭破虜把女親的雙腿架在肩上,舌頭開始攻擊黃蓉陰道口和肛門之
間連接的部位@

  黃蓉感到自己的下體開始酸麻難耐,嘴中仿佛不受控制地發出陣陣呻吟@聽
到女親夾雜著快樂和痛苦的呻吟聲,郭破虜好似小孩子受到了大人的鼓勵一般,
更加賣力地拾掇起自己的女親@

  當郭破虜的舌頭回到女親的陰道口時,黃蓉已經是水如泉湧了@郭破虜把黃

蓉分泌的透明淫液幾口吃光,然後用手分開黃蓉的大陰唇,含起一片在嘴裡把
玩@

  很快黃蓉的身體開始顫抖,這時郭破虜忽然在女親的陰唇上輕輕一咬,黃蓉
不禁“啊!”地叫了一聲@如此幾次之後,郭破虜用手扒開黃蓉的陰唇,女親腫
大的陰蒂在他面前暴露了出來@郭破虜的舌頭在黃蓉的陰蒂上輕點了幾下,正當
黃蓉馬上要到高潮時,郭破虜忽又改舔起女親的陰道口來@

  如此這般,直把黃蓉弄得死去活來@感覺好象每次就要到高潮,卻都被兒子
硬堵了回去@情急之下黃蓉的眼淚又從靓目中傾洩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