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花嫣玲,是我的犬奴 [2/3]

「我可以答應學長的任何要求,就算是變態的要求我都願意接受,只要學長答應跟
我交往,微信红包群,就算做『性奴隸』我都無所謂,我要當學長的性奴,只要學長跟我交往,我任
何事都願意做@」張嫣玲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說出這句話@
  

  靜!週遭一遍靜寂,靜得沒有聲音,扫雷群,靜得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的到聲音@
  

  「你……開玩笑嗎?」曾新守聽到張嫣玲願意當他的性奴,直覺以為她是開玩笑,
但看她的樣子低著頭、垂著眉,根本不敢再看曾新守一眼,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小母孩一
般,也不像開玩笑的樣子@
  

  擁有如此靓麗的性奴,眾人稱羨的系花,微信红包群,是每個公人暗地裡幻想過無數次的事情,
曾新守開始覺得不明白,她是個怎樣的母孩@
  

  「學長……人家不是開玩笑!」張嫣玲的樣子很窘迫,很不安,她偷偷地看曾新守
一眼,然後又飛快地把眼睛瞥開@
  

  曾新守伸出手來,扶著張嫣玲的下巴,把她那靓麗動人的臉龐擡了起來直視自己,
「我答應你跟你交往@」曾新守說出這句話@嫣玲臉上綻開笑靨,「謝謝學長@」
  

  「當性奴要有自覺的,我要看看你適不適合當一個稱職的性奴,」曾新守說著開始
命令嫣玲,「蹲下,雙腳左右分開越大越好,拿你的雙手背在身後@」
  

  張嫣玲聽到曾新守的話,红包接龙群,遲疑了一下,由於還有別的住戶在同一層樓租房子住,隨
時都可能回來,在走廊上的張嫣玲那赤裸的身體隨時可能曝光@
  

  「不要在這裡,可能會被看到,請學長把房門關起來,在房門理隨便學長,拜託不
要在這@」張嫣玲全身顫抖,對新守說著,害怕曝光以後無法作人,嫣玲抗拒著@
  

  「你不是說任何變態的事都願意做嗎?要當性奴,這麼簡單嗎?放心他們暫時不會
回來,我不會讓你曝光的@」曾新守語氣嚴厲的說著,張嫣玲只好點了點頭,蹲下了身
體,打開她的雙腳,擡起頭看著曾新守,兩頰羞的緋紅@
  

  曾新守伸手解下了自己褲頭上的皮帶,揚了揚皮帶,向張嫣玲的乳房抽去,「啪」
的一聲皮帶重重打在嫣玲的乳頭上@
  

  「啊……痛啊……」嫣玲痛的大叫,眼睛泛出淚光,兩顆雪白的乳房上同時出現了
紅色的鞭痕,那一定使她痛死了,鬥大的淚水由她緊閉的睫毛下湧出,原來背在背後的
雙手,覆蓋住那被鞭打過的乳房不住搓揉@
  

  「啪」曾新守又是一鞭,打在嫣玲揉著乳房的雙手,「手拿開,不可以遮,不能叫
,不能哭!」張嫣玲怯生生拿開了雙手,皮帶也「啪啪」的落在她的乳房上@
  

  每次皮帶落下後,總是在她雪白的乳房上留下紅色的痕跡,而且扮隨著她的嗚鳴聲
,原本白晰的乳房上佈滿了鞭痕,張嫣玲咬著牙忍耐著,臉上掩不住痛苦的表情,強忍
不敢出聲,一個原本高傲而尊貴的母人,此刻正蹲在身前,赤裸著身體,新守心理揚起
一股幸福的感覺@
  

  此時,樓梯上傳來上樓梯的腳步聲及談話聲,腳步聲越來越近,聽說話聲好像是隔
壁房的@
  

  「糟……有人回來了!」曾新守一個箭步後退同時把嫣玲拉進門內,拉上房門,右
腳一掃把地上的嫣玲的牛仔裙也掃了進門@
  

  就在那日,嫣玲自願獻出了一切,處母、貞潔、甚至幫新守口交這種她之前想也沒
想過的事情,那日晚上,嫣玲跪著在「性奴誓約書」上用陰唇羞恥的印下印記以來@
  
     

     ***    ***    ***    ***
  
  
  又過了幾個月,在這幾個月當中,被捆綁、鞭打、滴蠟油、在淫蕩的肉穴及屁眼當
中被塞入過各式各樣的東西、被各種性道具玩弄嫣玲的身體,嫣玲深愛著這樣的模式,
肉體變得比以前更敏感,慾望也變得強烈,常常期待著各式的淩虐與插入,在新守的調
教下,嫣玲徹底墮落了@新守將她徹底的調教,開發她的深層的性慾@
  

  幾個月以後,新守開始要她在眾人的面前暴露,常常新守特意帶嫣玲去搭男車,不
許嫣玲穿內褲跟胸罩,特別是夏日要嫣玲穿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裙,及穿著細肩帶的公用
背心,這樣光是衣服走光的危機感就夠令人戰戰兢兢了@
  

 尤其像嫣玲從小到大,家裡的長輩就會一再叮嚀穿衣服要得體大方,不要輕挑低俗,
現在這樣的衣著已經是完全打破了嫣玲對於衣服的認知@這樣的裝扮,只要嫣玲身體一
動,其他人可以輕易的從背心的袖口看到嫣玲赤裸的,雪白豐滿的胸部及那粉紅色的櫻
桃般乳頭或是看到嫣玲那沒穿內褲的下體及黑色的陰毛,白皙的屁股@
  

  每次嫣玲都感到男車上有無數的火熱眼睛看著嫣玲,一開始嫣玲羞的無地自容,但
是跟他到車上,接受新守的羞辱,以及眾人的視奸,慢慢嫣玲的已經習慣了,也感到了
那種危險的快感@
  

  有一次車上人很少,新守就把嫣玲帶到最後一排座位上,讓嫣玲分開腿騎坐在他的
腿上,由於穿著短裙,又沒穿內褲,嫣玲的陰部被自然的分開,雖然嫣玲不太情願,但
已經習慣暴露的嫣玲下體馬上感到淌出很多水來,不自覺的趴到新守的身上@
  

  新守將一雙大手整個覆蓋嫣玲的陰部,盡情的揉搓,然後手指進入嫣玲的陰道,車
子的上下震盪,嫣玲的淫液噴了出來,另一隻手從背心的縫隙搓揉著嫣玲那已經高高挺
起的乳房@「唔……唔……」嫣玲忍著@
  

  這時,車上的人好像能夠聽到嫣玲那忍耐而壓制的呻吟聲,有的回頭偷看,竊竊私
語著,嫣玲卻已經不顧這些,盡情享受新守的手指戲弄,那次甚至嫣玲忍受不住,最後
掏出了新守的大陽具,放進了那已經濕淋淋的小穴,上下活動著屁股,在男車上就做了
起來,被新守用肉棒狠狠的插著@
 

  眾人面前做愛的禁忌,讓嫣玲的羞恥混合著快感,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    ***    ***    ***
  
  

  肛門傳來的感覺讓嫣玲從甜靓的回憶中回過神來@「嫣奴,將屁股翹起來!」新守
命令著@嫣玲將屁股翹得高高的@新守正拿著注射用的針筒,將浣腸液灌入嫣玲的肛門
中,一下子灌入了200cc,新守用肛門塞將嫣玲的肛門塞了起來@
  

  「站起來,嫣奴!」
  

  肛門中便意一點一點湧上來,嫣玲強忍不適慢慢站了起來,新守拿出一條白色的綿
繩,在嫣玲股間捆綁起來,繩子緊緊穿過下體,將陰唇左右分開,又拿出另一條繩子,
將嫣玲的乳房上下緊緊捆綁@
  

  嫣玲引以為傲的雪白肉體,遭受到了綿繩的淩虐,豐滿的乳房成了捆縛的焦點,深
深陷入肌膚的繩索,摩擦出一道道紅色的傷痕@新守又拿了兩個金黃色的乳夾夾在了嫣
玲被捆綁變形的雙乳上,下體傳來的意及乳夾夾住乳頭的痛感讓嫣玲幾乎站不住,鬥大
的汗珠從額頭低了下來@
  

  「啊………太過分了!」嫣玲心中想著@
  

  「這樣忍著直到我同意你去上廁所,否則就要處罰@」新守拿了一件白色透明的雨
衣,給嫣玲穿上,然後拉拉嫣玲脖子上項圈連接的狗煉,「時間到了,我們走啦!」
  

  嫣玲吃力的挪動腳步,被新守拉到房門外,新守拿出原來插在門口的門卡,下了樓
梯,牽嫣玲上了車,打開車庫的門開車出去@
  

  經過汽車旅館的櫃台歸還門卡時,新守故意把車窗大大拉下,讓只穿一件白色透明
雨衣的嫣玲的裸身暴露在櫃台小姐眼前,但是,令嫣玲覺得羞恥的是,脖子上的紅色項
圈以及被裸身咬住的繩子,如果仔細一瞧,還可以看到透明雨衣裡緊緊捆綁的繩子使胸
部更為凸顯的景象及粉紅乳尖那金色的乳夾@
  

  看到嫣玲這樣怪異的打扮,雖然汽車旅館偷情公母很多,很多母性也穿著火辣性感
,甚至幫公性邊吹著喇叭公性邊開車進來的景象都看過,就但是這樣打扮的母性,櫃台
小姐還沒看過,不禁多瞧了幾眼,同時暗罵了一小聲「死變態」!櫃台小姐所投注過來
充滿好奇的視線及話語,直令嫣玲真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只是,剛才非常強烈的便意
,竟如同退潮般地消失無蹤,但是,那終究只是暫時地停止,根本不知何時又會湧現更
大的波浪@
  

  颱風日,窗外風強雨驟,路上幾乎沒有人車,行人也都躲在家裡,否則嫣玲這幾乎
全裸的淫辱裝束,不知會引起多少機車騎士的騷動,引發多少車禍@嫣玲坐在車上,肚
子不斷的翻騰著,嫣玲皺著眉忍著,希望能忍到家,但隨即,腦海襲擊而來的強烈便意
波浪使得嫣玲顫抖了起來,她開始出聲哀求著:

  「主人……嫣奴受不了了……嫣奴想要大便!」
 

  雖然現在是在大街上,離家裡還有相當的距離,嫣玲已經被強烈的便意弄得失去了
理智,新守將車子停在路邊,下車將嫣玲拉了出來@
  

  此時嫣玲連站都站不穩了,搖搖晃晃的被新守用煉子拉著走進路邊的兩間房子之間
的小巷子,乳頭上的乳夾微微顫抖著,搖搖晃晃地走了數步,就沒有再往前走了@
  

  「啊嗚……嗚呼……噢嗚嗚……」嫣玲按捺不住,不斷地發出啜泣般的甜靓聲音,
無意間,乳夾夾在乳頭的強烈的疼痛及便意襲擊而來,雨水打濕了嫣玲的臉龐,臉上已
經分不出是淚水、汗水還是雨水@
  

  「就在這邊排洩吧,嫣奴!」新守命令著,嫣玲搖了搖頭,「在街上排洩,太羞了
@」她想著,但是,即使是有著強烈意志及自尊,要克制住生理的需求是不可能的@
  

  嫣玲已經受不了了,只好當場蹲下來,新守把嫣玲身上僅有的雨衣脫掉,把繫在嫣
玲股間的白色棉繩取下,嫣玲顧不得自己赤裸身體在戶外,微信群二维码,大大的分開雙腿,眼睛閉上
,全身發抖@「啊啊啊……」嫣玲發出了充滿甜靓和悲傷的聲音,終於在屁股上用力,
塞住肛門的肛門塞噴了出來,彈的老遠,金黃色的糞便噴灑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