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心闸”到“清风闸”

  “过去,拥堵不堪、‘以钱开道’;如今,清风徐徐、一帆风顺”。经常往返湘江枢纽的船主们发出如此感慨,源于湖南省长沙市纪委监委查处的一起违纪违法窝案——从“黑心闸”到“清风闸”

  余建新是一艘湘江货运船的船长,从事水上运输已经有30多年了,基本都是以船为家。4月18日,他告诉笔者,之前江上的船只在过闸湘江枢纽时秩序混乱,最严重的时候曾在水上堵了十几二十天,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困扰。如今,通航过闸时秩序井然、程序规范,他们不仅能多跑几趟船,还可以有更多时间与家人团聚。

  过去,拥堵不堪、“以钱开道”;如今,清风徐徐、一帆风顺。前后对比如此鲜明的原因,是湖南省长沙市纪委监委日前查处了一起违纪违法窝案。

  “过黑闸”“挂飞单”,货船通航乱象丛生

  2017年8月的一天,一个实名举报电话打到了长沙市纪委。“有多少货就要给多少钱,一船货是2000块钱,你没给钱就根本过不去。”举报人自称是湘江上跑船的船老板,举报直指湘江枢纽海事处公职人员收受他人财物、参与砂石经营运输等问题。接到举报后,市纪委迅速开展分析研判,组织成立调查组对举报问题进行核查。经查,举报电话反映的情况正是湘江通航乱象根源所在。

  据了解,湘江枢纽是船只往来湘江,行经长沙的必经通道。按规定,每艘船须完成挂单、安检等手续后才可排队依次过闸。对船主们来说,过闸时间的长短直接关系到航运业务收益多少,时间越快、运输周期越短,运输船的收益就越高。

  举报电话所反映的湘江枢纽海事处成立于2012年7月,是长沙市地方海事局的派出机构,主要负责湘江枢纽库区水域的通航安全监管、海事行政执法、通航组织调度、船舶规费征收、水域防污染等监督管理工作。海事处工作人员手握“通关大权”,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牢牢把着湘江上货运船主们的“经济命脉”。

  “由于通航管理的配套设施建设不到位,智能化程度不高,很多工作都是靠人工操作,使‘权力寻租’有机可乘。而一些船主为快速过闸,达到获取更大利益的目的,千方百计拉拢腐蚀海事处工作人员。”负责查办此案的市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刘强介绍,湘江枢纽海事处原处长李丽君、副处长杜建国两人作为单位的“核心人物”,不仅没有率先垂范当好廉洁表率,反而带领手下工作人员与一些不法船主称兄道弟、沆瀣一气,通航安全监管、组织调度等职权一度成为了这些“水耗子”们的“摇钱树”“聚宝盆”。

  很多船主反映,只要是向海事处工作人员送了“好处费”的船只,就可以获得通航“特权”,正常情况下过闸需要好几天的时间,不少船舶却能当天往返。而不懂“套路”、不送“好处费”的船主,有的竟要等待十多天才能过闸。船主老张告诉记者,有的船可以“挂飞单”,船还在岳阳,就已经在这边挂单了。船主老文说:“还有的船存在‘过黑闸’的现象。只要给钱,不管现在船在什么位置,都可以随时插队过闸。”

  “此道归我管,留下买路财”频频在湘江枢纽上演,船老板们苦不堪言。

  入干股当“老板”,13名“水耗子”被严查

  “损害群众利益的事绝不能含糊!”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要求市纪委迅速出击,还湘江一片宁静,还百姓一个公道。

  经过细致的排摸,市纪委很快锁定了第一批调查对象。2017年8月30日,长沙市纪委发布信息,市地方海事局湘江枢纽海事处原处长李丽君、副处长杜建国、下游安检队长熊建斌、执法队队员刘宇等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在审查过程中,市纪委工作人员抽丝剥茧、步步深入,将李丽君等人大搞权力寻租,“钱规则”开道的违纪事实查了个水落石出。

  2013年至2017年期间,李丽君、杜建国、熊建斌等人多次收受管理服务对象和下属的红包礼金、收受他人行贿的财物。市地方海事局执法大队工作人员胡志明一边收受船主送的“买路钱”,一边又多次送钱打点同事,为同样从事水上运输的家人谋求便利。“更有甚者,一些运输公司按所谓收费标准,每月向海事处正式职工每人支付5000元,临时聘用人员每人支付2000元。”市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刘昊敏说。

  收人钱财,与人方便。“水耗子”们在过闸、安检等环节给予那些货运船主“特殊关照”。不仅仅是出钱打点,一些船只更是想方设法与他们搞好关系。经查,李丽君、杜建国、胡志明等人,以占“干股”的形式参与砂石船舶经营运输,既不出资,也不参与实际经营,只需利用职权打招呼,让相关船舶违规、快速过闸,便可“坐收渔翁之利”。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