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微信群二维码 杀人者之间的对话

        今夜的圣巴德尔城注定不会平静。

        骚动在一座小旅馆中的开始的,无数黑骑士如同皮球一般被人踢到了大街上,骚动就此展开,周围的居民慌忙关进了门窗,透过窗户的夹缝,他们惊恐而又担忧的看着街道上,看着在白天井然有序的黑骑士化为狰狞的魔兽,仰天长啸。

        “还真全员霍拉啊,曼多萨的胆子够大的。”

        “他的胆子一直很大,别忘了,瓦利安提如何沦落到这种境地的。”

        嗖!

        说话期间,剑光与丝线飞舞。

        街道化为战场,无数化身霍拉的黑骑士忽闪着背后的翅膀,就像是见到烛火的飞蛾一般扑了上来,一时间,呼啸声、风声、吼声同时响彻在街道上。

        手持魔戒剑的骑士没有任何留手,他似乎要把十七年前在这个国家经受的苦难发泄一下,发泄在这些霍拉上,仅仅是素体霍拉而已,连铠甲都不需要召唤。

        呼吸涌动,血液的力量充斥在全身,无形的气焰覆盖于魔戒剑上。

        就像是苏醒的火龙,睁开眼睛,口中涌动着炽热的龙息。

        日之呼吸的力量一招接一招的涌现,怒火化身为实质在发泄。

        日之呼吸1之型圆舞!

        贰之型碧罗天!

        叁之型烈日红镜!

        肆之型

        拾贰之型炎舞!

        一整套的日之呼吸行云流水般的释放出来,街道上,到处都是霍拉被分尸的场面,炽热的气焰,甚至让霍拉的鲜血直接蒸发,根本没有飞溅的机会。

        这是日之呼吸的最后一招,拾叁之型。

        从1之型到拾贰之型,接连不断的施展,宛如一个轮回般即为拾叁之型。

        毫无疑问,这套斩杀鬼的呼吸法,在骑士的手中,化为了斩杀霍拉的利器。

        甚至于,效率高到让艾玛都有些无从下手。

        “那种招式是怎么回事?骑士的修行法有这种东西吗,还是说,不同于魔戒系普的修行方法?”

        随手一甩丝线,将一只倒霉的霍拉丢向空中,然后丝线瞬间缠绕,将其切碎。

        艾玛看着周围已经清理一空的街道,颇为惊讶的说道。

        即使是普通的骑士,想要这么快速的解决霍拉,不用铠甲也不行的吧。

        惊讶的不止他一个人,一直关注着这场战斗的首领也震惊了。

        “这种力量,绝对不是无名之辈,曼多萨那个家伙是故意的吗等等,那身装扮是!”

        死死的盯着雷尔夫的打扮,白色的魔法衣即使在夜色下也能够看的到,持剑斩杀霍拉的身影和男子记忆中的那道身影缓缓融合了。

        “!”

        长啸一声,男子从天而降,直冲向雷尔夫过去。

        刚刚将周围的霍拉屠戮一空的雷尔夫,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转头一看,一道剑光呼啸而至。

        砰!

        剑与剑之间,爆发出电弧般的火花,猝不及防之下,雷尔夫后退几步,卸下了力道。

        在这时,他看清了对方的打扮。

        一身和赫尔曼风格类似的骑士服装扮,一手持剑一首持盾,其身份已经很明显了,至于那张脸,看起来倒是不难看,隐隐有两道泪痕从眼角划下。

        “看起来,你就是黑骑士的首领了。”

        “你这家伙,是牙狼吗”

        男子并没有回答雷尔夫的问话,反而以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雷尔夫。

        “别瞒我,我曾经见过,上一代牙狼战斗的身影,深红色的剑鞘、白色的魔法衣,还有黄金骑士专属的魔导轮。”

        “眼力很准嘛。”

        “告诉我,你是罗贝尔特的孩子吗?”

        “罗贝尔特?那是谁?抱歉,我可不知道我那便宜老爹的名字。”

        雷尔夫持剑摆出招架姿势。

        这也是自然,炎之刻印的剧情早就抛在脑后了,所以他自然忘了,罗贝尔特是赫尔曼的弃名,在剧场版中,赫尔曼的遗腹子也继承了这个名字。

        “哈哈哈,我想也是,毕竟,他的儿子活到现在也不过十七岁而已。”

        话音刚落,男子动了。

        手中的长剑如同子弹般刺出,劲风呼啸着冲向雷尔夫的脸上。

        但是,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双方来说也只是试探的攻击而已。

        魔戒剑挥动,双方的剑刃在碰撞之间爆发出丝丝火星,瞬息之间就已经交手了几个回合。

        “有意思,这份剑术,这份强大,不愧是牙狼。”

        “你也很不错,但为何要堕入黑暗之中?是因为十七年前的猎巫行动吗?”

        凭借教手,雷尔夫也察觉到了,眼前这个人的剑术之高,至少是称号级骑士的程度,这样的人,除非遭遇巨大的变故,十七年前的猎巫运动是最有可能的。

        “如此强大的力量,如果面对霍拉的话,那一定是可靠的伙伴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如此强大的力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声音一样,男子忽然放肆的大笑起来,那笑声,充满了不屑。

        他笑了足足有十几秒才停了下来。

        “真是难看呢,你告诉我,不能守护伙伴的力量,被人肆意欺辱却不能反抗的力量,这种力量,只能守护那些愚昧无知,残酷无情的人类,这种力量,能够被称之为强大吗!看你的年龄,你没有经历过吧,被守护的人类追杀,被人视为恶魔,被人用弩箭万箭穿心的痛苦!”

        男子仿佛是触碰到了什么开关一般,看着雷尔夫,话语如同开闸的水库一般,喷涌而出。

        “告诉我,牙狼,这样的人类,值得我们守护吗?这样的人类,值得我们去奋战吗?”

        毫无疑问,这恐怕是经历了猎物行动的守护者,大部分都会有的情绪。

        守护者也是人,经历了那样的惨剧,即使堕入黑暗恐怕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吧。

        “你错了,那场运动我是亲历者,我经历过,被拯救之人背叛的事情,我也感受过,弩箭刺穿身体的痛楚,这些我都知道。”

        平静的话语发出,月光的映照下,魔戒剑正闪烁着光辉,映照出了雷尔夫的容貌。

        “但是,在回答你之前,告诉我,为什么要帮助曼多萨!这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他导致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