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微信群二维码 战斗开始

        对于任何一个经历过猎巫运动的人来说,那绝对是比霍拉还要残酷的梦魇,为此堕入黑暗的话,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君不见,雷尔夫身上的黑暗最初也就来源于这场运动中。

        但让他无法理解的是,眼前这位骑士,堕入黑暗之后为何还要在曼多萨的手下效力?

        只是,面对雷尔夫的质问,男子却显得嗤之以鼻。

        “说到底,即使是牙狼也依旧坚持着那可笑的理念啊,我和你不同,虽然那场运动是曼多萨发起的,但他让我看清了这世界的本质,看清了这人类的本质,这样的人类,不值得我们守护,我们,应该是统治他们的人!”

        “……”

        听到这里,雷尔夫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着剑柄的手不由得抓紧了几分。

        “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你不是牙狼吗?告诉我,黄金骑士,我们有什么理由去守护这些无耻的人类。”

        男子依旧在质问着,并非是在发泄,而是向雷尔夫这位牙狼展现出人类的劣根性,想让他认同自己的观点。

        可惜,雷尔夫似乎并不打算与他交谈了。

        嗖——!

        砰——!

        剑与盾的碰撞声清脆的响起,雷尔夫已经冲到了对方面前。

        “怎么了,黄金骑士也无话可说了吗?”

        “不,只是没有必要了。”

        “什么?”

        “当初,为了对付吃人的霍拉,魔戒骑士穿上了铠甲,一代又一代的人继承了前人的铠甲,同样,也将这份守护的意志继承了下来。”

        守护,是一种精神,经历了一代又一代的传承,无论是过去,将来,还是现在,都是如此,这一点,即使是杀过人的雷尔夫也不会否认。

        同样,就算是他也不会说对于当初围攻他的士兵一点怨恨之情都没有,但,他也知道,他真正的敌人,是曼多萨。

        “将所有的罪责推到被迷惑的人类身上,反而不去追寻真正的幕后黑手,你这家伙,堕落之后连脑子都变得也有问题了。”

        魔力如同泉水般涌动着,化做无形的气焰覆盖在剑刃之上,炽热的气息朝着周围蔓延。

        用力一击,荡开盾牌,魔戒剑正直劈下。

        轰——!

        烟尘溅起,强大的气劲甚至直接将屋顶上的砖瓦掀翻。

        “切,就算是牙狼也依旧沉浸在那虚假的使命中吗?算了,最有效的交谈方法果然是战斗啊,我名贝纳多·狄翁,原为翠暝骑士泽克斯,而现在,我是——暗黑骑士泽克斯!”

        说吧,名为贝纳多的骑士举起了左手,盾牌挡在身前,剑刃与盾牌猛然一抨击,迸射出如音叉般的声音,下一秒,圆环的空间缝隙在前方展现。

        一阵黑色的气焰中,贝纳多着装了铠甲。

        毫无疑问,堕落的骑士铠甲都是黑色的样子,那如同黑曜石般的颜色,金边点缀,相比其曾经见过的原吾,贝纳多的铠甲少了些许狰狞,多了几分高贵。

        “不对,你不是骑士!”

        嗡——!

        雷尔夫也没有犹豫,举剑召唤。

        被黑夜笼罩的街道,在这一刻被神圣的光芒照亮。

        赤瞳金身的黄金骑士出现在贝纳多面前。

        “真是怀念啊,这幅身姿,我已经十七年没有见过了,当初我也没想过,有一天竟然会成为牙狼的对手。”

        “你没想过的事情还多着呢。”

        雷尔夫说着,身体稍稍蹲伏,随即身形化做一道闪光直奔贝纳多而去,剑刃之上,炽热的气焰已经升腾。

        见状,贝纳多也没有迟疑,整个人也是一跃而起。

        “吼——!”x2

        两声宛如猛兽般的怒吼同时响起,标志着这场战斗的开始。

        金与黑,光与暗,两个对立的存在,二者都是武艺高强的骑士,当这二人展开战斗时,毫无疑问是一场大战。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仅仅是一动手,便掀起了惊涛骇浪。

        砰——!

        剑刃与剑刃的碰撞,迸发出无形的气劲,青石的地板都被这股力量硬生生的震碎。

        达到通透世界状态的雷尔夫在近战状态下几乎是无敌的,在这无数的世界中,唯一能压制通透世界的人,也只有当初化身黑暗骑士的雷肖古,贝纳多虽然强大,但却不代表他的剑术足以战胜雷尔夫。

        只是,骑士之间的战斗从来都不是仅依靠剑术决定的,战斗的经验,魔导力的强弱,以及战斗的方式都是决胜因素。

        堕落为黑暗骑士的贝纳多,早已经没有了铠甲的魔导刻,也就是.s的时间限制,这让他面对魔戒骑士先天就有着巨大的优势,更不用说失去了束缚的他,危险性远胜其他的骑士,就像蝙蝠侠一样,一个没有任何底线的蝙蝠侠永远都是最可怕的。

        所以,雷尔夫并没有很轻松的拿下他,但同样的,贝纳多也始终处于被压制的状态。

        “有趣,果然黄金骑士名不虚传呢,哈哈哈,我早就想这么做了,和实力强大的骑士痛痛快快的战斗一场,看起来投身黑暗的好处很多呢。”

        “你的话真多。”

        交手几个回合没有战果,雷尔夫一转攻势,抬手一剑刺向贝纳多的双眼。

        见到这一幕,贝纳多却并没有闪躲,反而欺身而上,左手微微抬起,盾牌挡下了这一击,随即又是一剑刺向雷尔夫的胸膛。

        砰——!

        雷尔夫抬起左手,手甲化为盾牌挡下这一击。

        “有盾牌的不止你一个!”

        说罢,再度上前攻去。

        远处,艾玛看着二人战斗的身影,无奈的发现,这种程度的战斗她很难插得上手。

        “真是的,骑士之间的问题就给我自己解决吧。”

        说完,她看了一眼远处,各处的黑骑士正朝着这里群涌而至,当即心念一动,借助魔导具朝着那边冲去。

        她打算将这些霍拉顺手解决掉。

        不过就在这时,三道身影忽然从街道上冲了出来,所过之处黑骑士尽数被打倒。

        艾玛看去,却发现,是赫尔曼、莱恩以及门矢士三人。

        “哦,算算时间,你们也该到了,没想到在这里碰上啊。”

        “哟,艾玛酱,又见面了。”

        赫尔曼也在这时看到了艾玛,高兴的打着招呼。

        但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一声巨响,吸引了赫尔曼的注意力,他转头看去,那个手持盾牌的黑暗骑士映入眼帘。

        这一瞬间,赫尔曼的动作停滞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