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微信群二维码 影子牙狼

        既然已经从大臣的口中得到魔戒骑士这个称号,其结果也显而易见了,大臣已经和霍拉脱不了干系。

        既然已经决定动手了,那就别给对方机会。

        一剑斩出,剑刃直接对准了对方的胳膊,雷尔夫没有杀死他的打算,应该说暂时没有,霍拉的信息还要从他那里得到,所以,他的目的就是解除对方的威胁,然后用最短的时间问出霍拉的动向。

        对于人体结构了然于心的雷尔夫很自信,这一剑可以让他的胳膊瘫痪而不伤及性命。

        然而,就在这时,大臣却做出了出乎意料的一幕。

        肥胖的身躯爆发出了不符合其身体的速度,竟然顺势一闪,躲过了这一剑。

        毫无疑问,大臣是个高手,这一点恐怕谁都没有想到。

        但是——

        雷尔夫握紧了剑柄,魔戒剑再度转换轨迹,朝着大臣的脖子斩去。

        虽然从刚才显露出来的那一手来看,大臣也是个习武之人,甚至本身的格斗技称得上是高强,可面对达到通透世界状态的雷尔夫来说,也不过是多费一两招的意思而已。

        深深吸了一口气,通透世界发动。

        噗呲——!

        大臣的胳膊被魂钢剑刺中,飞溅起了一道血花,整个左臂软软的瘫下,没有丝毫的动作,很显然,这条手臂已经废了。

        可大臣却趁着这个机会,右手直接摁在了墙上的一个机关,下一秒,他的脚下出现了一道暗门,整个人直接滚了下去。

        “嗯?”

        雷尔夫下意识想要追过去,但却察觉到了不对劲。

        “扎鲁巴,这是……”

        【是结界,那家伙利用邪气在这里张开了结界,小心点,如果贸然进去的话,你有可能连铠甲都召唤不了。】

        嗡——!

        听了扎鲁巴的话,雷尔夫直接召唤铠甲,化为了牙狼·暗形态。

        既然有可能召唤不了,那提前召唤不就行了,雷尔夫还不信,这下面还有霍拉能强制剥夺铠甲不成?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牙狼被召唤时所闪耀的光辉,照亮了房间的所有地方,却没有照亮这个地下室。

        做完这一切,雷尔夫没有犹豫,紧随其后冲了下去。

        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大臣并没有来的及找到地方躲藏起来,雷尔夫冲下了楼梯,直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落到了地下室的最底层。

        轰——!

        大臣魁梧的躯体就像是充气娃娃般被雷尔夫狠狠的摁在墙壁上,下一秒,魔戒剑刺中了他的右臂,直接将其神经切断。

        “哇啊啊啊——!”

        养尊处优的大臣如何受过这种痛苦,忍不住惨叫出声。

        “霍拉到底在哪里?还有,为什么你能够操纵他,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咳咳,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你们这群人应该不会对身为人类的我出手才对,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是说你是所谓的堕落的一员……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大臣的口中再度发出惨叫声。

        雷尔夫缓缓的将剑从大臣的腹部拔出,一双赤瞳尽显冰冷。

        “你可以试试我会不会对你出手,我见过很多像你这样的人,让你们肆无忌惮的活下来的话,甚至比霍拉还要可怕,所以我不会留手,而且,我堕不堕落,也不需要你来评价,就算是我现在堕落了,杀的第一个人也是你,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或许是这黑金的狼盔实在是太过于恐怖,大臣惨叫过后,颤颤巍巍的开口:“在那里,那个石雕,我是因为那个才能操纵它们的。”

        雷尔夫听了,下意识看过去。

        这地下室的中央是一块突起的石桌,石桌上放着一个不起眼的黑色石雕。

        不过,看到的一瞬间,扎鲁巴认出了它。

        【雷,那是古时候的魔导具,原本是堕落的魔戒法师操纵霍拉的东西,不过已经失传很久了,看起来这是留在魔界中的一个,跟随着时空裂缝来到这里,又被这个好运的家伙捡到了。】

        “原来如此,对他来说确实是好运,但对于这个世界的人们来说,这却是悲哀,喂,剩下的霍拉你放在了哪里?!”

        “就在这里,摁下石雕下的机关,就能看到了。”

        听到了这话,雷尔夫皱了皱眉头,他收起了牙狼剑,拿出魔导笔凌空书写了一个‘解’字,落到了地下室的墙壁上,顿时,一道光芒闪过,设置在地下室墙壁上的法阵顿时被解开。

        “看起来你从那东西上也得到了不少东西呢。”

        无论是布置在时空裂缝附近的法阵,还是地下室的结界,都不是操纵霍拉就能够设置的,似乎只有一个解释,大臣在获得石雕的时候,也获得了部份魔戒法师的传承。

        但这些雷尔夫并没有时间理会,他提着大臣走到了石桌前方,伸手拿起了石雕,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轰——!

        无尽的邪气从石雕上迸发而出,仿佛有生命一般朝着雷尔夫的全身缠绕上去。

        “什么?!”

        看到这一幕雷尔夫似乎猝不及防,也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从地下室的阴影中闪现,直接一击夺下了雷尔夫手里的大臣。

        “真是可惜呢,就算是黄金骑士也大意了吧,被这么多的邪气附身,铠甲也会直接石化无法行动的吧。”

        那道身影缓缓的落下,转头看向被邪气缠绕的雷尔夫,发出了肆意的嘲讽。

        而雷尔夫见到他的一瞬间,却吃了一惊。

        因为眼前这个人,外形和他一模一样,都穿着牙狼的铠甲,只不过,他的铠甲却是如同水墨般的漆黑。

        “你……原来如此,是牙狼的影子吗?”

        “不错,这是吸收了黄金铠甲的光辉凝结而成的影子铠甲,和你很配不是吗?”

        影子牙狼肆意的嘲讽着,看着黄金骑士陷入了致命的危机。

        “真是难以置信,牙狼中竟然会出现你这样行走在黑暗边缘的人,但无所谓了,现在的你,即将迎来终结。”

        说着,影子牙狼一抬手,整个地下室发出了机括的轰鸣声,一块块墙壁升起,露出了隐藏在墙壁后面的事物。

        “来吧,我的同胞们,牙狼光辉湮灭的时刻到了!”

        一声令下,被封在罐子中的霍拉破罐而出,顺着邪气朝着雷尔夫扑了过去。

        而被邪气缠绕的雷尔夫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将自己淹没。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