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 第52亚洲图片88tiamen888 梦呓私语

    沐昧在病中,只觉得人来人往,却全然记不真切。

    似乎躺了有小半月,才觉得渐渐好转,意识渐渐清晰,身体却依旧虚脱无力。

    千窍仍不让苜蓿回来居住,自己却不再时时守着,偶尔去往枢卯那里,诊治她那日受冷后同样加重的病情,偶尔去其他几个发轻微伤寒症状的女孩儿那里,忙得不可开交。

    某日,千窍外出,沐昧正喝完汤药,躺着入睡,半梦半醒中隐约闻到身旁有玉兰花香,以为自己又在做梦,却听到声音真切:“怎么搞的!一点儿都不会照顾自己!”

    “嗯……谁像你那样会照顾人啊……”沐昧迷糊中含糊嘀咕,“一会儿给苜蓿带家书,一会儿给茯苓传香囊,四处留情,倒显得对我有多特别似的……”

    司空珩不语,见沐昧蜷缩在被窝中,弯作弓型往床上的暖炉旁靠,问:“冷?”

    “嗯……你又不给我暖被窝……”沐昧迷迷糊糊中嘟囔一句。

    司空珩脱下白裘大氅,重压在沐昧被窝上,整个人盘腿钻入沐昧被窝,解开深衣纽扣,把她放在自己怀中,又紧扣住衣服,一层层把沐昧包裹在热气当中。

    “沐昧”,司空珩抱着沐昧,低眉看她在怀中睡得安稳。

    “嗯?”沐昧迷糊中应了一声,心想,今日梦中他怎么这般话多。

    “我马上,要去打仗了。”司空珩低垂着眼眸,细看着怀中的小人儿。

    细嫩粉肉的脸颊,白皙渗汗的皮肤贴住乌黑的头发,浓密低垂的睫毛盖住紧闭的眼睛,整个人静谧而白净,与几个月前相见,已经大有不同,心中未免深受触动。

    小丫头,已经在慢慢长大,若有一天,要守不住她……该怎么办呢?

    “打仗?”沐昧迷糊中询问,“你要去哪儿?”

    “鲜卑拓跋部入侵秦州北部,新平告急,皇甫盛请求秦、凉两州援助。”司空珩低眉看着沐昧,温声敞开心事,“当日,西凉城围战余万年一事,皇甫盛帮了大忙,如今,他做太守的新平有难,凉州不能不帮。此次派兵,这场仗若打得好,秦、凉两州势力,我或许能巩固许多。凉州局势纷杂,如履薄冰,沐昧,你知道我有多难么?”

    “你坚持住……不会有事的……”沐昧翻了个身,睡梦中,钻在他怀里,现实中还真的暖和了起来。整个冬天,这间屋子就没这么暖和,睡着真舒服啊。

    司空珩看着她迷糊中,敷衍安慰人的模样,苦涩淡笑一声。

    抱着沐昧,看她熟睡,把她放好,掖好被角,悄声离开。

    出门,与千窍碰个正着。千窍见司空珩穿着单衣,外面并未套大氅,不禁一怔:“王爷,天这样冷,你穿这样单薄,万一冻出个好歹,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碍事”,司空珩示意了下屋内,“炭火似乎不太够,沐昧睡有些冷。”

    千窍闻言,伸脖向屋内探望,无奈叹声:“说来也没办法……若做得太特殊,其他人心中难免揣测,到时候她身份暴露,倒反惹祸。”

    “叶戟知道她身份,和当年的事情真相以后,有没有对你好些?”

    “她那性格,要跟我道歉认错,这辈子怕不可能了”,千窍轻笑一声,微微抿嘴,片刻后又严肃温声,“但自那日,枢卯告诉她沐昧身份,她对沐昧的关切确又深了几分,平日与我见面,也会刻薄几句,便知她早已理解当日夫人行径了!”

    “如此,便太好了,这么多年,你受委屈了。”

    “当年,我随父亲入象雄王宫,替王诊治。因医治不利而被赐死,从象雄一路逃命,若非碰到夫人,我父女俩早就没命,我父亲更不可能活到安然病故。夫人对我和父亲,有救命之恩,我为夫人做这些,又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千窍”,司空珩斟酌了下,叮嘱,“此行前往新平,叶戟要带着黑影卫一同前行,战局莫测,也不知多久才能归来。枢卯病着,你打点好千机院,照顾好沐昧。”

    “放心”,千窍看向司空珩,“这里有我看顾,你一切小心。”

    “嗯。”司空珩答应一声,又回望了下身后的房间,出神了片刻,转身离开。

    千窍忧虑,皱了皱眉,轻推开门,见沐昧被子上叠盖着件白色大氅,不禁一怔。替她掖好被子,又照看了一会儿,微微犯困,不知不觉间竟也开始迷糊。

    沐昧从睡梦中醒来,见身上压着件白色大氅,不禁一怔,想到方才睡梦中发生的事,不由得一惊。见身旁千窍正撑着头打盹,忙轻推了她:“新平是不是出事了?”

    “嗯?”千窍从迷糊中醒来,听沐昧又问一回,便答,“鲜卑拓拔部侵犯新平,新平太守皇甫盛向凉州求助,叶戟带着黑影卫,和王爷去了新平。”

    原来,竟不是个梦!沐昧心中“咯噔”一下,直担心司空珩此行的艰难惊险。

    自叶戟离开,不久后木槿也离开了千机院,香车与杜若病着,待沐昧病好后,却依旧只有留兰、苜蓿、百蕊、风信、茯苓几人出没,因叶戟木槿不在,千窍既要照顾病人,又要照看千机院一应事宜,也无暇顾及众人训练,几人竟闲散了有大半个月。

    到枢卯病情彻底好转,众人才渐渐恢复了训练。后来几日,又慢慢恢复了课程,整个千机院才又变得正常。如此,一个冬天过去,沐昧偶尔从千窍枢卯口中听到前方战局,偶尔与苜蓿、百蕊等人交谈朝中局势,不由得为司空珩担心忧愁。

    三月初春,留兰、香车帮巧婆准备为谷雨祭祀祈福所烹猪羊,千窍带苜蓿、百蕊和风信入千机谷采药,丹琶带着杜若、茯苓抄画祈福烧纸,沐昧帮枢卯翻新菜园耕作。

    事情做完,沐昧在红木林中练剑,忽然听到一阵窸窣响声,以为惊蛰快到有蛇出没,剑气一挥直斩异动方向。忽然间,白影惊掠绕到身侧,熟悉的玉兰清香。

    “王爷?”沐昧惊收了剑,发怔看着司空珩。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