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微信群二维码 离去

        血祭恸哭的败亡是注定的。

        虽然丈瑠的第一次奇袭并没有作用,但雷尔夫和门矢士的强力援助还是给他创造了机会。

        环绕着真正火焰文字之力的刀刃洞穿了血祭恸哭的身体,让血祭恸哭一瞬间就遭受了重创。

        但还没完,刚刚承受完这一招的血祭恸哭,硬接的却是其他人的大招。

        门矢士直接召唤九名骑士的最终形态,同时发动绝招。

        顿时,骑士踢爆裂炮火焰斩等等,加上他总共十位骑士的最终绝招无一遗漏,狠狠的砸在血祭恸哭身上。

        真剑者这边也是如此。

        猛牛火箭炮外道覆灭!

        乌贼六轮弹!

        两道强力的攻击后发先至,将重伤垂死的血祭恸哭打的更是近乎崩溃,而在最后,雷尔夫的牙狼斩马剑和丈瑠的烈火大砍刀洞穿了他的身体,将他最后一丝生气断送。

        至于之后的第二条命,也算是有惊无险。

        侍霸王加假面骑士j的组合天衣无缝,加上在一旁牵制的龙化心灭兽身,将其第二条命彻底断送。

        三途川的河水退去,外道众尽数消灭,这一战,侍战队全胜。

        “既然你打算留在这里,我就先回去了,记住,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可别忘了还我人情啊。”

        战斗结束之后,门矢士对着众人告别。

        当然,还没忘记在志叶家多呆几天,享受了各种美食。

        “我当然会记得,不过你嫖了我这么多形态,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凭实力嫖的为什么要表示?而且,这一次我不是随叫随到了吗?”

        门矢士微微一笑,拿出相机对准了雷尔夫。

        “喂,等等……算了,反正我摆的姿势再好你也拍不好。”

        原本雷尔夫还想摆个帅气点的姿势,可忽然想到这家伙的照相技术,随即也放弃了。

        听了这话,门矢士的嘴角不由得一抽,但也没说什么,只是认真的看了一眼雷尔夫,拍了照片转身消失在水银般的次元壁中。

        “我记住这句话了。”

        “早该记住了,我为什么不能出点音效卡呢?”

        摸了摸下巴,雷尔夫很想像电王那样整一把门矢士,但随即还是放弃了,魔戒骑士没有那么花里胡哨,而且,就算是花里胡哨也不会表现在变身的提示音上。

        送走了门矢士,他回到了志叶家。

        文字之力的学习还在继续,他准备用一点时间至少将文字之力的基础打好,而法术的修行方法还需要交给丈瑠。

        值得一提的是,在打败血祭恸哭之后,集结起来的真剑者也离开了,他们为了剿灭外道众放弃了自己原本的生活,现在,生活再次回归正轨。

        真剑蓝,池波流之介,回到了自己家中,为了成为歌舞伶人而努力着。

        真剑绿,谷千明,继续学业。

        真剑黄,花织琴叶,回去照顾自己的姐姐。

        真剑粉,白石茉子,继续回到幼稚园当老师,并一直为成为新娘而努力着。

        真剑金,梅盛源太,推着寿司摊周游世界,为了将自己的寿司摊打上米其林评价而奔波。

        而真正的十八代当家,志叶薰经此事件后,认志叶丈瑠为义兄,平时做为十八代当家的代理处理志叶家的事情。

        她本人则日常隐居幕后,努力修行着。

        雷尔夫则在这里呆了近四个月。

        在这四个月中,他将文字之力终于修行到登堂入室的地步,顺便还趁着这段时间将自己所学融会贯通,更上一层楼。

        除了文字之力以外,最为值得称赞的收获,恐怕就是他的呼吸法达到了通透世界的程度。

        所谓的通透世界,是脑中变得透明便可看见的世界,竭尽全力拼搏经受住痛楚之后,才可到达的至高领域。

        通过集中并关闭多余的感官,生物的身体看起来会变得宛如透明一般,自身行动速度,对攻击的预测和回避都会有显著的提升,对手肺部的血管流动亦清晰可见,自身肌肉的收缩也能更快的把握,根据需求连斗气也可以自由的关闭,因为感知加速敌人的行动也会看起来变慢。

        原著中,碳治郎的父亲便是习得这一境界,才可以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一招砍下熊的脑袋。

        一切是水到渠成,经历了无数世界,和无数强敌战斗过,整整三年的厚积薄发,让他达成了这一成就。

        离别的日子最终还是到来了。

        “这些日子,承蒙你照顾了,如果有危险的话,我还会回来帮助的。”

        相对而坐,雷尔夫对着丈瑠道谢道。

        而丈瑠则将一块早已准备好的密碟交给了他。

        依旧是刻有净化文字之力的密碟。

        “不用谢,如果不是你的话,也不能那么容易打败血祭恸哭,你的文字之力才刚刚踏入正轨,这块密碟是由我和源太制作而成的,相比起之前的那一块,蕴含的文字之力要多得多,效果也强很多,但依旧只能使用三次。”

        说到这里,丈瑠顿了顿,继续说道。

        “当然,这是你不会文字之力的前提,现在你学会了文字之力,可以向其中注入,只要不是超过密碟承受的上限,可以一直使用下去。“

        “嗯,我收下了。”

        “一路平安。”

        简单的道别之后,雷尔夫离开了志叶家,回到流牙的世界。

        丈瑠所给予的密碟确实好用,当净化的文字之力将波奏身体内的霍拉力量彻底清除的时候,流牙和符礼已经泣不成声。

        因为霍拉力量根深蒂固的原因,波奏属于魔戒法师的力量也产生了变异,只能将其一起去除,也就是说,她只能当一个普通人了,但这对她真的无所谓,她唯一的念想,就是照顾好流牙。

        值得一提的是,符礼和波奏日久生情,似乎有走到一起的趋势,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终于拯救了想拯救的东西,感觉很不错吧。

        “嗯,总算是舒畅了。”

        望着黎明的城市,雷尔夫伸了伸懒腰。

        “将霍拉化的人类救回,我算是头一个吧。”

        别说的那么轻松,这只是特例而已,如果普通人真的被霍拉侵蚀了,你连救都来不及。

        “我知道,好了扎鲁巴,去下一个世界吧。“

        雷尔夫自然是知道的,波奏这种情况十年难得一见,只能归结于运气好罢了,但,他终究还是拯救了原本死去的人们。

        这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希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