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刃 第69微信红包群二维码 态度

    这边的动静终于还是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很快就有人赶了过来,看到两人打的激烈,纷纷喊着住手。

    只是一个步步杀招,一个拼命抵挡,无一人肯先停止,终于有人去喊了青山堂主过来。

    片刻后,听到熟悉的大喝声和脚步声,莫窈眼眸一闪,手中剑势一顿,而拼命抵挡着的如莺见状大喜,手中剑毫不留情地朝莫窈的胸口刺了过去。

    莫窈不闪不避,胸口中了一剑,顿时闷哼一声,人就往下倒去。

    如莺傻眼了,紧接着就感觉胸口一痛,被人一掌打落在地,顿时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抬眼看到青山堂主抱着莫窈落在地上,如莺几乎咬碎了银牙,再看向莫窈的目光犹如淬了毒的刀子,只是胸口的疼痛终究是令她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莫窈靠在青山怀里,一手抓着他的手臂,脸色苍白的吓人,小声道:“青山……堂主。”

    青山点了她几处大穴,给她止了血,皱眉打量着她,轻叹了口气:“别说话,我带你回去。”

    说着一眼也不看躺在地上的如莺,就抱起了莫窈径直回了她的院子。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散了,没有一个人来帮如莺的忙。

    如莺站起身,恨恨咬牙。

    躺在熟悉的地方,莫窈抓着青山的衣袖,不让他离开,虚弱道:“青山堂主,这里有蛇。”

    瞧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青山终究不舍,拍了拍她的手,安慰:“放心,我这就叫人去通知阁主。”

    莫窈没再说话,由着他出去吩咐了,捂着胸口闭上眼睛。

    她的确怕蛇,不过那是以前,现在没那么怕了,不过看到时还是忍不住心慌。

    即便如莺只是为了吓唬她,没有想动杀招,莫窈也不会让她好过。

    小五过来帮她上了药,缠上纱布,又重新给她穿好衣服。

    这个伤并不要紧,莫窈还是避开了危险之处,只是看着凶险罢了,伤口又深,可见如莺也是不打算留手了。

    莫窈冷笑,也罢,这次看看谁倒霉。

    不多时,青山回来,询问了小五发生了什么事,又找到屋子里被砍的七零八落的竹叶青蛇,不由摇头失笑。

    他埋怨着:“不过是一条蛇,至于就和人拼命?”

    莫窈瘪了瘪嘴,泪眼汪汪:“可我最怕蛇了,如莺还要往我屋里放蛇,分明是不安好心,我岂能罢休?”

    青山自是知道她怕蛇的缘由,也不再责备她了,宽慰了几句:“好了,你先歇着,不要多想。”

    莫窈委屈地答应了。

    没过多久,殷逍就来了,身后还跟着裘宁,殷逍先吩咐裘宁给她看了伤,诊了脉。

    裘宁看了,说是皮外伤,不碍事。

    殷逍吩咐其余人等下去,上前握住她的手,问她:“可还疼?”

    莫窈沉默着,瘪着嘴,眼角含泪,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殷逍好笑道:“这样委屈?你看你,怎么就不让人省心?身子刚好就惹事。”

    莫窈辩解:“怎么是我惹事?如莺往我屋里放蛇,我能忍下去吗?她平时看我不顺眼就罢了,我也懒得理会她,可她把我最怕的蛇放进来,就不可饶恕了。”

    说起莫窈怕蛇的缘故,还是小时候一次进山训练,那时候一起的还有许多个年龄相近的孩子,辛泽也在其中。

    当时的莫窈遇到了一条七步蛇,中了毒,险些丧命,是辛泽及时发现,替她吸了蛇毒,之后辛泽陷入昏迷,危在旦夕。

    莫窈求了青山堂主,这才给他寻来了解药,保住了他的命。

    也是那时候起,莫窈就极怕蛇,也和辛泽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后来,每个月去山上训练,辛泽总是带着他去捉蛇,当着她的面杀了许多条蛇,莫窈这才慢慢克服对蛇的恐惧。

    可直到现在,蛇依旧是她最怕最厌恶的东西。

    那些记忆当时虽然令她恐惧,可也有许多美好的回忆,只是现在,再也找不到了。

    莫窈面色怔忪,她许久没想起过小时候的事了,现在想起来,在凌霄阁,记忆最多最快乐的还是和辛泽在一起的日子。

    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令她痛呼出声,抬眼看去,殷逍神情温柔,语气也很温柔:“本阁主会替你做主,无需担心。”

    莫窈却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殷逍会如何惩罚如莺,是从重处罚,还是从轻处罚,莫窈不知道,不过几日后她就知道了答案。

    如莺这个月的解药没了,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莫窈是失望的,到底还是便宜了她了。

    她早该知道,殷逍不是个会被女人左右的人,如莺到底也是一个地阁杀手,真的弃了,可就损失了凌霄阁的一把好用的刀了。

    殷逍不会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

    只是莫窈伤好后,一连多日都被叫去长风轩伺候,这次没有打击了如莺,反倒她自己被折腾的不轻。

    莫窈后悔不迭。

    当然这只是她个人的看法,在其他人眼里,这就是阁主明晃晃的偏爱了,虽然只是罚了如莺一个月的无解药之苦,但没有解药的痛苦是好受的?受过这种痛苦的人都心知肚明。

    如莺心里的痛恨和不甘不言而喻,可接下来阁主一连几日召见了莫窈就足以表明阁主的态度了。

    所有人都对莫窈更高看了一层。

    而一连多日被殷逍借故惩罚的莫窈昏昏欲睡之际,听到耳边有人说话:“这是最后一次,本阁主不希望再看到你把自己弄的伤痕累累。”

    是不是梦她不确定,可语气里的阴冷和警告却是清清楚楚的,莫窈清晰地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寒冷,不禁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往他怀里缩了缩。

    每次这种事上,莫窈总是吃亏的,即便自小习武也比不上这人天生的孔武有力,加上对方有心折磨,莫窈好多次哭泣着求饶,总换不来他一丝怜悯。

    也只有前些时候回来的路上那几次,他对她比往常格外温柔,也格外有耐心。

    她的小鸟依人和楚楚可怜唤来身边之人眉眼中的一丝柔和,只是梦中的她并未看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