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红包378群二维码 龙华会

        松坡冷淡,竹径通幽。

        一团莲花似的金光落在一片茂密的竹林中,走出个年轻的黄眉僧,他往前看去,能见一间宫观的飞檐,他走近去,但见得宫观古朴,宫门口上书“元景”二字,乃是万界通识文所写,教人一眼之下,能知晓其意。

        宫门外有一联:

        天下太平无一事,山中高卧有千秋。

        黄眉僧注目这一联片刻,心中颇有感慨,祖洲真个人杰地灵,这一处荒山野地,亦有如此高人。

        这一联妙在其中玄意,教人一见之下,心中嗔怒难生,又有沧桑岁月流淌而过,教人心头纵有千般俗虑,见此都要消去。

        “佛祖开龙华会,请十洲四海超凡入圣之辈去前去听讲,我到祖洲,第一处便是此地,我还以为是佛祖随意安排,看来并非如此,而是佛祖本身就很看重这位高人。”

        他整理一下僧衣,正欲去敲门,那宫观大门忽地打开,走出个缁衣道童。

        黄眉僧微微色变,原来这道童却不是人,长了一张毛脸,原来是一只猴儿。这猴儿做足礼数,道:“大师请进,老爷在里面等你。”

        黄眉僧点点头,里面既是高人,察觉他到此不足以为奇。不过向来那些高人喜欢提前让童儿到门口迎接,那时人还未到,落下云头,就见迎客童儿,来访者往往都要做出吃惊的样子,以做对高人们神通广大、未卜先知的肯定。

        没想到这位大人物却没有这样做,足见其本性率真,亦不喜显露神通,为人低调。

        要不然,这几百年来,都未听说这元景宫的高人有何斩妖除魔的壮举,更不见开宗立派,传道四方。

        这猴儿没化形,却化了横骨。

        黄眉僧入内,对方又是一礼。黄眉僧见它礼仪十足,心下欢喜,亦不歧视它是异类,连忙扶起。

        哪知道这猴儿臂力颇是惊人,饶是黄眉僧修炼过本寺的炼体神通,双臂有十数万斤之力,此际亦没有托起猴儿。

        他心中惊疑,不知猴儿是天生异种,还是这高人调教得当。

        黄眉僧不动声色,受完这一礼,随着猴儿往里面走,但见得十里宫观多是梅花,片片雪白,随风颤动,好似雪声。

        此时已经是夜里,月色溶溶,不多时见得一亭,坐得一个年纪极轻的道人,清朗俊秀。

        这十里梅花本非俗景,可是在道人身周,反是俗物了。

        道人正烹茶,见黄眉僧来,含笑道:“大师远来,可惜我山中无什么招待之物,就煮了一壶梅花,切勿嫌弃。”

        黄眉僧见其人如玉,心下颇是好感,而且暗自运起本寺神通,观察对方气机,但觉得对方气机圆融,根本不给他窥探的机会,心下感慨不已。这道人功行果然甚深,而且身上似有天人气息,非是他可以揣测。

        佛祖邀请十洲四海超凡入圣之辈听讲大道,其中却无天人,因为彼辈算是跟佛祖同一层次了,且行踪不定,佛祖都未必能算清楚,故而不会去请。

        此番天人以下,亦不乏三次天劫的元神真人,但是未必有人能及得上眼前这位道友。

        他合十一礼,接着拿出一份请帖,帖子是莲花模样,上有道文。

        顾青接过,看了内容。

        大意是东来佛祖龙华天开讲大道,有请十洲四海超凡入圣之辈前去听讲,日期定在半年之后。

        顾青随即笑道:“避居荒野,没想到仍能给东来佛祖知晓。届时一定前去,必不误期。”

        黄眉僧心下松一口气,按理说天下间无人能拒绝东来佛祖的法会邀请,黄眉僧见到顾青前,亦是如此以为,可是适才送出请帖时,隐约有些不自信。

        顾青接下来又跟黄眉僧喝茶论道。

        黄眉僧久在寺内,从没见过顾青这等人物,天文地理,佛道经典,竟是无所不精。谈一会玄,说一会佛,连带黄眉僧百思不得其解的修行疑难,顾青亦在随口之中说破关窍。

        起初是论道。

        到后面却是黄眉僧向顾青请教。

        他请教之时,亦不免将自己所学透底给顾青,但反应过来,亦是无怨无悔。着实是顾青气度非同一般,而且解答疑难,每每中的,有些地方说得比佛祖还透彻。

        这倒不是佛祖藏私,只是他们哪有跟佛宗这般亲近论道的机会。

        何况佛祖广开方便之门,说法是渡众生,非是一人。

        而顾青是因材施教,自又不同。

        这一番交流,不觉到了东方破晓,黄眉僧着实意犹未尽,可是他任务尚未完成,不可久留,因此颇是依依不舍地向顾青告别。

        还让顾青到了须弥寺一定要记得找他。他的僧名便是黄眉。

        顾青又送黄眉僧远去,猴儿便进来将剩下的茶水瓜果吃光。这猴儿非是野猴,乃是顾青修炼出来的第二元神。

        原来顾青没找到斩三尸之法,于是三百年时光中,想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第二元神。他这太古魔猿血脉都在第二元神里面。

        只因太古魔猿血脉的力量暴虐,且触及真空大道,跟生死大道同为先天,两者并存,又不如朝夕诀那样,同气连枝,阴阳、生死为并蒂莲,大有相通之处,对于顾青修行自是有所妨碍。

        炼出这第二元神后,更有另一桩好处。因为第二元神几乎都是太古魔猿血脉力量所化,故而能随时随地变身暴猿,这战力比顾青修的化身自是要厉害许多。

        不过第二元神因为太古魔猿血脉的影响,多有暴虐之性,故而顾青让拘于礼数之中,约束自身,免得顾青入定太深时,第二元神因暴虐之性,且无人约束,出去闯祸。

        当然,到底第二元神不是斩三尸之法,跟顾青牵连甚深,亦没法独立修行,甚至反馈领悟的道悟给顾青。

        终归到底,仅是强悍分身而已。

        亦没法切断跟顾青的因果。

        但能让顾青修行不受太古魔猿血脉影响,倒也颇具价值。

        他三百年苦功,足有八成把握渡过三次天劫,只是有一点遗憾,就是修行过程中,颇有些不能心满意足。

        因为顾青修行之道,根植在后世的青阳大界,那时节跟现在自是有点区别的,而且顾青独自闭关,缺乏交流,闭门造车下,颇有些东西没法印证,以致于修行到此,不能尽善尽美。

        可惜元神以上的修行,一步一个脚印,顾青也没法重来一次,将不足之处,一一弥补。

        而此次东来佛祖讲道,倒是一个好机会。

        毕竟是天人之中稳坐第一上万年的存在,所讲之道,必有高论。

        龙华讲道亦是常例。

        那青山宗太玄伤亦多次讲道。

        只因为此时人族尚且不是天地间第一大势力,需要互相协助,出现的厉害人物越多越好,如此方能压过龙族、妖族成为天地间的主角。

        何况此时尚无那太古魔猿拜入须弥寺,顾青亦不怕惹上怀疑。

        但他亦有疑惑,太古魔猿究竟是什么时候拜入须弥寺的。

        “我成了天人,遨游星河,倒是可以探寻一下有光时空之道的灵物,说不准能弄明白我来到这里的缘由,甚至探一探我真正的根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