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三百八十四红包群下载 你可真够作的

        正像马天明说的那样,这一波早就预见到的上涨行情就这样眼睁睁地在眼前错过了,实在是让李欣非常郁闷。

        马天明出去后,看看快到下班时间了,李欣打电话给夏小娜:“晚上出去吃饭,吃完饭去看电影好不好?”

        “好啊!”

        “那一会儿我在楼下等你。”

        放下电话后,李欣关上办公室的门下楼来到停车场,坐进车里等夏小娜的时候他还在想,一味地等统计数据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从技术面上看,这次行情的苗头早就在技术面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了,自己如此优柔寡断实在是不应该!如果自己少一点犹豫的话,原本可以打一个短平快的。

        正想着,夏小娜拉开车门坐了进来:“去哪里吃饭?看什么电影?”

        “去云湖大坝边上的美食城,那里有一家糊辣鱼味道很好,吃完了就在附近的汽车影院看电影,怎么样?”

        “好啊,看什么电影呢?”夏小娜跃跃欲试。

        “要去了才知道今天会放什么片子。”

        “汽车电影院怎么样,好不好玩?我还没去过呢。”

        “怎么说呢,其实跟看露天电影差不多,只不过是坐在车里看,就像呆在包厢里一样,更舒服自在些。”

        “是吗?那太好了,快走快走,我都等不及了,呵呵。”夏小娜急不可耐地说。

        李欣笑道:“看电影还早,至少得一两个小时以后呢,现在先去吃饭。”

        在去云湖大坝的路上,夏小娜问李欣:“这几天都忘了问你了,你说要做多蔗糖期货的,你买了没有?”

        “唉,别提了,错过了!”

        “错过了,怎么回事儿?那天你不是说第二天就买的吗?”

        “计划不如变化快,第二天开盘就涨得很高,我没敢追高,想等回调下来再买。可是谁知道它根本就没有回调,一鼓作气就涨到现在。我这不就错过了。”

        “哦,是有点可惜哈。不过没事儿,机会多的是,这次错过了还有下次的。”夏小娜说。

        “是啊,我也这么想。”

        来到云湖大坝旁,俩人停好车顺着大坝去糊辣鱼餐馆的路上,沿湖面吹过来的寒风比城里的风温度更低,夏小娜一只手拉起围巾遮住脸,另一只手挽着李欣的胳膊说:“今年冬天怎么这么冷啊!”

        李欣指指笼罩在乌云里的西山顶说:“你看看那上面,那里更冷,估计雪都还没化呢。”

        夏小娜说:“要不咱们再去山顶上看看?”

        李欣说:“现在我可不敢上去。”

        “为啥?春节前你不是还带我上去的吗?”

        李欣说:“当时是晴天,今天不一样。今天在山下都看不见山顶,山顶上肯定大雾弥漫,根本辨不清方向。要是迷路了会出危险的。”

        “有这么严重吗?这种情况不是要在雪山上才会出现吗?”

        李欣说:“西山也够高的了,很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有一年夏天我和几个朋友去上次我们去的那个响水箐农家乐的时候就碰见这样的事情,那时候还是夏天,我们上山的时候阳光灿烂,可是快爬到山顶的时候突然变天了。山顶上天气变换的速度之快是你想都想不到的,短短二十多分钟,天气就从万里无云转换成了狂风暴雨。”

        “有这么快吗?”

        “当然有了,我也是第一次见那样的情景,山顶的风夹杂着豆大的雨点扑面而来,好在我们还带了遮太阳的伞,可即使是这样,短短五分钟之后,我们几个人膝盖以下就全湿透了。这还不算,山顶的气温下降得很快,不一会儿,我们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就隐约可见了。要知道那可是在七八月间,是盛夏季节!”

        “那你们也不找个地方躲雨?”

        “就是在我们上次下山的那条路上,弯大坡陡,路两边全都是高大的松树,哪有躲雨的地方啊?又不敢去树林里,担心打雷闪电出危险。那时候往前走希望更大一些,调头下山路更远。”

        “那你们就硬着头皮往上走?”

        “是啊。”

        “你们怕不怕?”

        “有一点点吧,不过更多的是觉得新奇。因为随后我们就体验到了什么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绝妙感觉!”

        “怎么回事儿?”

        “山顶不是狂风暴雨吗?紧接着乌云密布,云层降得很低,把整个山顶都笼罩在云雾中,我们几个人四周全是浓浓的雾气。那种雾气和我们冬天在城里见过的雾气不一样。”

        “不就是大雾吗,有啥不一样的?”

        “冬天城里的大雾是没办法仔细分辨的,对吧?”

        “大雾怎么能仔细分辨呢,你说的是啥意思?不明白!”夏小娜说。

        “我那天在山顶上看到的大雾是可以仔细分辨的,那些雾气全是由一个个肉眼可见的小水珠构成的!也就是说,那天我们看见的不是普通的大雾,而是含水量极大的积雨云,你说神不神奇?”

        “那你们怎么办呢,能看见路吗?”

        “只有往前走啊,多亏那天我们走的是大路,所以雾虽然很大,可是只要沿着大路走就没错,路的尽头就是目的地。要是那天我们从林间走小路过去的话,肯定要迷路的。你看现在山顶完全被云雾笼罩着,我估计这跟那天我们在山上看见的情况是一样的,这时候在山上其实是很危险的。”

        “没想到山上还有这么多名堂。”

        “海拔比较高的山上大都这样,天气变幻无常,这也就是很多人在山上出事的一个重要原因。”

        “那我们上次去山顶看雪景岂不是很幸运,要是碰见大雾,又冷又找不到出路,非出危险不可。”

        “是啊,所以我是看当时天气好才带你上去的。可能你没注意到,山顶上住户家里暴露在墙外的自来水管都是裹了一层保暖材料的,不然的话一到冬天山下还没怎么样,山上的水管就全都冻裂了。”

        “但愿春天来了我们去山上看野花的时候别碰见这样的天气。你们那天上山去裤子不是都湿透了吗?后来怎么办的?”夏小娜问。

        “我们找了一个农家乐,让他们生了一炉火,我们几个围在火炉边烤了一个多小时,把裤子考干了才点菜吃饭的。那天可把我们给冷惨了,大夏天去爬山,一个个都只穿衬衣,到山顶冻得瑟瑟发抖。也就是因为不停地爬山,一直在运动,所以才没生病,不然肯定要遭殃。”

        “你们也真是的,去爬山也不知道看看天气预报。”

        “以前做事哪会想这些。我在大学的时候也干过类似的事,还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去批了一顿。”

        “也是冒雨去爬山吗?”

        “不是,是冒雨踢球。”

        “冒雨踢球?是比赛吗?”

        “不是,大一的时候特别迷足球,下午没课的时候都要去球场踢。有一天几个人在球场上踢得正起劲儿,天上突然下起小雨。开始的时候雨不大,几个人就没有去躲雨,想着这雨下不长,估计一会儿就会停,所以就继续在球场上踢球。等我们觉得有点冷的时候,身上已经全湿透了。这个时候再去躲雨就显得有些多余,于是几个人就继续在雨中踢球,直到快五点学校食堂开饭了才停下来。回到宿舍后第一件事就是请人带饭,然后几个人跑到浴室去洗热水澡。”

        “你们可真够作的!后来生病了没有?”

        “我是没有,可是另外一个同学得了重感冒,后来还发展成病毒性心肌炎,住院治疗了好久,也不知道跟踢球这件事有没有直接的关系。反正系里的老师知道这件事情后把我们几个踢球的同学叫到办公室里去狠狠批了一顿。”

        俩人一路聊着,很快来到了糊辣鱼餐馆。进店坐下后,李欣对服务员说:“两斤鲫鱼,微辣,配菜要竹笋、山药、笋尖、土豆。”

        夏小娜意犹未尽地看着窗外笼罩在雾霭中的西山说:“这山上有这么多好玩的,以后你要经常带我去哈。”

        吃晚饭的时候,夏小娜她爸说:“娜娜怎么又不回来吃饭了?这段时间她总是很晚才回来,你也不问问是怎么回事儿!”

        夏小娜她妈妈微微一笑:“娜娜肯定是在谈恋爱了。”

        “和谁啊?你问过她了吗?我问她怎么回来那么晚,她都说是和朋友出去玩了,以前她可不这样。”

        “我问她的时候她也是这么说的,可我能猜得到她是跟李欣在一起。”

        “你是说娜娜在和上次来家里吃饭的那个小伙子谈恋爱?”

        “肯定是,我估计没错的。”

        “你这个当妈的可得上点儿心,今晚上娜娜回来后要仔细问问她,有些事咱们要替她把把关。”

        “我知道,我估计这事儿才刚刚开始没多久,今晚问她来得及。”

        “你怎么那么有把握呢?好像是你给她介绍的对象似的。”

        “知女莫若母,我的女儿我知道。”夏小娜她妈妈很有把握地说。(未完待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