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89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老太太出殡这一天,天气阴沉沉的,无端让人心头蒙上一层阴影。好在送葬队伍一路风平浪静的上了山。安葬了老太太,剩下扫尾的事情有李爱华夫妻还有一些亲戚帮忙,玉书兄妹仨人这才有闲暇聚在一起议事。

    议的只有一件事:该算总账了。

    玉书说:“我打算让人把判决书复印了到村子里去发。好坏全凭她们一张嘴。这几天南坪村来参加葬礼的人都说,何二槐夫妻俩见天地在村子里哭穷。他们说我专横霸道不给他们活路,那就让他们看看我是怎么专横霸道不给他们活路的!我之前就是太好性儿,要是在她们第一次仿造商标的时候就干脆利落地报案,估计就没有后来这些事了。”

    玉书越说越后悔,“我顾虑太多,总想着大家有乡亲之谊,没必要做得太绝。没想到我退一步她们却得寸进尺。”

    玉梅摆摆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必再纠结了,又不是作自我检讨,说这些干什么?我就想知道,咱们要怎么收拾那一家子?”

    “贴大字报只是坏了她们的名声,何二槐跟滚刀肉似的,这点教训对他来说估计不痛不痒。”

    玉兰微微沉吟半晌,接过话头:“我同意大哥的做法。发传单让大家知道这一家子的真面目。再找专门收债的人去把那些赔款一分不少的要回来。赔了赔款她们差不多破产了吧?如果没有就让那些债主一起上门要债吧。想办法让他们再也无法借到一分钱!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众叛亲离,后悔莫及!”

    还有一句话玉兰没说,倘若何二槐的小舅子真的是害死奶奶元凶,她一定会让他偿命的。

    不管她怎么答应奶奶都没用。

    玉兰不知道自己脸上的戾气有多重,玉梅与玉书却瞧得分明。

    玉书有点担忧,玉兰从小稳重过了头,什么话都憋在心里,她又没有谈的来的朋友。以前有个陈冬儿在身边插科打诨,她好歹还有点小女孩该有的朝气蓬勃。

    自从陈冬儿一家人搬走以后,玉兰整个人都变得暮气沉沉的了。

    奶奶的死对她的打击沉重,玉书很怕玉兰被刺激过度移了性情。

    玉兰看了一眼兄姐担忧的表情,无奈地笑了笑,说:“我无事,不必担心。”

    讨论完了细节,玉兰对玉书说:“我让阿娘给这几天帮忙的人包了红包,还有酒,我说了是你的主意,你别说漏嘴了。”

    玉梅白了玉兰一眼:“就你大方。这几天她们连吃带拿的占的便宜还少吗?”

    玉兰摇摇头:“算不上占便宜,农村办宴席不都是这样的嘛!我想让人家以后提起奶奶说的都是好话。”

    玉梅撇嘴:“人家办酒席花三四万就顶天了,咱们家花了七万都不止了。”

    玉兰摇摇头:“对咱们来说都是小钱,就算不用我们掏钱,阿爹阿娘也完全负担的起。奶奶苦了一辈子,就让她风风光光地走吧。”

    又对玉书说:“和阿娘说一下,老家那边的房子给大伯一家住吧。这次多亏大伯娘护着阿娘。对咱们家好的,我们都领情,都有回报。欺负咱们的,咱们绝不手软!”

    事情商量好了,玉书就准备回厂里去了。这几天家里吵吵嚷嚷的,对胎儿不利,何喜梅和她娘第二天就回市里去了。

    玉书问玉梅要不要一起走,玉梅拒绝了。

    她还想在家盯着后续的事呢。

    玉梅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想到了就去做。

    有钱好办事,几个队伍拿着小喇叭,站在村中央,把法院的判决词一字一句地念完了,还热心地解答别人的提问。

    没用多长时间,整个宏光村附近的乡民都明白了场官司的由来了。

    玉兰不想呆在家里,就一个人独自去爬山。

    这时候,贺世开正开着车子横穿过街道往玉兰家去。

    陈冬儿看见车子从原来的家经过,怅然不已。

    这座房子承载了她所有欢乐的记忆,却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卖了。

    想到这里,陈冬儿又看了一眼小叔家的方向,眼里有恨意一闪而过。

    李爱华正在门口送客人,看看一辆省城牌照的车子停在门口,正疑惑,就见车门打开,跨出一条笔直修长的腿来。

    光看这一条腿,就让人想入非非了,等开车的人下车来,几个客人眼睛都舍不得眨了。

    众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小伙子真帅啊!”

    贺世开帮陈冬儿拉开车门,陈冬儿规规矩矩地下了车和贺世开一起,向李爱华打招呼。

    “阿姨好!”

    李爱华已有两年多没见陈冬儿与贺世开了。看两人变化很大,就堆起笑脸,说:“都是大小伙子大姑娘了啦。真不错!”

    陈冬儿快人快语,左右看了看,没看看玉兰的身影,就问李爱华玉兰去哪里了。

    问明了玉兰的去处,陈冬儿拉着贺世开就走了。

    几个没来得及告辞的街坊邻居围着李爱华打听:“这谁家的孩子啊,长得可真标致!是你家女儿的朋友还是你们的客人?”

    李爱华也没瞒着人家,说:“小姑娘是咱们以前的村长陈志军的女儿。那个长得比花还漂亮的年轻人是村长媳妇的娘家侄子。我女儿以前跟村长媳妇学手艺的,跟这两个孩子玩的好呢。”

    说到陈志军,几个人都沉默了。

    陈志军夫妻俩一起失踪,他那弟媳妇就为了房子欺负人家闺女,当时也是一场大戏,后来是人孩子的舅舅把孩子接走了才算完了。

    本来看贺世开开着车子,两个孩子又长得好,那几个人心思有点蠢蠢欲动,不过知道了两人的身份,她们就歇了心思了。

    门槛太高了,高攀不起。

    贺世开往李爱华说的地方而去,沿途不时有人用惊艳的目光看着他,贺世开浑身气压越来越低。

    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看见那个纤弱的身影坐在一块平滑的大石头上,双手抱着膝盖,脸埋在腿上,双肩微微抖动着,贺世开心里就像堵了湿棉花,沉甸甸的难受得紧。

    陈冬儿也觉得气氛不对,乖乖的站在贺世开旁边不敢啃声。

    玉兰哭了多久,贺世开与陈冬儿就在她背后站了多久。

    看到玉兰哭完抬手把眼泪擦干,整理好自己,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贺世开觉得心尖疼的喘不过气来。

    他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自己想把这个小姑娘护在自己的羽翼下,想让她无忧无虑地成长,再也不会掉一滴眼泪!

    (//)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