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月纪元 第四百三十八微信红包群免费进群 世界真相暴露,让

    唐龙。

    正京城所承认的‘第一少年’,低调神秘,如果可以还能加上一个标签——俊美。

    事实上,这个标签对唐龙无用,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女性在乎。

    因为它,唐龙成为了偶像级的人物。

    而真正的高手在乎什么呢?在乎唐龙的神秘。

    这个少年很少出手,即便出手也仿佛羞涩一般不会展露人前,人们只知道他的一场场胜利,却不知道他为何胜利。

    但今天,感谢地狱崖。

    因为有了地狱崖的存在,人们才确定的知道唐龙有战种,战斗形象为——狐。

    也因为有了地狱崖,人们才确定的知道唐龙的战种特性,至少是一大特性,它是速度!极限的速度!

    在场中此时已经多了一幅巨大的幕布,幕布单独为唐龙而设,幕布中是慢镜头捕捉到的唐龙。

    在火鞭之路中穿梭,游刃有余,飘逸潇洒,是风的精灵,精灵中的王子....

    无数的火焰在他的身侧起舞,就像是在追逐他,可惜却丝毫不能靠近他。

    他就如留恋在由火焰组成的花丛中的少年,却片叶不沾身。

    人们沉默的看着唐龙灵动的身影,在烈焰道之中穿梭,还能说什么呢?

    双骄不是一个让人震撼的存在,而是一个让人麻木的存在,看他们的表演久了的确会麻木,麻木到他们创造任何的奇迹,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这样看来,唐龙早就已经体验过入微了。”终于有人开口了,是一个绑着头带,看起来肌肉无比结实的男人。

    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但稍有阳光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一个高手,而再观察一下,会发现在他周围坐的人都是高手。

    其实,从唐龙消失的一瞬,这个男人就已经明白唐龙的战种加持的是速度,只是他不能第一时间捕捉到唐龙的身影,也无法更多的确定什么?

    毕竟,在画面中去捕捉一个身影,和在真实的战斗中去捕捉一个身影,是天差地别的两回事儿。

    感谢黑暗之港,能让大家都看清唐龙是如何闯关的....所以,在看到唐龙闯关的细节以后,这个男人确定了这件事情。

    而他周围的人在听见这句话以后,竟然都表示赞同。

    是的,入微的身法需要领悟,但不管如何去领悟,除了唐凌这种妖孽,入微是需要速度为基础的。

    所以才有了非紫月战士不能入微的定律,这条定律其实也可以反过来理解,那便是速度到了一定的境界,自然而然也会入微。

    唐龙此时的速度是绝对超过了一阶紫月战士的,而他本人在没变身之前,就已经非常的接近入微了。

    变身之后的他,身法入微可以说是一件百分之百能够确定的事情。

    认清了这一点,人们又沉默了。

    唐龙的底牌掀开一张,就是王牌!想想吧,入微身法,这是二阶紫月战士都在追寻的身法,能够突破的都是精英....紫月战士当中的精英。

    而唐龙...

    原来他只是太骄傲,他要追寻的是极致,变身入微根本没有被他放在眼里,他要追寻的是只依靠自身入微。

    这样的天骄五百年能出一个吗?

    可这个时代,竟然出了两个,因为在眼前不就是有一个依靠自身实力就入微的妖孽——唐凌吗?

    两个人之中一定要死一个吗?忽然,一向冷漠到有些自私的大势力的代表们,都生出一种带着剧烈可惜的心疼。

    在曾经,人才只要不是自己的,那都是无意义的。

    可如今,这样的天骄损失一个,是不是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损失?

    从心底来说,唐凌的表现更让人震撼,就像他那个传奇老爹,但多半的人却不得不认为,这一次唐凌死得可能性比较大!

    想到这里,很多人不自觉地将目光落在了唐凌身上。

    地狱崖的表演,说不定就是他最后的惊艳,留在历史上如同流星般璀璨划过夜空的痕迹。

    能在现场观看,也算是见证历史?

    唐凌站在火鞭之路前方,他根本不知道此时他已经被大多数人认定为了流星啊,历史这样的东西。

    因为在唐龙暴露了入微身法以后,人们认为唐凌优势全无。

    好吧,就算唐凌自己也认可这一点,但他绝对不会认为自己会是流星,然后注定成为历史。

    在唐凌的世界里,本身就不看重什么优势!他从最低层的聚居地走出,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凭借的并不是优势,而是一次次的承受苦难,一次次的面对生死,用一股疯狂的信念支撑着自己前行。

    所以,优势是什么?唐凌要的只是一天比一天强大,一步比一步走得更远!

    这样下去,他就拥有了所有的优势。

    就如现在,他也要通过火鞭之路,这是他必须要前行的方向。

    同样的精准本能,唐凌和唐龙面对火鞭之路的分析没有任何的不同。

    火鞭之路是对两项基础能力最极致的考验,至少在准紫月战士阶段,算是极致呢?

    是两项什么能力呢?

    第一,是速度。

    在火焰鞭来回的飞舞,鞭笞之间,存在一些微小的时间差,形成了一个微小的通过距离。

    只要速度够快,自然就能够冲过去。

    第二,力量。

    如果能用力量破开火鞭之路,就像上一关利用火焰风吹开火网,那么自然也能争取一点时间。

    假设力量够强,能一下子破开整条火鞭之路,而且对火鞭之路破坏的彻底,争取的时间自然能多一些,说不定能一口气冲过120米。

    如果力量相对较弱,至少也要一下子破坏三分之一的火鞭才能达到效果,否则就会像唐龙所想,反而适得其反,破坏了其规律....

    这是精准本能得出的最精确的结果!

    所以,在第一时间堪破以后,无论是唐凌还是唐龙都开始了最快的计算!

    他们也得出了相同的残酷现实。

    速度?凭最原始的状态达不到火鞭之路要求的最低速度。

    力量?同样也是!凭借原始的状态,破不开火鞭之路。

    然后,人们就听到了一次又一次的‘不行’,两个少年的心思都一样,如果可以完全凭借自身,在他们骄傲的心中,还并没有把战种计算为自己的能力。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在认清了结果后,唐龙第一时间就选择释放了战种,这也是属于他的极致理智。

    唐凌呢?同样释放了战种!

    小种在沉睡中被强制性的唤醒,给予了唐凌力量。

    其实,唐凌一直在猜测小种吸收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比如魔婴的尸体,那怪异的血液之后,会发生什么变化?

    而这一次释放给了唐凌答案,那就是没有变化!

    怎么会这样呢?唐凌在释放了战种之后,微微皱眉。他想要和小种交流,却发现小种在释放了能量给他之后,竟然再次陷入了沉睡。

    好吧!

    唐凌并不是一个着急的人,事实上在他身上的迷雾很多,如果都想马上知道答案,迟早会逼疯自己。

    所以,唐凌毫不犹豫的行动了。

    长刀再次被拿在了手中,强大了四倍的力量是极其震撼的,一刀挥出火鞭之路就被斩开了一半,然后唐凌的身影也如风一般的冲向了火鞭之路。

    看着这样的画面,人们依旧沉默。

    就和面对唐龙闯关时的态度一样,能评价什么呢?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内的事情,必须接受。

    之前,唐龙和唐凌要生死决战,就已经猜测过唐凌的战种也是顶级战种,可成长战种...如今,不就证明了吗?

    在场的高手自然有自己的计算方式,随意的一刀就斩开了火焰之路的一半,那需要多大的力量?

    唐凌现在爆发的力量就和唐龙之前爆发的速度一样,是超过了一阶紫月战士的。

    而唐凌现在的速度,在变身以后加持没有力量那么大,但至少也和一阶紫月战士持平。

    有着毒辣眼力的观众,很多就已经推断出了唐凌的战种加持得绝对是综合实力。

    至于唐龙的战种从表面上看,加持的是速度。

    孰优孰劣?这个其实不好比较!

    就如平衡的综合实力,和极致的速度,怎么能比较孰优孰劣?表面上看,好像是综合实力比较强大,实际上任何事情只要到了极致都是可怕的。

    没有人会愚蠢的认为,唐龙就已经将战种发挥到了极致。看吧,此时的唐龙已经轻松悠闲的通过了火鞭之路,来到了第二个平台,用时17秒。

    整个过程,只要稍有眼力的都能看出,唐龙根本没有发挥战种的全部实力,反而是一直在压抑,压抑到能够符合火鞭之路的通过要求就足够了的样子。

    聪明如他,应该已经明白了,整个烈焰道的综合评价并不会因为火鞭之路的速度,就提升多少。

    因为,第二个平台已经出现....又一条崭新的通道也跟随着出现了。

    所以,压制是唐龙聪明的选择。

    那么,就可以理解为唐龙根本没有真正的掀开底牌,暴露出极致的速度究竟是怎么样的极致?而谁又能肯定唐龙的战种没有其它的能力呢?

    这个时候,反倒显得唐凌的战种略微平庸了一些!只是成长性值得让人期待。

    人们在思考着这些问题,丝毫没有发现,唐凌和唐龙的相互较劲,把他们也带入了这种节奏,不由自主的开始对比起唐凌和唐龙之间的种种了。

    **

    第二平台。

    唐龙皱起了眉头,烈焰道会再次产生变化是肯定的,可是这个变化似乎有点儿出乎意料啊。

    忽略了耳边响起的提示‘成功通过烈焰道第二段,获得评价A级,是否退出烈焰道场景?’

    唐龙在仔细的看着眼前的第三条‘烈焰道’。

    这还能称之为道吗?眼前没有什么道路,只是一个岩浆池,在岩浆池的周围燃烧着熊熊的烈火,而在它的后方则是一道熔岩瀑布!

    仔细的看去,熔岩瀑布的后方有一道小门,这就证明了眼前这个岩浆池是烈焰道最后的一重变化了。

    没有触发SSS场景?唐龙微微挑眉,闯过了地狱崖那么多关卡,只要出名的,有着极致难度的关卡,SSS场景都是触发式的。

    那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此时唐凌也已经来到了第二个平台,用时21秒通过了火鞭之路。

    同样的岩浆池也已经出现在了唐凌的眼前,唐龙所看见的一切他也看见了。

    而相比于唐龙,唐凌的目标更清晰——必须SSS通关,所以没有触发SSS场景,唐凌比唐龙更加在意。

    但这也不难分析?能够说明什么?说明要触发SSS场景,关键就在于这个岩浆池。

    观想之法中的岩浆池没有任何的特别,这是很坏的消息,没有什么特别也就是说着岩浆纯粹就是液体,连做为落脚点的微小固体都没有?

    难道这就是考验?考什么?靠游泳通过这个不大的岩浆池?

    唐凌摇了摇头,绝不可能!看似难度很大,其实这个岩浆池又不大,直径仅仅20米左右,如果在变身状态下,一两秒就可以冲到熔岩瀑布后的小门,在岩浆中坚持个一两秒,甚至多一些的时间都不是问题。

    那关键是什么?

    在这个时候已经收起了变身状态的唐龙动了,他走出了平台,轻轻的一跃就来到了岩浆池的边缘。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这个岩浆池的关键躲在平台之中是看不见的,必须进入场景。

    在达到岩浆池边缘的瞬间,提示的声音竟然再次响起‘是否要退出烈焰道’?

    再次提醒?唐龙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但他已经明白,整个烈焰道真正的难点出现了,就在这里!

    再次提醒不过是让唐龙小心,不要前功尽弃。毕竟,按照地狱崖的规则,如果没有退出,选择一直前行,失败了的话之前取得的评价也会清零。

    可是退出吗?唐龙是不会退出的,在他的内心不禁升起一个略带嘲讽的念头——那传奇唐风就倒在这里吧?

    如果他是倒在这里,自己就一定要站着出去。

    唐龙的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岩浆池果然产生了变化....

    **

    “这是?”人们看见了屏幕中的变化,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不用掩饰了吗?这些原本不应该透露给少年们的真相真的不用掩饰了吗?

    还是自信这些天才少年们不会猜测出什么?

    画面中的岩浆池一阵翻滚,六个巨大的身影从岩浆池中冒出。

    诡异的身体冒着阵阵的浓烟,火烫的岩浆池对于这个六个巨大的怪物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小水池一般。

    似乎还嫌弃这个岩浆池似乎太小太浅了,只能刚刚淹没过它们的小腿肚子,有一个怪物还踢了一脚岩浆,无数的岩浆滴朝着池外喷涌而出,朝着唐龙席卷而来。

    唐龙的眼神中带着厌恶和冷漠,轻描淡写的躲过了这一捧岩浆滴。

    而池中的怪物则朝着唐龙挑衅的一吼。

    “啊?”场中有年少的女孩子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身体,太丑陋的怪物了,不成形的五官配合就像岩浆凝结成的磕磕巴巴的巨大身体,看起来让人觉得害怕。

    “爷爷,是什么怪物啊?”这个被惊吓到的女孩抓住了旁边一位老者。

    那老者紧抿着嘴角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摸着女孩子的头发,声音低沉的说道:“怕是地狱崖设定出来的怪物吧。”

    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年少的孩子们不应该太早的知道真相。

    因为他们不应会成为最前线的战士,大多数人就算出身高贵,没有天赋也只能是普通人。

    如果是普通人就不要承受这些了吧?安心幸福的活着,哪怕只做着微小的事情,也能慢慢推动时代的前行。

    身为强者,享受了特权,或许才应该承受更多。

    “地底种族!”唐凌双手插兜站在岩浆池边,眼中同样流露出的是厌恶和冷漠。

    他亲眼见证过地底种族的一个小小巢穴,里面人类的尸骨给他心里划上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所以,他毫不怀疑如果这些穿着丑陋‘义躯’的家伙冲上了地面,会第一时间就选择吃光人类。

    那么,这样的家伙不是应该见一个,杀一个?地狱崖竟然将地底种族做为了烈焰道的考验?!

    此时,和唐龙遭受的一样,其中有一个地底种族踢了一脚池中的岩浆,在唐凌躲过以后,冲着唐凌挑衅般的大吼了一声。

    唐凌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忽然抓起岩浆池边一块火烫的石头,也扔向了那个地底种族,同时也冲着它挑衅般的嘶吼了一声。

    吓我?你也配!唐凌心中的战意忽然熊熊燃烧,这是他进入地狱崖挑战以后,战意最浓重的一次!

    可是,这样的环境?敌方的天堂,己方的绝路,怎么战?

    **

    所有的天才少年们此时都停留在休息室。

    画面中的怪物被每个人都看在眼里。

    正京七子的眼中燃烧着愤怒,黑暗九羽的神情流露着冰冷,昆汀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股异样的潮红,孔雀小王子‘嗤’了一声...

    而东南西北四子竟然下意识的就握紧了随身的武器,韩星原本不靠谱吊儿郎当的神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显然站在最顶尖一层的少年们是知道一些什么的,只有洛离不解,眼中有着迷茫,可面对画面中的怪物却有一种本能的厌恶!

    不仅洛离如此,很多天才少年们也抗拒不了内心这种厌恶,尽管烈焰道的场景如此可怕,但心底竟然都生出了一丝战意,恨不得自己也冲入场景中亲自厮杀!

    可是,该怎么去杀呢?

    很多少年的眼中流露出了愤怒的无奈,虽然无法思考着愤怒究竟从何而来,但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在休息室中吼了一句:“唐凌,唐龙!杀过去!否则,你们不配为双骄!”

    这一句话,竟然引起了连锁反应,就算身处在休息室不能沟通,但画面中能够看见对方的口型,也能判断出一些什么。

    “杀!”

    “杀了它们!”

    一时间,所有的天才少年都开始嘶吼了起来,无论是在休息室的,还是已经淘汰了的少年们!

    只有龙十二,淡淡的,即便他看起来也是在嘶吼,可他真的淡淡的,因为他没有任何的愤怒,也没有任何的厌恶,反而眼中带着嘲弄和冷笑。

    似乎在看一群猴子卖力的表演。

    **

    场中的气氛因为这些天才少年们的爆发迅速形成了两极分化。

    一种是年纪稍长的人们,流露出的是沉重,忧心,仇恨,厌恶,但伴随着的是他们的沉默。

    而另外一种稍许年轻,他们也被天才少年们点燃了热血,开始跟随着嘶吼——杀!

    这是破天荒地的第一次,在世界级的转播中将地底种族的形象释放出来。

    如果唐凌和唐龙真的能够通过,势必也会暴露出地底种族在义躯之下,真正的形象!

    黑暗之港这一次玩得有些大,难道他们就那么自信唐凌和唐龙不会闯到烈焰道的最后吗?还是他们故意的?

    “故意的。”黑老眯着眼睛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对于闯入他包厢的来人给出了答案。

    来人是一个穿着绿色制服,纯金打造的简章上整齐的排列着五个变形体‘正’字的中年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器宇轩昂,军人的那股铁血之气就算刻意掩饰也无法完全的压制。

    他留着浓密的胡须,但只限于上唇,下巴周围倒是刮得非常干净。

    浓重的眉,深邃的眼,刀刻般的五官看起来正气十足。

    如果唐凌此时就在黑老的包厢,看见这个男人,可能会瞬间就难过起来。

    因为,他长得和苏啸叔有七分相似,只是苏啸叔的气质带着不羁和狂放,还有浪子般的沧桑。

    眼前这个男人却正气严肃,铁血还有一种上位者的威严。

    或许过了几秒后,唐凌就不会将他和苏啸叔联系起来,两人的气质实在大相径庭。

    “为什么要这样?”这个男人面对黑老的回答,再次询问了一句。

    黑老像看傻子一般的看了一眼这个男人,然后开口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时间。”

    这个答案让这个男人沉默了两秒,然后说了一声‘嗯’,便又莫名其妙的退出了黑老的包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