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二十二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恶心,想死

    茫茫雪原上,白雪中趴着一位白衣少女,散开的黑发粘着雪粒胡乱披散在她身上,她呆滞地凝视着渐行渐远的小小身影,眼角挂满的泪也在一点一点冻结。

    果然还是变成了这样吗?她原以为白契认出她来,会很高兴、很激动的,会像以前那样拉着她到处玩。为什么会这样,即使认出她了也还是这样吗?故人相逢的喜悦荡然无存。

    不对!不对!要和他说清楚!说不定他会体谅一下……

    强烈的情感驱使着奚映寒用右手扒着雪在地上爬行,奈何移动得太慢,白契已经快没影儿了。

    走之前白契又补了几根针封住她的双腿,只留下她的右手,反正现在她全身的灵气紊乱,没办法自如操纵灵气,白契也不担心她会利用冰雪追上来。

    “奚映寒…你在做什么!”

    她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低沉嘶哑的声音,她浑身一颤,扒雪的手也停了下来。

    “大人……我…我……”

    “我被帝剑发现,它已经驱逐了我,你带来的人也没了,狼王估计已经赶往你那边,你再不逃的话就逃不掉了!”

    “可是……”

    “没有可是!你失败了,现在马上给我逃命!”只要她还活着,一切都可以从长计议。

    说完,那声音就像断了线般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无回应。

    (我失败了?)

    刚刚止住的泪又落了下来。

    她一向要强,无时无刻磨砺自己,在学习上也从未辜负过父亲的期望,为什么实战会以惨败收场?明明下过决心一定要成功的,现在不仅原本的计划没有成功,就连作为备用计划的猎杀灵兽都没有成功。

    为什么?是因为她无能吗?

    (我不要…我才不要就这么灰溜溜地逃走,至少…至少应该挽回一点!至少要从极地月蛾身上得到什么!)

    她手指抽动,身上吞吐不定的灵气仿佛一颗定时**,但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仍紧盯着月蛾离开的方向。

    “咯嚓…咯嚓……”

    奚映寒身下的雪地发出了细微的碎裂声。

    准确的说,是积雪下厚厚的冰层发出了碎裂声。

    “喀啦!”

    碎裂声越来越大,直到一声沉闷的巨响传到白契和极地月蛾耳中,地面开始猛烈震颤起来。

    “这什么……啊!”白契左右张望,试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却忽然脚下一软,陷进了脚下的雪里。

    不,应该是陷进了雪下冰面裂开的缝隙里,而且缝隙还在不断扩大,他也越陷越深。

    现在想启动滑雪靴已经太迟了,他的双腿被松软的积雪包裹住,动弹不得。

    “发生了什么事?!”

    这种地方难道还有雪崩吗?不对啊雪崩也不该从这里崩起啊!这里是平地啊!

    “白契!你怎么样!”

    白契整个人都已经陷到地面以下时,地面上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马克西姆?”他不是让马克西姆逃命去了吗?

    马克西姆探头往坑里一瞧,正对上白契怀疑的眼神,想到白契可能把他误认为是幻觉,赶紧解释:“我…我只是放心不下你一个人,所以回来看看。”

    “……”

    算了,就算是真的马克西姆,又能怎么样呢?还是没办法把他捞上去。更何况,他的下陷没有停止,甚至还隐隐有加快的趋势。

    事实果然如他想的那样,事出突然,马克西姆手上也没有绳子之类的东西,除了干瞪眼什么都做不到,还要不停后退,躲避逐渐扩大的坑洞。

    (塌陷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该不会……)

    “轰隆!”

    仿佛在印证白契的猜想,巨大的轰鸣声爆发,顷刻间大块碎冰积雪支离破碎,白契一口气从缝隙掉入了海水中。

    “噗咕!”白契本来是会水的,但是身上还插着冰锥,被贯穿的左半边身体在冰冷海水的刺激下,麻木僵硬了许多,根本无法划水寻找可以依托的浮冰。

    而造成这一切的源头,奚映寒,她的处境也很糟糕。

    强行催动的灵气带起雪堆移动,虽然让她接近了白契和极地月蛾,但是更多失去控制的狂暴灵气在移动的同时顺路击碎了雪下的冰,她也掉进了海里,在她眼前的,是受她影响落入水中的白契。极地月蛾还扒拉着断裂冰面的边缘挣扎着,并没有掉下来。

    与白契不同,在水中,她虽然只能控制一小部分的灵气,但不至于像白契那样行动受限,束手无策。

    “白契!你等一等,我现在就来救你!”她焦急地划动海水靠近白契,如果能接近他,就可以操纵水流将他托起,保证溢出的狂暴灵气不伤害到他。

    快要溺水的白契哪能听清奚映寒在喊什么,只是瞅着奚映寒渐渐逼近,眼看就要抓上他的胳膊,他还以为是要拉个垫背的,慌乱之中,一脚踹在奚映寒的腹部,将她蹬出去一段距离,大冰块落在两人中间,将他们彻底隔开了。

    这勉强的一脚让白契在水中本就不稳定的身体彻底失去平衡,呛了几大口水,想要在自己沉下去之前让马克西姆下来捞自己。

    “我在……”

    他张开嘴,还没放出声音,就有一坨冰冰凉凉的东西掉进了他嘴里。

    起初他以为是冰块,想吐出去,却发现那玩意好像在他舌头上动了一下。

    (什么东西?)

    继而是剧烈的蠕动,就像是……

    肉虫子。

    “呕!!!!!咳咳……呕…咕咳!”

    (为什么会有虫子掉下来啊!难道这附近有树林吗!)

    强烈的反胃感涌来,他张开嘴想要把嘴里疑似虫子的东西吐出去,不料猛灌了一大口海水,竟把口中之物咽了下去。

    “!!!”

    如果他当时还有意识,那他满脑子大概只有四个字:恶心,想死。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他的意识,和他的身体一样,在一瞬间被冻结住了。

    以白契为中心,满是浮冰的海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了冰。

    被白契踢开的奚映寒此时还未缓过劲来,她怀中的替命石便先一步在极寒灵气的冲击下化为尘埃,眨眼间,她出现在双龙岛上的楼阁之中。

    “小姐?小姐您还好吧?”一直候在替命石母石旁的侍女们赶紧上前扶起浑身湿透的奚映寒。

    奚映寒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地上化成灰的替命石,心有余悸。

    还好父亲让她随身带着替命石,如果受到什么致命伤害,她身上的子石会碎掉,替她承受一击,然后把她传送到母石的位置。只是她从未见过替命石碎到这种程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极地月蛾的殊死一搏?

    “白…白契他该不会……”

    “小姐,阁主传令下来,让您回到岛内就开始收拾行李,您看现在?”侍女不懂奚映寒在嘀咕什么,只能主动提一下重要的事。

    “收拾?要去哪?”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