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66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跟踪

    玉兰拖着行李箱埋头走了一段路,然后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不紧不慢不轻不重的脚步声。

    她走的这条路是镇上的主街道,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加上这个时间点很多学生返校,身后有脚步声一点也不稀奇。

    她以为自己挡路了,特地往路旁让了让。结果她让,后面的人也让。

    玉兰终于确定,这个人是在跟踪自己,只不过技术拙劣得很。

    她停下来,一手按在密码箱的拉杆上,转身去看身后的人。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个子高高瘦瘦的,衣服穿在身上有些空荡荡的。留着板寸头,一张鹅蛋脸白白净净的有些女气,面貌清秀,眼睛清澈宛若孩童。

    男人看见玉兰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他,脸上不仅没有露出被抓包的慌乱,反而有些羞涩地笑了起来,讨好般地问玉兰:“你去哪儿?”

    他一开口,玉兰就知道这个人有问题了。他说话的时候语速放得很慢,每一个字后面尾音都拖地长长的,再加上他问话的语气,玉兰猜测他应该是智力有些问题。

    玉兰看他穿的服装质地精良,全身上下干干净净的,应该是被照顾地很好。不过,既然他不是小混混,对她也没有恶意,她也就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跟着自己了。

    玉兰想了想,回答他:“我回学校。”

    男人眼睛一亮,显得激动极了。

    他问玉兰问题的时候以为又会惹来一顿斥骂,没想到玉兰不仅没有骂他,还肯回答他的问题了。

    而且她看他的眼神平静至极,没有鄙夷轻视不耐,好像面对的就是一个普通人,这样的态度让他看到了希望。

    玉兰莫名其妙,她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了吗?

    “我……我叫……张……业……”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尾音仍旧拖得老长,说完又期待地看着玉兰,小心翼翼地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看他说得费劲,玉兰耐着性子听完了,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对他说:“你赶紧回家吧,不然你家里人该着急了。”

    玉兰第一次在镇上看到这个人,猜测他应该是跟照看他的人走散了,所以好意提醒他一句。

    张业看着玉兰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了,顿时失望极了,低声说了一句:“再见。”

    这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玉兰很快就抛在脑后了。

    张业低着头,垂头丧气地往回走,正好碰上到处找他的姐姐张蕾。

    张蕾急得半死,看见张业好好地,顿时松了一口,“啊哟,小祖宗,你跑哪儿去了?下次要去哪里就叫姐姐陪你,你不要乱走,好不好?”

    他们姐弟二人在镇上转车,她不过转身买个馒头的功夫,弟弟就不见了,把她吓出了一身冷汗,就怕他上错了车。幸好有人看到他往学校的方向去了,她才赶紧追了过来。

    张业瘪瘪嘴,委屈巴巴地说:“她回学校了,不告诉我名字。”

    他讲话极慢,一个一个字地往外蹦,张蕾习以为常,等他说完,张蕾顿时愣住,她?哪个她?还是他?

    这个时间往学校去的不是老师就是学生,张蕾没在意,她在意的是这个他是男是女。

    要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虽然只有九岁孩子的智商,不过他向来对陌生人防备地很,家里只有爸妈和她这个姐姐跟他说话,他才会回答一两句。其他亲戚,他从来不理睬的,更别提跟陌生人搭话了。

    像今天这样跟着陌生人走已经是很匪夷所思的一件事了,可听他这意思,他还主动去问人家名字,结果被人家拒绝了?

    一般人遇见张业这种说话的方式,根本不会有耐心听他说完,再加上他一看就是低能儿的样子,人家不欺负他都不错了,哪里会平和地跟他说话。

    张蕾试探着问弟弟:“你跟踪人家女学生?”

    张业点了点头。

    张蕾哭笑不得,伸手在弟弟脸上捏了一把,说:“傻小子,你跟着人家小姑娘,把人吓坏了,小心人家打你。”

    张业着急了,道:“没打,她叫我回家,怕你着急。”

    张蕾却听明白他的意思了,忙安抚他:“好好好,没打没打。那……我们回家吧?爸妈在家等我们呢。”

    她拉着他的手往车站去。

    张业回头往学校的方向看了一眼,终于恋恋不舍地走了。

    玉兰回到宿舍收拾好东西,也没心思去吃饭了,设置好闹钟,把薄被往头上一蒙,准备睡一下再去上晚自习。可是躺了半天也没睡着,只好爬起来去阳台给陈冬儿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童姨,听见玉兰说要找冬儿,她回到:“冬儿还没回来,您哪位?哦,玉兰啊,那等她回来我告诉她……”

    话还没说完,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把话筒接了过去,童姨一愣,就听见贺世开对电话里的人说:“别挂,我有话跟你说。”

    童姨笑着摇摇头走开了,没注意到贺世开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后乍然放柔的表情。

    玉兰给陈冬儿打电话并没有明确的目的。此时听见贺世开的声音,就想起来问问他请私人保镖的事了。

    贺世开笑了笑,说道:“放心吧,冬儿好好的呢。”

    他没说的是,这半个月,冬儿两次遭到袭击,不过,她运气好,保镖还没来得及出手,就有人英雄救美了。

    贺世开有点牙疼地想,要不是他查出来真是巧合,他都以为是那小子故意设计的了。

    玉兰沉默了半晌,贺世开敏感地察觉到她情绪不对,不由问道:“怎么了?”

    玉兰想了想,说:“我救了个小家伙。”

    贺世开还以为她救的是小猫小狗一类的小动物,就不以为然地哦了一声。

    结果听完玉兰下一句话,他就愣住了。

    “那个孩子刚出生,她爸爸一知道她是女儿,就打算把她闷死了。”

    贺世开皱眉,一颗心提到半空中了,胖丫头怎么救的人?

    “我以前从车站捡了兄妹俩,这次是哥哥动的手,我答应他,这事了结以后,送他去学武,等他学成归来,再和他合作开保安公司。”

    听见不是玉兰自己动手,贺世开提着的心放下来了。

    他笑她:“你胆子可真大,什么人都敢往家里捡。”

    玉兰笑了笑,说道:“我哪有那么好心,不过是因为手上没人可用没办法罢了,再说,我衡量过,知道不会有危险才敢这么做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