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刃 第47微信红包群二维码 关心

    莫窈做出认真聆听的样子,态度温顺地答应了。

    焦嬷嬷满意地笑了,边转身往回走,边道:“大小姐请随奴才进屋吧。”

    对于规矩,莫窈学过些,却并不熟练,应付江家的怀疑倒是够了,左右她只说了以前是一般富户人家的侍女,规矩能有多好?

    至于江家要派人去查也不怕的,左右都安排好了,都是对的上的。

    何丹柔既然派了嬷嬷来教她规矩,自然不是真心为她打算,而是刻意为难,是以焦嬷嬷规矩是认认真真教了,可过程就足够严厉了。

    一连三日,莫窈白日里要学规矩,行走坐卧,说话行事,用膳喝茶,都要学,错了一点点都要被焦嬷嬷打手心,即便没错也要被逼着反复练习好几遍,可谓苦不堪言,到了晚上还要被焦嬷嬷盯着睡觉的姿势,也不能错了,哪里还有心思做其它?只剩下苦恼疲惫了。

    打手心倒没什么,从小受了多少伤都没喊过一句痛的,这点疼自然也不算什么,只是对于一向大大咧咧,自在随意的莫窈而言,这些规矩可比受伤要难受痛苦多了。

    这下子她可算明白了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是怎么过日子的,之前虽然也特意学了一点点,可也没有这样苦的。

    若不是柳轻扬的到来,莫窈想她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翻脸了。

    就在学规矩的第三日傍晚,几日没见的柳轻扬在江水莲的陪伴下来了莫窈的院子。

    当时莫窈正跟着焦嬷嬷在屋子里学走路,脑袋上顶着一个青瓷小碗,焦嬷嬷站在一边,手里拿着一个戒尺,虎视眈眈地盯着,随时准备惩罚。

    别看那戒尺小小一个,打起来也是挺疼的,若不是莫窈习惯了受伤,比这更大的痛苦都受过,还真是不好说能不能忍。

    就这样好几次也差点忍不住发飙,受伤她认了,可被人这样对待还从来没有过,这不是欺负人嘛?

    就连玲珑都几次暴躁地想要冲出来,好在莫窈意志力强,阻止了一场血光之灾,暗里都快被玲珑骂死了,简直烦人。

    当听见“噗嗤”一声笑,莫窈险些绊倒,脑袋上的瓷碗“啪”地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焦嬷嬷怒容满面,上来就要一戒尺朝她手心打去,被门口看好戏的柳轻扬出声阻止:“哎!住手!”

    柳轻扬没心思看好戏了,慌忙跑进来把莫窈挡在身后,笑眯眯道:“嬷嬷何必如此?说来都怪我,嬷嬷还是不要责罚她了。”

    眼瞧着是府上的客人,焦嬷嬷也是知道一些他们的关系的,自然不好再为难莫窈,却还是冷着脸训斥:“大小姐还是在外面待的太久,规矩还是荒废了,性子也惫懒,这次就罢了,下回奴才可不会留情了。”

    莫窈忍着气乖顺应了,焦嬷嬷脸色这才好了些。

    柳轻扬回头执起她的手,看着上面的红痕,心里止不住心疼,没想到她在这儿会受这么多苦。

    过去在家里也不见哪个堂妹学规矩学成这样的,这次他可算是见识了,知道内情的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只是个外人。

    “还疼吗?”柳轻扬皱眉问,这样的手本来是用来娇养的,却受了这种苦,想想都不是滋味。

    莫窈还没说话,焦嬷嬷却沉了脸,训斥:“柳公子,男女授受不亲,您虽然是客人,可也要注意些才是,这样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柳轻扬眉头皱的更紧,虽然知道这样不妥,可看着眼前女子低眉顺眼的样儿,还是不忍心松开。

    江水莲刚才一直安静地看好戏,这会儿也不好再无视,忙上前打圆场:“焦嬷嬷,姐姐毕竟刚回家,有些规矩不懂也是有的,您慢慢教就是了,也不必太过严厉,而且姐姐可是柳公子的朋友,柳公子都说话了,这次且算了吧。”

    焦嬷嬷听着二小姐温温柔柔的劝解,脸上严厉的表情顿时变得温柔了许多,尽管还是不满,也没有再追究:“奴才遵命便是。”

    这差别也没谁了。

    柳轻扬暗暗叹了口气,莫窈趁机抽出自己的手,软语安慰:“我没事,柳公子不必担心。”

    这称呼怎么听怎么别扭,柳轻扬很不喜欢她脸上这副客套疏离的淡笑,顿时沉了脸:“你我何时如此生疏了?好歹我们还同行了一月有余,也算是朋友了吧?还是你这么快就过河拆桥了?”

    莫窈无语,什么过河拆桥?哪里就这样严重了?可看着他认真严肃的样子,到底不忍再说什么。

    江水莲上前挽住莫窈的手臂,笑容温和,语气甚是亲昵:“姐姐,柳公子可是特意来找你的呢,说是担心姐姐闷了,求了母亲明日带你出去散心呢,姐姐应该高兴才是。”

    莫窈虽然对江水莲的亲昵感到怪异,但是听了这番话也不由诧异,也顾不得江水莲态度的转变了,不由得看向柳轻扬。

    柳轻扬被她看的不自在,咳了声,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声音很是温柔:“我给你上药吧。”说着再次执起她的手,将瓷瓶里的乳白色药膏轻轻地一点点抹在她的手心。

    这次莫窈没拒绝,只是低垂了脑袋,沉默。

    这表现在江水莲看来就是害羞,眸中划过一丝异样,甜甜地笑:“柳公子对姐姐真好。”

    莫窈却想起了她之前的警告,心里嗤笑,这会儿倒是装的不在意了,没想到小小年纪就会说装模作样了。

    嘴上却道:“柳公子一向如此好心,不过是小伤,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瞧着大惊小怪了些。”

    柳轻扬手上一顿,他倒是忘了,眼前的小姑娘可不是个一般的小姑娘,这点小伤还不至于就如何了。

    不禁苦笑,自己还真被她这副小白兔的模样给蒙骗了,都忘了真正的她连杀人都不怕的。

    又被她的话气的不轻,好像自己自作多情了似的,脸上的表情也冷了些。

    莫窈看着忍不住话音一转:“还是谢谢你了,真的不碍事的。”

    看着她脸上浮现一抹甜美的笑容,语气也算真诚,柳轻扬方才的气恼霎时烟消云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