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契 第二十微信红包群推广平台 不要再天真了

    白契曾经在电视上看过很多武打片和抗日神剧,里面自然少不了人物被各种物体击穿身体的场面。现在,白契总算是亲身体验到这种感觉了。

    冰锥没有被拔出来,暂时不用担心大出血,只是行动不便,他就怕奚映寒突然让这些冰锥化成水,那他估计只能等死了。

    好在奚映寒并没有这个经验,她红着眼死死盯住白契,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算不会迅速死亡,他的左半边肢体也会慢慢失去知觉,现在他很被动,想要速战速决……但很难做到。

    左手中的针掉在地上,看样子用左手攻击是不可能了,白契眯起眼睛,思考怎样才能对奚映寒造成有效伤害。

    (在这种地方她有无数方式可以破坏地形,看来提前布下的陷阱用处不大,这个距离飞针的话大概很容易被躲开吧,如果能近身……不行,我的腿不方便奔跑,得找机会用滑雪靴冲刺,但是用滑雪靴的时候没法使出风穿林……如果能利用视野盲区是最好的,这附近没什么遮蔽物,要是能让她自己制造遮蔽物就好了。)

    此时,受惊的月蛾不知是冷静了下来还是察觉到自己打不过,顾不上找奚映寒的麻烦,扭动着肥大的身躯逃向另一个方向,速度实在称不上快。

    即便如此,它还是将奚映寒的注意力扯了回来。

    “给我站住!”

    奚映寒往前疾走两步,抬起双手,催动灵气,打算再次将其禁锢,只一瞬间的走神,对白契来说,足够了。

    地面上的雪刚刚升起,她只觉余光中闯入一抹白影,慌张转头,发现白契以惊人的速度冲进她怀中。当然,突然的爆发消耗了他不少灵气,如果他的攻击没有效果,那么他也不指望自己的灵气能够支撑自己逃跑了。

    “该站住的是你!”

    白契伸出右手,一掌将摄魂针拍入奚映寒的左肩,扰乱了她体内的灵气流动,升腾起的雪又落下去。

    奚映寒眼中满是震惊、不解与纠结,还有一些白契看不懂的情绪在翻滚着。

    她本就毫无防备,被白契这么一拍,由着惯性向后倒去。

    白契误以为她要后跳躲避,便站稳脚跟抓住了奚映寒的左手臂,使出浑身的劲给她来了个过肩摔。

    (……力气好大!)

    背上传来的疼痛与刺骨寒意将奚映寒刺激得龇牙咧嘴,双目圆睁,已经开始发育的她,块头比白契大了很多,她居然被这么摔在了地上?

    来不及发出感叹,又是一掌拍下,指间的摄魂针直刺她的眉心!

    她下意识地催动灵气想要防御,却发现体内被扰乱的灵气依然混乱不堪,只得在雪地上翻滚,避开了这一击。

    (怎么回事?)

    她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没空清理衣服和头发上的雪,摇晃自己的左臂,麻麻的,还有知觉,但是感受不到左臂上的灵气了,她从没见过这种情况,难道针上有专门针对灵气的毒药?那种东西简直闻所未……等等!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与四处搞事、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古滇不同,奚映寒闭关修炼三年,学习到的东西离不开各种书籍,看的书多了,又没有亲眼见过,难免对一些细节印象模糊。

    “针……难道是摄魂针?!”

    她早就猜到了,白契是灵气使用者,否则他绝不会独自出现在这里,更不会敢阻止她,只是没想到,他的灵气使用类型是【摄魂针与缚神丝】。脑海中闪过当年白契满脸骄傲地拍着胸脯说“我以后要成为像爸爸一样优秀的裁缝”的模样,奚映寒神情恍惚。

    白契见致命一击被奚映寒躲开了,心凉了大半,他行动力有限,奚映寒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再发动突袭是不太可能了,一时间犹豫着要不要逃走。

    可是转眼一看,月蛾没逃多远,他自己就擅自跑了,奚映寒完全可以再追上去,那不是将自己的所有行动都变为无用功吗?

    就算干不掉她,他要么再拖久一点,要么就尽量剥夺一些奚映寒的行动力。

    既然她已经猜到了白契的灵气使用类型那么她知道白契的针与线有什么特性吗?

    这是一次尝试也是一次赌博。

    白契用剩下的一只手臂射出两枚针,直冲奚映寒而去。

    “你现在休想刺到我!”奚映寒体内并不平稳的灵气从她的右手喷薄而出,抬起的手带起地上的积雪,升起一道高大却十分松散的雪墙。

    见到这一幕,白契紧绷的嘴角微微上扬。

    “啊!”

    雪墙后传来一声短促尖叫,巨大的雪墙轰然倒塌。

    透过纷纷飘落的雪花,白契看到了捂着肚子半跪在地上的奚映寒。

    白契赌对了,奚映寒不知道伤魂的摄魂针不会受到物质限制。

    他也刚好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如果刚才的雪是金色灵气所化就可以阻挡他的针,但如果是利用普通雪的黑色灵气,是绝对无法影响到针的飞行轨迹的。之前师父训练他如何“贯穿”树木,就是让他利用摄魂针的特性,穿过树木攻击树木后的物体,一开始总是犹豫,现在他成功了。

    被摄魂针刺入右大腿和下腹的奚映寒腿上失力,跪在雪地上,冰雪将她的腿冻麻了,却无法让她的心冷静下来。

    白契一瘸一拐地走过去,他的左半边身体在渐渐失去知觉,必须尽快完成任务。

    当他走到奚映寒面前时,奚映寒猛地扬起了头,吓了他一跳。

    “为什么……?”略显稚嫩的声音颤抖着发出质问:“为什么要妨碍我?为什么要妨碍玄天阁?”

    “玄天阁?”白契挠挠头“那是什么?”刚才打得太激烈,大脑尚未冷却,他一下子想不起来其他事了。

    奚映寒咬住嘴唇,仿佛要将唇瓣咬出血。他是什么意思?玄天阁名扬江湖,他既然是孤儿,现在独自在外闯荡,应该多少听说过一点才是,更何况他还是落凤国人!是不屑去记吗?

    “谁…谁让你来的!”

    “啊?如果你说来这片大陆的话,是我自己想来的哦,至于来阻止你,是狼王的请求。”那个应该算是请求吧?

    白契蹲下来,让自己的与奚映寒平视。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他背在身后的手中已经捏了一根针,随时可以刺入奚映寒的天灵盖。

    奚映寒看到白契蹲下身的举动,眼泪不自觉地涌了出来。

    (即便是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想让别人仰视自己吗?)

    她隐约觉得,白契还是以前那个温柔的男孩,可是,究竟是哪里不对,她也说不上来。

    “你…你……”她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努力控制住嘴角,不让它下拉:“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白契真想直接一巴掌拍死奚映寒算了,免得再问这种让他为难到吐血的问题。原主留下的记忆本来就不完整,就是几个印象深刻的事和几个印象深刻的人,他怎么知道原主到底认不认识奚映寒,可是看奚映寒处处留手,真的很像是有什么重要的羁绊。比如现在,奚映寒完全可以趁机控制冰雪从后面偷袭他,但是她没有。

    (这家伙……该不会是单箭头吧?)

    白契差点被自己大胆的想法给逗笑了,这俩都还是小屁孩呢,他怎么会想到这些有的没的?

    算了,看眼前的少女哭得梨花带雨,他也狠不下心点头,只好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就算你这么说……我觉得你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了。”实际上并不眼熟。

    听见“眼熟”这俩字,奚映寒忽然激动起来:“你一定认识我!我是你七岁时带回家的那个…呃…小乞丐!”她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当时的状态,干脆就用了自己当时最不想听的词。

    奚映寒说得起劲,白契一听,傻眼了,乖乖,七岁的小孩能记多少事啊,后来再一听奚映寒只在白契家住了几天,更觉得白契记不住她是理所当然了。

    白契不想听下去了,琢磨着月蛾应该已经跑了好一段距离,于是将自己放在雪中凉透了的双手抽出,拍在奚映寒的脸颊上,积压她脸上的肉让她闭嘴。

    本来讲得唾沫横飞的奚映寒感觉脸上突然传来刺骨的寒意,呆住了,愣愣地看着逐渐贴近的白契。

    “我不杀你。”觉得奚映寒的脸手感不错,他忍不住揉了两下,“但是你身上的针我是不会拔掉的,你就一直在这里待着吧。”

    他站起身,拖着渐渐麻痹的左半身走向月蛾逃离的方向,头也不回地甩下一句话。

    “就这件事来说,我们的立场是相对的,不要再天真了,如果有必要,不管你有多么在乎我,我都会杀了你。”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