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55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变化

    自从搬家以后,南坪村玉兰就很少回来了。每次回来,碰上村里的那些女人,一个个看她年纪轻,话里话外地总在打探她们家赚了多少钱。

    玉兰回答不回答,她们都能编排一大堆闲话出来。

    闲言碎语对玉兰来说根本不是事,她从来觉得自己问心无愧就好。可乡村就这么点大,拐弯抹角地都有关系,用不了多久这些话就会传进李爱华耳朵里。

    李爱华对名声看的极重,再加上儿子有出息,这几年她日子过得舒心,被别人捧得有些飘飘然,恨不得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都是好话。

    她的这种性格老太太与玉梅玉兰都说过她好多次,但是李爱华当时会受教,但是过不了多久就故态复萌。

    时间久了,家里人也就由着她了,反正她在家里闹腾一阵就过了,为了面子,她也不敢在外人面前生事。家里人为了让她少听一些小话生气,在外行事都是低调再低调,尽量避免给别人制造话题。

    饶是这样,还是不时有只言片语的流言传进李爱华耳朵里去,又是一番闹腾。

    五年时间,南坪村的变化还是挺大的。最早跟着玉梅做手工的批些人变化最明显。

    变化最大的应该属何喜梅一家。

    何喜梅因为手工出色被玉梅提到设计部门当了主管,几年时间依靠自学制版设计,又经过不断地进修,现在是已经转型的新饰界饰品连锁有限公司的骨干成员。

    她凭着自己的能力,在市郊买了地建了房子,把一家人接了过去,户口也转了过去,算得上城里人了。她的父母是普通的农民,忙碌惯了,乍然闲下来无所事事觉得不适应,就通过玉书把两人安排进了厂里

    成了普通员工。

    去年,她和玉书扯了证结了婚,酒席就在市区最大的酒店办的。

    宾客请了整个公司的职工,玉梅与玉兰又大手笔的包车把参加婚礼的乡亲都接到了市区,包吃包住,婚礼当天,光席面就开了一百多桌,场面空前盛大,让不少人眼红又嫉妒。

    何喜梅从职业转变成老板娘,还是不骄不躁的样子,让手下的人更为信服。

    第二个变化明显的要属何招弟了。

    何招弟说服她爹娘在宏光小学那一区开了一家小小的文具店,搭着卖一些从玉书工厂里淘汰下来的微瑕饰品。

    说瑕疵品是因为,这几年玉书厂里对质量的要求越加严格,稍有瑕疵都会淘汰。而对他们来说是瑕疵的商品,往往比外面那些店铺卖的粗制滥造的东西精致得多。

    何招弟抓住了这一点,用极低的价格从厂里收了过来,放在小店里面低价卖出。

    那些认识新饰界的人碍于新饰界的价格不舍得买的头花头箍挂饰等,都能在这里低价买到。

    何招弟家人卖这些商品的时候就声明了,这些是厂里拿到的低价处理的微瑕品,不能跟正版比较,但是不影响使用,购买的人还是很多的。

    那些不认识新饰界的人,只觉得这些饰品款式新颖,颜色亮丽,风格各异,完全看不出哪里有瑕疵的,也很乐意买。

    一来二去,带动了店里的生意。何招弟阿娘就靠着这家小店,四五年时间,就在村里造起了红墙黑瓦的大房子。

    还有一个叫李香桃的小媳妇,因为能说会道,不甘于做个普通的女工,自荐去当了销售员,几年时间一步一步从店长爬到了区域经理的位置。

    村里有些人去玉书厂里打工被拒,加上受玉梅的影响,玉书的厂里重用女工,那些心怀不忿的人背后说什么话的都有。甚至有人说那些女人和玉书有一腿,才会升职那么快。

    这种事情根本无从分辨,越分辨那些人只会越来劲。见识过村里那些人无事生非的本事,玉书兄妹一致保持了沉默。

    可是李爱华不干了,败坏她儿子的名声等于要她的命。她瞒着几个孩子联合了那些在玉书手下工作的人的家人,把造谣的几个人揪了出来。

    那几个人倒不是因为进厂被拒,而是他们靠关系进了厂子又不认真做事,几次犯错才被开除出厂的。

    他们觉得丢了面子,又恨玉书不讲情面,才在背后散布谣言,想给玉书添堵的。

    经过李爱华这么一闹,大家也知道了,只要有本事,在玉书手下就能够得到重用。而且玉书对乡亲们都很厚道,开出的待遇条件比起市里其他厂子的待遇只高不低,反而引得更多人往玉书厂里去。

    玉兰看着村里这几年跟雨后春笋似的冒出来的新房子,微微笑了起来。

    这几年大家条件好了,跟着陈连生夫妻去D市的姑娘少了很多,除了以前跟着他们的那些姑娘,夫妻俩根本招不到几个新人,只能越往偏僻的山村去找,无形中增加了难度。

    何玉凤把玉梅一家当成了眼中钉,很想一把老鼠药把这一家人药死。幸而她不敢以身试法,玉梅一家又搬走了,一年到头根本碰不上面,这才作罢。

    让她捶胸顿足的是,那个人过了多少年还对玉梅念念不忘,提出的报酬一年比一年高,她只能看着那些数字眼馋,什么都做不了。

    玉兰不知道这一对夫妻有贼心没贼胆,使得玉梅逃过一劫,只当他们已经放弃游说了,根本没把他们放在心上。

    她这次回村是因为之前吩咐的事情有了眉目,电话里不方便说,这才特地请假跑了一趟。

    不过今天玉兰的运气不太好,刚进了村,迎面就撞上了李三妹。

    李三妹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少女,眼里的嫉妒怎么也掩饰不住。

    这几年因为似锦的名声越来越大,成为本省著名的民营企业,纳税大户,销售市场更是一扩再扩,在全国都拥有一定的影响力。

    玉兰的资产早已过了七位数,又有专人帮忙打理,她不必为钱担忧,有了更多时间都花在专研服装设计技术上,除此以外,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画画,练书法。

    腹有诗书气自华。

    她静静地站在那儿,就有一种浓浓的书卷气扑面而来。再加上她这么多年坚持不懈地练瑜伽,整个人的气质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就像一块璞玉,经过打磨已经开始焕发光彩。

    她越长得好,李三妹越痛恨。这个死丫头几次坏她的事,她还不能拿她怎么样,心里早就憋了一股气。

    此时看见玉兰一个人,李三妹就想刺她两句。

    “哎呀,有钱人家的小姐回来了?这是来干什么呢?来看咱们这些穷乡亲吗?真是不好意思,没有你们,咱们都活得好好的,让你失望了。”

    玉兰停下来,左右看了看,一副“你是在跟我说话还是跟空气说话”的样子,李三妹快憋得内伤。

    还想再说什么,玉兰已经绕过她走远了。

    李三妹郁卒。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