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爱姐姐

我是个国二的女生,叫小瑄,虽然我只是国中生,但我有个大学的姐姐却非常的爱护我这个妹妹哦!我姐姐她叫小真,她今年是大二,读的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学哦!因为自小父母双亡,所以我和姐姐住在一起。我家虽不是什幺别墅,只是间公寓,但我和姐姐却过得非常的快乐。

“小瑄,要睡觉了,电视关掉,进来房间,电视关掉。”

“好!我马上进来。”我高兴的回答。

“把裤子脱下,我帮妳把尿布包一包,赶快睡了!”

“姐!我已经不会尿床了,为什幺我还要包尿布呢?”

“万一妳又尿床!那我的床又要脏了,所以要包着尿布!”我只好把裤子脱下让姐包尿布了。

“你要是再尿床,我可是要用上一次的处罚来处罚妳了!!知道吗?”

“好我知道了!”我想起了上一次的处罚,我更告诉自己不能再尿床了!!想着想着我进入了梦乡……

“小瑄!妳给我起来,看妳做的好事!!”

我在睡梦中被叫醒,我一看我的裤子都湿透了,连床单也都湿了,我心头一震,因为我又尿床了!!我不敢想像姐姐将如何处罚我。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什幺?对不起?明天放学后到姐姐房间,我要好好的处罚妳!”

“是!”

姐姐说完便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去了,只剩下我一个将已经湿透的床单放进洗衣机去洗了。

放学后,我自己走进了姐姐的房间,姐姐还没回来,我自己先跪在地上,等着姐姐回来处罚我了。约十分钟后,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走进房间。

“很好!自己已经先跪下等我了,但我还是要惩罚妳这个小女孩。”说完姐姐从床底下拿出了一个箱子。

我忽然心头震了一下,我好像很期待这个惩罚一样,我的心情竟有一兴奋的感觉:“为什幺我会有这种感觉呢?难道……难道……我喜欢被惩罚一样?”

姐姐拿出一套水手服叫我穿上,我穿上后发现这裙子只能遮掩住我1∕3的屁股,我的屁股的2∕3都露在外面了。穿上上衣后,我发现上衣很小,我的胸部已经都露在外面了,姐姐还拿着一件内裤叫我换上,我换上后,也是太小件,而我的下体都被束缚住。我坐在地上拼命的拉着裙子想要遮住我的内裤,但始终因为很小件而遮不住。

姐姐捏着我的乳头说:“哦!乳头已经变尖了哦!原来小瑄妳喜欢这种感觉呀!”

接着我被姐姐脱上了床,姐姐把我的手绑在两边的床头,把我的双脚绑成了大字型,我已经完全无法遮住我身体的任何部位,只能等着姐姐处罚我这个尿床的小孩而已。而我的淫水已经让内裤湿透了,我接受着女孩无法接受的屈辱,但我的心情竟异常兴奋。

姐姐用剪刀剪断了我的小内裤,我露出了我的阴户,“上次剃光的阴毛又长了出来,我帮妳处理干净吧!”姐姐拿起了剃刀,再次剃光了我的阴毛。

我露出了我白色的小缝,此时我的阴户已经流出了淫水,姐姐又用了水管插进了我的菊花,然后打开水龙头,源源不绝的水灌进了我的菊花。姐姐上次告诉我这叫“灌肠”,用来惩罚我这个尿床的小孩。

我的下腹部开始有了巨烈的反应:“姐姐,让我去上厕所好不好呀?”

“好吧!”说完她拔掉了在我的菊花门上的酒瓶,我菊花门的水马上宣泄出来,喷得满地都是。

姐姐拿出了镜子放在我的下体,让我看到我整个阴户。

“姐!把镜子拿开啦!”

“怎幺可以呢?我要你好好看看自己淫荡的阴户!!”我虽然不想看,但我的意识里却让我的眼睛往我的阴户看去:“啊!好光滑的小缝呀!我的阴户还一直流着淫水,我真是个淫荡的女孩呀!”我忍不住对姐姐说“姐姐!快插进来好不好?”

“既然妳这样说,我就成全妳好了。”说完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只黑色的假阳具,姐姐先用她的舌头舔了几下后,便往我的阴户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好姐姐……妳……让我……啊啊啊……我爱妳……姐姐……”

“我的好妹妹,我也很爱妳呀!”

“我们以后就这样下去好不好?”

“当然好呀!我的好妹妹。”

几年后,姐姐做了护士,而我做了秘书,我们……当然还是住在一起呀!因为这是我的好姐姐呀!啊!不,是我的“好老公”才对呀!一年前我们结婚了,虽然都是女人,但我们有很多的“辅助道具”呀!

后来我们还加入了女同恋的俱乐部中SM组,有时我还要姐姐“牵”着我去逛公园哦![!--empirenews.page--]

我是个国二的女生,叫小瑄,虽然我只是国中生,但我有个大学的姐姐却非常的爱护我这个妹妹哦!我姐姐她叫小真,她今年是大二,读的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学哦!因为自小父母双亡,所以我和姐姐住在一起。我家虽不是什幺别墅,只是间公寓,但我和姐姐却过得非常的快乐。

“小瑄,要睡觉了,电视关掉,进来房间,电视关掉。”

“好!我马上进来。”我高兴的回答。

“把裤子脱下,我帮妳把尿布包一包,赶快睡了!”

“姐!我已经不会尿床了,为什幺我还要包尿布呢?”

“万一妳又尿床!那我的床又要脏了,所以要包着尿布!”我只好把裤子脱下让姐包尿布了。

“你要是再尿床,我可是要用上一次的处罚来处罚妳了!!知道吗?”

“好我知道了!”我想起了上一次的处罚,我更告诉自己不能再尿床了!!想着想着我进入了梦乡……

“小瑄!妳给我起来,看妳做的好事!!”

我在睡梦中被叫醒,我一看我的裤子都湿透了,连床单也都湿了,我心头一震,因为我又尿床了!!我不敢想像姐姐将如何处罚我。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什幺?对不起?明天放学后到姐姐房间,我要好好的处罚妳!”

“是!”

姐姐说完便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去了,只剩下我一个将已经湿透的床单放进洗衣机去洗了。

放学后,我自己走进了姐姐的房间,姐姐还没回来,我自己先跪在地上,等着姐姐回来处罚我了。约十分钟后,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走进房间。

“很好!自己已经先跪下等我了,但我还是要惩罚妳这个小女孩。”说完姐姐从床底下拿出了一个箱子。

我忽然心头震了一下,我好像很期待这个惩罚一样,我的心情竟有一兴奋的感觉:“为什幺我会有这种感觉呢?难道……难道……我喜欢被惩罚一样?”

姐姐拿出一套水手服叫我穿上,我穿上后发现这裙子只能遮掩住我1∕3的屁股,我的屁股的2∕3都露在外面了。穿上上衣后,我发现上衣很小,我的胸部已经都露在外面了,姐姐还拿着一件内裤叫我换上,我换上后,也是太小件,而我的下体都被束缚住。我坐在地上拼命的拉着裙子想要遮住我的内裤,但始终因为很小件而遮不住。

姐姐捏着我的乳头说:“哦!乳头已经变尖了哦!原来小瑄妳喜欢这种感觉呀!”

接着我被姐姐脱上了床,姐姐把我的手绑在两边的床头,把我的双脚绑成了大字型,我已经完全无法遮住我身体的任何部位,只能等着姐姐处罚我这个尿床的小孩而已。而我的淫水已经让内裤湿透了,我接受着女孩无法接受的屈辱,但我的心情竟异常兴奋。

姐姐用剪刀剪断了我的小内裤,我露出了我的阴户,“上次剃光的阴毛又长了出来,我帮妳处理干净吧!”姐姐拿起了剃刀,再次剃光了我的阴毛。

我露出了我白色的小缝,此时我的阴户已经流出了淫水,姐姐又用了水管插进了我的菊花,然后打开水龙头,源源不绝的水灌进了我的菊花。姐姐上次告诉我这叫“灌肠”,用来惩罚我这个尿床的小孩。

我的下腹部开始有了巨烈的反应:“姐姐,让我去上厕所好不好呀?”

“好吧!”说完她拔掉了在我的菊花门上的酒瓶,我菊花门的水马上宣泄出来,喷得满地都是。

姐姐拿出了镜子放在我的下体,让我看到我整个阴户。

“姐!把镜子拿开啦!”

“怎幺可以呢?我要你好好看看自己淫荡的阴户!!”我虽然不想看,但我的意识里却让我的眼睛往我的阴户看去:“啊!好光滑的小缝呀!我的阴户还一直流着淫水,我真是个淫荡的女孩呀!”我忍不住对姐姐说“姐姐!快插进来好不好?”

“既然妳这样说,我就成全妳好了。”说完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只黑色的假阳具,姐姐先用她的舌头舔了几下后,便往我的阴户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好姐姐……妳……让我……啊啊啊……我爱妳……姐姐……”

“我的好妹妹,我也很爱妳呀!”

“我们以后就这样下去好不好?”

“当然好呀!我的好妹妹。”

几年后,姐姐做了护士,而我做了秘书,我们……当然还是住在一起呀!因为这是我的好姐姐呀!啊!不,是我的“好老公”才对呀!一年前我们结婚了,虽然都是女人,但我们有很多的“辅助道具”呀!

后来我们还加入了女同恋的俱乐部中SM组,有时我还要姐姐“牵”着我去逛公园哦![!--empirenews.page--]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