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41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开业

    节后返校上课,初三六班其他人看见贺世开手腕上那一截彩色丝线,眼神都跟见了鬼似的。

    谁都知道这丝线是小孩子才会系的东西,冷面王子突然变得这么接地气,萌得让人抗不住啊。

    后排两个女生交头接耳,话题人物正是贺世开。

    毛曼珠拉着同桌的手兴奋极了:“诶诶诶,看见他手上的丝线没?哎呀,不知道是哪个女生送的呀,第一次见他戴着。不过,好像没听说他有姐妹呀。”

    十足八卦地语气。

    “哎呀,没有姐妹还不许人家有个表姐妹堂姐妹了?再说,不管是谁送的都跟咱们没关系。操那么多心干什么?有那空闲多复习几页书,说不定你爸就少花一点钱了。”

    郭飞雪两手抵着下巴,眼光有些放空。

    “我去,死女人,笑话我呢?我爸还差这点钱?!再说咱两难姐难妹,大哥别笑二哥。”

    塑料姐妹俩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了。

    “咳,用不着你提醒我,我是看再多书,记不住也白搭……算了算了,咱们别互相揭短行吗?嘿嘿,还不如多看看热闹,这下有人要淹死在醋缸里咯。”

    毛曼珠幸灾乐祸地斜睨了一眼前方的白小溪。

    郭飞雪变了个姿势,手背抵着下巴,手肘支着课桌,两眼往上翻个不雅的白眼,不屑地说:“切,她还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了。人家根本就不鸟她好吧。”

    毛曼珠意味不明地呵呵两声,换了个话题。

    “你有没有发现她每次跟男生说话那语气恶心的很呀?”

    毛曼珠是真的疑惑。

    “咦,你也有这种感觉呀。我说呢,她那声音跟女的说话都正常,换成男的就那么怪腔怪调的哦,那是撒娇吗?”

    郭飞雪恍然大悟。

    “晕,逮着个公的就撒娇,真是丢尽我们女生的脸!”

    郭飞雪一刀正中靶心。

    白小溪跟毛郭两个人的座位相邻,毛郭两人坐在她右下方的位置,中间隔着一条过道,因此两个人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再说这两个人说话肆无忌惮的,一点也没有遮掩的意思,一边说一边还对她指指点点,摆明了告诉别人,她们就是在说她。

    白小溪假装低头认真看书,咬着牙,忍得十分辛苦。

    尽管两个女生说的话越来越难听,白小溪也只能当做听不见,甚至连个不满的表情都不能露出来。

    这世界总是那么不公平。

    白小溪忿忿不平地想。

    毛曼珠与郭飞雪两个人学习成绩渣的要命,就因为有个有钱的爸爸给学校捐了一座实验室,对于别人来说很难进的重点班,对她们来说想进就进。

    班主任就算不乐意这两个拉低全班平均成绩的学生进来也没办法,花钱的是大爷!

    来就来吧,拖全班后腿的人态度还敢这么嚣张!

    有钱很了不起吗?

    有本事来比一比谁的成绩更好啊!

    白小溪觉得,这些肤浅的女生不学习,天天把目光盯在哪个女生更漂亮,哪个男生更帅这种小事上,简直影响班级学习氛围。

    但是老师摆明了睁一眼闭一只眼,她能有什么办法。

    抬头看见坐在中间位置的贺世开,白小溪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

    整个学校,再也找不到比贺世开更漂亮的人,无论男女。

    她就不信班上那些女生对贺世开没想法,只不过她们一个比一个胆小,不敢往贺世开跟前凑。

    大概是因为自己可以无视贺世开的冷脸和他说上话,才会遭人嫉妒吧。

    不被人嫉妒的是庸才!白小溪把头高高昂起,背脊挺得笔直!

    贺世开手上系的彩色丝线她也看见了,端午节系条丝线有什么好奇怪的?

    肤浅!

    无聊!

    不过这倒是给了她灵感,终于知道要送什么礼物给贺世开了。

    嗯,听说中心街上新开了一家饰品店,下课就去那里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玉兰不知道自己随手给贺世开系的一条彩色丝线会引发一连串的猜测,她正磨着李爱华,让她带自己去市区看新饰界第一家门店的开业仪式。

    “阿娘,我们家要开店了,您就不好奇吗?”

    “我不好奇,你也给我回学校上课去。有你大哥大姐呢,你一个小丫头瞎掺和什么呢,尽捣乱。”

    无论玉兰怎么说,李爱华就是不同意。

    玉兰郁闷了,第一次觉得年纪太小真是不方便,否则自己想去哪里,抬脚就走多潇洒。

    哎,想不到理由去不了,玉兰悬着一颗心,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贺晓霜还以为她生病了,好一通忙活,最后才知道是虚惊一场。

    ……

    新饰界的第一家门店最后定了中心街上那一家。

    从装修开始,玉书就让人在大门上贴上了红纸做的开业宣传海报。

    这个点子是玉兰提供的,借鉴了后世那些美容美发店开业前的造势宣传手段。

    端午节前又雇了一波人在街上散发小卡片,说明凭着小卡片可以去领一份小礼品,充分调动了人的好奇心。

    忙碌了这么久,做了那么多开业前的准备,万事俱备只欠开业了。

    玉书玉梅并蓝成林三个人都没有进店,站在新饰界对面的街口的树荫下看店里人来人往。

    玉书虽然心里紧张但是面上不显,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玉梅跟了严禄一段时间,也变得沉稳了很多,手里捏着一瓶水,指尖发白,明显心里不如表面那么平静。

    蓝成林双手抱胸,一条腿往左前方伸出一截,站了一会觉得脚酸,换了一只脚继续站着,嘴里嘀咕到:“擦,还中心街,连个喝茶的地方都找不到。要是有个喝茶的地方,逛街逛累了可以坐一下,多好。”他用肩膀顶了一下玉书,问他:“喂,老陈,咱们仨还要在这当多久的木桩子啊?”

    玉梅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蓝成林,他刚才说没地方喝茶,玉梅敏锐地察觉到了这里面的商机。

    这时候的C市没有奶茶店咖啡厅也没有K家M家的快餐,小吃店小面馆倒是有,不过除了吃饭时间,其余时间都是门庭冷落的样子。

    倘若不是饿肚子,人家也不会想到进店只为了歇脚。

    假如开一家类似茶馆的休闲屋应该会有生意。

    想到这个玉梅就有点兴奋,嗯,回头去问一下严禄,他最懂这些。

    玉梅看着蓝成林发呆的时间有点长,蓝成林一转头就看见玉梅两眼发光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

    他夸张地往旁边跳开一步,耍宝似的双手捂胸,警惕地瞪着玉梅:“小梅梅,你在打什么主意?我好怕怕!”

    玉梅龇牙笑得不怀好意:“成林哥,我确实有个好主意哦,不过我现在不告诉你了。”

    凡是能够正当赚钱的事情,对蓝成林来说都是好事情,玉梅知道他的秉性,特意吊他胃口。

    蓝成林才不相信玉梅的话,嘿了一声,对玉书说:“这里有你们俩看着,我就不在这碍事了,先走了。”

    玉书对玉梅说:“我也要走了,厂里还有事情。这几天你去店里看看需要不需要帮忙。”

    三个人分开走,玉梅穿过街道走到对面,站在新饰界门口,看着亮堂堂的店,还有店里忙碌的人,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豪气。正欲抬脚往店里走,耳边传来一声冷哼:“切,这么一家小门店,也敢叫新饰界,好大的口气啊。”

    玉梅皱眉,转过头去,看见身后一个妆容精致的高雅女人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

    女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个子娇小玲珑,穿一身紧身的连衣裙,胸前波涛汹涌,衣服都仿佛束缚不住将要跳出来。裙子的长度刚刚遮过膝盖,脚下穿着黑色的高跟鞋。她留着及肩的小卷发,长相甜美,看谁都像在笑,很有亲和力。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玉梅觉得“童颜**”这个词十分贴切。

    女人身边大的男孩子看起来年龄与自己差不多大,一身名牌,一看就是那种家境优渥的人家养出来的孩子。男孩长得并不差,就是一脸阴郁的样子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阴沉沉的,给人的观感很不好。刚才那句充满蔑视的话就是他说的。

    看见玉梅在看他们,女人朝玉梅笑了笑,偏过头对儿子说道:“淼淼,你这脾气该收敛一点啦,再惹事你爸爸可真的要生气咯。”

    不知道哪句话惹到了男孩了,他抬起脚一脚踹在树干上,玉梅毫不怀疑他再大一点力气就能直接把树给踹断了。

    街道两旁的店门前隔着几米就种着一棵不知品种的绿树,男孩踹的这棵刚好长在新饰界门口旁边,位置巧得很。

    玉梅总觉得他踢树这架势很像来踢馆的,心里顿时对这个叫淼淼的男孩子没好印象了。

    男孩身边的那个小女生跟玉兰差不多年纪,漂亮的像个洋娃娃。她仰起头不赞同地看了一眼男孩子,板着脸说:“哥,你别忘了,如果不是你,我们现在也不会跑到这鬼地方来。祸是你闯的,还连累妈跟着倒霉,你为什么不反省一下?”

    玉梅看小女孩的眼神毫无威慑力,但是那个男孩子却马上安静下来了,虽然脸上还是愤懑的样子,却站在原地没有多余的动作。

    女人习以为常的模样,可见平时兄妹两相处的方式就是这样的:哥哥怕妹妹。

    玉梅暗暗警惕,这小姑娘厉害哦!

    自从知道玉兰的事情以后,玉梅就不敢小看任何一个小孩子了。

    因此,小女孩的表现让玉梅心里的警惕又重了一分。

    女人名叫陈冰雁,她会出现在C市是因为儿子林思淼在帝都闯了祸,惹了不该惹的人,他们的爸爸兜不住,只好打发母子几个人出来避祸。

    陈冰雁是C市出生长大的,对这里的感情很复杂,刚好这里又是那人身后的势力触不到的地方,算是目前最好的去处了。

    看见儿子平静下来了,陈冰雁就带着她们俩往新饰界去,玉梅也跟在他们身后假装自己是个客人。

    店长陈安媛忙个不停,看见玉梅进来正准备上来打招呼,被玉梅隐晦地摇头制止了,陈安媛一顿,马上若无其事地招呼另外一个客人。

    玉梅笑了笑,对陈安媛的表现表示满意。她和陈冰雁几个人隔着一个货架,看三个人一直转来转去一副思索的样子,却什么都没买,玉梅撇了撇嘴走了。

    走开的玉梅没发现,陈冰雁的女儿林思琪抬头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陈冰雁问女儿:“怎么了,有什么不对?”

    林思琪摇摇头,“没什么,那个女的应该是老板,或者跟老板有关系。”

    陈冰雁不以为然地说:“那又怎么样?”帝都那些人她惹不起,处处都要陪小心,这么个小地方她再战战兢兢地,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林思琪看了她妈一眼,噘着说:“不怎么样啊,就是让哥哥收敛一点,免得又惹到不能惹的人。”

    林思淼不满地哼了一声:“一个小老板有什么不能惹的,我就惹她了怎么着?”

    林思琪凉凉地说:“在帝都的时候你也这么说的。”

    林思淼涨红了脸。他哪里想到一个穷打工的会是权二代,特么的权二代就该有权二代的样子,装什么穷打工的扮什么鱼龙白服啊草!

    远在帝都的某人打了个喷嚏,耸耸肩,肯定又是哪个被他收拾过的人在偷偷骂他了。

    陈冰雁笑了笑没说话,几个人又转了一会,空着手走了。

    玉梅站在收银台前面,看两个女营业员穿着统一的制服在招呼客人,陈安媛负责收钱。

    有年轻的女孩过来交钱,陈安媛笑眯眯地对她说:“客人您好,一共42块钱,我们现在开业做活动,买满49元就可以送一张会员卡哦,您只需再买7块钱就能得到一张会员卡。”

    女孩疑惑地问:“会员卡有什么用?”

    陈安媛笑容不变,答道:“会员卡可以打九折,还可以积分,积分达到一定数量可以免费兑换礼品。”

    女孩拿出一张宣传卡,说:“这个是不是可以领一个礼品?”

    陈安媛接过卡片扫了一眼,点点头说:“是的。”从柜台后面的篮子里给她拿了一个小公仔挂件。

    女生刚才看过这个小挂件的价格,店里一个卖两块钱,证明不是粗制滥造的东西,满意地点点头,把挂件挂在背包上了。

    陈安媛给她拿了一张卡,登记好信息双手递给她,补充说道:“会员卡不限使用人数和次数,在新饰界的所有店铺买东西一律九折。您生日这一天,可以凭卡七折购买东西,这个权利一年一次仅限您自己使用。还有,只要是我们店里购买的东西,我们可以免费帮您包装。”

    女生心满意足地走了。

    玉梅朝陈安媛竖起大拇指,看老同学游刃有余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没有请错人。

    陈安媛问她:“这些都谁想的点子呀?好聪明!”

    玉梅笑笑不语。

    她能说这一切都是玉兰的主意吗?说出来也没人信啊。

    实际上,从店铺的装修到职工的着装,还有会员卡的使用以及一些很人性化的细节其实都是后世很常见的模式。玉兰把这一切照搬过来,经过大家反复讨论最终才确定实施的。

    事实证明这个模式很成功。

    玉梅想到未来可能会有第二家第三家新饰界开业,顿时握紧拳头,很想对那些曾经看不起她的人说:终有一天,我会成为让你们仰望的存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