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37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客人

    王绵绵知道李绍培给玉梅寄了新款衣服,顿时恼了,“那些衣服都还没上市呢,你急着寄给玉梅干什么?我们这些款式又没有专利的,要是被别人盗版抢先上了市,给我们造成多大的损失你知道不知道?人家是冲着独家才下了这么多订单,这要是被别人抢先了,我们还有什么优势?光违约金就够我们赔的倾家荡产了。”

    李绍培不以为然,“你就爱大惊小怪。玉梅在农村,又不是大城市。农村里面谁会有那个闲功夫去做盗版服装?而且我们的用料与做工都不是普通的女装能比的,担心什么呢。”

    王绵绵横了李绍培一眼,“哼,只要能赚钱,怎么没人做盗版?咱们哪次做的服装不都是盗版的?再说,我也没有不让你寄,就是想让你晚一段时间,等这些新款的夏装上市了再给玉梅寄过去。就这么一点时间你都等不及。”

    李绍培陪着笑脸,“行行行,我知道了,下次一定先问过你。我不是看着马上就端午节了,刚好当做节礼了。”

    王绵绵见好就收,反正她要的不过是李绍培一个态度,既然李绍培认错认得这么干脆,她何必还要纠缠不放呢?

    麒麟兄弟俩一人一个小霸王在那玩俄罗斯方块。

    玩了一会儿,李麟心浮气躁的把游戏机扔在沙发上,赌气说道:“不玩了,连五关都过不了,玩个毛线!”站起身气汹汹地回房间去了,留给其他人一个倔强的背影。

    李麒奇怪的看了一眼弟弟,技术不好又不是今天才这样,平日不也玩的起劲?怎么今天就不能玩了?

    王绵绵看看着砰地一声关上的房门,莫名其妙地问李麒:“你惹他了?”

    虽然是双胞胎,不过老大沉稳老二跳脱,可老二并不是喜欢乱发脾气的人,像这样当着爸妈的面摔门这样的事,大家还是第一次见到。

    李麟回到房间里,从枕头底下抽出几张照片,看了看右下角的日期发呆。

    王绵绵把服装样板做出来以后,那些冲洗出来的设计图照片就吩咐儿子去销毁了。

    一个傻瓜机李麟还是玩得很溜的,王绵绵没注意到日期,李麟去一眼就看到了,再结合玉书表哥几个人来做客的时间,李麟很快就猜出事情的原委了。

    何况,最后那一叠图纸还是他亲手交还给玉书表哥的。

    李麟觉得丢脸极了,老妈还信誓旦旦跟老爸说,那些图纸是她花高价买了的。

    花什么高价呀?明明一分钱没花,还把人羞辱了一顿赶走了。

    平时爸爸妈妈总教育他,做人要对的起良心,可是老妈这种行为明明就是昧了良心。

    就像有人送来包装精美的礼物,老妈嘴上说不要,实际上已经把礼物拿走了,最后把空箱子还回去了还告诉人家,我不收你的礼物。

    谁也不是傻子,老妈是真的有恃无恐还是怎么滴?

    总之,李麟觉得这种感觉太操蛋了,还只能眼睁睁看着老妈对老爸说谎又不能拆穿,憋屈极了,这才一天比一天暴躁。

    到最后,李麟实在忍受不了了,就给玉书写了一封信,信上只写了老大的“对不起”三个字。

    收到信的玉书一拆开,就被硕大的三个字给整蒙圈了,后来经过玉梅的解释才明白。不过,至此,玉书对李麟的观感好了许多。

    玉兰并不知道少年的纠结,她打电话给玉梅,轻描淡写的把事情一笔带过,末了,又嘱咐玉梅:“阿姐,这件事以后别再提起,我把那几张图纸烧掉了了,你们就当不知道吧。几套衣服你要是喜欢就留着穿,不喜欢随便送给谁吧。”

    玉梅现在还真的不缺衣服,妹妹会设计,她自己也会做衣服,布料什么的厂里也不缺,想要新衣服不过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不管小舅舅出于什么心理寄来了衣服,总归是好意,这个情她领了,不过这些衣服她是不会穿的,看见这些衣服就会想起小舅妈做的事,她心里腻歪的很。

    玉梅心情很不好,对玉兰说:“衣服你随便处理了,不要寄给我了。”

    放下电话,玉梅又开始投入新一轮的忙碌中去了。

    这段时间在筹备服装加工厂的过程中,玉梅跟个小尾巴似的跟严禄身边,鞍前马后地给严大老板跑腿。

    玉梅觉得自己真是大开了眼界。

    严禄外表看起来温润如玉,没有一点锋芒,可是一旦做起事情来,气势十足,与温和丝毫不沾边。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严禄的话,玉梅觉得,再没有比“杀伐果断”这个词语更合适了。

    化身小迷妹的玉梅每次和玉兰打电话,小部分时间说正事,大部分时间都在夸严禄。

    玉兰顿时觉得不好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阿姐这是有沦陷的征兆啊。

    多少爱恋最初都是从有好感开始的。

    玉兰有心提醒两句,又怕阿姐情窦未开,自己说了反而多事。

    她在脑子里使劲想,上一世,严禄好像一直是未婚状态?

    不过,未婚的不一定是单身的。

    玉兰纠结了。

    然而纠结没多久,玉兰就释然了。

    她自己本身就是个bug,未来阿姐和严禄之间无论有没有关系都是正常的,现在想太多反而是庸人自扰。

    月末的这一天,贺晓霜说有客人来吃饭,因此早早起来忙活了,又告诉玉兰今天不忙着做衣服,有时间多画一些设计图,还给陈冬儿布置了书法写作任务。

    安顿好两个小丫头,贺晓霜又亲自去买了一大堆菜回来,然后就关进厨房里捣鼓开了。

    玉兰聚精会神地画图,心神不易被外物吸引,自顾做自己的事情。

    但陈冬儿就不同了,她是个爱吃的,厨房里还时不时地飘过来的香味不断地往鼻子里钻,陈冬儿心里跟猫抓似的,恨不得推开门冲进厨房去瞧一瞧阿娘都做了什么好吃的。

    可是贺晓霜早就防着他了,厨房门给关死了,她根本进不去。

    玉兰觉得,陈冬儿要是只猫,这会儿估计都要把正片墙皮给挠下来了。

    到最后,玉兰终于看不下去了,把陈冬儿赶回房间写作业才算完。

    早上时间,店铺里没什么客人,玉兰就趴在玻璃柜台边上画画。

    她全神贯注地画着图纸,连旁边站着人悄悄看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看她画图的女人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留着利落的短发,玉兰若是抬头,就会发现这个女人的发型很像某宣的宣传册上那些模特的发型,斜斜地垂落下来,遮住了半边脸。发色是栗色的,光泽度很好,一眼看过去,时尚感十足。

    女人柳眉如墨画,凤眼狭长,看着人的时候,很容易让人沉溺在那一片星海里,鼻梁秀气挺直,红唇性感,乍一看很有明星的范儿。穿一件白色插肩V领上衣,下身是同色系的阔腿裤。除了手腕上戴了一块女士腕表,周身上下再没有多余的配饰。

    玉兰一时看呆了,心道:这人是从港省来的吗?这一身装扮港味十足。

    她和蔼地看着玉兰,说起话来也像她的人一眼很是利落:“我姓丁,小姑娘,这家店的老板是姓贺吗?”

    玉兰眼神顿时清明了,点点头对眼前这人说:“是的,您有什么事儿吗?如果要做衣服,可能要等一下,贺姨在厨房里忙,现在没空。如果是做被套窗帘,您留下尺寸和款式的要求,布料可以在店里买也可以自己带过来。这个我倒可以先帮你记下来。”

    女人没说话,朝玉兰笑了笑说:“我姓丁,你可以叫我丁姨。我找你贺姨有事,那等她忙完再说吧。小姑娘陪我聊聊天可好?”

    玉兰乖巧地点点头。

    丁姨指着玉兰手边完稿的两张图纸说:“你画的?能给我看看吗?”

    玉兰犹豫了一下,就递给她了。

    丁姨一会看看这张,一会看看那张,那种表情很像遇到了好东西都想收入囊中又因为囊中羞涩而作罢的窘迫。

    看了半天,丁姨放下图纸问玉兰:“你这是服装设计图?你这么小就会画设计图了?真的好厉害呀。”

    玉兰圆脸红红的,人家这么当面这么夸她,她很不好意思呀。略羞涩地点点头:“我随便画的。”

    丁姨轻轻笑了一声,说:“你这随便一画可比很多人好多了。”她伸出纤长的食指,点着其中一幅图问玉兰,“你最初的设想是什么呢?”

    玉兰挠挠头,“最初的设想?想让穿这些衣服的人变得更美算不算?”

    丁姨笑了笑,没说对也没说不对。又问玉兰:“知道服装设计讲究什么要素吗?”

    这个问题玉兰倒是知道答案。

    服装设计讲究统一,加重,平衡,比例,韵律。即Unity,Emphasis,Balance,Proportion,Rhythm。(资料)

    不过这些东西玉兰目前没有系统地接触过,更不能对别人说,于是装傻道:“啊,我就是觉得应该这样画好看,我就直接这样画了,还要讲究什么?”

    丁姨屈起指头弹了玉兰一个脑崩,笑着说了一句:“小滑头。”语气带了三分亲昵,却没再问下去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