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36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礼物

    进入5月,天气渐渐转暖,白天穿长袖的衣服变得容易出汗。玉兰做衣服的技术日益纯熟,贺晓霜就对她说:“你有时间就把你和冬儿的夏装做了,布料款式你自己决定,接下来一个月,我就不给你布置任务了。还有,再帮我给蜜儿做一条裙子吧,当做六一节的礼物。”

    玉兰犹豫了一下,问:“阿世哥哥的衣服要做吗?”

    贺晓霜点点头,“他的衣服本来我打算自己给他做的,你行吗?”

    玉兰笑了起来,信心满满地说:“我可以。”

    贺晓霜莞尔,她很喜欢玉兰自信的样子,很容易让人忽略她的年龄,因此笑道:“那行吧,你先做,要是阿世不喜欢,我再给他重新做。”

    玉兰笑眯眯地应了,心想,“我要是连一个贺世开都拿不下,还怎么期待以后的服装卖的出去?”

    玉兰陈冬儿:“你喜欢裙子,还是裤子?”

    陈冬儿一贯的装扮都是偏甜美的裙子,连衣裙,半身裙居多,大半都是贺晓霜准备的,小部分是贺世开妈妈买的,所以玉兰并不清楚陈冬儿更偏爱哪一类。

    听到玉兰问起来,陈冬儿高兴地说:“我想要裤子,穿裙子阿娘这个不许那个不许的,累死了。”

    玉兰不厚道地笑了,陈冬儿很多时候都野得很,偏偏贺晓霜想让她当个淑女,难怪她不想穿裙子了。

    因此点点头说:“我知道了。咱们做一套漂漂亮亮的姐妹装。”

    玉兰想起后世流行的闺蜜装,就开始画设计图。一套是格子七分哈伦裤配白色拼接上衣,上衣的袖子采用裤子一样的格子;一套是白色五分背带裤配格子上衣。想了想,还嫌不够,一口气又画了十几套。除了小孩子的款式外,大部分都是大人的款式,夏装秋装都有。

    玉兰的服装公司已经注册好了,注册名字叫似锦,取年华似锦的意思。公司的法人是严禄,股份最后按照玉梅的意思,严禄30%玉梅70%。

    服装的商标严禄托了关系,也提前弄好了。所以现在玉兰画的所有设计图上都做了防伪商标,考虑到公司明面上的设计师是玉梅,玉兰在做名字花签的时候就采用玉字,用隐晦的手法表现在服装的某个细节上,到时候别人就算仿制,也能很快被识破。

    玉兰估计,等工厂所有设备人员都到齐,至少要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再到服装开始投入生产,估计就直接开始做冬装了。

    所以留给玉兰的时间并不多,她现在一有时间就开始琢磨设计图。

    虽然玉兰脑子里存了很多后世流行的款式,但玉兰并不准备用那些。一来,每个设计师的作品都带有很明显的个人风格,玉兰不想有一天当自己名声鹊起的时候,被人质疑抄袭;二来,抄袭来的东西永远带着别人的烙印,玉兰更喜欢沿袭自己一贯的风格,做原创服装。第三点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款式超前太多,并不符合国情。

    玉兰不知道,由于她这一举措,让似锦的发展少了很多是非。似锦经历几次波折,都能在风浪中屹立不倒,最终在时尚领域占据一席之地,除了严禄领导有方以外,最重要的是,她始终坚持原创。

    玉兰每天花两三个小时画设计图,花了整整一周时间才完成,陈冬儿这个急性子天天撵在玉兰后面催。

    她话又多,叽叽喳喳跟麻雀似的,吵得玉兰几次乱了思路。

    到最后玉兰忍无可忍,威胁她:“再吵我直接给你做成裙子。”

    陈冬儿才不情不愿地闭嘴了。

    贺世开每周都是周五晚上过来,周日下午回校。

    玉兰趁他空的时候,拿着皮尺给他量尺寸。

    贺世开看着围着自己忙忙碌碌的小丫头,脸上不自觉地浮起一抹笑,神情宠溺柔和。

    胖丫头一定不知道自己专注的样子有多迷人!也是,小丫头平时表情平静,对谁都保持一种疏离,这种疏离虽然很淡,但确实存在的,人家也不会没事一直去观察一个小丫头,就会觉得她冷淡。

    贺世开觉得,自己的冷是一种保护色,为了把自己与那些心怀叵测的人隔离开来,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

    可胖丫头的冷是哪里来的呢?这么小的孩子,却有一种看破世情的淡漠,她身上那些不符年龄的沉稳让他有种面对长者的错觉。

    玉兰量好了尺寸,仰头问贺世开:“有要求吗?”

    贺世开看着不到自己胸口高的小丫头一本正经的样子,莫名地想笑,勉强忍住了,认真思考几秒,不确定地说:“舒适?”

    玉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露出刚长好的洁白的门牙,心说,这算什么要求,穿着不舒适的咱也不会做呀。

    贺世开被小姑娘灿烂的笑容闪花了眼,难得露出窘迫的神情。

    玉兰收了笑,说:“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

    回应她的是贺世开的摸头杀。

    ……

    又到周末,玉兰有事抽空回家一趟,陈冬儿着凉感冒了,想要跟着被贺晓霜拦住了,生病了都不安分是要闹哪样?

    玉兰答应给她带好吃的,陈冬儿才闷闷不乐地应了。

    端午节到快到了,家里人都要做新衣服,阿爹阿娘不知道胖了还是瘦了,再加上玉竹是小孩子长得快,玉兰没法估量她的尺寸,都得一一重新量过。

    至于布料反倒没什么好担心的,玉兰老早就叫玉梅留意了,到时候会提前寄回来。

    本来布料可以直接在贺晓霜的店里买,不过贺晓霜一定会把这些当做自己练手的材料不肯收钱,玉兰觉得这样很不好,总有一种占人家便宜的感觉。

    虽然贺晓霜大方,但不表示玉兰可以随意把别人的东西当成自己家的使劲嚯嚯,那也太不讲究了。

    玉兰平时就很注意这一点,她练手做出来的衣服都是挂在店里当成衣卖的。虽然是练手的作品,但是做工一点也不差,只要贺晓霜不说,没人知道这些衣服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做出来的。

    反而因为款式都是玉兰亲自设计的,很是时尚美观,往往挂出来不到两天就被人买走了。

    鉴于此,贺晓霜更大胆地放手让玉兰自己做衣服了。

    现在,玉兰正尝试将一些国风的元素加入服装里面,想要树立自己的品牌,就得有自己的特色,玉兰坚信这一点。

    李爱华去菜地里除虫还没回来,家里只有奶奶和玉竹在家。

    玉竹自己玩着布娃娃,奶奶就在一边看着。玉竹已经两岁了,走路很稳当,说话也很利索了。看见玉兰进来,就扔掉玩具跌跌撞撞的跑向她,嘴里还喊着:“姐姐。”

    玉兰顿时觉得心软成一滩水。

    上次回来玉兰觉得小丫头对自己陌生了许多,玉兰就跟贺晓霜说了每周要回来住一个晚上陪着玉竹,贺晓霜没有不应的道理。

    玉兰每次回来过夜都自己带着玉竹睡,一段时间下来,小丫头熟悉她的气息,现在看见她就高兴地往她身上扑。

    奶奶问玉兰:“今天回来有事?”

    很平常的一句话,可是玉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委屈了,感觉自己……成了这个家的客人了?

    这么想着,玉兰心情就不太美妙了。

    奶奶看玉兰突然情绪低落的样子,心中了然。她伸手摸摸玉兰的脑袋,安慰她说:“别想太多,雏燕长大总要自己飞的。你就把自己当成大哥大姐一样,提前适应离别吧。”

    玉兰苦笑,并没有被安慰到呀!面对奶奶殷切的目光,玉兰除了点头还能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李爱华回来了,头上戴着斗笠,脸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穿着长袖长裤,手上还戴着手套,全副武装的样子,背上背着喷洒农药用的大喷壶。

    她一边往地下放东西,一边对玉兰说:“你小舅舅寄了一包衣服过来,说是今年自己厂里新出的款式给你阿姐过节穿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衣服,包裹都没拆,放在房间里。你走的时候记得带走,到时候让人捎给她。”

    玉兰看着李爱华,李爱华顿了顿,又不情愿地加了一句:“没给你们俩买衣服……”

    玉兰似笑非笑。

    “……寄了钱让我给你们俩自己买衣服。”李爱华补充到,“你俩小孩子长得快,衣服又多,我就不费这个钱了,先给你们存着。”

    玉兰哦了一声,点点头。

    李爱华有点脸红,不过她刚从地里回来,脸本来就晒得红通通的倒看不出来。

    这二丫头越来越不好糊弄,到底像谁?

    玉兰看阿娘心情很好的样子,顿时压下心底的疑惑。

    小舅的服装厂开了很多年,往年也没见他给阿姐寄过衣服,今年怎么突然想起给阿姐寄衣服了?

    难道是因为过年那一出,小舅心里过意不去?玉兰想了想,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说得过去了。

    算了,只要阿娘开心就好了。

    可是玉兰不知道,她很快就开心不起来了,起因就是那一个包裹。但此时她并不知道,还是开开心心地陪着玉竹疯玩。

    晚上陈力从山上回来,带回来一堆野果。

    有淡绿色的茶饵,肥肥厚厚的饵片,青翠多汁;也有白色的茶桃,有小儿的拳头大小,形状很像桃子,据说茶饵和茶桃都是是油茶树病变的产物,却是农村的孩子不可多得的零嘴,能让很多小孩子馋得流口水。

    玉兰记得以前自己经常跟小伙伴上山去采来吃,此时再看到这些东西,真是满满的都是回忆呀。

    还有一种吃起来味道酸酸甜甜的野果,长得很像草莓,不过个头比草莓小,当地人叫四月泡的。

    玉竹吃了几个茶饵就不吃了,抓了一粒四月泡放进嘴里,被酸的直打哆嗦,滑稽的样子逗得玉兰哈哈大笑。等玉兰再喂她,小丫头就把嘴巴抿得紧紧的,怎么也不肯接了。

    家里大人不吃这些野果,玉兰也过了贪嘴的年纪,就毫不客气地全部用竹篓装了,准备拿去哄陈冬儿。

    陈冬儿看到竹篓就霸着不放了,玉兰好说歹说陈冬儿才恋恋不舍地把竹篓里的果子交给她拿去洗,把一个吃货的本色表现地淋漓尽致。

    洗好的果子放在盘子里,红艳艳,亮晶晶的十分可爱。陈冬儿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不知不觉一整盘就全部吃下去了。结果倒了牙,晚饭吃不下去了,又挨了贺晓霜一顿说,玉兰给了陈冬儿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全程看热闹。

    回到房间,玉兰就对着那个小舅寄来的包裹发呆。

    她心里隐约有了猜测,犹豫了半天,最终深吸一口气,拆开包裹。

    玉兰把衣服一件一件抖开铺在床上,一共三套衣服。

    款式新颖做工精良,就是看着眼熟了点。

    玉兰笑了笑,能不熟悉吗?自己年前就是准备拿这些图纸给小舅的,结果小舅妈说用不上,给退回来了。

    现在,这些图纸做成了成衣,挂着陌生的牌子,除了颜色不对,其他细节与图纸丝毫不差。

    玉兰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当初因为这几张图纸,害得阿娘被小舅妈奚落,几个人乘兴而去败兴而回,阿娘一整个正月里都郁郁寡欢。

    没想到人家不是不要图纸,而是不愿意从自己几个人手上拿到图纸欠人情罢了。

    玉兰很好奇,小舅妈到底是怎么解释这些款式的来源呢?

    被玉兰好奇的王绵绵此时很头疼。

    当时玉书拿过来的图纸,她用儿子的傻瓜相机拍了照片留存着,开始准备今年的夏装生产的时候,她看了很多款式都不满意,就冒险把这些款式都用上了。没成想,样衣一出来,客户一眼就看中了。夏装还没上市呢,这些款式的订单已经占了所有订单的六成。

    李绍培都快乐疯了,他开服装厂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哪一款衣服有这么火爆的,不免就动了心思。

    王绵绵对他说,这几款设计图是花高价从别人那买来的。

    李绍培觉得,与其花高价去买设计图,不如直接用高薪把画图的人挖过来。

    把这个想法跟王绵绵一说,王绵绵顿时暗暗叫苦:还挖角呢,已经把人得罪死了!

    当时玉梅说的那些话,以及说话时候的表情,王绵绵心里都记得清清楚楚。

    不过,王绵绵一点也不后悔当时把话说绝了,不然这些穷亲戚天天在眼前蹦跶,多膈应。

    她不敢对李绍培说实话,只推说找不到人了。

    李绍培觉得可惜极了,如果能够找到那个设计师,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未来公司实力还能再上几个台阶。

    可惜李绍培不知道,曾经唾手可得的机会被王绵绵亲手葬送了。

    王绵绵实力坑老公,等到似锦的服装一上市,她才知道什么叫悔之晚矣。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赚的满盆钵。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