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32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争吵

    玉兰掩上外屋的门,静静地站在里屋的门口没有动弹。

    屋子里,李爱华气哼哼地靠在床头,玉梅双手抱胸,双腿交叠靠在窗边。

    母女两人谁也不肯服输先开口。

    耗了半天,李爱华终于先绷不住了,问玉梅:“你姨妈家的表弟去厂里面试,你不收人家也就算了,怎么说话那么难听呢?”

    玉梅莫名其妙:“我说什么话难听了?哪个表弟啊?最近厂里来的人挺多的,我没记住。”

    李爱华来气了,“就那个高高瘦瘦的,人长得挺黑的一小伙子,有印象没,叫刘什么来着?”

    李爱华说叫刘某某的玉梅不一定知道,但是说又高又瘦又黑,玉梅立马就想起来了,主要是第一印象太糟糕了。玉梅撇撇嘴说:“阿娘,我就李麒李麟两个表弟吧?哪里又冒出乱七八糟的表弟来了?不过你说的这个人我倒记得。”

    李爱华看着女儿,看她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果然,玉梅一开口就带着火星:“阿娘,你下次别什么乌糟糟的人都答应往咱们工厂里领。咱们厂招人也是有条件的,不合适的人我们不要,别随便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想往厂里塞。”

    玉梅语气不好,李爱华也冲:“几个意思,我介绍去的就是阿猫阿狗是吧?”

    玉梅不耐烦了:“阿娘,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胡搅蛮缠行不行?”顿了顿,玉梅接着又道:“你是不是听人家胡吹一通,就相信了?你都不知道人家介绍的是什么人,你就敢答应呀?要是真是好的,我们能收肯定收了,也就没什么大事。那万一要是不好的,我们能收吗?不收那不就是没事找事吗?”

    李爱华有点心虚,上门来的亲戚朋友确实说自家的孩子或者亲戚怎么怎么不错,她也就信了。

    再说她也抹不开面子拒绝呀。

    此时听见玉梅提起,她不敢认,颇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说:“不管人家说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管那些人好还是不好,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为难人家总行吧?好好说话不行吗,非要对人恶言恶语做什么?”

    说到这个玉梅就来气,她根本没说话,哪来的恶言恶语?好吧,除了最后叫门卫把人轰走了,也许那就是所谓的恶行?

    那男的进了工厂,门卫问他找谁,他也不说,自己就往车间里闯,门卫拉住他不放,他还嚣张的很,说他是老板的亲戚,说一个小门卫没权利拦着他。

    不管是不是真的亲戚,没有核实之前门卫不敢放人进去,再说主事的人都不在,他一个门卫可做不了主。就对那个男人说:“你要么先回去,等老板回来了再来?要么就麻烦你先呆在这里等老板回来再说。”

    那个人没办法了,就被门卫拉着在传达室喝了一肚子水。

    傍晚,玉梅先回到厂里。

    那个男的看门卫指着玉梅说那个是老板的妹妹,立马就冲到玉梅面前骂道:“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亲戚的是吧?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要不是看在亲戚的面上,你这破地方请我都不来!什么玩意儿!”

    玉梅本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累得半死,结果刚回到自己地盘上,还莫名其妙遭人劈头一顿骂,顿时就来气了:“你谁啊你?跑到这里来撒野?”

    等听到那人自我介绍说是谁的表姨妈的小儿子,玉梅听了开头就没兴趣往下听了,一表三千里的亲戚算什么亲戚?再听到对方说,是来当厂长的,玉梅都没力气吐槽了,这哪里来的奇葩?

    玉梅干脆连名字都没问,就让门卫把人轰走了。

    李爱华没话说了,又说:“这个就算了,那你表姑家的表姐的小姑子呢?就那个长的白白胖胖的,比你还高一点的呢,那也不行?”

    玉梅翻了个白眼:“她倒是行,就是嫌工资低了,让我看在亲戚的面上,工资开高一点。我跟她说我们厂里都是一个标准,不分亲戚不亲戚的,她不干就走了呀。”

    李爱华顿时觉得面上烧得慌。

    玉梅不等她再指责,干脆把那几天碰到的极品一起提溜出来说个遍。那些人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语气神态都是怎么样的,一一说了个清楚明白。

    说完了,玉梅就对李爱华说:“你看,真不是我的错,他们也不是成心想去找工作的。你还觉得我做得不对吗?”

    看李爱华不说话了,玉梅开始得理不饶人了,说:“阿娘,我和大哥能赚钱了,你跟我阿爹好不容易可以轻松一点了,你就别再给自己找事儿行吗?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多去街上走走,或者在家里看看电视也行呀?我给你买了戏剧的碟片,你自己放着看。那几个长舌妇你离她们远一点行吗?老喜欢在人家背后说是非的人,有几个好的?”

    李爱华本来觉得理亏没有吭声,结果玉梅越说越刺耳,她又炸毛了:“我给自己找什么事儿了?人家来串门,我还能不理怎么滴?还长舌妇?你是不是认为我也是长舌妇?你现在翅膀硬了开始嫌弃我了是吧?“

    玉梅头痛极了,“阿娘你又开始胡搅蛮缠了。我是说那几个人不好,叫你离他们远一点,我什么时候说你长舌妇,什么时候嫌弃你了?”

    李爱华振振有词:“你不就是这个意思吗?还搬弄是非?平时人家闲聊两句就算了,搬弄什么是非?你知道不知道人家现在怎么说你?说你没教养,说你狂的没边了,说你不敬长辈,这样传下去,你到时候要怎么说人家?你知不知道我听了那些话,都觉得面子被人扒的干干净净,没脸见人了。”

    玉梅火了,“面子面子,你就记得你的面子。人家说我没教养我就没教养吗?说我狂我就真的狂了?我什么时候不敬长辈了?在你面前编排我的人算什么长辈?我还给她脸了是吧?不说亲怎么了?等我有了钱,我想嫁什么人没有,只有我陈玉梅不要的份,谁敢挑我,就踏马给我滚蛋!”

    李爱华气乐了,“好,你能耐!我现在不用听别人说就能知道你多狂。反正我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

    玉兰用力推开门,惊动了吵得脸红脖子粗的两个人,堵住了李爱华准备说出口的话。

    她实在很怕阿娘再说什么不可挽回的话了。

    恶语伤人六月寒。

    本是亲母女,吵到最后感情裂缝越来越大,这绝对不是玉兰愿意看到的结果。

    阿娘和阿姐两个人,脾气一样毛躁,每次吵架都是针尖对麦芒,明明都是小事,结果越吵事儿越大,搞得谁心里都不好过。

    这固然有阿娘时不时犯糊涂的原因,阿姐毛毛躁躁的性格也是一大诱因,玉兰觉得有必要让阿姐去学学情绪控制了,回头问一下贺姨看看能不能买到这方面的书。

    屋子里的两人被突然推门的声音吓了一跳,顿时停止了争吵。

    玉兰假装不知道两人在吵架,无辜地说:“阿娘,电话装好了。阿姐,赶紧付钱。”

    玉梅不说话了,掏出两百块钱塞给李爱华,红着眼睛说:“我没带多少钱回来,这些你先用着,等我下次回来再给你多拿一点,咱们坚持每个月还一家两家的,到年底差不多就能还完了。”

    李爱华看着手里的钱,眼睛也红了,几个孩子都懂事,她也知道,可她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想说什么,又觉得说不出口,最后把脸一扭,沉默了。

    玉兰等玉梅走出屋子,才走到李爱华跟前,说,“阿娘,我打算跟贺姨说每周六回家一天陪你们,您看行吗?”

    李爱华想了想,说,“不用了,反正离得近,我又不是走不动了,有时间我去看你。”

    又叮嘱玉兰:“等一会让你阿姐装一点东西带给你贺姨,咱们家没什么好东西,也就自己家里种的菜,做的干菜一类的,至少比外面卖的强,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嫌弃?”

    玉兰赶紧摇摇头,李爱华又说:“平时多帮帮人家做做家务,要勤快一点知道吗?你成绩好,有空多教教你贺姨的孩子,争取把成绩提高上去,明白?”

    玉兰点点头,这些话阿娘就算不说她也心里有数。自己无故领受大恩,现在只能做一下力所能及的小事,那肯定得好好做的。

    玉梅装了新鲜的竹笋,笋干,土窖里新挖出来的红薯,还有地里刚摘的花椰菜等,装了满满一袋子。提着东西不好走路,再说下午玉梅还要赶回厂里,贺世开也要回学校晚自习,玉梅就叫了三轮车来接了。

    玉兰抱了抱奶奶,又亲了亲小玉竹,小丫头嫌弃的很,把脸扭到一边不让玉兰亲。玉兰大笑跑出门去,她怕自己再磨蹭下去就忍不住要哭了。

    李爱华眼睛仍旧有点红,朝贺世开和陈冬儿挥挥手,和蔼地笑:“今天阿姨有事没好好招待你们,下次再来,阿姨给你们准备好吃的。”

    贺世开酷酷地朝李爱华点点头算是回应,陈冬儿甜甜地说了声:“阿姨再见。”

    三轮车车厢是铁皮的,两边各焊了一块长铁板当座椅。玉梅与玉兰坐一边,贺世开与陈冬儿坐在对面。车子开起来摇摇晃晃的,几个人谁也没有心思开口说话。

    玉兰靠着车壁发呆,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陈冬儿叫了她半天都没反应。贺世开看了陈冬儿一眼,身体前倾,伸手在玉兰的脑袋上揉了一把,玉兰回过神来刚好看见贺世开收回的手。

    玉梅诧异地看了贺世开一眼。这个少年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对玉兰倒是好的很。

    玉兰囧了,问贺世开:“有事?”

    贺世开摇摇头:“冬儿叫你。”

    问陈冬儿,结果她就挠挠头,说:“我给忘了,哥,你记得我叫玉兰什么事儿吗?”

    贺世开斜睨傻表妹一眼,吐出一个字:“没。”

    玉兰就不说话了,靠在玉梅身上,随着车子摇摇晃晃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到了陈冬儿家,贺世开去收拾东西,他来的时候没带什么东西,要走了,贺晓霜就往他包里塞各种零食,考虑到侄儿住校,贺晓霜又给他塞了几小罐腌菜。

    对于贺晓霜的好意,贺世开全盘接受。

    玉兰与陈冬儿被赶去午睡,贺晓霜与玉梅关在房里谈了半天。

    后来,玉梅走的时候还五味陈杂地看了一眼妹妹,叹了一口气说:“你是个有福气的。”

    玉兰也没问,玉梅不说就说明现在不方便说,反正迟一点她也会知道的,所以就不问了。

    贺世开与玉梅一道坐车走,临走前,他问玉兰:“有想要的没?”

    一句话问得没头没尾的,玉兰却福至心灵,问他:“你要送我东西?”

    贺世开点点头。

    玉兰傻傻地问:“为什么?”

    贺世开看了她一眼,不说话。玉兰想了想,说:“要是有情绪控制的书就帮我买一本吧?”

    贺世开点点头,也不问玉兰为什么要买这种书,不过他看了一眼玉梅,心里就有数了。

    第二天开始正常上课,小胖子何喜顺一到学校就来堵玉兰。

    他双手叉腰,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说:“你昨天回家了怎么也不来找我玩?”

    玉兰一直在想贺晓霜到底跟玉梅说什么话,也没心思哄小胖子,顺手把早上贺晓霜塞在她书包里一个白糖包子递给小胖子。

    小胖子有吃的就一切都好说,也不问昨天玉兰为什么不找他了。玉兰趁机摆脱了他回到教室里。

    时间平稳地滑过。

    周四这一天,玉梅打电话给玉兰:“我约了严禄周一见面,到时候你上课怎么办?”

    “请假呗。”玉兰没放在心上,一天不上课而已,小学的东西对她来说太容易,如果不是怕太出风头,她都想直接跳级。

    玉梅说:“行吧,我知道了,我周日下午回去接你,你跟贺姨先说好,免得她担心。”

    玉兰凝眉想了想,说:“等周末我再告诉你。”

    玉梅心里虽然疑惑,可她知道玉兰是个有主意的,她这么说肯定有别的打算,就回答到:“好吧。”

    实际上,玉兰并没有别的打算,她只是想看看这个周末贺世开会不会过来。倘若他来,自己周末就可以跟他一起走了,阿姐那么忙,跑来跑去多麻烦。

    至于贺世开是否愿意带她,玉兰完全忘记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