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28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小气

    陈冬儿如愿得到小熊玩具,先前被贺晓霜逼着写作业的怨念总算消散了,晚饭还多吃了半碗,贺晓霜乐得见牙不见眼的。

    吃过晚饭,郑梅又到店铺里取碎布头。她三五天就过来扫荡一次,现在贺晓霜的工作台下面总是干干净净的。玉兰也不知道她要这么多碎布头干什么,不过她是冬儿亲婶婶,经常到店里顺手牵羊,贺晓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玉兰是外人更没有置唆的余地。

    直到陈蜜儿拿着头花到陈冬儿面前显摆,玉兰才知道原来阿姐说仿制头花的人是谁,玉兰借口往郑梅的杂货店去晃了一圈,发现她店里卖的那些都是自家上个月新出的款式,顿时啼笑皆非。

    然而,玉兰也就笑笑而已,倒没有想过要追究什么。一是自己的产品商标还没下来,无法追究对方侵权;二是小商品市场这么大,不是她也会有别人。三是她真的没时间,有那功夫她还不如多画几个新鲜花样,多想想怎么改进制作工艺,让产品更有竞争力。

    她始终坚信,只靠一味地打压对手争利的企业是走不远的,只有增强自身实力才是硬道理。

    陈蜜儿跟在郑梅身后,看到餐厅亮着灯,直接就冲进来了。

    陈冬儿迅速把玩具小熊藏在身后。

    贺晓霜笑容僵在脸上,她怎么那么烦这两个母女俩呢?

    玉兰专注地吃饭,看都没看陈蜜儿,她对熊孩子一向不感冒。

    贺世开低着头面无表情地扒碗里的饭。

    一桌人都沉默着,刚才温馨的气氛荡然无存。

    陈蜜儿爬到贺世开身边,娇声叫到:“阿世哥哥,你好久都没来我家了,我好想你呀。”

    在陈蜜儿眼里,陈冬儿家就是她家,贺世开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来了,这话没毛病。

    五六岁的小姑娘,藏起了平日的骄横霸道,倒有几分孩童的天真可爱,不过,不知道学谁矫揉造作说话的样子真的很辣眼睛。

    餐桌上几个人反应不一。

    玉兰嘴里正含了一口汤,被陈蜜儿这么一声叫,差点喷出来,勉强咽下去,却害得自己呛着了,咳个不停。

    贺晓霜眼皮一跳,“来我家”这三个字挑动她敏感的神经,再想到郑梅一贯的心思,顿时在心里冷哼一声。看见玉兰呛得咳个不停,她赶紧伸手给她拍拍背。

    贺世开无动于衷,低头扒着碗里的饭,眼风都不扫陈蜜儿一下。

    陈冬儿却不客气地戳穿陈蜜儿:“我哥什么时候去过你家了,撒谎精。”

    陈蜜儿瞪了陈冬儿一眼,她要让阿世哥哥看到自己美美的一面,绝对不可以被陈冬儿破坏了。

    陈冬儿不知道陈蜜儿的想法,她只是觉得陈蜜儿今天很奇怪。

    说话奇怪,做事也奇怪。

    不过,陈冬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怼陈蜜儿已经成了习惯,看见陈蜜儿不理自己,只顾在一旁骚扰贺世开,她就不高兴。于是,藏在后面的小熊玩具也不藏了,还特地拿到陈蜜儿眼前晃一下再收回来。

    这要是搁平时,陈蜜儿早就扑上来抢了,可现在居然看一眼就算了?

    玉兰不吃饭了,饶有兴趣地以手撑着下巴,兴致勃勃的看热闹:陈蜜儿这是把贺世开当成大型玩具了吧!也是,贺美人可比芭比娃娃漂亮多了。

    贺世开扒完碗里的饭,墨眉不耐烦地拧紧,陈蜜儿的表情与他那些犯花痴的同学一个样,不过因为年纪小,显得更直白,更拙劣。他放下筷子,抬眼就看见胖丫头幸灾乐祸的笑脸,嘴角顿时勾起一个邪肆的弧度。

    玉兰顿时心中一跳,有杀气!

    对面,贺世开已经站起身来,长腿从陈蜜儿身边跨过,视她如无物。经过玉兰和陈冬儿旁边,他突然停下来,伸手在玉兰的西瓜头上摸了摸,笑容宠溺语气温和地说:“吃饱了吗?我带你们去玩。”

    陈蜜儿眼神如刀,从贺世开背后咻咻咻射向玉兰与陈冬儿两人。

    玉兰惊呆了!我去,祸水东引啊!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不好惹吗,人精似鬼!她就是看个热闹而已,怎么就引火烧身了?

    贺世开挑起了战火,悠哉悠哉的走了,玉兰欲哭无泪,心里给贺世开记了一笔:小气鬼,我记住你了!

    贺晓霜拉住想要去追贺世开的陈蜜儿,温柔地把她按在椅子上,“蜜儿吃饭没有?尝尝伯娘做的糖醋排骨,这是你最喜欢吃的。”

    陈蜜儿看见贺世开的身影已经走到门口,顿时急眼了,怒气冲冲地朝贺晓霜吼道:“我说不……吃……就不吃……”看见贺晓霜温柔浅笑的样子,陈蜜儿说话越来越小声,说到最后一个“吃”字已几乎不可闻。

    伯娘笑得好可怕呀!陈蜜儿抖了抖。

    郑梅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进了餐厅就看见女儿乖巧如鹌鹑地坐在贺晓霜身边,手里捏着小勺子,挖了一勺子饭正往嘴巴里送。

    她心里有点奇怪,蜜儿什么时候吃饭这么好哄了,也没多想,另外一件事更重要。

    “大嫂,店里的碎布头怎么越来越少了?”

    贺晓霜眼皮都没抬,夹了一块排骨放进玉兰碗里,又夹一筷子芥菜给陈冬儿,女儿不爱吃素,玉兰不爱吃肉,两个小丫头要是能匀一下该多好。听见郑梅的问题,她轻描淡写地说:“哦,生意不好。”

    郑梅心下暗啐一口,骗鬼呢,天天忙,还叫生意不好?

    生意确实很好,碎布头也很多,不过大块一点的都被玉兰霍霍了,有的做成了玩具,有的做成了布艺装饰花。陈冬儿和玉兰住的屋子里各式各样的公仔随处可见,拉出去都够开一个公仔专卖店了。

    郑梅剜了玉兰一眼,她好几次都看到这死丫头拿那些布料练手,心里笃定碎布头越来越少是这贼丫头搞的鬼。

    但贺晓霜既这么说,说明玉兰做的这些都是她许可的,郑梅就无话可说了。

    以前陈蜜儿三不五时地到陈冬儿这里揩油,次次都能如愿,自从玉兰来了以后,陈蜜儿想占便宜是不可能的,不吃亏都算好了。陈冬儿一直被陈蜜儿压的死死的,终于看到她吃瘪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畅快了。

    剜了玉兰再瞪陈冬儿,郑梅心里恨恨地想:“自己的姐妹不亲,亲近一个外人,你也是个棒槌!”

    看玉兰还在慢慢地啃排骨,郑梅气不打一处来:这哪来的小崽子到这里来骗吃骗喝!

    郑梅不敢说贺晓霜,扫了一眼一桌子丰盛的菜,自来熟地说,“大嫂家来客人了?这么多菜吃不完就浪费了,正好我没吃饱,我再吃点吧。”自己去取了碗筷,风卷残云,不一会儿,那些荤菜的盘子就见了底。

    玉兰和陈冬儿对视一眼,努努嘴,小声问:“她一直这样?”陈冬儿点点头。

    贺晓霜顿时胃口全失。

    打发走了碍眼的母女俩,贺晓霜对玉兰说:“你阿姐最近有空吗?要是空的话,让她来我这一趟,我们谈谈投资的事。”

    玉兰心中欢喜,这时间拖的也真够长的,不过她也不着急,好饭不怕晚,她只要把服装店开起来就成了,就点点头说:“好的,我晚点打电话跟她说。”

    玉梅还在加班。最近厂里的订单越来越多,工人已经从原来的二十人增加到四十多个了。玉梅根据玉兰的提议,把手工出色的何喜梅与何招弟转到设计室,专门配合自己制版剪样。

    设计室设在楼上,明显与楼下分了层次。其他人虽然不说什么,但心里已经有了意见。明明都是同一时期来的,凭什么她们就能坐办公室,我们只能在车间吃灰?

    玉梅可不愿意惯着她们,直接把两个人做的东西甩到大家面前。

    “谁有自信能把东西做得比她们两个更好的上前一步。”

    样品在一干人手中传过,看完的人都沉默了,她们做的确实没两人做得好。

    玉梅笑了笑:“我知道你们都以为,我是因为和她们关系好才提拔她们。我不否认刚开始确实有这样的念头,可是,倘若她们技术不过关,我想徇私也没办法。

    这些样品,10分满分,让你们打分能打多少分?再看看你们自己做的东西,扪心自问,能打多少分?

    你们想多赚点钱,我可以理解,现在订单多了,大家以后的工资只会越来越高。但是,你们得记住,质量好才是根本。东西越做越好,订单才会越来越多。我宁愿要一个一小时只能做2个10分的人,也不要一小时做5个8分的人!”

    解散了工人,玉梅前脚刚走进厂长办公室,后脚就有管后勤的小刘敲门进来说有厂长亲戚来找。

    玉书从书里抬头看了玉梅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里看见疑问。这几天的亲戚也太多了点吧?

    来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个子瘦瘦小小的,留着平头,他身上穿一件灰色半高领的紧身薄毛衣,外面套一件红黑两色棒球服,下身穿着灰色直筒布裤,整个人干干净净的。

    看见玉书与玉梅,他热情地说:“你是玉书表哥?你是玉梅表妹?我是李平飞。我姨妈是华姨的表姐。”

    玉书看了玉梅一眼,压下心底的疑惑,问他:“哦,你找我们有事吗?”

    李平飞抓抓耳垂,“我姨妈听华姨说,你们这里缺人,让我过来试试。”

    玉梅恍然大悟,想必这几天来的莫名其妙的亲戚都是跟阿娘有关系了?

    玉书也明白了,就对李平飞说:“我们现在还缺女工和男业务员,你有兴趣吗?”直接把职位定死了,省的人家提过分要求。玉书现在有时间就看管理方面的书,考虑的问题也全面了一点。

    李平飞挠挠头,不确定地说:“业务员是坐办公室的吗?”

    玉书摇摇头,实话实说:“不是的,我们厂刚开没多久,客户还不怎么多,业务员会经常往外跑,比较辛苦,而且没有底薪,但是业务提成高。”

    李平飞啊了一声,说:“我姨妈说华姨答应的,给我安排个办公室的工作,工资高又不累呀。”

    玉梅一听这话,顿时就火冒三丈,工资高又不累还要坐在办公室,有这么好的事那我就自己上了,轮也轮不到你呀。阿娘你又做了什么糊涂事了?她心里不耐烦,说话语气就变得硬邦邦地:“我们办公室不缺人。”

    玉书挥挥手,让妹妹稍安勿躁。对李平飞还是一脸温和地道:“咱们现在厂子还小,办公室暂时没那么多事做,短期内都不考虑招人。以后等厂子慢慢做大了,应该会考虑的。目前只有招熟练的女操作工和有经验的业务员。你如果不怕苦,业务员倒可以试一试”

    听了玉书的话,李平飞半天没说话,玉书也不催他,只等他自己做决定。

    玉梅烦躁的很,之前那些来的人都被她打发走了,看李平飞扭扭捏捏的样子,玉梅就来气:一个大男人黏黏糊糊的比女人还磨蹭,做个决定有那么难吗?想这么长时间!再想到送出去一个多月没回音的企划书,玉梅更生气:“第一次跟老严打交道的时候,多么爽利的一个人,怎么现在也变得这么磨磨唧唧的,留着企划书生崽子吗!”

    就在玉梅快要暴走的时候,李平飞最终咬咬牙说:“我干!”玉梅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没看出来这小子还挺有骨气啊!刚才玉书说要招有经验的业务员,又说愿意给他机会试试,说明已经是看在阿娘的面子上给他开了后门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听明白了,还不怕苦,玉梅对李平飞的印象顿时好了一丢丢。

    谈好了待遇,把人丢给小刘,玉书关起门来和玉梅说话。

    “你最近脾气好像越来越暴躁了,以前没见你这样。”玉梅仔细想了想近期的行为,突然冒出一身冷汗。她这段时间好像真的很沉不住气,一点小事都能让她暴跳如雷。

    玉书看玉梅的样子,就知道她明白了,就说:“脾气要改改,越忙越不能乱。你明天回家一趟,看看阿娘那边是怎么回事。把我们招工的条件也给阿娘说说,省的她胡乱答应人又得罪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