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26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合作

    玉兰埋头往前走,身后传来扑通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玉兰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小胖子正扑倒在地上,像一个旱地游泳的人,挣扎着爬不起来。

    他刚才追的太急,一不小心就绊倒了,幸好天气还冷,衣服穿得多,身上没摔痛,双手却擦到碎石子破了皮,火辣辣的疼。

    小胖子瘪瘪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哭吧,他是男子汉,阿爹说男子汉不可以流眼泪;不哭吧,可两只手真踏马疼啊!

    玉兰停下脚步,她绝不承认自己心软了,心里默默地说,我只是怕他回家告状给我惹麻烦。

    说实话,这么大的孩子正是人憎狗嫌的年纪,小胖子除了话多了一点,粘人一点,其实没什么毛病。

    比起那些喜欢恶作剧往女生颈子里塞冰块,或者喜欢往女生文具盒里放毛毛虫,惹得女生哇哇大哭的男孩子,小胖子还真不是一般的乖。

    小胖子还特别有长兄范儿,他妈妈给他装的炒南瓜籽,他自己都舍不得吃,还记得要分给玉兰妹妹。

    玉兰回过头费劲地把小胖子拉了起来,看他的两只手擦出来几道血痕还在渗着血,就从书包里取出布帕子,动作轻柔地给他擦拭伤口上的灰尘,擦完了,又低头温柔地对着伤口呼气。

    小胖子挠挠头,突然感觉好害羞呀!玉兰一直对他没好脸色,突然间对他这么好,这感觉,很奇怪!

    玉兰倒是没想那么多,她只是突然想起雷雷了。儿子每次摔跤,她都这样给他呼气的。她突然有些恍惚,自己回来了,雷雷怎么办?

    想到儿子,玉兰的心顿时又酸又软又惆怅。

    她从书包里取出一颗棒棒糖给小胖子,这是早上冬儿塞给她的,她不爱吃糖,就随手塞进书包,这会正好拿来哄小孩子。

    有吃的,小胖子就咧开嘴笑得开心极了,心里想着,“嗯,这妹妹真不错,以后哥哥保护你!”

    倘若玉兰知道因为一颗糖,反而让小胖子黏她更紧,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玉兰家里做工的人都还没散。大厅的中央铺了干净的塑料垫子,工人们分坐两边,嘴里闲聊,手上动作不停。后堂也被收拾出来当做临时仓库。做好的成品公仔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一起。

    碎布屑,棉花絮,线头等东西到处都是,玉兰担心时间一长,会有安全隐患。看来把厂房设在家里终究不是个事儿,必须要考虑建厂房的事了。

    玉兰在心里默默算了算目前拥有的资金,顿时又泄气了,光靠自己的能力,离目标还远地很,看来寻找合伙人势在必行了。只不过玉兰认识的人有限,她从前生活的圈子也小,又不爱看新闻聊八卦,导致现在想想找合伙人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不得不说,在赚钱这件事情上,兄妹三人的脑电波处在同一个频道。玉兰能想到这个问题,玉梅和玉书也想到了。

    玉书没有按照玉兰说的那样急着去注册公司,而是先去找了他的同学。

    他觉得与其现在注册了公司以后再变更股东,不如先把股东搞定了再注册更省事。

    他的大学同学叫蓝成林,是市区本地人。父母是八九十年代最早的一批万元户,靠倒卖电器发家。

    按说家里有钱了,父母对他的期望也很低,只想他安安分分地毕了业,找个好姑娘结婚,再生个大胖小子,人生任务就算完成了,以后他想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了。

    偏偏蓝成林却是个有志向的,认为自己一定比老子强,非要做出一番成绩给他老子看看。

    蓝爸爸也开明,反正不差钱,儿子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蓝同学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想法很美好,现实太伤人。从他第一次创业开始,就跟衰神附体一样,做什么都不成。

    开个饭店,不到一个月,厨房起火,把店给烧了,万幸没人受伤。要不是发现的早,估计那一条街的餐饮店都得跟着倒霉。

    开不了饭店那就开服装店吧。结果又不到一个月,店门口的广告牌莫名其妙地掉了下来,砸伤了过路的人,赔了一大笔钱。

    书店,首饰店,手表店,电器店,蓝成林都尝试过,邪门的是,不管开什么店,不出一个月,铁定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导致关门大吉。

    蓝成林不想认命,可是蓝妈妈却吓死了,就怕宝贝儿子出事。她宁愿给钱让儿子吃喝玩乐当个混吃等死的二世俎,唯一的要求就是别再折腾了。

    蓝成林没办法了,表面顺着,准备暗戳戳地搞事情。

    因此玉书找上蓝成林的时候说有个项目想问问他有没兴趣的时候,蓝成林真的是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有兴趣,真是太有兴趣了!

    他揽着玉书的肩膀,哥俩好地说:“兄弟,你真是我的知己。就冲你这份眼力劲,需要多少钱你开口,哥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玉书直到拿到十万块钱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

    玉书心里很懵逼:“不是,你也太放心我了吧?你就不怕我卷款潜逃?毕竟现在造一栋四层楼的小洋房也不过四五万块!你就不问问我到底要卖什么产品,赚了钱怎么分,前景啊计划啊模式啊管理啊,你好歹问一句啊?!”

    蓝成林笑得奸诈:“我有这么傻吗?既然自己开店做不成,那我只管砸钱坐等收益就好了,看谁还敢说我是衰神?就算赔了也不要紧啊,反正老子有钱!再说,我这没要求才是最大的要求,你不把方方面面都考虑进去良心过意地去?”

    事实证明,蓝成林这次终于没有看走眼。玉书给了蓝成林二成股,新饰界后来获得巨大成功,蓝同学成功摆脱衰神称号,终于让他老爹为他骄傲了一把。

    相比玉书的顺利,玉梅这一边就处处碰壁。

    她在市区跑了几天,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她还只跑了东区,费尽心思,签下来的单子并不多。玉梅顿时有些挫败。年前的一帆风顺让她有点飘了,这几天的碰壁让她明白,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本来她是把目光瞄准了那些大的店铺,但是一般大店铺都有固定的进货渠道,轻易不愿意更换供货商。且玉梅也知道,自己家的这些连个小加工作坊都算不上。配套不过关,产品再好也无法取信于人。

    玉梅磨破了嘴皮子,绞尽脑汁,各种方法都试过了,但是收效甚微,只好拖着一身疲惫回家找对策去了。

    兄妹三人忙了大半个月了,终于有空聚集在一起交换各自的想法与意见。

    玉书食指中指夹着钢笔不同转啊转,对两姐妹说:“我们现在有蓝成林注入的资金,我的意见是先把新饰界的加工厂先办起来。服装厂的问题我们暂时先放一放,先把手上这一摊子先铺开再说。新饰界的公司与商标注册已经提交了,只要等结果就行了,持股是我八成和蓝成林两成。”

    玉兰最初的设想就是把新饰界留给大哥一个人的,所以对玉书的做法没异议,玉梅也完全赞同。

    都同意先建厂,那就该考虑选址的问题了。

    玉梅有点犹豫:“可以把加工厂设置在村里吗?这样乡亲们做工也方便。”

    玉书抿嘴没说话,玉兰却很坚定的摇摇头。

    “厂址必须选在市里,市郊区最好,目前我们只能先租地建厂,等资金充裕,咱们就把地买下来。”

    玉兰知道后世那些房价的涨幅有多恐怖,C市虽然是四线城市,房价也是一天一个样,不趁早买,以后会后悔。

    买房子是她两辈子的执念与梦想,她不愿意妥协。她寻思着要不要告诉身边的人趁早买房子呢?

    看玉梅有些苦恼的样子,玉兰又说:“咱们建厂的同时加建一座职工宿舍,乡亲们愿意去市区上班咱们优先考虑,如果不愿意就算了,人手不够去市里招就行了。”

    玉兰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方法最靠谱,市区交通方便是其一,其二是辐射的区域广,对公司的发展有好处。

    玉梅没话说了,她又不是圣母,开厂子当然是为了赚钱的,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了。

    玉梅又提了跑业务过程中遇到的难题,三个人都是门外汉,顿时有点傻眼了。

    想了想,玉兰说:“哥,你先专心忙建厂的事情吧,确定一下乡亲们愿意去市区上班的人数,咱们暂时不用对外招女工,多招几个业务员。至于阿姐,9月我想让阿姐回学校复读初三考高中,阿姐你要努力了。”

    玉梅眼睛瞪得溜圆,她现在天天在外面跑,一张嘴练得十分利索,也很享受业务谈成瞬间的成就感,让她重新回学校当乖学生,她很不乐意,再说她成绩又不好,上学不是浪费钱嘛!

    玉兰却不愿意放纵阿姐,从前自己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一路从底层往上爬吃了多少苦头,到最后的成就也不过是一间小工作室,勉强在二线城市混了个温饱而已。

    这一世,玉兰的野心可不止一个小小的服装工作室,她想要建立一个从设计到生产到销售一条龙的服装商业王国。

    她要赚很多很多的钱。

    所以就需要很多各方面的人才。

    玉书也赞同玉兰的观点,二对一,玉梅完败。

    看阿姐跟挫败的公鸡一样垂着头,玉兰憋不住想笑,想了想,玉兰就说:“阿姐,你觉得当士兵好还是当将军好?”

    玉梅横她一眼,似乎在说你问什么白痴问题,能当将军谁愿意当士兵?

    玉兰摊开两只小胖手,噘着嘴,做一个耸肩的动作,说:“阿姐,我想要你当一个将军,但是在你成为将军之前,我觉得你得先学会如何才能成为将军。”

    玉书也想笑,一向精明的大妹也有傻眼的一幕,沉闷如小老太的二妹原来也有顽皮的一面。笑完了,他又莫名地感动,两个妹妹为守护家人而努力,自己作为大哥怎能落后于她们呢!

    玉兰不知今天这一幕带给自家大哥的冲击,直接导致大哥后来成了名副其实的工作狂,且迟迟不肯结婚,让父母都愁白了头。

    兄妹三个各自分头行动不提。

    周五吃过午饭,贺晓霜交代玉兰第二天过来一趟,说有事情跟她说,这才打发两个小姑娘去睡午觉。

    玉兰隐隐有了猜测,贺晓霜应该是看到她故意留在冬儿桌子上的图稿了。

    晚上,玉兰在灯下把计划书改了又改,并把自己之前存下来的夏装图纸都收拾好了准备第二天给贺晓霜看。

    第二天,玉兰早早地来到贺晓霜店里。

    贺晓霜却没提图稿的事情,而是让玉兰跟在她身边,看她计算服装的尺寸,看她裁剪,看她缝纫。一个流程做下来,贺晓霜满怀希望地看着玉兰,“有没有看懂?”

    她还是认为玉兰是有画图的天份,并不懂怎么实际操作。

    玉兰嘴角抽了抽了,倘若她说都懂,贺晓霜会不会把自己当成妖孽喊打喊杀了?

    可她不愿欺骗贺晓霜,这一段时间相处下来,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贺晓霜有什么目的,可是贺晓霜对她的好不是假装的,玉兰本来就是个感性的人,不可能无动于衷。

    玉兰偏头想了想,没说话,她抓起笔在纸上写写画画,计算完了,又拿起粉片在刚才贺晓霜剪剩下的布料画来画去,然后裁剪,缝纫。

    玉兰不想弄得惊世骇俗,她表现出来的动作与熟练程度只有她真实水平的十之一二。

    饶是如此,已足够贺晓霜看得目瞪口呆了。

    她蹲下身,双手扶着玉兰的肩膀,犹豫地问:“你是不是心算很厉害?”不然刚才那些比例她怎么算都不用算就能准确报出来。

    玉兰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地说:“嗯,我还过目不忘。”这是向贺晓霜解释她为什么看一遍就懂。

    贺晓霜捂脸,玉兰一直在刷新她对她的认知,然而越是这样,她越是喜不自禁。她取了两只杌子,两个人面对面坐了,贺晓霜才又取出玉兰修改过的图稿,一边翻,一边问她,“你怎么想到这些图要这样改?”

    玉兰不知道怎么解释,就言简意赅的地说:“我感觉这样好看,就这样改了。”

    贺晓霜的手指敲着图稿,突然说:“你想不想学服装设计?我给你找个老师可好?”

    玉兰瞪大眼睛,她太想了,有了老师,她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自己的能力而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这时的玉兰只顾欣喜,没注意到贺晓霜说的是“给你找个老师”而不是“让我做你老师“,等到后来看见那位老师的时候,玉兰顿时感觉自己被巨大的馅饼砸晕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