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35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人选

    玉兰回校上课,陈冬儿问她:“你去市区好玩吗?我哥有没有带你去玩?”

    玉兰的圆脸都快成了起褶的包子皮了:“哪有时间去玩啊?我坐车坐得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哪里还有心情去玩。”

    陈冬儿哈哈大笑:“你可真没用,我经常坐车都没觉得累啊。”

    许萌听见她们两个人说得热闹,也过来凑热闹:“你们在说什么呀,什么坐车的?”

    玉兰笑着没说话,陈冬儿快言快语地把玉兰从市区坐车回来的囧像说了,许萌也抿嘴笑了起来。她安慰玉兰:“多坐几次车就好了。”

    玉兰翻个白眼,哼到:“你们就笑我吧。笑死你们算了。”

    又从书包里掏出一把头花来,还有几个镶着锆石的头箍。这次的设计采用了锆石一类的东西,亮晶晶的,十分好看。两个小姑娘一眼就喜欢上了。

    陈冬儿不客气地拿起一个就往头上套,许萌还觉得不好意思:“真送给我呀,看起来好贵的样子。”

    玉兰点点头:“我又没留长发,用不上,如果不是给你们,我拿这么多头花干什么,头箍留一个给我就行了。”

    陈冬儿在一旁帮腔:“给你就拿着吧,玉兰家里做这个的,别人买很贵,她从自己家里拿又没花钱。”

    陈冬儿翻来覆去地看头箍与头花,看完了对玉兰说:“我小婶家也有做头花卖啊,怎么跟你家做的不一样啊?你家的好看多了。”

    玉兰心想:“能比吗?现在厂里做的头花用料全部都是精挑细选的,工序也加了好几道,东西越做越精致,当然价格也翻了几翻。”不过这些话陈冬儿又不懂,玉兰也懒得说,只说道:“做工不一样吧。”

    陈冬儿点点头,暗戳戳地想:陈蜜儿老喜欢拿新做的头花到自己面前显摆,现在自己有更好的了,一定要让陈蜜儿也眼红一下。

    玉兰也猜到陈冬儿的心思,不过,小孩子之间攀比很正常,所以玉兰从不多话。

    许萌看看玉兰,又看看陈冬儿,确定两个小伙伴没有说谎,终于放心了,挑了两个带着红色果子的头花,还有一个蕾丝的头箍。想了想,又对玉兰与冬儿说:“这周你们要不要去我家玩?现在这个季节,野花野果很多,很好玩儿的。”

    陈冬儿看了玉兰一眼,心道:自己整天都在玩,去哪儿都无所谓,就怕阿娘不放人,要是哥哥在就好了,阿娘肯定会放心的。

    至于玉兰,陈冬儿就没见过哪个小学生比她更忙的。一天忙到晚,陈冬儿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好忙的,只知道她肯定没时间。

    有时候陈冬儿甚至觉得,玉兰比阿娘还要忙。

    阿娘不过白天的时候忙一点,晚上基本上就没什么事了,看看电视听听广播就行了。

    可是玉兰呢?

    每天早上她还在睡觉,玉兰已经起来背了一个小时的书了;中午她睡午觉,玉兰还在练字;晚上她已经困得死了,玉兰还在画图。她除了上课吃饭,其他时间都排得满满的。

    至于看电视?哪有时间!

    到了周末,玉兰还要学阿娘做衣服,一天忙到晚的,陈冬儿觉得,自己要是像玉兰一样,早晚得疯掉。

    哪里还有时间玩啊!

    果然,玉兰只想了一下就摇头拒绝了:“不行,我周末有事。”

    许萌也知道玉兰的性格,她说有事那肯定有事了,只好遗憾作罢。

    陈冬儿把头箍套在头上,衬得一张脸莹白如玉,漂亮极了。许萌选得蕾丝的头箍也很适合她,戴起来整个人都显得俏皮多了。

    两个人在教室里转一圈,收获眼红嫉妒无数。

    至于玉兰,早已沉浸在书的世界里,充耳不闻身边的酸话嫉妒的话。至于旁人怎么看她,玉兰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她总遗憾时间不够用,恨不得能把知识一股脑儿学会,哪里还有空暇去管别人的目光?

    ……

    陈安媛站在田埂上大声喊陈振国:“阿爹,回家吃饭啦,阿娘要发脾气了!”她的声音婉转如莺,十分悦耳。

    别人听起来只觉得这一把嗓音好听,陈振国拿牌的手却一哆嗦,顿时出错了一张牌,把顺子里的一张当成单牌打出去了。他眼疾手快想要收回,结果下家动作比他更快,一把按住他,说:“老陈,可不许赖啦,打出去的牌哪里还能往回收的。”

    陈振国还想挽救一二,这一张牌打错了,这一盘就输定了。结果一抬眼,发现围着桌子的几个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看,顿时就泄气了。嘴里嘟囔一声:“该死的臭丫头!鬼叫个球,害老子又输了!”

    旁人大笑起来,“老陈,这可怪不得你家丫头,她之前没叫你,你不也是一直输吗?”

    陈振国恼了,气哼哼地道:“轮到谁了,快出牌,早点打完这盘老子要回家吃饭了。”

    其他人哈哈大笑:“啊哟,老陈,人家说你怕老婆你还不乐意,不怕你这么听话?喊你回家吃饭你就得乖乖回家吃饭!”

    陈振国翻个白眼:“去你的,谁说我怕那老娘们了。老子是不跟她计较……少啰嗦,赶紧出牌。”

    几个人嘻嘻哈哈打完了这一局,陈振国毫不意外输了牌。他把手上剩下的最后两张散牌塞到桌上那一堆牌底下,乖乖掏了钱付了账,付完了口袋也空了,他呸了一口,又骂一声:“臭丫头!”

    经常一起玩的这伙人都知道这货的德性,嘴巴三句不离臭丫头,但是谁要是真的顺着他的话说他女儿是臭丫头,他立马跟人家翻脸。

    不是一般的护短啊!

    回到家,陈安媛双手叉腰站在大门前:“嗯哼!没次都要输完了才肯回家对吧?”一边说一边朝老爹示意赶紧进去。

    陈振国笑得很狗腿,“哪能呢,我才没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不过,也没赢就是了。”

    安蕊手里抓着个竹扫把从门后冲出来,劈头盖脸就朝陈振国身上打,一边打一边骂:“我让你游手好闲,天天跟那一帮闲汉打牌!你一个大男人整天一点活不干,羞也不羞?现在正是农忙时节,哪里找不到活做?我让你赌,让你赌!”

    安蕊的声音有点哑,喊话喊得声嘶力竭的。陈振国被她揍得直跳脚,嘴里还不住地回嘴:“你个老娘们懂个屁,老子打打牌怎么了?我又没输钱!”

    陈安媛看不过去了,凉凉地补刀:“但也没赢钱。阿爹你早点认错不就完了么,阿娘都打累了。”

    陈振国听见女儿的暗示,赶紧认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个老娘们天天打老子,你也不怕人家看笑话!赶紧给我住手!”

    安蕊气乐了,扔下扫把:“你还怕人家看笑话啊,你一个大老爷们三天两头半点活不干,一门心思只惦记打牌,你还有脸说!”

    又朝看热闹的女儿吼:“赶紧吃饭去啊,杵在这儿当门神呢!”

    陈安媛笑嘻嘻地拉着气哄哄的安蕊去吃饭,顺便跟陈振国挤眉弄眼:“你看,听我的准没错吧?”

    陈振国知道自己婆娘刀子嘴豆腐心,这一下脾气发完就完了,看见女儿笑,他也咧嘴笑,还不忘跟安蕊打包票:“我明天就去找活儿做行了吧!”

    安蕊白了他一眼,摆明了不信:“你天天打包票啊,我也没见你哪天做到了!”

    陈振国不说话了,陈安媛趁机说:“阿娘,阿爹不去干活,那让我去打工吧。我不去远的地方,就在市区里,我赚得肯定比阿爹给别人打零工多。”

    安蕊白了女儿一眼,“就会说好听话哄我。他一个大男人不干活,让我们两个女人养着他,多大的脸呢!”

    陈振国笑嘻嘻的,他就是个厨师,周边十里八乡的,有红白喜事都喜欢找他,一场红白喜事下来,收到的红包就很客观,顶得上别人打好几天短工。

    不过,红白喜事也不是每天都有,所以陈振国大部分时间都闲着。

    他又不擅长种地,再说家里的地也不多,安蕊一个人就忙活得过来了。

    安蕊虽然嘴巴上骂他不干活吃白食,但也不强求他下地。所以陈振国大部分时间就跟村里那几个帮闲厮混。

    陈安媛看了陈振国一眼,见他没像之前那样自己一提出去打工他就跳起来反对,顿时心里一喜:有门!

    偷偷觑了一眼爹娘的脸色,陈安媛再接再厉:“我让在市区的同学帮我留意了,就是帮人家看店,一个月有六百块钱工资,做得好还有奖金,还包吃住。阿爹阿娘你们说我要不要去试一试?”

    安蕊倒不反对女儿去打工,反正她不肯上学了,除了去打工也没别的事可做,不过陈振国一直反对,安蕊才没吭声。此时再听见女儿提起,安蕊先问她:“看什么店呢?在哪里看呢?”

    陈安媛说:“就在市区,卖玩具的店,具体哪一块还没确定下来,反正就是在市区里。过完端午节就可以去上班了。”

    安蕊看了陈振国一眼:“你怎么说?”

    陈振国之前反对女儿去打工,是因为人家去的地方在省外,跑太远了他不放心,现在一听是在市区,倒没什么好反对的了。

    村里到市区也就两三个小时的车程,万一想女儿了,自己去一趟市区也方便,因此就松了口:“市区可以,你想去就去吧。”

    陈安媛站在夫妻俩中间,一手挽着一个,一听这话顿时跳了起来,在爹娘脸上各亲了一口,开心地说:“谢谢阿爹阿娘,我这就给我同学回电话去。”

    陈安媛跑的比兔子还快,陈振国笑骂一声:“臭丫头,你等吃完饭再去不行吗?争这一刻的功夫?”

    玉梅刚回到厂里,何招弟就站在二楼走廊上叫她,“有电话找你,回来得正好。”

    玉梅三步跨两步回了办公室,听见电话里传来陈安媛熟悉的语调:“我爹娘答应我去上班了。那就说好,我过了端午节来上班咯。”

    玉梅笑了起来,说:“我们定了6月6日开业,6月5号你记得来报道。”

    陈安媛开心地笑:“没问题,保证按时到。”

    挂了电话,玉梅笑了起来,去找玉书汇报去了。

    玉书正在打电话,玉梅关上门,整个人往沙发上一倒,舒服地叹了一口气。还是在办公室里呆得舒服啊,天天往外跑真是累死了。

    玉书放下电话看见玉梅一副没形象的样子瘫倒在沙发上,难得问了一声:“累?”

    玉梅大吐特吐苦水:“哥,真不是一般的累啊,你看我这几天就为了看成林哥说的那几个店面,把整个市区都跑了一遍,鞋底都磨平了两寸了,以后这事你自己去跑吧,我坚决不跑了。二丫说我现在画的图纸也有模有样了,我准备就在厂里好好画图纸了。”

    玉书点点头,确实为难她了,幸好他手上的工作告一段落了,以后这些事他可以自己来,因此听到玉梅这么说就顺势答应下来了。顺手给她倒了一杯水,玉书问妹妹:“店看得怎么样了?”

    玉梅没动,偏头看了一眼茶几上放着的笔记本,说,“你自己看吧,我把优点缺点都记在上面了,最终选哪家,你自己定。”

    玉书点点头,拿起笔记本认真看了起来。他看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就把所有的内容看完了,他想了想,问玉梅:“你的意见呢?”

    玉梅躺着没动,说:“我中意靠近一中的那一家,咱们的玩具公仔针对的就是学生这一群体,靠近学校,销量肯定不错。”停了停,玉梅又继续说道:“不过,玉兰认为中心街那一家更好一点。那里人流量大,而且我们的公仔价位比较高。咱们市的人买东西一说到高档的东西,基本都往中心街去的,所以玉兰这么说也没毛病。价格什么的我都写在笔记本上了,你自己斟酌。”

    玉梅说完了就从沙发上起来了,“你自己看吧,我回办公室去了。”

    这边的事情交给玉书,玉梅摩拳擦掌开始筹备服装厂的事了,未来她有很长一段时间跟严禄共事,想想就觉得无比期待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