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38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来历

    丁繁笑了起来,这回是发自内心的笑意:“没看出来,你小小年纪志向还挺大。”

    玉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贺晓霜打开门一眼就看见自在地斜倚在柜台边上的老友,微微笑着说:“来啦!”语气就像问别人你吃饭没有这样自然。

    玉兰瞪大眼睛,咦,老朋友见面不是该兴奋该用力拥抱对方表示欢喜吗,怎的如此随意?

    丁繁看着站在厨房门口的挚友。

    她头上戴着布帽子,腰间围着围裙,手上还套着套袖,一身土味十足的打扮。可她好像习以为常,姿态闲适,慵懒得像一只猫。

    身后的厨房里烟雾缭绕,她的眉眼朦朦胧胧,亦真亦幻。

    就好像多年以前,那个俏丽的女子从繁花里抬头对她说:“繁繁,你来啦!”竞相开放的花不仅没有将她的光彩比下去,反而衬得人比花更娇。

    多年未见,近年来两个人只通过电话联系,虽然她一直说自己很好,可再多的言语总比不上自己亲眼所见来得真实。

    看到她的那一刻,丁繁终于放下了长久以来挂在心头的一桩事。

    她朝贺晓霜走去,步伐潇洒,玉兰只看背影就知道,她绝对是一个超模。

    ……

    某市的青山别墅里。

    狂酷霸拽的中年男人仰头靠在沙发上,简简单单的真皮沙发,硬是让他坐出了王座的感觉,气势逼人,仿佛他就是此间的主宰。

    西装革履的助理恭恭敬敬地垂手竖立站在一旁,等着男人吩咐。

    “去Z省了?一个人?”

    助理一板一眼地答到:“是的。说是去散心了。”

    “嗤!”男人冷得像座冰山,说出来的话也带着冰渣。

    “想要金蝉脱壳也要看我答不答应。”

    “把她去的地方还有周边的几个地方都排查一遍,说不定会找到端倪。”

    助理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应了是就去安排了,老板决定的事他一个小喽啰没有多嘴的份儿。

    男人揉揉眉心,露出委屈的表情,喃喃自语道:“你到底要躲我到什么时候……”

    ……

    贺晓霜做了满满一桌子很有当地特色菜,虽然丁繁为了保持身材对饮食很克制,但也很捧场的每个菜都尝了一遍。

    “没想到你现在厨艺也这么好。”丁繁放下筷子说。

    贺晓霜笑了起来:“天天练,熟能生巧吧。”

    “也看天赋啊。像我,除了会煮泡面,几十年如一日,还不是学不会做饭。”

    “你是个大忙人,哪有闲情学做饭。我别的不多,就时间多,大部分都放在这上面了,要是再做得不好吃,我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陈冬儿正努力啃一块炸排骨,听见这一句话,头也没抬插了一句:“阿娘,豆腐撞不死的。”

    丁繁哈哈笑了起来,“嗯,你真聪明。你妈妈真笨,对吧?”

    陈冬儿偷偷看了贺晓霜一眼,见她笑吟吟的没有说话,吐了吐舌头说:“阿娘才不笨呢。”

    她很喜欢这个漂亮的阿姨。

    丁繁摸了摸陈冬儿的头,没说话。

    贺晓霜问丁繁,晚上住我这里吧?山路太陡,晚上坐车不安全。

    丁繁点了点头,她时间有限,在这里不会停留太久,不愿把大半时间都浪费在坐车上。

    晚上,贺晓霜和丁繁在客厅里说话,陈冬儿拉着玉兰去试玉兰新做好的衣服。

    郑梅带着陈蜜儿过来了。

    陈蜜儿一来就直奔丁繁而去,她眨巴眨巴着眼睛,看着丁繁,说话甜甜地:“阿姨,你真漂亮。你从哪里来的呀?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贺晓霜看了郑梅一眼,不知这母女两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郑梅只顾盯着丁繁看,她对贺晓霜这个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朋友好奇地很。

    贺晓霜嫁到这里快十年了,从来不走亲戚,也没人知道她娘家在哪里,家世怎么样,比个孤女还不如。

    郑梅嫁过来以后,看大嫂花钱大手大脚的,眼红的很,处处想占便宜。

    何况,她一直以为贺晓霜是个孤女没人撑腰,事事都想压对方一头。

    那几年婆婆还在,郑梅几次使手段都没能占到好,反而被婆婆收拾了一顿,后来就学乖了,不敢跟这妯娌硬碰硬。

    这两年,婆婆走了,郑梅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结果又听说贺晓霜又来了个大靠山。

    她有个当市高官的哥哥调到市里来了。

    郑梅彻底不敢惹她了,平时除了口头上占点便宜,偶尔拿些小东西以外,也不敢得罪人了。

    今天偶然看到这么一个有气质的时髦女人上门了,好不容易忍到晚上,就赶紧带女儿过来打探消息了。

    那边陈蜜儿还在丁繁面前撒娇卖痴,丁繁笑吟吟的,眼里都是不耐的神色,可惜郑梅母女没有一点眼力见,还在那痴缠。

    贺晓霜突然有点厌烦,不客气地对陈蜜儿说:“蜜儿,你去冬儿房间找她玩吧,姐妹俩别打架。”

    陈蜜儿看了郑梅一眼,不情不愿地上楼去了。

    郑梅还杵在那不动,贺晓霜笑到:“弟妹你有什么事?要是没什么大事,我这里还有客人,就不留你了。蜜儿我晚点送她回去。”

    她温温柔柔的样子,郑梅却知道她知道她已经不耐烦了,遂讪讪地笑到:“啊,我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就随便看。”

    看到丁繁也是一脸笑意,郑梅险些落荒而逃。

    丁繁看她走了,戏谑地对贺晓霜说:“你现在耐性变好了呀,这么个玩意儿在你面前蹦跶你不嫌烦?”

    贺晓霜笑了,“你倒是没变,嘴巴还是这么毒。”顿了顿,接着说道:“她又不会对我造成困扰,就当平静生活里的调剂品呗。”再说了,我答应那个老人要善待小叔子一家人。

    这句话贺晓霜没说出口,想到那个把自己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无私接纳她的老人,她心里只有感激的份。

    所以就算郑梅做的再过分,贺晓霜也只是嘴巴上说她两句,从来不会动真格的。

    再则,贺晓霜也是看陈志民很有分寸,能管得住自己婆娘,没有真正侵害到自己的利益。

    否则,贺晓霜不觉得自己会很好说话。

    碍事的人走了,姐妹俩终于可以敞开了说话了。

    丁繁对贺晓霜说:“那个人还没放弃找你。我本来不想来的,怕给你惹麻烦。不过,我对你说的那个小丫头很好奇,所以借机过来看看你。”

    贺晓霜笑了起来,这个人总喜欢说言不由衷的话。“谢谢你这几年为我遮掩。”

    丁繁看着好友,犹豫了一下,问她:“姐夫对你好不好?”

    贺晓霜想到陈志军,眼神顿时柔和几分:“我们很好。现在的生活我很满意。”

    丁繁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对方没有说谎,虽然有些遗憾,到底什么都没说。

    两个人说起玉兰。

    “你见过这个孩子了,感觉怎么样?”贺晓霜左手放在扶手上,右手手掌搭在左手手腕上,姿态闲适。

    丁繁放下茶杯,点头说:“心性不错,天份也高,是个好苗子,就是年龄小了点儿。”

    贺晓霜莞尔,“不是好苗子我也不会推荐给你。”

    丁繁很困惑,“为什么不考虑培养自己的孩子呢?”

    贺晓霜沉默半晌,声音有些低落:“我只想她这一生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长大,不必经历磨难与痛苦。”

    丁繁不赞同,原来这个人有时候也会钻牛角尖。

    “你把一切困难都为她挡了,实际上也是扼杀了她成长的机会。”

    贺晓霜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可是一想到她将要经历苦难,我就觉得心痛难忍。我甚至想她一辈子都要无忧无虑,哪怕永远长不大也没关系。”

    丁繁无话可说了,她没当过母亲,无法对好友的感觉感同身受。

    反正未来还长得很,现在说这些都为时过早,也没有意义。

    丁繁果断转移话题,说:“再看看吧,反正她年龄还小,我现在可不想当个奶妈子。我就算要收徒弟,也要等她年纪再大一点。”

    贺晓霜摇摇头,不是很赞同丁繁的做法。

    “我只怕你后悔。她的服装公司已经在筹备当中,我对她有信心。我倾尽全力培养她,很想看看她最终能走多远。”

    丁繁吃了一惊,“一个奶娃娃开公司?你是在逗我吗?”

    贺晓霜笑了起来,“我出资金,她出技术,还有另外一个人负责管理。”

    丁繁想看看好友是不是在说笑话,可是贺晓霜一脸认真。

    正要说什么,楼上传来孩子的哭声。

    贺晓霜一听就知道是自己女儿的声音,顿时扶额,无奈地叹气:“就不该让蜜儿上楼,又闹起来了。”

    丢下丁繁就蹭蹭蹭跑楼上去了。

    陈冬儿哭的很伤心。

    她洗完澡回房就把玉兰给她做好的衣服穿起来了,正臭美呢,陈蜜儿这个讨厌鬼又来了。

    不过她心情好,也不跟她计较,还特地在陈蜜儿面前转了两圈,展示她的新衣服。

    玉兰做的两套衣服,类似骑士装,款式很可爱又帅气。

    两套衣服用的布料一样,款式既有区别又有联系,任谁都能看出这是一个套系的。

    陈蜜儿觉得陈冬儿穿的这套拼接衣服很帅,顿时眼红了,也不管自己能不能穿,就要让陈冬儿脱下来给她试一试。

    陈冬儿心情好,对陈蜜儿和颜悦色的说:“不用羡慕我哦,你也有新裙子的。”

    陈蜜儿的裙子玉兰还差一点收尾的工作没做,所以还没交给贺晓霜。

    可是现在,陈蜜儿就看上陈冬儿的套装了,陈冬儿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何况,她也没看到裙子。

    两个人拉拉扯扯,玉兰看看姐妹俩没打架,就没管她们了,专心练她的书法。

    结果一没注意,陈蜜儿直接抓起玉兰手边的墨水瓶子直接泼向陈冬儿。

    玉兰为了方便写字,墨水瓶的盖子是开着的。陈蜜儿这一泼,瓶子里所剩不多的墨水全部泼到陈冬儿的衣服上去了。

    陈冬儿一看胸口这块巴掌大的墨迹,顿时激怒攻心,一伸手直接把陈蜜儿推倒在地上了,再想到染上了墨迹,这套衣服就毁掉了,伤心地要命,也不管陈蜜儿会不会告状,也不管小婶婶会不会找麻烦,站在那儿就放声大哭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