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30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严禄

    “严老板,实在对不住,工厂出了点问题,我没办法按照原来的价格给你供货了,你看,咱们是重新签合同还是……?”

    严禄捏了捏眉心,这几天不停接到类似的电话,套路他都烂熟于心,尽管脸色难看,等回答的时候声音还是稳稳地,“重新签合同怎么个签法?”

    电话那头窃喜,说话流利了很多:“价格肯定不是原来的价了,在原来的基础上涨幅增加30%,其他内容不变。”

    严禄嘲讽地勾了勾嘴角,话说出口却变成了:“老黄,咱们也合作了好几年了,从我这店刚开始,就是从你这进的货,这些年价格年年变,我可有过二话?你这突然说提价就要提价,可就过了啊!”

    黄金荣本来也不敢把人得罪狠了,不过,现在背后有人撑腰,他胆气壮得很。

    “我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呀,工厂不景气,不提价没法经营下去了。您要是不能接受提价,那咱们解除合同也是可以的。”

    “然后让我付你违约金?”严禄哂笑一声,电话里,黄金荣清楚了听见这一声笑,心里顿时一哆嗦,话说出来就没刚才强硬了,“不敢不敢……违约算我的……”

    严禄低声笑了起来:“呵呵,那我还得谢谢您咯?”

    一个“您”字,让黄金荣脚软了软,但随即又想起那人的吩咐,胆子又大了一点,反正都得罪了,那就得罪到底吧。

    “不客气,看在咱们是老客户的份上违约金就不提了。”

    严禄实在是好奇,他也就淡定地问了:“我说……”黄金荣的心随着对方拉长的语调提得高高的,仿佛在等另一只靴子落下来。

    “……让我猜猜,你们这一股脑儿的都找我解约,要么就提价,背后哪个高人在指点?目的是什么?”

    黄金荣都快吓尿了,连连摆手,摆了半天才发现对方看不见,这才冷静了一下,避免了语无伦次的尴尬。

    “您想多了,真不是那么回事儿……您再仔细考虑考虑,解约还是加价,我就先不打扰您了。”

    挂了电话,严禄陷在沙发椅里沉思。

    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到一起来了,说背后没人搞他打死严禄都不相信,可是那些人嘴巴跟蚌壳似的,一句话也套不出来,这让老严有些烦躁。

    从接到第一个解约的电话开始,他就让人暗中去查了,但是任凭他怎么查都查不到眉目。幕后黑手藏得严严实实,又不清楚对方的目的,严禄捏了捏眉心,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么失控的感觉了。

    严禄冷笑一声,瘫在老板椅里转圈圈。他捏着下巴认真反思,难道近年来自己做事的风格变得越来越温和了?温和到别人都忘记了老严这个称号是怎么来的了!

    他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从文件柜里取出供货合同慢慢翻。助理小王是个很细致的人,他按照不同的类目将合同归档,让严禄翻看起来方便了不少。

    正想着要不要给小王加点工资,小王就敲门进来说:“老板,郑律师到了。”

    严禄合上文件夹,点点头,“请他上来。”又夸小王:“做得不错!”

    郑律师是他从省里请过来的,专长是处理各类经济纠纷。与其浪费时间跟人扯皮受气,严禄觉得,专业的东西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好,省时又省力。

    两个人关在办公室里谈了半天,谁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直到那些要解约要提价的人接到了律师函,才知道严禄把他们一股脑儿都告了。

    这场官司历时一年,最后以违约的人赔了天价违约金结束,那些人这才知道,龙就算在浅水里扑腾也还是龙,绝对不是几尾小虾能够戏弄的。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严禄起身送走了郑律师,回到办公室就仰首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他不喜欢麻烦,但不代表麻烦找到头上还能忍耐,感谢这些年的修身养气功夫到了家,不然不整到他们破产不算完。

    看来得考虑下一步了,像这样命脉捏在别人手上的感觉真不好。几个项目思来想去,都有这样那样的缺陷。

    想到新项目,严禄突然想起某一份不知道被塞在哪个旮沓里蒙尘的企划书来了。本来是准备冷处理的,所以晾了一个多月,但是现在严禄突然来了兴趣。他在抽屉里面翻找半天,终于找到了被一堆文件压在底下的企划书。

    严禄懒懒地往老板椅上一倒,长腿交叠架在办公桌上,翻着企划书兴致勃勃地看了起来。

    写这企划书的人并不怎么高明,涉及很多商业操作的东西,严禄自认有无数种方案都能做的比对方更好,更漂亮。不过想到那个小丫头的年纪,严禄又释然了。

    释然了的严禄终于有耐心,逐字逐句地把整份企划书看到最后。

    他不否认对方的想法不错,但是对他来说还是太嫩了点。唯一吸引他的地方,是企划书后面附着的几张服装设计手稿。

    衣食住行一直都是与民生有关的东西,日常生活谁也少不了。衣在前,重要性不言而喻。

    就像他能一眼挖掘那些让人眼前一亮的玩具公仔的价值一样,老严对时尚的敏感度更强,几乎是一看到那些手稿,他就敢断定,不管这份企划书能不能做成功,那些手稿绝对不会被埋没。

    就算自己不生产,把这些手稿卖给服装厂也会有不菲的收入。想来那个小丫头提出用技术入股的形式来合作,也不是不可行的,但前提是,这份企划要由他来实施。

    然而,看到最后,严禄却哭笑不得,因为通篇根本没有留下任何联络方式。

    这也是玉兰的失误。她当初写这份企划书的时候是冲着贺晓霜去的,因为是当面转交,所以根本没有考虑联系方式,完全不知道玉梅还拿了同样的企划书给严禄。

    不过,这种小问题并难不倒严禄,他记得小姑娘正月里来过,把玩具公仔的供货合同重新换了一份,上面盖了新饰界的公章,在偌大的城市里找一个人不容易,找一家单位还是不难的。

    叫来了小王,问清楚了地址,严禄决定自己驱车去找玉梅。

    玉梅准备出发回家,被玉书叫到办公室好一顿念,千叮咛万嘱咐,让她稳住不准跟阿娘乱发脾气。玉书知道自家老娘有点急躁,稍一撩拨就容易炸毛,偏偏大妹脾气也倔,两个人碰到一块不起争执都难。

    玉玉梅撇撇嘴,哪里是她喜欢先发脾气了,哪次不都是被别人气的?

    玉书不理会她的小心机,捏着书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无奈地说:“你呀,她是咱们阿娘,你非要跟她计较做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没必要上纲上线的。”

    考虑到家里没电话不方便,玉书之前已经跟人打了招呼,趁着玉梅回家,正好把家里的电话装起来,省的再出现自家老娘胡乱包揽的事情来,也方便跟玉兰沟通设计上的细节。

    被玉书疲劳轰炸半小时,终于解脱了的玉梅出门就看见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停在厂门口。

    玉梅以为是来订货的客人,反正玉书在办公室,她赶时间就不准备搭理了。谁知,刚经过车旁边,就看见车门打开,一身休闲装的严禄从车里跨出来了。

    玉兰看着依旧一身儒雅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点委屈。这感觉来得如此奇怪,奇怪到玉梅来不及深思背后的含义。

    那份企划书在他案头放了快两个月了吧?玉梅郁闷地想,一直没有回音,她都打算放弃了,但是舍不得玉兰花费的心血,她正准备等从家里回来以后再去找严禄的,谁知道严禄会自己找上门来。

    出于礼貌,玉梅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问一句的:“严老板是准备来参观我们的厂房吗?”

    严禄觉得一段时间不见,这个姑娘虚伪了挺多,瞧瞧这话问的,一点水平都没有。明明是想问他企划书看得怎么样了,偏还要说不着边际的客套话。

    这么一个小加工厂,有什么值得他参观的?

    玉梅也在心里吐槽:“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看到严禄正准备说话,玉梅歪着头,问他:“您是来看玩具的生产进度吗?您放心,都快好了,误不了您的事。”

    严禄靠在车前,看到玉梅类似赌气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笑。他以拳抵唇,轻咳一声掩住笑,说:“我放心,今天过来是想和你谈谈你那份企划书的事。你没给我留联系方式,我事情又多,所以才等到现在才上门。”

    玉梅囧了,敢情还是自己的错了?心里暗骂严禄一声奸诈,玉梅抬起头,正色地说:“啊,抱歉,我给忘记了。”理直气壮的很。

    严禄还没说话,玉梅又噼里啪啦地说了一串:“麻烦您白跑一趟了,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现在有事要出去,明天才会回来,要么咱们再约时间?”

    严禄总觉得这个小姑娘傲娇的样子很像一只猫,看她背着包确实一副出门的样子,就点了点头说:“行吧,那给我联系方式,回头联系你。”接过玉梅递过来的名片,扫了一眼号码记在心里,看玉梅准备走,就多嘴问了一句:“你去哪?要我捎你一段不?”

    玉梅看了看周边,这里离市区有点距离,公交车一天只有两班,出租车更少,她平时来去都是坐当地人的摩的。此时听见严禄问起,她也不矫情,说:“我要去车站,方便吗?”

    严禄心想:“既然说了捎你一段怎么又能说不顺路了,不带这么玩的,必须得顺路啊。”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做了一个绅士的请上车的动作。

    玉梅噗嗤笑了起来,诚恳地道了谢,坐进副驾驶座里。

    车子调了个头,喷出一道黑色的尾气,驶离了工厂。

    何阿秀知道玉梅今天要回家,本来想让她帮忙捎带东西回家的。不过她手上的活没忙完,一直磨磨蹭蹭没来得及说。等到想起来找玉梅说的时候,只看见玉梅上了一个年轻男人的车子,车子很快开走了。

    她咬着唇站在那儿半天没动弹。

    那个年轻的男人长得好看又穿得体面,一看就是有钱人,不知道是不是玉梅的对象?以前玉梅家里穷得让人瞧不起,村里就算有小伙子看上她,也因为她家的条件退缩了。谁知这才多久的功夫,玉书一毕业就开了厂子,相信用不了多久家里就能把债务还清了。现在又谈了有钱的对象,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当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奶奶了。何阿秀就像咬了半个酸柠檬,从嘴里一直酸到心里。玉梅的命怎么那么好?

    玉书下了楼往车间去,就看见何阿秀傻呆呆地杵在门口,就奇怪地问她:“你有什么事吗傻站在这里?”

    何阿秀吓了一跳,回过神答道:“没,没什么事。”忍了忍,还是没忍住,问玉书:“玉梅是坐谁的车回家吗?我看到有小汽车来接她。”她实际上更想问,那个年轻的男人是不是玉梅对象,不过对着玉书平静的脸庞,她突然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玉书一愣,也没多想,随口答道:“估计是客户的车吧,她要去车站坐车回家。”

    何阿秀看玉书挺拔的背影一步一步走远,突然发现,原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被人称为毛头小子的少年,已经开始变得稳重干练,仿佛一块璞玉,渐渐散发独特的光彩。

    何阿秀心里一动,她已经到了说亲的年龄。阿娘怕她看上穷小子,总在她耳边念叨,嫁人一定要嫁有钱人,以后才有能力帮衬家里人。她虽然对阿娘的话不以为然,但是为了自己以后能够不吃苦,她也觉得自己应该嫁个家庭条件好一点的。

    搁去年,玉书家里还是债台高筑,哪怕他长得再好,也还是属于穷小子那一列的,绝对入不了何阿秀的眼。

    可是现在,厂里的生意越来越好,想必不用多久,玉书家里的条件就能把村里很多人家比下去了。再看玉书这个人,长得仪表堂堂,白白净净的,又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更比别人多了几分书卷气,分明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对象。

    何阿秀双手轻轻拍了拍脸颊,暗暗想:“不能急,等年底生意再好一点了,我就跟爹娘说,到时候,爹娘一定不会反对我跟玉书在一起了。”

    玉书不知道,因为偶然多嘴问了一句话,提早催开了一朵小小的桃花。也幸好不知道,反倒避免了小麻烦。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