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24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初见

    过了农历十二,店铺开始陆续开门营业,玉梅带着玉兰准备去贺晓霜的店里取布头。年前那十来天贺晓霜忙得脚不沾地,玉梅也忙着做玩具公仔,所以积累下来的布头都没动。

    姐妹俩一路走一路商量近期的奋斗目标。

    无独有偶,在玉梅盘算着这一批布头的时候,郑梅也惦记上了这些布头。

    贺晓霜在娘家住了几天,初九才回到家,还顺便把天天宅在家里的侄子带回来了。

    贺晓霜总疑心大嫂和大哥想过二人世界,嫌儿子在家碍眼,才像丢包袱一样把儿子扫地出门了,否则那天她们出发的时候,大嫂也不会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看着单薄的少年一脸习以为常的模样,贺晓霜顿时慈母心泛滥了,摊上这么不靠谱的一对父母,阿世真可怜,难怪这么瘦瘦巴巴的。

    贺晓霜发誓要趁着开学前的这段时间,好好给他补补,争取把他养胖十斤。所以回来这几天,她一有时间就钻进厨房里捣鼓吃食。

    好在正月里生意清淡,客人不多,贺晓霜即使人在厨房忙碌,店门还是照常开着,有客人来,在店里喊一声,贺晓霜就能听见,也不耽误她接新订单。

    因此,郑梅到店里把那一大袋子布头全部拎走的时候,贺晓霜才毫无所觉。

    旁边虽然有邻居看见了,但是没有人多事去提醒贺晓霜。

    郑梅总是三五时的跑到贺晓霜店里拿东西,贺晓霜也从不计较,旁人都习以为常。再加上这次郑梅的行为大大方方的,旁人只以为贺晓霜又给了她东西了,也不会多想。

    因此,等玉梅姐妹到了店里找贺晓霜的取布头的时候,贺晓霜看着工作台下空荡荡的地方懵圈了。

    贺晓霜微一思索,就知道肯定又是她那个眼皮子浅的妯娌干的好事。她一只手背按着额头,另一只手抵着腰,在原地转了两圈,思索对策。

    玉梅正在思考开工的时间,没注意到贺晓霜的异样,玉兰却注意到了。

    所以贺晓霜打发玉兰去楼上找陈冬儿玩的时候,玉兰立即乖巧的答应了,甚至体贴地把玉梅也支走了。

    贺晓霜出门找郑梅去了,玉兰慢悠悠地沿着楼梯往楼上走,一边思索能让贺晓霜变脸的到底是什么事。

    在玉兰印象里,贺晓霜一直是冷静自持的,即使她脸上总是挂着温婉的笑容,但是前世看惯了别人脸色的玉兰,一眼就看出她笑容下面掩藏的疏离与冷漠。

    她神思恍惚地走着,从二楼往三楼的去的时候,脚下似乎踩到东西,身体一个踉跄,失去平衡往后倒,玉兰顿时被吓醒了。

    玉兰一声尖叫还没叫出口,就听见耳边响起一道冷峻的声音。

    “小心!”

    一只手臂横过玉兰腰间,将她稳稳地扣住了,玉兰只觉得鼻尖掠过一丝若有似无的皂角清香,扶住她的人已经迅速退开了。

    玉兰惊魂未定的呼了一口气,仰头看向台阶上方的人。

    看清人的瞬间,玉兰就忍不住在心中喝彩一声:好一个精致的美少年!

    少年十一二岁的年纪,面庞白皙光洁,宛若十五那日皎洁的明月;墨眉像被修整过的一样,斜飞入鬓;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平静无波,鼻梁高挺,唇如早樱。

    芝兰玉树的少年虽然还嫌稚嫩,但已掩饰不住满身风华。

    他冷冷清清地站在台阶上,一只手随意地按在扶手上,修长的手指如上好的白玉,让人见之忘俗。身上穿一套简洁的黑色连帽运动套装,清爽又利落。脚下蹬一双白色的运动鞋,鞋面一个明显的黑印子。

    玉兰老脸一红,敢情刚才踩到他的脚了。

    她站在下方,离他不过三四阶远,因着视觉的缘故,少年身姿看起来更加修长挺拔如松。

    玉兰神情平静,眼带欣赏,仿佛在看一幅绝世名画。

    这时候,神雕还没开始风靡大陆,古校长的盛世美颜暂时还未广为人知。

    贺世开这样的长相总被人与小白脸联系在一起,经常有人在他背后说他女里女气的,甚至有人打起他的主意,若不是他暗地里把一些人揍得狠了,揍得他们看见他就绕着走,他相信自己至今还麻烦缠身。

    还有一些女生看见他总是一副迷醉的样子,花样百出制造偶遇与他搭讪,佯装含羞带怯的模样,令他打从心里感到厌烦。

    久而久之,他对别人的目光就分外敏感,渐渐养成了生人勿近的性格。

    可是,眼前这个胖丫头看着他却没有着迷的迹象。她目光清澈,眼里不带半点绮念,看他的样子就跟看一束花,一棵树没什么区别。

    贺世开对胖丫头的观感好了一点。

    他不知道的是,玉兰见惯了后世量产的神仙小哥哥雌雄莫辨的美貌容颜,对贺世开的长相不过惊艳了一把。

    时间仿佛静止了,又仿佛过了经年,实际上两人不过在对视瞬间就各自收回了目光。

    贺世开心中一悸,淡淡扫了一眼傻呼呼的冒失鬼,弯下腰去捡掉落下来的书。随着低头的动作,几缕发丝垂落下来遮住他的眉眼,也遮住他眼里莫名的光芒。

    玉兰瞄了一眼,是一本《经济法》,心里很是诧异:“这么小的孩子能看得懂这么深奥的书吗?”

    老阿姨玉兰完全忘记了,她现在只不过是个七岁的小丫头,却表现出一副长辈关爱晚辈的慈爱的样子,到底有多诡异。

    贺世开捡了书刚直起身来,一眼看见玉兰那奇怪的眼神,手一抖,脸上冷冰冰的表情差点绷不住裂开来。

    他再怎么早熟,毕竟还只是个中学生,涵养功夫没有修炼到家。

    玉兰也想到这一点了,顿时就尴尬了。正不知说什么好,陈冬儿揉着眼睛走出房间,打破两人的僵持。

    陈冬儿看见玉兰与贺世开一上一下站在台阶中间,顿时诧异地问:“哥,你在干什么呢?”又开心地问玉兰:“你来给看我吗?”

    不等玉兰回答,又隔着楼梯扶手的间隙朝楼下喊:“阿娘,有没有东西吃?我肚子饿了!哥,你去看书吧,我拿吃的给你。”说完,拉着玉兰就噔噔噔往楼下跑。

    她每天午睡两三个小时,醒来贺晓霜早已备好吃食等着了。看见玉兰,她兴奋的很,迫不及待地想跟玉兰分享寒假里的趣事。

    贺世开嘴角抽了抽,没说话。反正这几天小姑一家人都拿他当猪养,一日三餐外加点心夜宵,恨不得他一天吃个七八顿。

    相比自己老娘的不着调,小姑更像一个慈母。因此,就算他不怎么爱吃那些甜的咸的点心,也不愿拂了小姑的好意,多多少少都会吃一点。

    贺晓霜刚出去,一楼没人在,陈冬儿拉着玉兰径直走到厨房。厨房的圆桌上一个米色的纱布罩子,罩着一盘还冒着热气的南瓜酥。

    陈冬儿取了碟子夹了几块南瓜酥,送上楼给贺世开。

    玉兰坐在圆桌旁,垂着脑袋想心事。

    公司取名,商标注册,寻找合伙人,件件都是大事啊!玉兰捏着眉心苦恼地想,天天思虑过重,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未老先衰。

    玉兰觉得自己只管提出建议就好了,其他事情还是交给兄姐吧。

    他们的优势是年轻有冲劲,初生牛犊不怕虎;可年轻也是他们的劣势,缺少经验是硬伤。

    算了,一步一步来吧,毕竟,人都是历练出来的,谁也不是天生什么都会的!

    两个小姑娘在餐厅里吃着点心喝着果汁,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大部分时间都是陈冬儿在说,玉兰在听。

    玉兰心不在焉,陈冬儿也不介意,只要有人听她说话就好了。

    一盘南瓜酥吃了大半,玉梅先回来了。

    没看到贺晓霜在家,玉梅以眼神询问玉兰,玉兰摇摇头没说话。

    又过了一会,贺晓霜回来了,脸色不太好看。

    她对玉梅说,以后都没有碎布头了,合同提前终止。作为补偿,玉梅以后在她店里买的所有布料她可以让利5个点。

    玉梅姐妹面面相觑,这情况是她们始料未及的。

    当时签约的时候,玉兰出于谨慎原则添加了约束条款,但由于碎布的价格并不高,订的违约金也很少。

    如果按照贺晓霜提的所有布料让利5个点,明显就是玉兰姐妹占便宜了,毕竟姐妹俩以后要用的布料不是小数目。

    玉梅看了一眼玉兰,玉兰嘴唇微抿,微微侧了一下头瞟了一眼陈冬儿,又快速转过头来。

    这动作落在旁人眼里,只会以为这是玉兰无意识的。玉梅却与她心意相通,马上就知道她的意思了。

    贺世开下楼的时候恰好看见这一幕,顿时挑了挑眉。

    在玉梅地坚持下,最后贺晓霜选择赔了违约金。

    再看玉梅需要的布匹数量与颜色,贺晓霜有点犯难了。

    她店里的存货不多,新的货还没送到,玉梅给的清单她根本配不齐。再说了,她开的是裁缝店,而不是布店。

    想了想,贺晓霜抄了个电话号码给玉梅,建议她们直接找厂家订购去。

    玉梅与贺晓霜在商量事情的时候,玉兰与陈冬儿就在一旁围观。

    陈冬儿一头雾水,推推玉兰,问道:“你阿姐和我阿娘说什么呀,我怎么一句听不懂呢!”

    她说话的声音并不低,贺晓霜听得很清楚,下意识就朝两个小姑娘看了一眼,结果发现自家闺女一脸懵逼,玉兰小朋友却一脸淡定,显然她都懂。

    贺晓霜顿时心塞不已,这傻妞什么时候才会开窍?

    贺世开一直站在楼梯的阴影里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玉兰脸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变化。

    看到最后,他终于肯定了一件事:胖丫头……有秘密啊!

    出了元宵,玉书开始接手玉梅手中的事情。

    本来李爱华打算托关系把玉书弄进乡里去实习,不过玉书拒绝了。

    钱债好还,人情债难了。既然两个妹妹已经把摊子支起来了,他是家中的长子,理应担起责任,护佑家中老少。

    李爱华夫妻也不去打零工了。一是春耕快要开始,两人抽不出时间了;二是玉书跟他们说过,玉梅今年可能会经常在外面跑,家里奶奶和玉竹没人照顾。

    李爱华起初不肯,玉梅在家里能省了她好多事呢,一个姑娘家的天天不着家算怎么回事?

    但最后,夫妻俩都被玉书说服了。

    玉书就问了一句话:“你们想不想年底把欠的钱都还清了?”

    好吧,天大地大,赚钱事大。

    待到材料到齐,兄妹三人分工合作,玉书去跑公司注册的事,玉兰日夜赶设计图,玉梅则放心丢下家里的一摊子事跑业务去了,她还想争取多签几张订单,把一个月的时间都排得满满的。

    走之前,她把招来做工的乡亲们都集中到一处,按照裁剪,缝纫,填充,包装的工序分了四组,又单独把头花列了一个组。指定何喜梅,何阿秀,喜梅阿娘陈小芳,何招弟,以及一个叫李香桃的小媳妇各领一组四个人,又指定何招弟检查成品质量,让何喜梅统总所有的事。

    交代了领头的几个人,让她们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找李爱华去。又私下里偷偷告诉何喜梅,碰到李爱华也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去问玉兰。

    何喜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难道玉兰一个小孩子比华婶还厉害?但她是个聪明人,玉梅不解释,她也就不问不提,只在心里记住有事偷偷去找玉兰。

    工作的场地没的选,暂时只能放在玉兰家里。

    李爱华把前厅收拾出来供乡亲们使用,看着大家围坐一起做工一起闲话,李爱华顿时觉得满足了,也许,年底真的能把那些钱还清也说不定了。

    这就是后来开遍大江南北的新饰界饰品连锁有限公司的前身。

    从这个小手工作坊开启之时,命运之轮已经开始缓缓转动。

    有人沿着既定目标,一步一个脚印,勇往直前,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有人左盼右顾,随波逐流,一事无成;有人奋勇直追,努力靠近;有人背道而驰,渐行渐远;有人永失所爱,追悔莫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