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23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想太多

    玉梅并不知道有人惦记上了她手里的小生意。不过就算知道,她也不会介意。概因有玩具公仔的大单子支撑着,头花的小生意就往后排了。

    玉兰总觉得何玉凤道行太高深,阿姐很容易被忽悠了,于是天天跟在玉梅身后当小尾巴,坚决不让玉梅与何玉凤独处。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副小身板,除了通风报信还能起什么作用。

    实际上,玉兰的严防死守并没什么卵用,姐妹俩每天都能偶遇何玉凤无数回。

    回回都见她妆容精致,穿搭新潮。

    乡下人难得做一回新衣裳,冬天又冷,一套新衣裳从除夕当天穿到初七都舍不得换下来,谁像何玉凤这样天天穿新衣服,每天还不带重样的?

    何玉凤人长得漂亮,曲线姣好,着装上又懂得扬长避短,九分容貌加上十分打扮,衬得村里的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成了土疙瘩。

    几天下来,村里人就开始议论纷纷,他们实在很好奇陈连生夫妻到底赚了多少钱,何玉凤才舍得这样挥霍。

    大姑娘小媳妇就盯着何玉凤脖子上的金项链和手腕上的金手链眼冒绿光,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像对方一样富贵逼人。

    玉兰心知肚明,何玉凤挖空心思整这一出,就是为了告诉别人:跟我混,钱不是问题!

    还别说,何玉凤这一招真有点效果!

    家里有适龄的姑娘的都动了心思,想再问问何玉凤还缺不缺人,也许可以拉自家闺女一把?

    可惜,心思浮动的人并不包括玉兰一家人。

    倘若李爱华不是事先存了疑虑,或者玉梅本身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或许何玉凤的计策就奏效了。

    然而,自从玉梅看过玉兰画的那些超时代的服装设计图,她现在的眼光多多少少有一些提高。

    在别人眼里,何玉凤的服饰可能很惊艳,可玉梅看来,总觉得有一些说不出的小缺憾。

    不管何玉凤使什么招,玉梅都是油盐不进的样子,玉兰终于放下心来。

    不用跟着玉梅往外跑,玉兰就坐在家里阁楼的玻璃窗边,安安静静的看书。

    但是悠闲的时光很快又被破坏掉了。

    玉兰耳边听见有人在楼下叽叽喳喳的说话,只好不情不愿地下了楼。

    正好看见方桌边有个身影趁人不注意快速从果盘里抓了一把糖塞进自己口袋里,动作娴熟如行云流水,可见平时做惯了的。

    玉兰目瞪口呆!

    大抵是她的目光有如实质能穿透人,那人回头看了一眼,看见玉兰一脸呆像,又若无其事地回过头去。

    玉兰擦擦头上不存在的汗,心道:“难怪阿娘说她们姐妹馋,可一点也没冤枉她。”

    陈问梅和妹妹陈问莹两个人挨着坐在桌子旁边磕瓜子。

    陈问梅一只手按着果盘,一只手从盘中拈瓜子,露出一截莹白色的皓腕。腕上带着一串粉色的水晶,衬得她的皮肤显出来明月珠辉般的光泽。

    陈问莹没有她姐姐那么白,皮肤微黑,五官端正,带着一种野性的美。

    两个人若安安静静的坐着,就像一幅仕女图,遗憾的是吃东西的急切动作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玉兰爬到桌子上坐到两姐妹对面,默不作声,看阿姐与两人说话。心底却微微腻烦:何玉凤真是没完没了了!阿姐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她惦记的?!

    陈问梅嘴皮子比较利索,夸耀一番她的小婶婶送给她的各种首饰,又鼓吹了一遍D市遍地黄金,赚钱很容易,最后才直白地问玉梅:“你爹娘不是欠人家很多钱呀,你怎么不想多赚点钱帮他们还债呢?”

    相较于何玉凤的不露声色,问梅姐妹就显得直白的多。

    玉兰双手枕着下巴,微偏着脑袋看阿姐怎么回答。

    玉梅没有回答,只是不经意地问:“你们小婶婶在D市开什么店?”

    问梅一边磕瓜子一边答:“咔咔……她们开发廊的……咔咔……”

    玉兰眉头微拧又松开。

    她想起从前偶然看到的发廊妹了。

    那一次她刚找到工作,去工厂附近租房子,看到沿街一排的发廊店,间夹着几家成人用品商店。

    发廊店面不过八九个平方,一道门帘隔开两个空间。里面的空间不可见,外面的空间里,一面墙嵌着镜子,镜子前面放两张沙发椅子,对面靠墙放着长沙发,三两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女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玉兰当时什么都不懂,以为发廊店就是理发店,跑到里面去说剪头发,那些女人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吃吃的笑不停,笑得玉兰落荒而逃。

    后来问了小区里面的小卖部老板娘,老板娘神色鄙夷地呸了一声,告诉玉兰:“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东西,好好的地儿都被她们弄脏了。小姑娘离她们远一点,名声不好。”

    再后来,玉兰才知道有人戏称那地方为Z市的红灯区。

    玉梅又问:“村子里很多人都跟你小婶婶去呀。他们的店得多大呀,才容得下这么多人?”

    “咔咔咔……怎么可能……咔咔咔……我小婶的店里只要三四个人……咔咔咔……很多发廊店连在一起的……咔咔咔……我小婶把人介绍给其他店,有介绍费的。”

    陈问梅终于不磕瓜子了。玉兰顿觉耳根清净许多。

    联系后世有关D市的新闻,玉兰心中有个不好的猜想。既然何玉凤可以把姑娘介绍去其他店里上班,那么,她是不是也可以把人介绍给……另一个人?

    玉兰不知道她虽没猜中全部,但是离真相亦不远了。

    她并不想把人心想得太恶,可她又不得不多想一些。

    越往坏的一面去想,玉兰越觉得难受。

    总有些人可以为了利益昧了良心,也总有些人为了钱财不顾一切。

    一瞬间,玉兰的脑子里闪过各种想法,该不该阻止那些年轻的姑娘往火坑里跳?该不该揭穿陈连生何玉凤夫妻的阴谋?

    然而,念头转过去就算了,因为,没有证据啊!

    她总不能跑去跟那些姑娘的家人说以后那个地方名声臭大街,你们别让孩子去那了?

    总不能无根无据的就说陈连生夫妻不怀好意?

    口舌如刀,有时候言语的杀伤力无法估量,每个人得为自己说出口的话负责任。

    何况,这一切暂时还只是她的猜测。

    子不语怪力乱神。

    不是每个人都是她的家人,都能够无条件地信任她支持她。

    越想越烦躁,玉兰心情恶劣极了。

    她一副无理取闹的样子,用力去推做说客的两个人:“我要阿姐在家陪我,才不喜欢阿姐跟你们走!你们都是坏人,我家不欢迎你们!”

    玉兰小脸怒气冲冲,把小孩子气急败坏的模样表现得淋漓尽致。

    玉梅虽然不知道玉兰为什么发脾气,但不妨碍她站在妹妹这边。

    她把玉兰揽进怀里,对问梅两姐妹说:“帮我跟何嫂子说一声,就说我过几天就要上班了,以后有机会再跟她一起吧。”

    问梅姐妹明明知道这话是托辞,却也无可奈何。

    怎么滴,人家已经拒绝地这么明显了,你还要歪缠,是不是居心不良?

    问梅姐妹怎么跟何玉凤交代的不提,玉书回到家,就看见玉兰无精打采地坐在台阶上,双手抱膝,头靠在膝上,小小的身体缩成一团。

    斜阳的光线落在她露出半边的眉眼上,整个人显得孤寂而凄清。

    玉书蹲下身子,歪着头,问玉兰:“出什么事了?”

    玉兰沉默。良久,就在玉书打算走开的时候,玉兰突然说:“哥,假如你明知道有一件坏事要发生,你很想阻止这事发生。可你没有证据,而且就算你做了,人家不会感激你;也许不但不感激你,还会觉得你包藏祸心。你还愿意去做这事吗?”

    玉书摸摸玉兰的头,先问她:“我有能力阻止吗?”

    玉兰想了想,摇摇头。D市的事情不但要从源头上开始禁绝,而且必须依靠国家机器进行干预。光靠一个两个人的力量根本就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她一个7岁的稚儿,想着去改变世界简直是痴人说梦!

    玉兰一怔,看来自己真是魔障了。这么久远的事,她现在操心那么多干什么。

    看玉兰想开了一点,玉书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把她的头发揉成了鸡窝,正色地说:“你得记住两件事:第一,你不是救世主,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第二,汝之砒霜彼之蜜糖,有时候,’我是为你好’可能是一个很无耻的理由。”

    玉兰仔细想想,距离那件事爆发还有将近二十年。在此之前,年年都有人去D市,也没有什么不堪的传闻传出来。或许最早的时候那些产业都是正当的,只是发展到后来渐渐变了质吧。

    看来真是想太多了。玉兰自嘲地想,很快丢开这件事。

    她看一眼大哥,习惯性地想道谢,才恍然想起,亲兄妹道什么谢啊,搞得这么疏离客气做什么。

    结果这一眼,玉兰突然瞄出一丝端倪来,大哥似乎好像心情很好?

    玉兰仔细端详着大哥的外貌:短短的板寸头,皮肤微黑,五官俊朗,眉目温和,嘴唇性感,笑着的时候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玉兰好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盯着玉书猛瞧:嗯,原来哥哥是妥妥原生态的帅哥一枚呀,天天看习惯了,居然没看出来。

    再看玉书,眉尾微微挑起,眼窝深邃泛着柔光,唇角勾出一个上翘的弧度,春风满面啊这是!

    玉兰眼前浮现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顿时起了坏心,故意问:“哥哥,欣雅姐姐怎么都不来我们家玩啦?”玉书莫名其妙地看了妹妹一眼,何欣雅来不来咱们家跟我有什么关系?

    玉兰瞧着玉书的神情不似作伪,有点失望,原来不是何欣雅吗?再仔细想想,村里的姑娘还挺多的,大哥到底心仪哪一个啊?

    可以肯定的是,大哥有心上人了!玉兰暗搓搓地想着,要不要先告诉阿娘一声,让大哥提前体验一番被三百六十度催婚的豪华套餐?

    玉书被玉兰的眼光看得发毛,佯怒地在她额上敲一个爆栗,“小孩子想那么多干什么,担心长不高!”

    玉兰跳起来迈着短腿追在玉书后面跑,一边跑一边气急败坏的喊:“你才长不高,你全家都长不高!”再一想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又补了一句:“你全家除了我全都长不高!”

    玉梅哭笑不得,不过再看看玉兰身上已经不见了之前那股沉郁的气息,恢复了小孩子独有的活力,顿时放了心了。

    问梅两姐妹把玉梅的话转述给何玉凤听,何玉凤听完以后半天不说话,沉默半天才朝两人挥挥手示意她知道了。

    夫妻两人私下独处的时候,陈连生就安慰她,“算了,费了这么多功夫还是没成,也许我们注定得不到这笔横财吧。”

    何玉凤心有不甘,也很郁闷。

    她在D市开的发廊店主要业务就洗头和按摩这两块,确实属于本本分分的正规经营,完全不惧任何人查。

    店里招的技工都是清一色水灵灵的美貌少女,客人以男的居多。直到有一天,一个客人看上了店里的姑娘,开展猛烈攻势开始追求这姑娘。

    何玉凤知道这个男人是有家室的,所以很是反对。她把这些姑娘从老家带出来,就要对她们负责。

    然而,这姑娘不仅不听劝,还怪老板娘坏了她的好事。男人也给了何玉凤一笔钱,换来何玉凤闭口不言。

    这是何玉凤收到的第一笔封口费。这笔费用抵得上她店铺三分之一的利润。

    何玉凤尝到甜头,突发奇想,这样的客人再多几个,她不就发财了?

    于是,她和几个店的老板联合起来,为所有的员工拍了艺术照,做成了花名册。

    有特殊需要的客人就从花名册里挑选看中的人,店老板并不强迫那些姑娘,只是不露痕迹地安排两人相遇相识,收取高额介绍费。

    很多技工都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对爱情的认知还处于懵懂状态,哪里经得起情场老手的花样撩拨,往往很轻易就沦陷了。

    在何玉凤看来,她不过是起了个桥梁的作用,至于那些姑娘怎么选择都是她们自己的事。却完全没有想到,她这桥梁,通向的地方却是地狱深渊。

    带不走玉梅,何玉凤除了心疼那笔巨额的介绍费,也是害怕那个人找他的麻烦。

    她很头疼,比玉梅漂亮的人多的是,为什么那个人就认死了玉梅这个干瘪瘪的小丫头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