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25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打算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玉兰就穿着贺晓霜给她买的那一套新衣服去上学。

    陈冬儿一看到她就抓着她的手说个不停。

    玉兰黑线,这个二乎乎的傻丫头哪来这么多话好说呀。

    两个人穿得一模一样,身高也相仿,站在一起就像一对孪生的姐妹花,不同的是一个梳着小马尾,一个理着西瓜头。

    同学们的目光多数落在两人身上,十分眼馋。

    许萌问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你们怎么穿一样的衣服,哪里买的呀?我跟阿娘去市区买年货也没见过有卖的。”

    陈冬儿也不知道,不过,她习惯阿娘给她买的各种各样的吃的穿的用的,从来不觉得这些东西有什么特别,听到许萌这个问题,她很莫名其妙:“就店里买的呀,还能是哪里买的!”

    玉兰没说话,她大约知道贺晓霜是个有故事的人,且能耐挺大的,远不是她表现出来的温婉无害的样子。

    刚开始的时候,玉兰是因为陈冬儿个性简单,容易相处,才渐渐接受这个朋友。

    一个学期下来,陈冬儿对她的好,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也许是经历了太多的人情冷暖,她于人际交往很是淡漠。

    可她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从来奉行的是,你对我一分好,我须还你九分十分。

    后来认识了贺晓霜,知道陈冬儿的爸爸是村长,玉兰也不是没存了利用的心思,然而这念头只一升起,就被她掐灭了。

    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纯粹的友谊了?

    她从前自我斩断亲缘,终生不见亲人面,也曾渴求友情而不得,尽管后来结婚组了家庭,也只是因为倦了累了想有一个家,却不是因为爱,午夜梦回,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遗憾。

    尽管她很努力地活着,却活得像个悲剧,心底永远空着一个大洞,怎么都填不满。

    她想要很多很多的爱。老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希望自己能够从头开始,努力学着爱与被爱,将从前的遗憾一点一点弥补回来。

    倘若一开始就存了功利的心,对遇见的每个人都要评估有多大的利用价值,怎么利用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那么,这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她不想让自己变得面目可憎。

    上个学期期末,玉兰期末考试满分,加上平时表现出色,毫不意外地被评为三好学生。

    奖品是一本阿拉伯童话故事和一本装帧精美的笔记本。

    玉兰在全班艳羡的目光中,从苗老师手中接过红色的奖状与奖品,笑得格外腼腆害羞。

    她是真的害羞!从前没有过目不忘这项技能,她尚且包圆了整个小学期间班上所有的三好学生奖状,现在又多了一项过目不忘的技能,获奖简直不要太容易。

    伪小孩玉兰觉得胜之不武,虽然如此,但她可没打算谦让。

    同情未来的同窗一秒钟。

    下课铃声响起,陈冬儿拉着玉兰的手往外走,她中午没带饭,本来打算去店里吃的,不过陈冬儿不同意,硬要拉着玉兰去她家吃。

    玉兰也不矫情,略一犹豫就答应了。

    贺晓霜刚煮好饭,看到陈冬儿带着玉兰回来就高兴地笑了起来。

    陈爸爸开会去了不在家,中午就母女两个人吃饭总觉得冷冷清清的,多了玉兰一个人,冬儿开始化身话痨,满屋子都是她的声音,顿时热闹多了。

    饭是白米饭,一碟火腿炒鸡蛋,一碟酸辣土豆丝,一碟麻油青菜,一小盆红烧肉,一碗萝卜排骨汤,份量不多,但足够三四个人吃的。

    玉兰偏爱酸辣土豆丝,家里人口味清淡从来不碰辣,这半年多来她觉得嘴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因而看见酸辣土豆丝比看见红烧肉还亲切。

    贺晓霜却以为玉兰拘谨害羞,就一个劲儿地往她碗里夹肉和火腿鸡蛋。

    陈冬儿只吃肉,青菜碰都不碰。贺晓霜给她夹了一筷子青菜,陈冬儿顿时苦了脸,趁着阿娘没注意,快速把青菜扔到玉兰碗里。

    玉兰愣了一下,然后面不改色的把青菜吃下去了,又挖了一勺子鸡蛋回敬陈冬儿。

    陈冬儿平时也不喜欢吃鸡蛋,可这次却乖乖地吃下去了。

    贺晓霜眼角的余光里看见这一幕,顿时笑了起来。

    自家闺女喜欢吃零食,正餐却吃的少,她绞尽脑汁威逼利诱也无法让女儿多吃一口饭,顿顿吃饭都跟打仗似的,每次都气得她恨不得把死丫头塞回肚子里去。

    这次吃饭却这么省心,贺晓霜立即把功劳归到玉兰身上去了。

    要是冬儿有个兄弟姐妹做伴就好了,贺晓霜遗憾地想。

    贺晓霜身上突然弥漫的悲伤虽然短暂,但玉兰还是敏感地察觉到了。她看了一眼若无其事温柔浅笑的贺晓霜,若有所思。

    三个人把桌上的菜吃得干干净净,玉兰摸着吃得溜圆的肚子叹气,她一直都习惯吃饭只吃八分饱,这次冬儿妈妈太热情了,不停地给她夹菜,导致不知不觉就吃太撑了。

    贺晓霜在后厨收拾,陈冬儿就拉着玉兰到店里玩。

    玉兰看见烫衣服的台子上,长尺子压着几张设计图纸,一时好奇就多瞄了几眼。

    陈冬儿看见了,就撇撇嘴说,“画得这么难看,有什么好看的。”

    玉兰哭笑不得,服装设计图本来就这样的呀。不过,以玉兰的眼光来看,画这图的人并不专业,服饰的整体存在问题,面料,款式,剪裁完全没有侧重点。

    不过,贺晓霜是老裁缝,这些对她来说应该都是小问题。

    玉兰见过贺晓霜做的成衣,不难看,可也不出彩,就是中规中矩的吧。

    她手指动了动,寻思哪几处改一改,怎么改,效果会更好一点。

    陈冬儿看玉兰恋恋不舍地看那些图纸,就问她:“你喜欢这个啊?我房间有很多呀,我阿娘不用的画都给我了,走,我带你去看。”

    房间里,陈冬儿从床底下拉了一个纸盒子出来,里面满满一盒子图稿,图稿上的服装春夏秋冬都有,应该是贺晓霜之前做过的款式,没用了就丢给女儿玩了。

    陈冬儿很大方地把图稿都给玉兰。

    “还有很多被我描坏了就丢了。喏,桌上有彩笔,你想描就描吧,我好困,先睡一会,你可以跟我一起睡,上课之前阿娘会叫我们的。”

    玉兰看着陈冬儿打着哈欠扑到床上很快入眠的,顿时笑了起来。

    她从中挑了一些夏天的款式,翻着手中的图稿,从中寻找当代的服饰信息,流行方向,精神诉求。

    她一边看,一边思索,想到了就动笔,把图纸上那些自己认为可以做的更好的地方修改了。

    有些图不过寥寥几笔,有些图直接在旁边重新画了一遍。

    反正陈冬儿说这些图纸是没用的,玉兰动起笔来就毫无顾忌。

    她一旦用心做一件事,就会全神贯注,不知不觉就忘记了时间。

    直到贺晓霜在楼下叫她们该去上学了,玉兰才惊醒过来。

    上学之前,贺晓霜摸摸玉兰的头,笑容可掬地说:“玉兰每天中午来贺姨家里陪贺姨和冬儿一起吃饭好不好?”

    玉兰本来以为这不过是一句客气话,可是看到贺晓霜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就知道对方绝对不是说说而已。想起吃午饭的时候贺晓霜突如其来的悲伤,玉兰顿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贺晓霜笑意更深,摸摸两个孩子的头,送他们走了。

    有客人经过布艺店,看到两个穿着一模一样的小姑娘手拉手往外走,就和贺晓霜打趣:“哇,你家的双胞胎吗?真漂亮!”贺晓霜也不解释,心想,要是真是双胞胎该多好!就笑着点了点头。

    她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往楼上走,女儿刚才急慌慌地走了,门肯定又忘记关了。她若不把门锁了,不知道陈蜜儿什么时候过来又要到房间乱翻,到时候又是一场官司。

    早上刚整理好的房间又变得乱糟糟的,闺女毛毛糙糙的,贺晓霜觉得自己一天到晚有叹不完的气。她快手快脚地收拾东西,收拾到书桌上的时候,就看见玉兰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图稿。

    这些都是她没扔掉的废图纸,都是拿给女儿描红玩的,拿起来正准备丢掉,可是目光扫过最上面的一张图纸,贺晓霜就愣住。

    她是在大都市里呆过的千金小姐,穿过的好衣服不知凡几,常年累月练就一双利眼。

    图稿上不过寥寥加了几笔,整件衣服的风格都变了,却比原来的设计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些款式一旦做成成衣,绝对是爆款。

    这绝对不是陈冬儿的描红!

    自己的女儿几斤几两,贺晓霜还是清楚的,这些图纸,她早上给女儿收拾房间的时候并没有。中午这一会时间,只有玉兰来过,毫无疑问,这些肯定都是玉兰的杰作了。

    贺晓霜一张一张地认真看,越看脸色越凝重,看完最后一张,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谁家的妖孽啊?她才几岁?7岁还是8岁?

    七八岁的孩子画出来的设计图,让她这个经验丰富的老裁缝都甘拜下风。

    贺晓霜突然起了心思。

    她一直遗憾女儿没有兄弟姐妹,怕女儿太孤单。倘若他们夫妻长寿,自然可以护佑女儿一生无忧。可小雏燕总会长大要飞走,做父母的总有鞭长莫及的时候。

    所以从女儿从一出生,她就开始有意识地寻找,寻找适合成为女儿伙伴的人。

    陈蜜儿的出生她曾经动过念头,但是后来观察郑梅的性子,她就歇了心思。

    一个小格局的母亲是养不出大气的孩子的。

    事实证明她猜对了,陈蜜儿越长大,和女儿的关系越糟糕,就差水火不容来形容了。

    玉兰的出现让她看到了希望,再看女儿对玉兰的信任与依赖,她就存了心思。

    几次接触下来,她对这个知进退懂感恩的孩子印象极好。

    不过,她知道自己盘算的事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成功的。

    她本来打算再好好观察几年,横竖孩子都还小,不着急。

    可今天这些设计图让她改变主意了。

    这孩子有前途啊!只要稍加培养,以后成就不可估量了,得趁着小姑娘还小,赶紧网罗过来。

    要不要收个干女儿?贺晓霜突发奇想。

    有什么情分比得过青梅竹马,朝夕相处?!

    她寻思着要不要找玉兰妈妈谈谈,又怕引起玉兰的反感,她猜测玉兰应该是个有主见的孩子。

    慢慢来,慢慢来。贺晓霜告诉自己。

    捏着一叠图纸,贺晓霜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她回到楼下拨通了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起来,电话里传了一声轻笑:“稀奇啊,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贺晓霜难得轻松地开起玩笑:“有好东西给你,看我对你够意思吧?”

    对面的女声调侃道,“咦,贺大小姐的眼光这么高,能得你说一声好的东西,我还真的挺好奇的。”

    两个人聊了一会,挂了电话,贺晓霜坐在电话旁发了一会儿呆,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又是笑容温和的样子了。

    玉兰并不知道贺晓霜的打算,她正烦着呢。

    “妹妹……妹妹……等……你等等我呀!”

    玉兰充耳不闻,埋头加快速度小跑起来。

    在她身后,一个虎头虎脑的小胖子跑得气喘兮兮地,离玉兰越来越远,可是他却不放弃,锲而不舍的往前追。

    他是何喜梅的弟弟何喜顺,这几天放学都去玉兰家找他妈妈和姐姐。

    李爱华就开玩笑地说了一句,“小顺,你和玉兰一个学校,帮婶婶照顾妹妹,别让人欺负了她,好不好?”

    满屋子的人笑嘻嘻地看着他,小胖子顿时正义感爆棚,小胸脯拍的啪啪响,向一屋子的人发誓一样说:“婶婶放心,我一定做到!”

    然后玉兰身后就多了一条粘人的小尾巴。

    上学放学亦步亦趋的跟着玉兰还不算,就连课间那短短的十分钟,只要玉兰一走出教室,小胖子就撵在玉兰后头拼命叫妹妹。

    玉兰深觉得阿娘给她找了个麻烦。她习惯上学放学一边走路一边思考问题,结果小胖子一路聒噪不停,玉兰几次被打断了思路,顿时来气了。

    她气鼓鼓地对小胖子说:“你别烦我行不行!”

    小胖子一本正经,“我没烦你,我在保护你。”

    他固执的样子令玉兰无比头疼。

    这都谁教的,小小年纪就这么正义感十足,你爹妈知道吗?

    玉兰以为小孩子忘性大,很快就会忘记这事了,却不知道,这一句戏言,他记了一辈子。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