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11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怼熊家长

    郑梅慢悠悠地进了店,看见店铺里摆放有序的布匹、成衣,心下嫉妒。

    贺晓霜的这家店是她自己开的,布料图样什么的据说都是她那个有本事的弟媳妇从省里运回来的。加上贺晓霜手艺好,价格公道,这十里八乡的,都喜欢到她这里来定做衣服被套窗帘,店里整日里忙个不停。

    本来乡里还有一家店,不过抢生意抢不过贺晓霜,开店的老板娘把店关了,跑到市里开服装店卖衣服去了。

    虽然宏光乡不大,但是耐不住附近的村庄多,所以生意好的很,每逢过年过节,订单更是忙不过来,算的上财源滚滚。

    贺晓霜娘家有钱,自己又赚的多,家里只有一个独养女儿陈冬儿。没儿子的女人按理说应该很没底气。偏偏贺晓霜一点不在乎,夫妻两个更是把个小丫头宝贝得跟什么似的,什么好东西都往小丫头跟前送。

    最让郑梅不能忍的是,她那个大伯也纵着宠着老婆,别人说他老婆一句不是他都要顶十句回去。

    大伯子是村委主任,这也是郑梅不敢招惹贺晓霜的原因。

    虽然不敢惹,但是不妨碍她不时到贺晓霜的布艺店里顺一块布头,拿个枕套什么的,只要不过分,贺晓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郑梅慢悠悠地上了楼,看见侄女和一个陌生的孩子在一旁交头接耳说悄悄话,自己女儿在地上撒泼打滚喊着叫着:“把我的玩具还给我!”

    贺晓霜低声下气地在哄着孩子。陈蜜儿还在不依不饶又踢又咬,贺晓霜都急得一头汗。

    郑梅一开口就指责贺晓霜:“嫂子,蜜儿要什么就给她呗,孩子都哭成这样了你一点也不心疼,那可是你亲侄女!”

    说完贺晓霜骂女儿:“就你眼皮子浅,想要什么叫你姐姐给你就行了,闹什么?”

    看见陈冬儿怀里抱着的玩具,伸手就过来拿了。

    陈冬儿把芭比娃娃放到身后,警惕地看着婶婶,倔着性子一言不发。

    这个女人太不要脸了,连小孩子都欺负。

    贺晓霜抬起头来看见这一幕,心里不高兴,说话也不客气了:“弟妹,你要好好教教蜜儿,我都说了给她再买一个了,她不肯就耍赖。你看她把人家推得头都磕流血了。”

    郑梅听见这话,才瞟了一眼屋子里多出来的陌生孩子,看到玉兰额头上贴着ok绷,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说:“小孩子磕磕碰碰不是正常的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玉兰趁着郑梅跟贺晓霜说话的功夫,快速在陈冬儿耳边说了几句。

    陈冬儿瞪大眼睛狐疑地看着她,小声问:“有用吗?”

    玉兰朝郑梅努努嘴,挑了挑眉轻声说:“试试。”

    郑梅又朝陈冬儿走来,伸出一只手曲曲手指,让陈冬儿把芭比拿出来,“你妹妹很喜欢你的玩具,你是姐姐比她大,让着她点,给她又怎么样?”

    夕阳的光透过纱帘,照在她手腕上带着的一只豆种玉镯上,显得玉镯水润光滑的,特别漂亮。

    陈冬儿把芭比藏在身后,歪着头,赞叹道:“小婶婶,你戴的镯子好漂亮呀。”

    郑梅心里得意,“算你识货。”这是她攒了好久的钱才买的玉镯,两千多块呢。

    然而还没得意完,陈冬儿就天真地说:“小婶婶,我好喜欢你的镯子呀,可以给我吗?”

    郑梅愣了一下,说道:“你是小孩子,怎么能玩大人的东西?听话,把玩具给妹妹!”

    陈冬儿委屈地说:“小婶婶,妹妹喜欢我的娃娃,我就要把娃娃给她;那我也很喜欢你的镯子呀,你也要把镯子给我才对啊!你可比我大多了。”

    郑梅脸上挂不住了:“那能一样吗?我的镯子很贵,你的娃娃又不值钱。”

    陈冬儿瞪大眼睛天真的说:“不一样吗?我觉得一样啊!镯子是小婶婶最宝贵的东西,我的娃娃也是我最宝贵的东西啊。”

    郑梅突然词穷了,说一样,她再抢侄女的玩具给女儿就是欺负小孩子;说不一样,难道要把镯子给侄女?

    怎么说都不对。倘若贺晓霜不在这里,她还能骗骗小孩子把玩具抢过来给女儿,现在贺晓霜在一旁虎视眈眈,她不敢做得太过火。

    贺晓霜一直没吭声,袖手在旁边看女儿怼弟媳妇。看到往日一张利嘴无往不利的弟媳妇吃瘪,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于是帮腔到:“冬儿说得对啊,都是每个人最宝贵的东西,没分别。”

    郑梅无计可施了,看见又开始哭闹的女儿,突然冲上前去,劈头盖脑地就打。

    陈蜜儿被打得哇哇大哭。

    按照以往的经验,贺晓霜看不过眼就会上来劝架,劝不了,就会选择息事宁人,把玩具给女儿。

    郑梅母女俩用这招不知道从贺晓霜母女俩那儿抠了多少好东西了。

    这招简直不要太好用!

    然而今天,郑梅注定要失望了。

    她一边装模作样在女儿身上拍打,一边竖着耳朵等着贺晓霜开口劝和。

    结果贺晓霜就像没看见一样,任由郑梅打人,自己却去安慰那个脑门受伤的小丫头。

    郑梅下不了台了,一不留神,一巴掌拍重了,直接拍到女儿背心。

    陈蜜儿顿时哭得撕心裂肺无比凄惨。

    贺晓霜还是充耳不闻,郑梅铁青着脸,指桑骂槐地骂女儿:“几百年没见过好东西是吧,一个破玩具有什么稀罕的,值得当宝一样藏。回头让你爸爸给你买十个八个的,让你玩个够!”

    一边说,一边揪着女儿的衣领就往楼下拖,也不管陈蜜儿还赖在地上,被这样拖曳很容易受伤。

    贺晓霜看着有些不忍,正准备开口,手却被陈冬儿拉住了。

    陈冬儿噘着嘴定定的看着她,也不说话。

    贺晓霜准备好的言辞就这样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外面,郑梅拖着哭闹的陈蜜儿往家走。旁人看她脸色难看,也不敢上前询问。

    等她进了家门,几个人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看样子没得到好?”

    这妯娌两个,三天两头因为孩子起摩擦,郑梅每次都是趾高气扬地样子,人们还是第一次看见郑梅臭着脸出来。

    “要我说,小贺就该强硬一点,越是忍让人家越得寸进尺。”

    ……

    别人怎么议论,贺晓霜并不在乎。

    她拉着玉兰的手,蹲下身子对玉兰说:“今天对不起啊,害你受了伤。还要谢谢你,帮了冬儿一把。阿姨给你做一条漂亮的裙子可好?”

    刚才陈冬儿怼郑梅的那些话,她不用猜也知道是玉兰教的。

    自己的女儿几斤几两,贺晓霜心里跟明镜似的清楚得很。

    因为女儿如果早就知道怎么做,以往跟陈蜜儿对上,就不会次次都落了下风,唯独这一次占了上风了。

    玉兰赧颜。后世某音上面像这类怼熊家长的段子多的是,她不过是活学活用。

    至于效果怎么样,她没试过心里也没底。幸而贺晓霜刚才的神助攻没有拖后腿,成功赶走熊母女,保住了陈冬儿心爱的玩具。

    贺晓霜一定要送玉兰裙子,玉兰坚决不肯要。

    僵持间,玉兰突然灵机一动,提了个建议:“阿姨,您那些碎布头有用吗?卖给我行吗?”

    贺晓霜有点疑惑玉兰怎么突然提到这个了:“碎布头我直接当垃圾卖了的,听买的人说可以送去工厂搅碎了做成垫被。没几个钱。你要这个做什么?”

    据说10斤左右的碎布头才能做一床一米二左右的垫被,卖不了多少钱,不过废物利用,聊胜于无。

    玉兰找了个借口:“我阿姐要用碎布头做一些小玩意练手呢。”

    贺晓霜也没多问,就说:“我卖给人家是一斤三角钱,你要我直接给你留着,不要钱。”

    玉兰摇摇头,“我不能白拿您东西,如果可以,麻烦您帮我留着,我让阿姐找您谈行吗?”

    贺晓霜失笑:“这个不难。那我给你留着,等你姐姐有空来拿走就行。”

    玉兰见夕阳快落山了,提出告辞。

    贺晓霜母女一定要留玉兰在家吃饭,甚至提出等吃完饭让冬儿爸爸送她回家,玉兰拒绝了。

    贺晓霜无法,装了一袋子零食给玉兰带回家。

    玉兰推辞不了,只好接了过来。

    她一边赶路,一边在心里思考碎布头的各种做法。

    首先就是头花的制作了。她见过店里卖的那些头花样式,款式老,颜色暗,土得掉渣。见识过后世花样繁多的头花,玉兰心中有千百种花样,她觉得应该会很好卖。

    做头花也简单的很,一个头花花费不了多少时间,熟悉针线活的人一天轻轻松松做个几十个不在话下。

    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头花做出来了往哪里卖呢?

    宏光乡没有集市,这一点玉兰觉得遗憾,杂货店也就那么一两家,估计销量有限,玉兰暂时不想考虑。

    她在考虑着把宝押在货郎身上。

    宏光乡周围小村庄多,货郎走街串巷的,虽然辛苦,但是收入还不错。玉兰觉得头花的市场前景开阔,一定会有识货的人加入。

    第三个问题是仿制问题。

    头花的制作简单,仿制起来也很容易。村里的女人,不懂针线的人还真的不多,大部分人都会自己做衣服纳鞋底等。头花样式做出来,估计不用一天时间,仿版的就要泛滥了。

    这一点,玉兰倒觉得没多大问题。只要能够不断推陈出新,盗版怕什么。

    等走到家里,玉兰已经把计划在心里反复推演几遍了,就等晚上找阿姐商量着去弄启动资金了。

    此时的玉兰却不知道,她心里念叨着的阿姐,正跟人吵架吵得不可开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