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10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玩具风波

    陈妈妈贺晓霜正坐在缝纫机前忙碌着,陈冬儿拉着玉兰的手欢快地说,“阿娘,我带我最好的朋友来咱们家玩啦!”

    玉兰乖巧地说了声:“阿姨好!”

    贺晓霜停下手上的工作看着面前娇娇俏俏的两个小姑娘,会心笑了笑,说:“你是玉兰?冬儿说你每次都考全班第一,冬儿这个皮猴子没少给你惹麻烦吧?”

    玉兰腼腆地笑着说:“没有啊,冬儿很好,和同学们相处得很好。”

    陈冬儿撅着嘴,不满的说道:“看吧,阿娘你就是不相信我,我在学校很乖的。”

    贺晓霜伸手轻轻刮了刮陈冬儿的鼻子,怕玉兰无聊,准备打发两人去玩。

    玉兰热切地看着眼前的两台缝纫机,好像饥渴的人看见美味的蛋糕,很想伸手去摸一摸。

    她从前习惯了用电动的缝纫机,看到这种老式踩脚的机器就有点手痒。

    大约是玉兰的眼神太过热切,贺晓霜很是诧异,不过她也只是以为是小孩子好奇心发作,并没有深究。

    她打发陈冬儿带玉兰去楼上玩。

    “玉兰你跟冬儿好好玩,阿姨还有活没做完,晚上留在这里吃饭吧,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玉兰连忙拒绝:“阿姨,不用了,我就玩一会儿,太阳落山前就要回家去了,不然我阿爹阿娘该担心了。”

    “哎,好吧,那你们去玩吧。”

    陈冬儿不耐烦玉兰与自家阿娘的客套,拉着玉兰往三楼自己的房间跑。

    陈冬儿的房间布置得很少女风。清一色的粉色,粉色被套,粉色床单,粉色窗帘,很可爱。原木色的地板,粉色的书桌,玉兰置身其中,有些恍惚。

    她从前一直以为自己会生女儿,所以布置儿童房的时候全都选择粉色系的。结果生出来的是儿子,还被雷霖笑了半天。后来婆婆说男孩子用粉色的不好,全部给换成了淡蓝色了。

    陈冬儿把自己的玩具都拿给玉兰玩,毛茸茸的小熊,芭比娃娃,还有漂亮的头饰,大方地说:“给你玩,你喜欢哪个我都可以送给你。”

    玉兰失笑,这些东西对她这个外表萝莉内心成人的她来说真的是无比幼稚的。再怎么样她也不可能拿走陈冬儿小朋友的东西。但她不愿意拂了陈冬儿的好意,就随手拿起一个芭比娃娃看了看,说:“这些都是你家人送给你的,很珍贵,我不能要。我就看看……。”

    “你是谁,不准动我的芭比!”

    玉兰话还说完,手中的芭比娃娃被人抽走,然后一股大力撞了过来,玉兰被撞得往前一扑,脑袋直直往床的一角磕了上去。玉兰额头一阵剧痛,脑袋发蒙,伸手一摸,濡湿一片,显见流血了。

    她还有点懵圈:也许自己应该哭一哭?真特么疼啊。

    然后,眼泪就唰唰唰地落了下来。

    陈冬儿被玉兰头上的血色吓傻了,直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就听见耳边一声高亢的尖叫:“啊……”

    陈冬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阿娘你快来,玉兰要死了……”

    玉兰酝酿了半天的情绪被陈冬儿这一声叫,破功了。

    贺晓霜上来看见的就是这一幕:玉兰右边的额头上沁沁地流血,白嫩的脸上抹出了一道血痕,大眼睛里笑中带泪,正在安慰自家女儿;女儿抽抽噎噎拼命抹眼泪;侄女陈蜜儿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看着两人,满脸的不服气。

    一看见贺晓霜上来,陈蜜儿恶人先告状:“伯娘,她是谁啊,凭什么抢我的芭比!”

    陈冬儿怒了,也不哭了:“陈蜜儿,你讲不讲道理,那是我的芭比!我舅舅给我买的芭比!才不是你的,你还推玉兰,都把她推流血了……”

    陈蜜儿瑟缩一下,仍旧嘴硬道:“我就推她怎么了,谁让她抢我的芭比。”

    贺晓霜好气又好笑,自家这个侄女从小霸道惯了,但凡她看上的东西都是她的,女儿的玩具被抢走不知凡几。冬儿对别人都很大方,却偏偏喜欢跟这个堂妹计较,寸步不让的。

    她闭着眼睛也能猜到:冬儿把玩具给玉兰玩,蜜儿不肯,抢夺的过程中推倒了玉兰。

    不得不说,贺晓霜真相了。

    她先带玉兰去洗干净脸,用酒精棉给小姑娘擦拭伤口。

    小姑娘微微皱眉,却一声不吭。

    贺晓霜心里对玉兰的印象好极了,手上动作不停,一边不住口地赞扬玉兰“你真棒”“你真勇敢”一类的话。

    玉兰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不停地笑。

    陈冬儿在旁边不停地问:“阿娘,玉兰会不会死啊?”

    贺晓霜说不会,陈冬儿放心了。

    放心了的陈冬儿开始找陈蜜儿麻烦:“我都说了不喜欢你来我房间了,你为什么又来了?又想抢我的芭比?这是我舅舅从首都给我带回来的,你想要找你舅舅要去。”

    陈蜜儿不跟陈冬儿吵架,刚才她吓着了,把芭比扔在一边,现在看玉兰没事了,伯娘也没责备她,又想起芭比了。

    都怪伯娘,陈冬儿不在家,伯娘就把房门锁住了,说陈冬儿不爱让人进她的房间。她进不来,拿不到芭比,只能等陈冬儿回家。

    结果她刚来就看到陈冬儿把芭比给别人。那怎么可以,那是她的,只能是她的!

    陈冬儿看见陈蜜儿把芭比娃娃搂在怀里,气死了,那是她最喜欢的芭比娃娃。舅舅从首都带回来的,她还没玩够呢,凭什么给陈蜜儿。

    她害怕阿娘又像以前一样说:“冬儿,给妹妹吧。你是姐姐,要让着妹妹!”

    必须赶紧把芭比抢回来。

    陈冬儿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她长得比陈蜜儿高,力气比陈蜜儿大,三两下就把娃娃抢回来了。

    然后,抢不过的陈蜜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果然,贺晓霜刚把玉兰头上的伤处理完,就听见魔音灌耳,实在受不了了,就严厉地对陈冬儿说:“冬儿,把玩具给妹妹。”

    陈冬儿怀里紧紧抱着芭比娃娃,噘着嘴不高兴的说:“就不。这是我舅舅给我买的。”

    贺晓霜头都大了,这两个小祖宗,从来都喜欢争来抢去,一点不懂姐妹友爱。

    别人的孩子说不着,只能苛待自己的孩子。

    于是又强调了一句:“冬儿,听到没有,叫你把玩具给妹妹,回头叫舅舅给你再买一个。”

    陈蜜儿得意地看着陈冬儿,等着陈冬儿把东西送到她手上。

    她知道只要想要玩具,就放声大哭,这一招屡试不爽。

    玉兰看贺晓霜有发怒的趋势,连忙拉拉她的衣角,小声说:“阿姨,您别骂冬儿了。”又说:“假如我妈妈叫我把我最喜欢的玩具送给别人,我也会很伤心的。”看贺晓霜有点怔忡,玉兰又补了一句:“我妈妈肯定不爱我了,才总想着把我的玩具送给别人。她喜欢的东西怎么不送给别人呀。”

    贺晓霜闻言看看女儿,满脸的委屈,想起每次被妹妹抢玩具的时候都是这副表情,贺晓霜难得的心疼起来。

    国人讲究谦让,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每次孩子之间起了冲突,大人往往选择牺牲自己孩子的利益,却很少顾及孩子的感受。

    玉兰再接再厉:“阿姨,如果您的朋友想要您最喜欢的东西,您给吗?”

    贺晓霜难得认真的看了看玉兰,摸摸她的头说:“我还不如个孩子看的清。”

    玉兰想,我是孩子的身体里住着个老阿姨,可不是你看不清。她朝陈冬儿眨眨眼,冬儿笑了起来,陈蜜儿虽然没听懂玉兰在说什么,但是她直觉玉兰在使坏,遂狠狠地瞪了一眼玉兰。

    玉兰没说话,她是别人家的孩子,还是旁观的好,熊孩子自然有人收拾。

    贺晓霜耐心地跟陈蜜儿说:“这是你姐姐最喜欢的娃娃,她现在还要玩,不给你了。伯娘叫舅舅再给你买一个好不好?等舅舅下次来了给你带过来,可以吗?”

    陈蜜儿一听见贺晓霜说不给,马上发飙了,抓起东西就往贺晓霜身上砸,:“我就不,我现在就要,这是我的。就是我的!你们还给我!”

    逮到什么砸什么。

    贺晓霜把玉兰护在怀里,任由东西砸到她身上,小孩子力气小,砸到身上的又是毛绒绒的玩具,倒不怎么疼,不过她确实是被陈蜜儿这疯狂的姿态吓住了。

    陈冬儿看到陈蜜儿打她妈妈,不干了。三两步跑到阳台,朝阳台斜对面的人家就声嘶力竭地吼了起来:“叔叔,你快来,妹妹打我妈妈了。”

    她学乖了,每次在阳台上面叫婶婶,婶婶只会装聋作哑,只要陈蜜儿不吃亏,婶婶诸事不理。只有每次叫叔叔的时候,婶婶怕被叔叔听到挨骂,所以来的很快。

    陈冬儿叔叔家就隔着一条马路,站在阳台喊一声,对面听得一清二楚。

    话音刚落,边上就有人探出头来看个究竟。

    陈冬儿看见婶婶的身影慢悠悠走出店门的时候,又大声说喊了一句:“婶婶,妹妹打我妈妈,你快把她带回家去吧。”

    顶着围观的人异样的眼神,郑梅在心里暗啐一声:“贼丫头!”脸上却笑得和蔼,仰头看着陈冬儿,假意叹息着跟周围的人解释:“哎,冬儿的脾气真是太大了。偏偏我们家蜜儿就喜欢跟姐姐玩,肯定是姐妹两又吵架了。”

    看见周围的人见怪不怪的眼神,坑了陈冬儿一把的郑梅满意了,抬头亲切地对陈冬儿说:“冬儿,你是姐姐,妹妹不懂事,你让着她点儿。”

    陈冬儿撇撇嘴,又来这招!陈冬儿有心冲婶婶发两句老骚,可是想想阿娘说不可以跟长辈顶嘴,只好装作没听见,跑回房间去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