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第7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被表扬了

    清晨的阳光斜斜地照进玻璃窗里,落在每张认真读书的小脸上。

    早读开始了。

    玉兰本以为把作业本塞在底下就行了,至于老师怎么点评倒没多大关系。

    不曾想,苗老师却课上点名表扬了她,甚至要把她写的作业当成范本贴在教室一角的宣传栏上供同学们展览。

    玉兰顿时收到全班同学的注目礼。

    玉兰囧了,她想低调一点,写的字只能算工整而已,一点美感都无,谁知道还能被当做榜样。

    苗老师表扬玉兰的时候陈冬儿拼命的拍手,小手都拍红了,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好像被表扬的是自己而不是同桌了。

    等下了课,陈冬儿就迫不及待地问玉兰,怎么写出那么好看的字来。

    玉兰龇牙假笑,难道告诉她自己芯子里是个大人所以才能写的好?

    她于是一本正经地糊弄陈冬儿:“我哥哥教的啊,他学书法的,写的字漂亮极了。我哥哥还嫌我写的字不好看呢。”

    玉书确实学过书法,写得一手十分漂亮的钢笔字。

    陈冬儿双眼瞪得溜圆:“你哥真厉害!这样还不好看,那什么样的字好看?我就写不出这样的字来。”

    说完她泄气地趴在桌子上:“我很认真的写啦,可是手不听使唤呀,怎么写都写不好。”

    玉兰摸摸她的头,安慰她:“多练习就能写的好看了。我哥哥每天都让我写字的。”

    留心到这一幕的人都觉得特别逗,一个6岁的孩子一本正经地摸着跟她差不多高的女孩的头,怎么看怎么可乐。

    陈冬儿却没注意到,她正噘嘴巴有点泄气‘。她没耐性一直坐着写字。老师布置的课后作业她都花了好长的时间才做完。

    玉兰刚把陈冬儿忽悠过去,结果她在数学课上又出了一把风头——她的数学作业全对,并且是班上唯一一个全对的。可想而知,作业又被贴上宣传栏了。

    教数学的何老师笑眯眯地表扬了玉兰,然后号召同学们向玉兰学习。

    玉兰弱弱地笑,把功劳全往哥哥玉书身上推。她不禁有些泄气,本来想低调的,没想到反而高调了一把。

    可是看着别人羡慕的眼光,玉兰又小小地满足了虚荣心。还是顺其自然吧,她最后只能自我安慰。

    得益于早上课堂的表现,午休时间,就有住宿的同学邀请玉兰去她们宿舍睡午觉。

    玉兰想了想,没拒绝,趴在桌子上睡觉胃容易嗳气,在教室里面用凳子并起来睡觉不雅观,有个地方午休也好的。

    学生宿舍就在玉兰她们教室的楼上,分男女两间宿舍。楼梯上来往右是女生宿舍,男生宿舍在左边。

    玉兰去了女生宿舍。

    进门的地方放了四排三脚架,架子上放着脸盆,脸盆里放着毛巾,牙刷,牙杯等物。

    三脚架边上是一张60公分宽,2米长的长桌。桌上靠墙的地方整整齐齐地放着同学们从自己家里带来的咸菜腐乳等物。几个洗好的空饭盒散落着放在一边。

    桌子底下是一排的各式各样的热水瓶,瓶子上贴着标签写着名字。

    整间教室大概五十多平方,除了这些放置杂物的地方,以及留了一条一米宽的过道,其他空间都紧密地摆满了双层的铁架床。

    整个中心小学只有这两间宿舍。从一年级到五年级的学生都住在一起,所以空间很是狭窄。

    寄宿的学生平时自习都是去教室,吃饭也在教室解决,宿舍仅做睡觉的地方来用,因此倒没什么不方便的。

    床是单人床,一米宽,睡两个七八岁的小孩子绰绰有余。

    邀请玉兰的女生叫许萌,今年8岁。她比玉兰高半个头,留着齐脖的短发,齐刘海微卷,浓眉大眼的,很像男娃娃。圆圆的脸上有些小雀斑,嘴巴有些宽,爱说爱笑的,整个人看起来很俏皮。

    宿舍里安安静静的,有的床铺上已经有人在睡觉,有的床铺还空着。

    许萌轻手轻脚地拉着玉兰的手从中间一张床的床尾爬上床。

    玉兰想,亏得低年级的学生都睡下铺,万一要爬到上铺,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地,还真有些吃力。

    听见动静,许萌旁边的床铺上闭着眼休息的女生睁开眼睛看来两人一眼。

    许萌好像和她很熟悉,低声说:“我同学,中午没回家,我让她上来午睡。”

    宿舍里经常有人邀请同学进来玩,那女生见怪不怪。

    她冲玉兰笑了笑,玉兰也回了个笑脸。

    许萌对玉兰说:“我们一个村的,她上三年级了。”

    玉兰问许萌:“不开闹钟吗?会不会睡过头了?”

    许萌解释道:“不用的,上课之前提前十五分钟有预备铃。铃声响起再起床来得及的。”

    虽然是夏天,但是由于房间是木质结构,再加上室内光线不怎么好,反而有点阴凉的感觉。

    许萌拉着玉兰并排躺在床上,细心地拉过薄被给玉兰盖好肚子,像个贴心的小姐姐。

    玉兰本来只是想着闭目养神的,结果眼睛闭着闭着,不知不自觉就慢慢睡着了。

    寂静的午后,时光仿佛凝滞了一般。

    忽的一声刺耳的铃声划破了宁静,仿佛平静的水面投入的石子,顿时泛起涟漪,凝滞的画面注入生机重新开始流动起来。

    玉兰坐在床上揉了揉脸,脑袋还有点懵。

    她转头看宿舍里的人,大家都陆陆续续起床,然后不慌不忙地穿衣服拿书去教室。

    许萌从其中一个三角架上的脸盆里取了一块湿毛巾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再递给玉兰,示意玉兰也擦一擦。

    玉兰摇摇头拒绝了。

    许萌也不介意,把毛巾放回原处,牵着玉兰的手往教室走去。

    她的手心水渍未干,指尖微凉,玉兰乖乖跟着她,跟她说了一句谢谢。

    许萌呵呵干笑两声,说:“额,你太有礼貌啦。以后中午你要是没地方睡都可以去我那。”

    这也是玉兰的错,她已经习惯了随口说“请”“谢谢”“没关系”这些后世常见的礼貌用语,却忘记了现在的乡村里并不兴这套。

    所以这一声“谢谢”在许萌听来就觉得格外突兀。

    教室里面有些嘈杂。

    玉兰和许萌分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陈冬儿正把挎包翻过来,把书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往课桌上倒。她终于找齐了上课要用的东西,再一把把没用的东西扫垃圾似的扫进挎包里。

    玉兰就站在旁边看她做完一切,看她把两人的课桌整理干净了才坐下来从抽屉里面拿出自己的书本来。

    她其实有点不懂陈冬儿,这些零散的东西只要一个文具盒就能搞定的,她却总喜欢把所有的东西一起塞进书包里。

    玉兰每次看陈冬儿找东西,要么双手在挎包里瞎摸一气,要么就像刚才这样把东西全部倒在课桌上,她就很无语。

    玉兰问她为什么不用铅笔盒,陈冬儿说:“太重了,不想带。”

    玉兰黑线。

    她在想着要不要先给她缝个简单的笔袋,省的她每次找东西浪费时间。

    下午只有两节数学课。

    何老师讲完了课本的内容,布置了课后作业,然后说要再教大家唱一首歌。

    教室里面顿时热闹起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得很热闹,教室里顿时叽叽喳喳响成一片。

    无怪乎大伙儿这么兴奋。一年级的课表上大部分都是语文数学两门课,其他的只有周一两节德育课,周三两节体育课,周五两节劳动课,劳动课顾名思义就是卫生大扫除。

    什么音乐课美术课都暂时没有安排,所以大家听到何老师说要教大家唱歌才那么兴奋。

    何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让我们荡起双桨》,又把简谱写在下面,然后离开了教室。

    等回来的时候,何老师手上就抱着一架半旧的手风琴。

    钢琴是很奢侈的东西,学校里也没人会,所以学校里面并没有备。

    手风琴是最常用的乐器。学校里的女老师基本上都会用。

    何老师低头调试音阶,教室里渐渐安静下来了。

    玉兰像大家一样双手抱臂端正地坐着认真地听何老师一边弹琴一边唱。

    从前上学的时候,每次老师教大家唱歌的时候,玉兰总是最欢喜的。

    优美的旋律,悦耳的歌声,还有那凝神弹琴的女老师,都美的像一幅画,让人心神激荡。

    玉兰记得自己从前有一本厚厚的笔记本,笔记本专门用来抄歌词的。很多耳熟能详的歌曲,以及后来各种各样的电视歌曲都有。

    她学影视歌曲特别快,学会了,就把歌词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再教小伙伴们唱。每次跟小伙伴走在回家的小路上,那些熟悉的旋律被无数次哼唱,玉兰就特别骄傲,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骄傲什么。

    何老师教得尽心,学生们也学得认真。等一首歌学会,这一堂课已经接近尾声。

    陈冬儿很兴奋地扯着玉兰的胳膊叫:“兰兰,我学会了!我居然学会了!我背书半天都背不下来,背歌词居然半半个小时全部背下来了。”

    说着也不管玉兰有没有在听,一口气很流利地背出歌词来。

    玉兰很无奈,等陈冬儿叫啊跳啊闹腾完了,玉兰才不怎么走心地说,“你可以把语文课本当做歌词来背。”

    不过猜也猜得到陈冬儿肯定很不屑玉兰这说法,果然,玉兰话音刚落,陈冬儿就开始撇嘴。

    她叹气:“老师都做不到,更别说我们了。”

    玉兰摊手:“嗯,还有一个笨办法。抄书吧,抄一遍记不住就抄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五遍十遍。抄到你能背下来为止。”

    陈冬儿瞪着玉兰,似乎在说:“你还能想出更不靠谱的办法吗?”

    玉兰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等以后开始上英语课,这是记单词最好的办法。”这是她后来参加自考最常用的笨办法。

    不过,看见陈冬儿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玉兰想想暂时还是不打击陈冬儿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bs.baby169.net